星期三, 24 4 月, 2024

雄鹰(李作)出狱前后二封通信

-

徐老师:

    观尊者与先生碰头礼及即席感言,感慨良多。汉族与藏族实乃兄弟民族,世代和谐相处是我们所期盼和乐见的。希望尊者能不畏艰险,为了汉、藏民族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共同发展,以及周边诸国多族共生共荣,……,秉持佛家坚忍、慈悲、普度众生之理念,以促进民生、人权(现阶段主要是公民个人权利的维护)、民主为宗旨,争取早日回到西藏,为促进近十四亿人的福祉做出更大的贡献!

    为达成此目标,我汉族知识分子,宜应摒弃(曾经有的或现仍潜藏在心中的)大汉族主义思想,认真调查研究,多向尊者方面建言献策,为达成自由、和谐、民主、共荣目标而努力!

    顺附本人今日伴妻赴乐山求诊时拍到的一个川人汶川大地震周年纪念场景,回想去年今日,我远在西北大漠,身陷囹圄,日日遥望东南巴蜀,忽闻汶川大震,山崩地裂,墙倒屋倾,生灵涂炭,顿觉五内俱焚,寝食难安……感慨不已

    从乐山到峨眉,一路上车流汹涌,特别是青衣江徐浩大桥一带堵车严重,车流拥堵长达数公里,交警疏导,汗流浃背,为何?原来今天是5.12汶川大地震周年纪念日,全川各旅游景点免费开放,很多人都想来峨嵋山、乐山大佛风景区看看,借此免费大餐,游客趋之若鹜,特别是大佛禅院、报国寺、伏虎寺一带,香客如云,车如蜗行牛步,出租车从峨眉城到山脚报国寺,短短6公里,竟然走了两个小时。

   雄鹰

   于2009年5月12日呈

   以下是本人2004年在狱中写给一同乡的信

   XX贤弟:

   近来可好?

   2月中旬写的信我已收到,甚慰!今天是五.四青年节,85年前的今天,北京的北大、北师大等大中院校的青年学生,因对丧权辱国的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上签订严重损害中华民族利益的协议极为愤怒,上街游行抗议,冲击焚烧曹、陆、章三个“替罪羊”式官员在京府邸。消息传出,各地青年学生纷纷响应,最终导致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爆发,拉开了现代中国史的大幕。

   当时,先贤们提出的民主、科学等主张,即所谓的“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这些具有普世价值的崇高理想,结果……迄今近一个世纪过去,我泱泱中华不知有多少儿女为此献出了青春、自由、鲜血乃至生命?又有多少人仍在为进一步实现和发展这些理念而辛勤耕耘,甚至进行艰苦卓绝的奋斗?

   当今社会,思潮多元化,道德与信仰迷惘,物欲横流,权力与金钱至上,还有多少热血青年愿意自觉投入民主与科学大业呢?现在人们更关注的是个人权利,如受教育、就业、医疗和养老等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至于说什么政治权利,如新闻言论自由、舆论监督、结社自由、选举和政治改革、法治、民主等等,不是大多数人所关注和感兴趣的。人们总感觉,这些东西和个人没什么直接关系。真的没有关系吗?只要认真想一想,就不难得出结论:公民的个人权利、社会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息息相关,密不可分!就像广东发生的孙志刚事件和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美英士兵虐囚事件,如果没有新闻自由,没有普通民众的言论表达自由,没有互联网、《南方都市报》和《纽约人》杂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等传媒的仗义执言,这些处于弱势的公民个体的权利,包括生命权、生存权、受尊重权等最基本的权利,一旦受到具有公权力的机构或个人的侵犯,又如何能够得到保障和及时救济呢?

   经济全球化、信息化,移动电话、电脑、互联网的应用与普及,将给社会带来任何人都难以准确预料的前所未有的变化,它们使得新闻、信息的发现、制造和传播变得日益平民化、民主化。政府、专业媒体等传统的机构,正逐渐失去发现新闻、制造信息、控制舆论的垄断

地位,它们越来越需要与业余的信息发现者、制造者沟通、合作。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将展现一种新的政治形态,传统的掌握公共权力的机构对社会的控制能力将变的相对缩小,公民个体和民间组织(包括企业、党派团体、协会等非政府组织)的生存、活动空间和表达能力将变得越来越大,也就是说,公权力将相对压缩,私权力日渐扩张……这是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

   我在这里,随着时间的的推移,已经日渐变得习惯和麻木起来。关于吃肉,自春节以来每个星期天晚上都要改善一顿伙食,菜里有些肉,不过这些肉放的时间都比较长,大都有些异味,吃了让人不舒服,有些想呕吐的感觉。我一般先是尝一口,感觉味道不对,便只拣碗里的菜吃,不再碰哪些油乎乎看似诱人的肉,菜也都是萝卜、土豆、莲花白轮着来,直到最近才吃上一点韭菜、小白菜等绿色蔬菜。有人说,自春节以来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新鲜肉,都快忘记肉是啥味道了。不过,过完年以来我还是吃过两三次好肉。都是一些本地人的亲属探视时带来,或期满出去的人临走那天买一两公斤猪头肉、苹果、梨子、柑桔之类吃的东西送进来,偶尔也能吃上几口,解解馋。那感觉就跟孙悟空赴王母娘娘的瑶池蟠桃宴一样,只有一个字,爽!

   说到你嫂子,也就是我的妻子,她和我母亲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最亲的两个女人,但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给她们带来任何个人好处,有的只是伤害。身陷边塞这三年多,她千里迢迢已先后两次来看望我,每次都是泪水涟涟,深情依依,令我大为动容。现在,她仍在我们家乡学校教书,每每想到她孤苦一人,独自面对工作、生活和社会上的种种压力,我便心疼不已。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的出事,母亲和她都很难过,但她要比母亲更加痛苦,倍尝艰辛。母亲伤心,还有父亲的安抚、鼓励和支持,而她却要独立面对一切。

   好,暂说到这里。感谢文立、哲胜、希哲等老师的关心与问候,代我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敬意。顺便向弟妹及朋友们问好!

   美利坚、欧罗巴虽令人向往,但中华大地却对我们具有更持久的吸引力。我等生于斯养于斯,岂能不对她有所奉献?

   谨致。

   祈安!

   愚兄:雄鹰

   2004/5/4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