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3 3 月, 2023

賀信彤著作選載(11)紅色巨諜俞強聲出走的前夜(七)【此文終篇、後續有:答疑和書評共三篇】

-

賀信彤著作選載(11)紅色巨諜俞強聲出走的前夜(七)

【此文終篇、後續有:答疑和書評共三篇】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7/11.html

《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

贺信彤 著

紅色巨諜俞強聲出走的前夜(此文終篇)

但是,季颖失去了去香港的证件,在她再次去香港的机场,证件被没收了。

那么俞强声是怎么行走在这条路上的呢?

季颖说她门儿清:“这帮人,全装的跟憨大狼似的,其实是全把‘憨’留在家了,把‘狼’都牵出来了,没个好东西!刚工作还傻乎乎地有点神圣使命感,呆的越久越明白,也就是蒙蒙小孩吧,就说俞强声,他内心以前还是善良的,记得咱们学校董大夫去世吧,他也去参加追悼会,看见董大夫的5岁小儿子捧着他妈妈的照片,高大夫一下子老了有十岁,抱着妻子的骨灰,俞强声都哭出声了,他受不了。在工作中,他说开始他还有同情心,越干心越硬,越干心越狠,那些好听的全是蒙老百姓的。

有回,我去俞强声单位接他,赶上,他们审女流氓,我就坐在外面等,只见一会儿功夫,就从审讯室跑出来一个便衣警察,一会儿,又跑出来一个,一个个地捂着嘴,弯着腰,哧哧地坏笑,笑一会儿,又扳起面孔说,‘再回去,让她丫挺的接着说!’那几个笑成一团,回去的人都收敛笑脸,他们让那个女流氓说细节呢,越说越下流无耻,反正女流氓不在乎,你说,他们是警察还是流氓?”

“俞哥的工作是跟踪老外,他说,那些老外贼之哪,外出了,他们的抽屉,柜子,箱子都拴上细极了的丝线,防着有人翻他们的东西,趁他们不在,反正外交公寓的工作人员都是自己人,他们就进去翻看,美其名曰搜查,有用的东西不知搜到没有,反正临了,一定会顺点香水、小首饰,奉献给老婆、情人。这些上边明镜似的,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追究。”

“最要紧的是,随着俞强声入门,上级竟然给俞强声真真假假的大小情报去交给老外,开始是有意给对方一些真的情报,以换取信任,后来也给对方一些假的,俞强声快乐地惊呼,‘这他妈假的东西,也能换来真金白银!’”俞强声开始阔绰了,季颖更感佩自己的命壯,俞强声的上级心知肚明,俞强声自己如鱼得水,那是俞强声的“合理收入”,他玩得心跳,他赚得不可思议,俞强声此时不会如当初入门时窃喜自己顺了瓶巴黎香奈儿香水,他继续努力工作,不为什么国家,理想,而是越具爆炸性越得大利,越显出自己能力。终有一天什么都可以用钱去交换。

季颖不甘心失去俞强声,她转悠在王府井友谊商店和国际俱乐部附近,终于,她看到了最早诱惑利用俞强声的日本人小林和他的太太,最早公开引诱俞强声上钩的就是这对夫妇,季颖过去问小林:“俞强声在哪?还我丈夫!”小林的老婆惊恐万状,“我们不认识你!”季颖说,“扒了皮,我都认识你们。”小林咬着嘴唇,突然,一把拉着他老婆,两个人飞也似的逃掉。

“我听说,中国总参、公安部、安全部派了三拨人去追杀俞强声呢”季颖笑了,要么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呢,听说是老俞家在台湾的人(注:堂叔俞大维,曾任中华民国交通部部长、中华民国国防部部长。堂弟俞扬和,娶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的女儿蒋孝章为妻)出面,达成协议,俞强声不再爆料,中国方面不再追杀!季颖后来告诉我,她在美国报纸的一张照片上,看到了俞的侧脸;她特别说,她看到香港澳门的中共一些重要卧底、线人堂而皇之地又出头露面了,以前俞哥告诉过我那些人的真面目,看来他没有全卖。显然,俞哥收手了。

当我再次和季颖见面时,她穿着很不入流,人也没了当年的威风和精气神,她得知我即将陪文立一起赴美国,说,我给你点钱,你再带上我们孩子的照片,你帮我找丫挺的。找谁?俞强声?干什么?跟丫挺的要钱,这孩子可是我们俩共同的。

可是,俞强声刚刚出事当儿,季颖去找过范瑾,说,孩子姓俞,范瑾冷冷地说,今后不要来了,你和这孩子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两股道上跑的车,命运弄人,非跑到一股道上来,难免迎头相撞,相撞了,作长辈的也不至于这等无情,当然无情可能就是他们共产党人的本色。

无聊的季颖不再工作,开了一辆小汽车,带了她的妹妹来找我,偷空,她的妹妹跟我说:“真不怪俞强声,都怪我姐,较什么真啊,人家俞强声人不错,我亲眼看见的,多会儿回家,从一楼就开始高声喊着往上跑,‘季颖!季颖!我回来了!’,别的不说,我们这一家子,人家可没少帮忙,我俩哥哥,我,我嫂子,我侄女,哪个工作不都是人家帮着调动的?包括我侄女结婚也是强声帮着介绍,也是个职位不低的干部家庭,就连我们邻居、同事什么自行车被扣,交通事故,这么些年,但凡求到他,无论大事小情,事无巨细,甚至连八杆子打不着的我们邻居、朋友,那人家从、从没说过一个‘不’字,那是过了心的,那是心里有我们,多年一贯,不容易啊。人家飞黄腾达了,不是也没跟你分手吗,什么爱情,那算什么,这么个男人,那些事,你就得忍,哪个男人没点儿这事,按时给你钱,按时回家,你就装傻。非闹腾,这不,为了撇清,我姐也一气之下跟他把婚离了,然后,谁也看不上,孤家寡人一个!”这时季颖来了,接着对我说,我就不信,你能找,我他妈也能找,结果,X,还得陪吃陪睡!去他妈的,滚他的,滚远远的!

我说,“哎季颖,别这样。俞强声啊,那就是你生命中的高山,你拥有过一座山,看什么也就都是平地了。”季颖愣住了,三步两步地去了洗手间,再出来,重重地用手握住我的肩头,然后一下下地拍我的肩头,眼里满是晶莹。

强声,你呢?还记得你的季颖吗? 

FOLLOW US

0FansLike
3,743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