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 3 月, 2024

范似棟:一個德國人筆下的魏京生

-

范似棟:一個德國人筆下的魏京生

https://blog.bnn.co/hero/fansidong/3_1.shtml

   魏京生過去是怎樣的一個人? 

   還不到蓋棺論定就評論一個活人, 一個被政治包裝得嚴嚴實實, 面目全非的人物, 一個在顛倒的時代被顛倒的中國人, 說起來真夠難。

   首先由誰來說呢? 中國政府的話, 海外的中國人不怎麼信, 國內的中國人也不怎麼信。即便拿出魏的檔案, 似乎是真憑實據, 人們也還懷疑是當官的編故事糊弄老百姓。 如果有一個知根知底的人出來說話, 人們也不信, 怕那人也是被政府收買的或被中共嚇怕了的。

政治這個東西太骯髒, 一沾上它的邊就說不清。

   所以我舉手發言告訴大家, 根據我的調查和研究, 魏京生是一個不思改悔的罪孽深重的壞人, 對這樣一個毛澤東思想培訓出來的下流的犯罪分子, 大家不應去信, 更不要去捧。

   但是大家一下子轉不過彎。有好事者王希哲在餃子會議上問魏京生, 你有沒有在文革中打過人? 魏矢口否認。 於是有種種流言, 說我可能是妒嫉魏的名望, 又說魏京生自己都納悶, 范似棟以前都不和我認識, 怎麼就和我擰上了。這話有點道理。比如, 北京看不起或不看好魏的人, 他們多少與魏見過面, 說過話, 共過事, 他們說魏不好還有點根據, 而我和魏京生是素昧平生, 從無來往。

   有名運圈子裡的人來問我, 你怎麼會知道魏的過去所作所為? 你不是北京人, 你怎麼能這樣肯定魏在文革中有犯罪行為呢? 我坦白地說, 我是根據我的文革生活經驗, 綜合分析有關魏的許多資料, 如魏的文章, 魏的歷史, 然後推斷出來的。 我當然沒見過魏京生打砸搶, 但我見過文革初期來上海點火串聯的拿著皮帶到處打人的北京老紅衛兵, 也親眼見過上海的紅衛兵打砸搶, 文革時我所在的中學裡就有好幾個老師被打死打殘。 我認識那些打死老師的紅衛兵, 有些還是我的同學, 我熟悉他們和他們的思想。我也熟悉中共高幹子弟和自詡的高幹子弟。

   我是在79年聽說魏京生和他案子的。 我一早就不喜歡魏并懷疑魏不是個好人, 原因有以下幾個, 一是魏出身於低層中共幹部家庭, 他父親是中共軍人出身, 這類人員是中共成員中最愚昧最殘暴的類別, 他們是毛澤東統治的最堅定支持者, 沒有毛澤東的農民造反他們怎麼能翻身, 進城都難;二是魏曾經是‘聯動’成員, ‘聯動’的成員絕大多數是66年紅八月中最兇殘的一族, 紅衛兵不是都犯事的, 也有安份守己, 明哲保身的紅衛兵;三是魏在七十年代未向鄧小平發難, 不利於異議活動的生存和中國政治的非毛化;四是魏的文章有流氓暴戾氣, 文如其人, 這一點最重要但往往被人忽略;五是當時西單牆的其他參加者都對魏的這一行為表示異議和規勸, 魏卻一意孤行, 置異議活動的整體利益於不顧。

   雖然人們聽我這樣說, 知道我不是信口雌黃, 但多數還是將信將疑。 那麼, 有一本書可以說明問題, 證實我的看法和結論。

   那本書是98年9月在台灣出的, 書名叫《魏京生前傳》, 是魏的一個德國朋友, JURGEN KREMB (中文名周勁恒)著, 葉慧芳譯, 捷幼出版社印行。 魏京生為這本書寫了前言。

   前言開頭就是:“周勁恒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他和他的妻子周素禧在北京當記者時認識了我, 從此我們兩家即成為好朋友。他對我的了解不僅僅是聽我說的, 而且從我的家人、朋友、老同學那兒聽到許多連我都忘記的舊事。”

   接著魏又說:“我聽到有人批評周先生, 說他的書讚揚得太過份, 批評得太少。開始我不打算替周先生辯解, 當事人嘛, 應該避一避嫌疑。免得別人說你不夠謙虛, 不夠虛偽, 不符合中國現行的行為準則。但我又想, 多少年以來, 中國人遵守的這套虛偽的行為準則是好的嗎?它弄得人們都不敢說公道話, 不敢愛憎分明, 不敢去偽存真, 不敢抑惡揚善。”“所以我決定替周先生說幾句公道話﹔這也是我應承擔的責任。 讓那些虛偽的準則見鬼去吧﹗反正我從來也不是什麼循規蹈矩的乖寶寶。”

   魏京生的這些話很可笑, 令人回憶起紅衛兵時代的混蛋邏輯。 明明是周為魏作傳, 為魏辯解, 魏反而說成,“我決定替周先生說幾句公道話”,“替周先生辯解”。 魏的人品可想而知。

   現在我們打開這本書的正文, 看看這個“從來也不是什麼循規蹈矩的乖寶寶”在文革中做了些什麼。這本書中如果是讚揚魏的話, 我們不必太當真, 因為周與魏一家人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 而且材料來自魏京生和魏的家人, 周先生對中國所知有限, 沒有可能分辨材料的真實程度。如果是涉及魏在文革中的壞事和醜行, 我們不妨作為魏的罪證認可, 且視之為冰山一角,因為魏京生只有隱瞞的可能, 包括向魏的兩個妹妹, 魏玲和魏珊珊, 絕不會無中生有往自己臉上抹黑。

   該書第四章第90頁, “年輕一代在不斷灌輸學習雷峰的思想教育之後, 也準備為毛澤東空洞的任務效命, 魏京生, 石峻學, 姚家霖, 張秦的團體也不例外, 他們就像所有紅衛兵團體一樣, 打砸燒搶讓人害怕。年輕人血氣方剛, 殘暴好戰, 兇殘的叛逆性格, 己經準備好要顛覆整個中國社會。他們從一出生開始, 就在中國傳統的桎梏下教育成長, 現在他們從對毛澤東的神化崇拜中獲得鬆綁, 於是義無反顧地追隨紅色皇帝, 不管是否會讓自己和他人陷入絕境。”

   第91頁, “現在, 革命, 暴動, 血腥暴行是魏京生, 石峻學和姚家霖每天的功課。在這一場中國歷史上最血腥殘暴的權力鬥爭下, 理想和狂熱變成了鬥爭者的工具, 但他們卻不自知。他們相信, 毛澤東的所作為, 是要帶領他們成為新人類的典型, 創造更美好的世界。正如同數百萬年齡相近的年輕人一樣, 他們要掀起狂風, 席捲全國。”“紅衛兵也可以逕自到公安單位, 任意調出別人的檔案資料, 然後蜂擁群集到階級敵人的住所, 把人揪出來毒打, 公開屈辱一番, 焚燒書籍, 破壞古物, 藝術品。 凡是階級敵人, 壞分子臭老九, 知識份子, 都難逃抄家的命運。”

   第92頁, 描述了魏京生和其他紅衛兵抄家的情節。“被抄的是當時的北京工商聯主席的家。在二樓有許多珍貴的捲軸和花瓶, 房間內, 整片牆都是書架, 這真是典型的資產階級。但是這群年輕人還不敢開始打砸破壞, 直到廚房裡傳來砸瓷器的聲響, 魏京生這班人才開始砸這些古董。”

   第93頁,“現在, 所有的學校都搭起了所謂的牛棚, 學生們可以任意地把老師, 校長, 或是同學之中的反革命分子關起來, 審訊, 或是在這兒折磨, 整死他們。 他們要發起全國反學術權威的鬥爭, 要打倒知識份子。魏京生的同學有人隨身帶削尖的鐵柱, 以便隨時刺向階級敵人, 讓流出的血柱沿鐵柱而下, 就像暴風雨時, 屋簷宣洩而下的雨水一樣。 有人拆下了單車鏈掛在脖子下, 當成武俠小說裡的流星錘, 準備隨時讓敵人腦袋開花。現在校園裡衝突事件不斷, 為了自保, 魏京生和石峻學也總是隨身帶一支削尖的箭, 幸好, 他們從來沒有用過。” 這裡說魏和他的同學是為了“自保”才隨身帶一支箭, 這個“自保”的動機似乎不可信, 因為當時被打倒的知識分子才有自保的需要, 而打砸搶的紅衛兵沒有這個必要。至於有沒有用過的問題, 我想即使用過, 魏也不會向寫書的洋人承認。

   “七月底, 他們又參加了兩次抄家行動。第一家是位於北京城西的郭沬若家。”“隔天晚上, 他們去抄齊白石的家, 齊白石是中國知名畫家……”

   第94頁, “魏京生也參加了這兩次抄家行動 魏京生跟著這些藍色裝朿的同學, 他們大吼小叫地爬上來時的卡車, 活像是一票流氓無賴。”

   第98頁, “魏京生是狂熱的毛主義分子, 為了革命的榮耀, 要他動手打架, 對抗階級敵人, 他絕不遲疑。”必須說明一點, 那時所謂的階級敵人哪有與魏京生和紅衛兵們‘打架’, 或‘對抗’的機會和權利, 只有被歐打被侮辱的份。這個錯誤不知是魏故意說錯, 還是洋人的筆誤。待考。

   第五章, 第121頁: “在他們學校裡, 暴行橫肆, 一團混亂。三樓教室儼然就是一座賊窟, 學生聚集在此研商如何打劫附近商家。一次, 他們洗劫了玉泉路上一家酒家, 結果老待子和老狗(注: 魏京生在中學時的渾名)醉得不省人事。中學生還去偷附近人家養的貓狗, 吃了肉, 把毛皮釘在牆上。”第125頁, 魏京生參加了一個北京老紅衛兵組成的毛澤東思想合唱團, 但是他們缺乏經費, “於是魏京生的一位鄰居—楊小陽, 跑去撬開紅衛兵抄家倉庫的鎖, 這兒有紅衛兵在各處抄家沒收的寶貝, 現鈔, 存款簿和首飾。小陽決定也沒收部分現金和存款簿, 作為活動的經費。當時, 沒收家產不是件稀奇的事, 毛澤東的私人秘書陳伯達, 江青, 特務頭子康生, 還有地方幹部的家裡堆滿了抄家沒收來的古董珍寶。小陽裝了一麻袋現金和存款, 後來他還用偽造的印章盜領存簿裡的錢, 全部作為合唱團活動的經費。”“剛開始時, 魏京生只在合唱團擔任一般工作, ”在魏和小陽去了趟廣州回來後, 小陽被捕, 魏接任合唱團負責人。另據陳勁松撰寫的《魏京生傳》所述, 這次楊從抄家物質中盜竊了廿萬元的現金和存款。這在當時來說是一筆相當大的金額。 魏和楊關係親密, 魏對楊的盜竊是共同參與或事先知道, 還是事後才被告知, 我們不得而知。但當魏一伙開始大把化這筆錢的時候, 魏不可能不知情。按文革時的刑事處罰案例, 盜竊廿萬元的案犯必判死刑, 知情不報, 共同享用贓款者也要判個十年至十五年徒刑。第六章, 第135頁, “北京完全陷入混亂之中。魏京生一回到家中, 先招來父母一頓責罵。‘聯動’的紅衛兵在北京胡作非為, 就像土匪一樣。魏京生也曾是其中的一員。他們在大街遊竄, 糾纏不跟他們走的女孩子, 還隨便動手打人, 對抗公安警察。整體而言, 早期多數紅衛兵是幹部子弟, 他們的一個口號就是: 紅色恐怖萬歲。”這本德國人寫的《魏京生前傳》, 我們暫時看到這裡。我們有沒有必要再去翻查有關魏醜行和罪惡的其它資料? 那些資料很多, 有的說魏京生曾強姦多名女子;有的說, 文革那幾年魏京生的弟弟是個街道上稱霸一方的土流氓, 而魏則比較好, 不常插手這些流氓事務, 諸如拔份兒打群架一類事兒;還有一個曾在文革時期被綽號老狗的紅衛兵打傷的老人, 現在美國願意作證; 也有人揭發67年魏曾偷過王某的自行車, 被抓住後拒絕認錯和道歉;也有人說魏是聯動的一個搞宣傳的小玩鬧;有的說魏在文革初期, 因不是高幹出身, 常常被高幹子弟欺侮, 所以魏喜歡冒充高幹子弟。相信魏京生一定否認這些資料的真實性, 我們也無法證實這些資料, 所以我們也不必多費心思, 翻閱那些資料, 也不必多費口舌, 說魏還有其它的醜事和罪行。有這一本《魏京生前傳》就夠了。真的夠了。中國共產黨好不好? YES OR NO容易犯簡單化的錯誤, 不同背景的中國人可能有不同的結論。但是如果說中國共產黨有些事做得不好, 犯有錯誤, 甚至罪行, 我想一小撮之外的中國人都會贊成。那麼, 哪件事做的最不好, 罪大惡極呢? 我想非文革莫屬, 文革中哪一種人最壞? 打砸搶抄的紅衛兵最壞。如果還有人說魏京生是好的,無罪的, 清白的, 你覺得噁心不噁心?現在, 我相信所有有正義感, 有良知, 對中國文革受害者有同情心的人, 無論政見, 無論國別, 無論階級, 都會像我一樣從心底裡鄙視, 否定魏京生, 把他釘上罪惡的十字架, 直至永遠。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