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美国之所以为“灯塔”,原因在这里:《1776报告》中文完整版(2月 5, 2021)

-

美国之所以为“灯塔”,原因在这里:《1776报告》中文完整版

前言:今天终于校对整理完了,一起发出来,可能分段看太累了,所以大家感兴趣的人也不多,实在抱歉。最近比较忙,正文都好了,还剩下几个附录就暂时不翻了,希望大家理解。感谢“盐分享”。

本报告是可以看作是川普政府最重要的思想和精神遗产,2021年1月18日,由川普组建的1776总统咨询委员会发布, 这是川普主义的核心思想,也是美国立国和强大的根本。是对左派歪曲美国历史和价值观的回应,这是从历史和学术上去恢复对美国伟大建国理念的理解,这是在宪法的蹂躏和道德的堕落下,美国的自救。

看懂了1776报告,就看懂了美国,看懂了川普,看懂了美国的前世今生和当前面对的问题,以及未来可能的解决路径。读懂《1776报告》不仅仅对于了解和理解美国有意义,相信对于我们华人也会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

全文约18000字,认真看完需要20分钟分钟左右,希望大家有足够的耐心。好在今天是周末,大家应该相对比较有闲暇的时间。

正文:

目录

一、简介

二、独立宣言的意义 

三、宪法原则 

四、原则的挑战

4.1 奴隶制  

4.2 激进主义

4.3 法西斯主义 

4.4 种族歧视与身份政治 

五、国家复兴的任务

5.1家庭的角色 

5.2教导美国 

5.3自由的奖励

5.4美国人的意识 

5.5尊重法律 

六、结论 

附录1 独立宣言

附录2 信仰和美国原则

附录3 创造平等还是身份政治?

附录4 对美国人关于自己国家的教导

一、简介 

在人类历史事件中,总是有人去反对人类的自由。但是美国不会在捍卫人类自由的基本真理上退让。这些真理在1776年7月4日已经昭告,我们必须永远持守。

总统1776指导委员会的明确目的是培养懂得历史和美国1776年建国原则的未来一代来努力形成完美的合众国。这需要美国教育的恢复,同时教育必须根植在持守正确,诚实,合一,鼓舞和高尚原则的历史中。重新发现我们共同的身份在建国原则中根深蒂固,这使我们通向美国重新统一和自信的未来。

委员会的第一个责任是撰写这个报告,综述这些原则如何造就了这个国家。这里诚实记述美国的男人和女人们鼓舞人心的故事,他们在美国建立了这个闪耀的“山上的城”为榜样之国。这个国家保护人民的安全,提倡人民的快乐,是一个被世界羡慕和效仿的例子,为其他想追求自由和公义的政府做出表率。先人们的努力和这个国家是我们的共同遗产,是我们一直被称为灯塔之国的原因。如林肯所述,“不是只为某一时间的一族人,而是为所有世代的所有人。”

然而今天美国人已经由于国家意义,历史及应如何管理严重分裂。分裂之深已经超过殖民地人民和英国乔治王, 超过美国内战时期的南方联盟和北方联邦。争论的已经不只是历史,也是现实的目的和将来的方向。

美国立国的基础并非是党派制,而是基于历史。对于建国理论的分歧可以通过查考建国时期的事实真相而解决。秉着正确的理解,这些真相解决疑虑,鼓励了各个社会阶层,收入,种族,宗教,地区和各个生活层面的美国人。同时,这些真相提供了必要和智慧的对不合实际幻想的警告,也用来矫对咄咄逼人的独党宣称,及抵抗乌托邦提议。

插图:华盛顿过特拉华河 (Emanuel Leutze)

美国建国的原则在丰富的记录文件中都可以学习到。完全谨慎地阅读,它会展现给你美国人民是如何追求自由和公义-这是生活完好的政治条件。学习历史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更好的公民,更好的美国自我管理实验的合作者。

人性有很多不完美,美国历史也有差缺,矛盾和错误。这些错失总会遇到明确的建国原则的阻力,因此,我们的历史不只局限于自我牺牲,勇气和高尚。这个原则从一开始就是普世皆准,适用于每一个人的,且永远存在。美国卓越的历史故事是因着这些原则才拉开了序幕。

当然,包括美国,没有一个国家完美地活出了平等,自由,公义,管理者有被管理者同意的普遍真理。但是在美国以前,没有国家敢于宣称这些真理是政治的正式基础,没有国家努力或更多做一些去实现这些真理。

林肯贴切地形容美国政府的建国原则是“自由社会的准则”:“应被众人熟知,被众人尊重,经久仰望,努力持守,即便是无法完美地获得,总要越接近越好。林肯继续道来:“ 每一个得到它的付出会一直传扬,加深这些原则的影响和关于所有地区所有肤色的人对幸福和生命意义的争论。“ 美国的故事就是这种高尚的奋斗。

总统1776指导委员会提交这个第一份报告,目的是在美国人中培养更好的教育,教导这些原则和历史,并希望对这些原则的重新发现和基于宪法的政府能够带领出一个更完美的合一国家。

2021年1月18日,经川普总统组建的1776指导委员会, 在美国白宫下达了第一份历史性报告-这是从历史和学术上去恢复对美国伟大建国理念的理解,这是在宪法的蹂躏和道德的堕落下,美国的自救。

(二)独立宣言的意义

美利坚合众国在大多数方面如其他国家一样。她由居住在领土上的人民组成,人民被由人制定的政府律法来管理。和其他国家一样,我们的国家也有国界,资源,企业,城市,乡镇,农场,工厂,家,学校和教会。尽管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国家,她的人民共享一段共同抗战并成就的历史,从广袤的聚居部落,桀骜不驯的荒野生活,到赢得国家独立形成一个新的政府,经历战争,工业化,移民潮,科技进步和政治变化。

插图:马丁路得德金

然而在其他方面,美国是不寻常的。她是共和国,就是说,政府的构设是由人民的意志来支配,而并非某个个体的意愿或少数的精英阶级。共和体制在历史上是一个古老却不寻常的政府形式,部分因为这个体制的脆弱性,易于消残。现代美国人很容易忘却共和体制在历史上上如何稀有,部分原因在于在这个体制在当代社会的卓越成就,这个成就大部分上就是美国的成功榜样。

有两个决定性的层面,美国是独特的。首先,她有明确的生日-1776年7月4 日。第二,从诞生之时她便宣告,不仅仅是政府要遵守这些原则,这些原则是普遍真理,“适用于任何世代的任何人”正如林肯所述。

其他的国家也许也有诞生日。比如说,使之最终演变为法兰西共和国的是1789年当巴黎人民攻占了巴士底狱,以致法国的独裁统治和贵族政权解体。当毛泽东带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内战中打败国民党政权后,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诞生。法国和中国是作为国家,但是繁衍生息在特定地域的人民和文化可以向前追溯上百年甚至千年,他们经历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政权。

1776年7月4日前没有美国,正式地说,连美国人也没有。有的是在北美13个英属殖民地的二百五十万远方国王的附属。那些附属通过宣告而变为一族,随之他们赢得了他们宣言为权利的独立。

他们的宣告是建立在原则之上,不是血脉亲系也不是我们今天所谓的族系。这一点必须被合理地理解。在约翰-杰伊 (John Jay,国父之一)的联邦文集第二篇(Federalist #2)所述:天赐良机给了合一的人民一个合一的国家-一族人有着共同祖先,共同语言,共同信仰,喜爱同样式的政府原则和相似的风俗礼节。他们彼此沟通,联合,共同努力,在漫长血腥的战场上并肩作战,尊贵地建立了普世的自由和独立。

然而,杰伊(和其他国父)也非常了解,新建的美国民族不是像所述一般在祖先,语言,信仰上全无迥异。他们不全是英国人不全是新教徒也不全是基督徒。需要找到其他原则的宣称来连结这些人群,以致他们可以保持成为一个族系。这个宣称的普世永恒原则就是公平和政治的合法性。

插图:独立宣言 (John Trumbull)

附注-林肯写道:致敬与杰弗逊 (独立序言起草人)–在国家独立努力抗争的巨大压力下,一个镇静,前瞻, 有能力的个人,开启了一个独有的革命性的文件,一个抽象的真理,适用于任何时代的所有人。在此封存立碑,以致今天和未来,都为隐藏或再现的暴政和镇压做斥责和绊脚石。

….接上…. 但是这也需要符合条件。杰伊叙述了6点使人民联合的因素,但原则这一点是最重要最明确的一点,也是少了其他点自身便不充足的一点。国父们知道,对于共和体制的运行和持续,共和的民众必须在很多方面上拥有共同点,比如礼节,习俗,语言和对公共利益的尽忠。

所有的州和政府都得证实存在的合法性-此论点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存在以及以什么形式存在。一些人无视政府需要合法性为错误,实则是想误导被管理者让他们认为管理者本身就是合理合法,这样少数的私利需要便得以满足。

但是世上的政府不这样理解自身,更别说在公众面前做值得怀疑的宣称。于是,所有的政府都会自命公平,且向公众宣称理由。美国建国时期,流传最广的宣称就是国王有神圣的权柄,就是扬言神把权柄给与某人,某家去统管且被管理者委托听从。

然而美国国父们拒绝这一学说。独立宣言中18条对乔治国王的反对诉诸中明确讲到,国父们认为当时的英国政府是压迫不公的。他们无意用另一个独裁政府去取代当时暴君专政的政府。

在更多根本上摆脱了与英格兰的政治关联后,我们的国父为了一个崭新的政府需要开启一个新的政治合法性基础。独立宣言中讲到“对人类想法有得当的尊重” 而驱使国父们阐述自己,而使他们的行为合理。

他们没有只是说不喜欢英国统治,所以就用喜欢的来代替。他们是需要对新政府及行为有一个合理性的诠释。这样来解释是真相和道德。说这是道德因为这是对真理的敬忠。

这样的诠释只能来自自然的律-特别是人性的律-是人类头脑的共识又不附属于人的意志。这些律-无论是上帝创造还是自有永有-都不是人所建立或人能改变。因此,独立宣言是自然的律也是上帝的律,与理性和启示共鸣,是文件所宣称的潜在真理的根基,也是新生国家合法性的基准。

独立宣言的核心,国父们政治思想的基础,便是“人生而平等“。在平等的原则下,同意才能被管理的必要前提不言而喻:如果世人皆平等,那么没有人可以不经同意就管理另外一个人。

“人生而平等“的宣言必须被合适地理解。这不是说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智慧,勇气,任何的道德和天赋。上帝和自然不平均地分配给了个人。这是说人们不是按着种姓制度,有天然的统治者和被统治层。

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独立宣言主要起草者,美国第三任总统)喜欢解释共和政治的思想家Algernon Sidney:“人类不是背上带着马鞍出生,不是带着最喜欢的牛仔靴和马刺出生,而是带着神的恩典。“ 高超的天赋,即便是杰出的统治能力,也不是一个神圣或天然的统治头衔和借口。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美国第一任总统)当之无愧是史上最有能力的人之一,却从未有什么难以接受的宣称,实际上当他人夸耀地宣称他时,他在强烈地反对。

亚伯拉罕林肯后来解释到,若独立宣言只是一个“紧急的革命性文件“,国父们无需紧急地加入这个”抽象的真理,适用于各个时代任何人“。他们可以仅仅告诉英国国王他们要分裂出去。然而他们把宣言扩大,以至于这个原则可以” 为隐藏或再现的暴政和镇压做斥责和绊脚石“。终极真理就是”人生而平等“,是阻止法律不公的正常化,无论是旧体制的君王独裁,贵族阶层统治,还是未来没有设想到的体制,或是被当代人看到的现行体制(翻译者注释:美国现行体制已不是独立宣言精义的框架下,是有统治层面的寡头统治)。

天然的平等不仅需要被统治人民的同意,也需要对基本人权的认同-包括却不限制于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以及对他人权利尊重的根本责任和义务。这些都是天然的权利,不是人或政府所造,相反的是,人们创建了政府来保护自己的这些天然权利。实际上,政府的终极目的就是保护这些权利,而这些权利是不依附政府的存在而存在,不管政府是否认同。坏的政府会拒绝承认或忽视这些天然的权利,甚至防止人去行使这些权利。但是无法抹杀或消除这些权利。

独立宣言的原则是普遍且永恒的。诚然,这是一部分特别的人所宣称,为了一个特别的目标,在一个特别的环境下。独立宣言所阐述的原则解释且使脱离英国统治合理化,也说明了构建新政府的原则。这是人人适用的原则,但国父们只对美国人使用这个原则,不是世上所有的人。这个世界依然会,且总会有不同的国家,虽然他们应该,但不是都尊重这些国民权利。

最后,我们抗议,这些独立宣言的永恒权利,虽难以处理却清晰阐明,并成为政府的根基,是在相对短的历史时间之前。(翻译者注释,美国现行左派运动说美国是1619年建国,来摧毁独立宣言,这里说不是1619,而是1776-相对短的时间-所以抗议。)既然这些原则是永恒且对每人都可取用,为什么在1776年前没有被发现或者行使?

附注:当共和国的建筑师们写出辉煌的宪法和独立宣言,他们签署了给未来美国继承人的一份永久承诺。这个承诺就是,所有人,无论黑人还是白人,都有确保的无法割除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马丁路德金

在某个层面,国父们的告诫被以前的思想家所知,但那些思想家偷换概念使之适合他们时代的不同政治和学术环境。比如说,古代先哲似乎教导智慧是统治者正统的头衔,这直接表明人不是生而平等。他们还教导真实活在世上的人什么都可以但唯独不能得到真正的智慧。即便智慧是统治者的合法统治头衔,但无人会得到完全的智慧,因此没有人有统治他人的权力,除非得到他人的同意。

更基础性地说明,在美国建国之时,西方的政治生活已经历两个历史性的改变。第一个是在基督信仰广泛传播时,从宗教规则中隔离出民式规则。第二个是基督信仰下呈现出的不同支派损坏了基督的合一,也消弱了政治的合一。信仰的分歧成为了政治和战争的根源,这一点在附录II中有进一步阐明。对于这些根本的新问题,国父们发展写出了宗教自由的原则。

尽管国父所阐述的原则是永恒的真理,但在理解的同时还需要知道,他们也只是人,是做事的人去解决世上实际问题的事。查考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法,我们必须打开宪法。

(三)宪法原则

辨别和宣称政治合法性和公平性的真正原则是一回事,但在人群中、在地上的政府建立这些原则是另外一回事。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 英国前首相)有着一个与我们不尽相同的环境。即便最优秀的人为最公平的缘由奋战也不能保证成功,他们只能是尽力追求。

插图:宪法原稿照片

附注:共和制的安全很大程度取决于国民的共同情感力量、原则和习惯的统一性、对外来偏见的免除、对国家的爱,这些都总是和出生,教育和家庭紧密相连。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Alexander Hamilton)

美国的国父们,也许是奇迹,完成了他们预想完成的。他们击败世上最强大的军队和金融权力而赢得了独立。随后他们面临建国的工程来尊重和实行他们宣称独立的原则。

美国政治系统的基石建立在法律规定之上。暴政和律法的最大差别是一直是古代政治哲学家思索的中心主题。律法治理优越于统治阶级治理这一思想是几个世纪发展出来的英国宪法思想的基石。这个概念传递给在美国的各个殖民地,并在殖民地时期的手册和政治著作中表达出来。如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在Common Sense (常识手册)中所述:“像集权政府一样,国王就是律法;在自由的国家里,律法就是国王,且没有其他。然而为了避免人民以后的误用,在庆典结束后,姑且让冠冕被销毁且散布到人民里,因这本是人民的。”

为了确保这样一个政府,美国人要求有一个法律效应的书写文件。这个文件要有框架,还要有过程讲明如何稳固这些权利和自由,且写出政府权利的分配和限制。这个法律文件必须在所有平时的调控规则和日程政治之上。这个就是国父们所谓的宪法,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宪法是这片地土上的最高法。

在开始努力建立政府之时,联邦条例和永久联合条例 (Article of Confederation)在美国革命战争期间采用,直到1781年签署。那时,美国的政治家和人民都认为这个条例本身薄弱无法完成政府的中心职能。这个共识促使1787年在在宾夕法尼亚的夏天开启了制宪会议,于是有了我们今天的宪法。这是对宪法制定者们智慧和技能的见证,因他们所著的宪法不但在人类历史上最长时间保留且一直运作。

然而,1787年宪法的意义和目的不能脱离独立宣言的原则来理解,就是人人平等,政府需要同意才能管理,及对天然权利的保障。这些权利是用宪法去体现,去保护和滋养。林肯著名地描述独立宣言的原则为“金苹果” (引用圣经箴言25:11),宪法为“银框子”来寓意宪法是为了敬慕保护这个苹果。宪法是为了独立宣言,不能倒置。

宪法勾画出的新政府可以部分看出独立宣言层面对英国统治的抗议。比如说,殖民地居民抗议英国国王没有提供帮助,甚至干预政府的代表制。因此,宪法要求提供一个代表制的立法机构。殖民地居民抗议国王集立法,行政,司法权三权为一,这便是詹姆斯麦迪逊 (James Madison)宣称的“暴政的鲜明定义”。取而代之的,国父们把新政府的权利分配到三个相同地位的机构,互相平衡制约来降低对权力滥用的可能。

插图:Frederick Douglas

制宪人寄予宪法的目的是建立一个足够强劲能够行使只有政府能完成的基本职责 (比如建立公平制度,确保国内安全,提供公共防御,促进大众福祉-在文件的前言所述这些主要工作),但又不能强劲到来威胁人民的自由。换句话说,新政府需要足够强,有权能保障权利但不能强到可以侵犯权利。

更具体说来,制宪人希望用宪法可使13个州连结到一起,防止分裂成两个或多个小国,同时又保持各个独立州的权限和自由。

联邦的好处在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一系列促成宪法启用的文章)中的前14篇记述到,宗旨在于预防和阻止北美的激进冒险,预防在威胁下的纷争,成就经济发展和最好地利用北美洲的各种资源。

当宪法深入人心(前7个字是,我们-美国的人民),便被各州的专项会议批准。州内的人民爱慕珍惜他们的州政府,在联邦成立之前就已经采用了州内共和体制。因此,新国家政府的制宪人们必须要尊重各州在联合前的权利且不惜一切地坚守州和联邦各自独有的权利。

他们同样认为联合政府的角色应限于执行只有联合政府可以实施的工作,比如国家安全,调动州间的经济往来,而更多的工作应由各州合理地来负责。他们也认为各州可作为权利竞争的中心,也会制约政府过度集权的可能性。同理,三权分立也在联邦政府间相互制衡。

对国父们来说,这个管理者需要被管理者同意的原则使共和制成为必需,因为要把人民的同意给向政府的重要渠道就是通过人民不断地参政议政。这就是为什么宪法确保联邦中的每一个州都会有共和体制。

在美国宪法下,人民享有主权。但人民不直接行使主权,比如在议会中直接投票。而是通过代表制度间接实行。这是为了众多人口和国土的现实条件下的实际操作需要。这也是为了矫正史上共和制的缺点。(翻译者注:这是说间接代表制度优于直接代表制度)

宪法制定人面对着双重挑战。他们得保证新的政府不能复制历史上的旧的失败的过份共和制,但同时也需要顾虑到要有足够的共和体制来防止大集权政府,以此能够保护人民的天然权利和组织暴政的再现。

附注:阻碍完全的教育好比剜出眼睛,否认财产权利如同砍掉双手。拒绝政治平等如同抢劫被排挤人的自尊,抢劫商家的信誉资本,抢劫工作的补偿,抢劫制定和实行律法的声音的选择-那个选择是在仲裁的陪审团和决定惩罚的法官的面前。(Elizabeth Cady Stanton)

史上共和体制的失败是源于阶级冲突和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简单地讲,共和体制的大多数容易联合在一切且不明智地发挥他们数量优势来侵害少数群体,这样就导致冲突和最终的崩溃。国父的主要修正方法就是联邦。国父们一改历史上的先例:旧的共和体制需在小范围实行,但以失败告终。在小共和体制下,大多数轻而易举组织成为优势的一方;在大共和体制下,各个利益集体数量甚多使得没有一个可以成为优势方。

优势方内在潜有的不明智举动也会被有代表制度的政府所制衡。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执行者,而是他们选出来的职位来代表他们。如联邦文集第十篇所述,这样就会精炼和扩大群众的声音。使通过信息的中转,被选的中转人更好地分辨国家的真正利益,使这些暂时和片面的考虑使国家对爱和公平的牺牲降到最低点。

三权分立与代表制度激励代表们在拥有权利的同时更好地了解人民的利益, 也使他们对其他机构的危险侵占保持警惕。

国父们宣称,这些以及其他的创新融合在一起,翻新了旧时的共和制度,不仅持守了永恒原则的真理和好政府的持续性,并且察觉和改正了以往的多数管理的缺陷。(翻译者注:之前已解释多数可以对少数暴政)

宪法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限制了政府的各分支的职能-就是说阐述了每个分支的权限,也暗指着分支没有的权限。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限制性政府”:不是说政府的个头或资金水平要小,而是政府的权力和活动必须限制在仔细规划的范围和责任内,这点被双院制(参议众议),联邦制和三权分立所保护。

宪法目的是为了持续性。但国父们知道人手所写的任何文件都不会完美或能预测到未来的事态,他们就提供了一个修正的过程步骤-但只是通过大多数决议而不是通过正常的立法或司法决议。

前十条的修正, 就是熟知的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 就是基于对联邦政府集权的顾虑而录入的,这用编号条例来指出一些特定的权力是新政府不允许侵犯的。制定人也全部同意这些特定独立存在的权力从来不是政府赋予的,政府的存在只是去保护这些权利而已。权利法案的第九项特别强调,权利法案本身是选择性的不是完全的,就是说,权利法案没有提到的权利不是权利的不存在的证明或证据。(翻译者注:举例子便于理解-持枪权被第二修正案写出,不是因为写出后才有的持枪权,只是在此被强调。权利不是需要在权利法案中强调后再存在。很多没有写出的权利都是默认是人民的,从来都不需要政府或修正案赋予。)

了解国父们对其中三项权利的理解很重要,这关乎共和体制和这个工程的成功。

第一个自由是信仰自由,这是人类思想中在天然自由范围中至关重要的道德要求。在附录2中有讨论,这是当代政教问题的必要答案。信仰即是自我认知也是公共予之。这是国父们鼓励行使信仰自由但是禁止政府建立国教的原因。着眼点只是从宗教中保护政府,也是从政府中保护宗教以致宗教团体可以发展且追求在人间的神圣使命。

附注:自由的灭亡从不需要多于一代人的时间。我们无法把自由在血液上遗传给我们的孩子。自由必须被抗争,被保护。我们传给他们去一样地照做,否则在我们的暮年就会告诉我们的子孙,美国曾经是一个自由的国家。罗纳德里根(Ronald Regan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

如宗教自由一样,言论和出版自由也是人类思想的需要。更直白地说,对于一个民众可以支配政府方向的体制,这是一个要求。选择需要公众的集体思考和辩论。若是人民不能公开发表自己的意见,交换观点或公开辩论政府的走向,那么就不是自由。

最后,携带武器的权利也为生命天然基本权利所需。没有人可以被公然剥夺自身的防御方式。这个权利的政治影响性至关重要。有武装的人才是能够保卫自由和他们生命的人,也是最后对终极暴政的殊死制衡。

(四)美国根本原则的挑战

在一个以民众同意为基础的政府中,对宪法的挑战会时常出现。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美国第一任总统) 在告别演说中告诫民众要小心地抵制那些所谓的创新精神,那是掩盖真相,似是而非的道理。宪法是被证实的可以抵抗那些想通过修宪来达到自己目的的少数利益团体。

同时重要的一点是,宪法的构架也是有空间做重大改变和调整的。事实上,伟大的改革-像废除奴隶制运动,女性选举权运动,防止共产运动,民权运动和反堕胎运动-时常出现来增强我们对宪法构架下独立宣言原则的效忠。

很多棘手的问题是反对独立宣言基本真理的运动,目的是摧毁我们国家的宪法秩序。这些辩论,计谋和运动的口号已经改变,挑战的范围多样化,但是都是连结于一个谬误的核心,就是人民没有平等的价值和权利。

共和国成立之初的威胁是暴政的国王,他违背人民的权利,摧毁殖民地一贯自治的的长期传统。经过长久努力,殖民地成功地建立了不是遵循国王随机意愿而是遵循不言而喻的永恒真理的更加完美的合众国。

保卫这个无价遗产,是每一代美国爱国者的神圣职责。

4.1 奴隶制

最常听到对国父及美国的指控就是说国父们伪善,自己都没有相信这些基本原则,于是推理这个国家的建国基础就是谎言。这是不实的指控且已经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尤其近些年,这给国家的内部合一和社会构建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许多美国人在错觉下接受奴隶制似乎是一个独特的美国邪恶表现。坚持从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理解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在现代舒适生活中,人权和自尊都早已理所当然的美国人是很难去想象美国早期一些地方的残酷和恶行。然而不幸的事实是,奴隶制在人类历史上比没有奴隶制更占据主导地位。

西方世界对奴隶制的的谴责出现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这标志了道德感受的历史性转折。国父们骑跨在这个历史分界线上。华盛顿虽然持有奴隶,但他谴责这个惯常做法并且希望实行一个可以废除奴隶制的方案。在他的晚年,他解放了家中所有的奴隶。

托马斯·杰斐逊也持有奴隶,但在独立宣言的起草中强烈地谴责奴隶制,但因支持奴隶制的代表们的坚持反对而删除。在首都华盛顿,杰斐逊纪念礼堂的大理石上镌刻着他对不公义奴隶制的不祥预感:“当我想到上帝是公义的便为我们国家颤惊,因神的公义不会永远沉睡。”

詹姆斯·麦迪逊在制宪会议上的领悟是,尽管宪法和奴隶制做出了妥协,却从来没有用“奴隶”二字来妥协(翻译者注:妥协非支持)。不仅在语义上,麦迪逊坚持道:承认“宪法寓意人是财产”是谬误的。

实际上,在制宪会议中的妥协就是纯粹的妥协。3/5 妥协(翻译者注:每个黑奴的投票记录为3/5票)是反对奴隶制的代表提出,目的是为了防止南部提倡奴隶制的各州以奴隶人口为基数来增强他们的区域代表权。所谓的逃亡奴隶条款(fugitive slave clause) 可能是最千夫所指的条款 (翻译者注:此条款允许奴隶主抓回自己的奴隶,但因实行难度演变为抓取任何逃亡奴隶),目的是为了迁就支持奴隶制的代表们。这样写出免得宪法对已有奴隶制的州免于制裁。宪法中也有条款说明在宪法生效后20年奴隶贸易需将废除,20年后,国会立即取缔了奴隶贸易。

插图:林肯像

第一届大陆会议(翻译者注:国会前身)同意停止奴隶贸易且抵制参加奴隶贸易的国家。第二届大陆会议继续肯定了这个政策。西北条例 (The Northwest Ordinance)在宪法以前作为管理西部领土的法规(也由华盛顿总统在第一届大陆会议中签署)。这个法规明确地在规定的土地范围内废除奴隶制度。

在这些所有层面之上,独立宣言已鲜明地说出:“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国父们深知奴隶制是与真理不容的。

有一重点需要记得,作为政策的实际操作,若是没有对奴隶制的妥协便没有合众国家的持续。若是认为支持奴隶制的州若不加入到合众国,奴隶制就能更早废除,这个想法合理吗?也许合理。但是更巨大的贡献是,人民也包括奴隶主在内,在“人人生而平等”的信条上建立了这个国家。

国父为什么这么说却没有立即废除奴隶制呢?他们是为了建立使所有政治活动合法的同意原则和制约未来趋向或回到专政制度。同时用林肯的话说,是为了“宣言什么是对的,以致在环境允许的条件下可以马上实行。”

共和国的建立为废除奴隶制播下了种子。独立宣言中无条件的人人平等断然地和人类奴役抵触,及至宪法在特定环境下的妥协,并手一同为废除奴隶制提供了舞台。事实上,最先在美国开始的废除奴隶制运动最终结束了人类奴隶制的政治合法性。

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曾是宾州推动废除奴隶制协会的主席。约翰-杰伊 (第一位大法院首席法官)曾是纽约类似协会的主席。约翰-亚当斯(美国第二任总统)一生反对奴隶制并称之为”人性的恶臭腐化“和”庞大规模的邪恶“。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出生为奴隶,但成功逃脱且成为一个著名的反奴隶制度的代言人。他开始谴责宪法,但是学了历史以后,转回坚信宪法是一个“光荣的自由文件”并且独立宣言是国家命运链条的螺栓。

然而19世纪上半页,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否认建国的核心真理。南卡议员John C. Calhoun拒绝独立宣言的平等原则并称之为 “最危险的政治错误” 和“不言而喻的谎言”。他相信国父们想法与说法是一致的。(翻译者注:此议员认为国父言行一致,都是错的。这是比较现今误导,说国父自己都不信信这些原则。)

为了否认国父们的原则,Calhoun 发展了一套新理论,这套理论认为人的权利不是自然律法和自然的上帝所赐予,而是人所处的种族,群体通过历史进化所赋予。这个新理论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奴隶制。他本人承认这个理论是有正面的积极好处,如在没有奴隶制的国家领土内可以合法停止奴隶制的传播时,这个理论就能防止法律的实施。

如林肯1858年寓意深刻的言论:“国父们起初留下了奴隶制问题,但建立的制度却是导向奴隶制的最终销毁,且人民意愿都知道且相信奴隶制在消亡的过程中。我所求所望的就是回到国父们最初建国的基础之上。”

这个冲突终于解决了,代价是付出了六十多万的生命。宪法的修正终于通过,废除奴隶制,给与法律上的平等保护,且保证任何种族的投票权。但是,拒绝美国核心价值和用族群权利理论代替宪法的企图以及因此造成的伤害却继续广为流传。这些便为我们现今割裂国家,离间人民的毁坏性理论始作俑者。

4.2 激进主义 (progressive)

美国内战后的几十年,在应对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美国精英们采取了一系列相应的理念叫做激进或进步主义。尽管不是完全一体的主张,也不是没有实际可取之处,但此激进主义的政治理念认为时代已变,不再是建国之初,现今的社会复杂度已经不能被18世纪的原则来掌控。用当代的一个比喻:激进主义认为美国当初的“软件”-即建国的文件(翻译者注:指独立宣言和宪法)-已经无法支控美国复杂的“硬件”。这个硬件是建国后进步的工业社会。

更值得注意的是,激进派认为真理不是永恒的,只是在特定时代下相对的。他们拒绝独立宣言中不言而喻的人人被自然或自然的上帝受造和赋予的平等性真理,且这些权利是恒久不变的。他们认为,如一个著名的激进主义历史学家1922年所写:“置疑独立宣言中天然权利对错与否的哲学,是一个伪命题。“ 他们认为只有群体的权利被不断地更新且与时俱进。实际上,社会随着国家的发展有权力和责任不仅定义和授予权利,也可以把已有的权利收回。

基于这个对权利的错误理解,激进主义设计了一个新的政府系统。他们用新的“生存进化”宪法理论推行政治应该不断进化来保护权利的不断进化。这个理论用以取代自然所赋予的基本权利。

为了紧跟这些改变,政府需要被更加有资历认证的管理者-他们可以左右为时代所制定的规则。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在成为总统之前,他发布出这个新的系统-这个系统的政府只能是独立于立法,甚至宪法以外。也就是说,这套系统可以脱离人民意愿而存在。

事实上他们没有发明出只为“实用”和“科学”导向的全知全能的人民公仆,取而代之地,他们造出了三权之外的第四权-官僚行政机构。这个影子政府从来不用参与选举也基本没有平衡制与制约。国父们一直反对不受人民和宪法制约的政府,然而这个第四权在我们身边继续成长。

4.3 法西斯主义和GC主义

独立宣言的原则不仅在美国国内受到威胁。20世纪的两个全球运动也在摧毁自由而使人类进入到一个新型奴隶制。虽是意识形态的近亲,法西斯和GC主义两组火力在战斗中为劲敌,目的都是为了控制世界。这两股极权运动的连接点就是完全蔑视自由人的天然权利。

附注:举目,我的朋友们,向宪法和共和国举目!奇迹不会成簇地出现,6000年发生的一次可能不会再次发生,因为如果美国宪法废去,整个世界就陷入独裁。Daniel Webster

法西斯主义起源于意大利,在贝尼托 -墨索里尼的独裁政治之下大体是为了抵御苏联的布尔什维主义的兴起。与激进主义一样,墨索里尼意在用“专家”管理下集权。所有的权力-公司或政治-都在共同目标下统一实行。个人权力和自由在法西斯主义下没有市场。用他本人的话讲,都是国家的,国家外没有任何的,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挡住国家的。最终,德国的阿道夫-希特勒联合军队和这个无视人性的政治运动,发展出日耳曼宗族霸权主义的假科学理论。纳粹随之诞生。

惊世骇俗的纳粹力量很快卷席了欧洲。轴心国的统治不是取源于人民的同意,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说:“这不是正常的,有尊严的人民联合起来反抗,来保卫他们自己或他们的自由与尊严。这是邪恶的权力联合, 是不义地统治和奴役人类。”

插图:里根总统在勃兰登堡门讲话照片

在纳粹威胁到美国本土前,美国的民主制度有重兵把守,且有比任何其他国家更多的船只,飞机,坦克和火药。最终,美国崛起,输送百万大军飘洋过海来捍卫自由。

美军所经之处,他们代表了自由的特征,带来了独立宣言的原则,解放人民,恢复自由。然而1945年随着轴心国及纳粹的死亡,这个敌人很快地被另一个新的威胁所取代。在20世纪剩下的时光里,这个威胁就是与GC主义力量在道德上的殊死搏斗。

4.4 美国根本原则的挑战—种族主义和身份政治

美国内战后通过的第十三条修正案结束了奴隶制度。黑色人种享有了新的平等和自由,可以在全美实行选举及被选举的权利。然而各地的歧视现象并没有停止。

尽管战后修复国会竭尽全力给获得自由曾经为奴的人建立民权平等,但是战后的南方退化成一个比奴隶制更加劣等的体制。他们为重获自由的人编制网罗,在直接影响生活的层面用人头税,读写测试,以及像KKK类的暴力治安团体来阻止他们行使公民权利,尤其是投票权。Jim Crow法令加强种族隔离制度,使一些州广泛合法地实行黑人的次级地位。

终结歧视需要美国人的全体承诺,需要一个有不同种群族系的国家运动。

美国民权运动在通过三项主要立法后在1960年代步入高峰,这三项立法涉及隔离制度,选举及居住权利。三项立法显而易见,被美国人民理解又与建国原则一致。马丁路得金在“我有一个梦想”的宣言中指出:“当我们共和体制的建筑师们写出了宪法和独立宣言里的精彩恢弘的篇章时,他们是签署了一个对每一个美国继承人的永恒承诺。这个承诺是所有人,是的,包括黑人和白人,都有保证的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自由的权利!”

看起来,美国近二百年完全实现宪法原则的努力达到高峰,但是起初民权运动的领导精义-领袖们对独立宣言,宪法,国父和林肯理念的强烈推崇却昙花一现。

民权运动随即变为与国父崇高理想相左的机构项目。促使这一变化的思想在美国已有数十载,这些思想在接下来的半世纪内扭曲了许多层面的政治建设。这些扭曲与Calhoun (在之前1776报告中提及)及他的支持者同出一辙,旨在废除非歧视平等原则而优待特定族群的权利。这一思想扭曲了民权与种族颜色无关的理念。这一思想的理由是,以前的歧视需要现今的行动或实现坚决的有选择优先对待来弥补长久的不公。这种有选择性的优先对待在我们的系统里持久建立,首先在行政管理中,然后是行政法令中,再后在国会立法中,及至最后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中。

今天的体制远没有使公民拥有相同的天然权,受相同法律的管理而是走向了一个特定族群优先的系统,以“社会公平”的旗号(翻译者注:参见John Rawls),意在要求结果的同等而明确地把公民以种族和其他人口特征划分为“保护阶级”.

最终,这个正式不平等的体制成为了“身份政治“,这是早期拒绝美国建国价值思想的遗留继子。身份政治(附注三有讨论)把人的价值建立在种族,性别,性取向的特征上并且要求用新的特权取代旧制。这与马丁路得金的梦想背道而驰。他希望他的孩子们可以生活在一个不是由肤色而是由人格特质来评判的国度里。这个身份政治也拒绝了他人被赋予的不可剥离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身份政治使调和种族矛盾和国民治愈难以实现,使美国梦难以实现。马丁路得金追求的梦是持守美国最高精义的宪法和独立宣言之梦。

(五)国家复兴的任务

我们周遭美好的事物-从基础设施建设到高级的生活水平和我们超然享受的自由都是建立在美国建国基本原则上合一,稳固,公义的直接果效。然而今天我们的国家在脱离这个先人遗产的危险之中。

当今我们目前的选择很明确。我们会选择独立宣言的真理?还是会成为那些已经导致多国暴政的错误理论的牺牲品。复兴我们的国家是我们所有人的使命。这是通过重新点燃对这个国度勇敢和诚实的爱,通过抚养未来时代的公民使他们不仅深谙美国建国不言而喻的真理并且做出与之配得的行为来实现。

这包括恢复教导美国真相的爱国教育。这并不意味忽视以前的过错,而是怀着尊敬和爱,从全局清晰地看待我们的历史。我们必须使个人职责首当其冲,履行公民之间的义务。在全盘以上,我们必须挺身而出来反对只允许指责美国的罪行而拒绝她的伟大的各种专制及言论。无论在家,在学校,在单位,还是在整个世界中,是人民-并且只有人民-有能力为美国挺身来保卫我们的生活。

5.1 家庭的角色

从本质上讲,家长是第一任老师,可以教导孩子尊重他人,做明智的选择,锻炼耐心,独立思考和坚固地保守上帝所赋予他们的自由。好的父母亲在培养好人民好公民的事上,比其他一切来的重要。

这是为什么美国建国国父经常引用伟大的罗马共和国议员西塞罗(Cicero)来把家庭比作为“共和国的学府“。他们明白在家庭中所塑的习惯和道德决定了我们社区的特征以及国家的最终命运。

当子女看见父母努力工作,他们学到工作的尊严和自律的奖赏。当大人厉声斥责威胁我们自由和价值的危险教导,孩子们学到亘久不变的言论自由理念和勇敢的美国独立精神。当家长为需要帮助的邻舍提供帮助,孩子们学到善举且证实了每一个人都有内在的价值。当家里人一齐祷告,他们共识了万能主宰之上帝丰富预备了他们神圣的自由。

为了美国共和国的持续,家庭必须保持强盛并且重新拾起抚养子女的义务并使他们成为道德尽职的公民,让他们热爱美国,拥抱自由和自我管理的礼物和责任。

5.2 教导美国

学校的主要职责是教导学生们基本的本领如读写和算术以使他们可以在社会中运作。如在附注四中所讨论,我们的国父也认识到学校的另外一个重要职责:教育者必须传递启蒙爱国理念,使历世历代的美国人都有美国建国原则的装备,对他们的自由有深深的敬重和对国家浓厚的爱。

不要误导:我们这里所说的爱不是浪漫或者血源的爱。尤其是在自由的国度里,这是不能被老师,学校或政府强灌的爱。爱之所以称为爱,她必须被自由地采撷,拥有不受感官影响的强壮并可以与由道德的成熟和世事的观察所带来的失望,指责,异议,反对甚至羞耻共存。依然是这样的爱,若是没有建造她的深厚基础的源泉,我们的共和国便会消残。

州政府和当地政府-不是国家联邦政府-有责任指定课程大纲来教导孩子们这些合一,激励且使美国人高尚的原则。这包括美国独立战争,独立宣言和制宪大会。教育工作者应该正确地教导美国建国永恒原则自1776年是如何被挑战和保护的历史。通过学习美国真正的遗产,学生们才能学会拥抱和保护他们祖辈的胜利且能认出及避免其中的错误。

州政府和校区应该拒绝高唱独党理念的大纲,活动家的舆论宣传,或者污蔑美国遗产,羞辱我们的英雄和否认我们的原则的派别意识形态。任何时候,当老师或行政工作者在教室内鼓吹政治议程,他们滥用了他们的讲台且使每一个把孩子的教育和品格发展托付给他们的家庭蒙羞。

国父詹姆斯·威尔逊写道(James Wilson, 建国期最高大法院法官) “律法和自由不能理性地成为我们爱的对象,除非他们首先成为我们知识的对象。”理解美国杰出原则和美国震撼历史的学生会长成为强壮的公民,会尊重法律的规则,会保护这个他们知晓且爱戴的国家。

5.3 学术的自由

现今的美国大学成了抵制美国,诽谤和言论审查的温床。由此而带出来了对这个国家轻则蔑视重则憎恨的学术和文化层面。

国父们曾坚持,大学要以真理的基础来谆谆教诲学生和未来的领袖,要在核心上坚守美国共和体制,不仅是对核心原则文件的理解更是对此的尊重。今天,我们的高等学府几近精准地背道而驰。大学贩卖对美国原则和历史的憎恨与污蔑,不断地弱化我们与共同遗产的连结。

为使公民有健康合一的大环境,学者,学生和所有的美国人必须摈弃虚掩真相忽视历史,谬误却时髦的意识形态。他们的历史只紧盯美国历史中压迫和受害的瑕疵,而没有指出对自由,幸福和人人公平的空前成就。

对历史的篡改践踏了诚实的学术研究和真相。只强调祖先的罪,教导系统歧视只能被加入更多歧视而消除使美国人民为之羞辱 (翻译者注:此指社会上的反向歧视)。这个理念的目的是操纵想法而不是教育人心。

学术上的有意摧毁破坏了美国民众连结的纽带。通过孵化分裂,怀疑和相互憎恨,它使成为自由社会的必要途径成为空寂。正是这股意识形态的力量导致了我们城市的暴力,压制了学校里的自由言论,摧残了我们国家引以为宝贵的雕像和标志。

为了挽救我们的社会,学术界必须转回到竭力追求真理,致力诚实研究的本职中。这个本职是要诚实地去理解这个世界以及美国在这个世界的位置。

5.4 美国的意识

美国民众渴望那些鼓舞他们成为美好,勇敢,勤奋,可爱,慷慨,诚实且富有同情心的穿越时空的故事和高尚的英雄们。

附注:放在人类面前有一个概念叫共知的常识,这共知的常识即浅显又铁定地使人们决定是否给予同意,也是使我们不得不获取独立地位的缘由….美国意识就是这个感情表达的体现。在特定的场合,这个表达有随之特定的色调和精神。托马斯-杰弗逊

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激情地饱飨美国独立战争及内战的历史和华盛顿,杰弗逊,哈密尔顿,富兰克林,林肯,格兰特,索杰纳·特鲁斯及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故事。我们依旧在读拿但业-霍桑(Hawthorne,《红字》作者), 赫尔曼·梅尔维尔 (Melville,《白鲸》作者),马克吐温和爱伦坡(Poe, 《乌鸦》作者)的著作, 依旧在读狄更斯和惠特曼的诗。在每年的独立日,我们哼吟约翰·菲利普·苏沙的“永远的星条旗(美国国歌)”,歌唱伍迪·格思里的“这片土地是你的土地。”美国人民颂赞且共享《小妇人》影片中四姐妹的忠诚,爱与友好;敬仰美国初期西部牛仔的豪迈粗犷的自由;欢呼小汤姆-索亚的冒险精神。这些伟大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因为这些传扬永恒的真理,体现了美国的精神。

(对美国意识的恢复)这取决于美国的艺术家,作家,导演,音乐家,公众媒体和其他的文化领袖们来肩负这个传统,重新寄予美国的自我认知一个塑造和声音,正是杰弗逊所说的“美国意识的表达”。

他们需要在故事,歌曲,章节中有创见,帮助恢复美国人对美好的信念,过有美德的生活,把行动建立在未来对自己,对家人,对整个国家更美好更强壮的希望之上。

5.5 尊重法律

平等和同意原则意味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在律法以上,没有人拥有无视法律的特权,也正如没有人被排斥在法律保护范围以外。

年轻时代的林肯在青年学会的演说(lyceum address)里,他警告持续忽视律法所带来的两种后果。第一个结果是暴民统治:“当人口中的暴民被允许成百上千地集结,烧毁教堂,破坏抢劫商店,把印刷机扔到河里,射杀编辑,随意吊起焚烧他们所厌恶的人且有依附的免罪金牌,政府便不能持续。“

但是林肯也警告提防那些期望与众不同怀有野心的人:“他们多半儿会意愿做好事来掩盖损伤,等建造的时机殆尽,他们就会明目张胆地做毁坏的功。“

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暴民统治和暴君专制都触犯了律法,因为两者都是由血肉的情欲而不是人性中留有如天使般良善的较好的一面来管理(翻译者注:暗指人性中血肉情欲为罪恶的另一面)。这两者都同样地威胁了我们的宪法秩序。

当罪恶不受惩罚或好人不出头露面,无视法律的心就会带出无视法律的行为,以致暴力和煽动行为出现。

爱国教育在中心点上必须有对法律的尊重,包括独立宣言和宪法,这也是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 美国第二任总统)所称的“律法构建的政府,并非人构建的政府。”

终此,林肯的答案便是我们的答案:

让每一个美国人,每一个热爱自由的人,每一个对后代有美好祝福的人用独立战争的血来宣誓, 对待国家的律法,不以恶小而为之,也从不姑息他人对律法的悖逆。如1776年的爱国者支持独立宣言一样,让每一个人把他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荣誉敬献在对宪法和律法的支持中。让每一个人铭记悖逆律法就是践踏他父辈的血,糟践自身的形象和他子孙的自由。让对法律的尊崇,渗透到每一位美国母亲的呼吸中,传递给她怀中牙牙学语的婴孩。让对法律尊敬的教导响彻在学校,神学院和大学里. 让对法律尊敬的教导写在入门书,课本和历史年鉴里。让教室的讲台来传播,让立法的大厅来宣称,让公正的法院来执行!

(六)结论

在独立宣言签署的150周年,美国总统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第三十任)在他的年代里提出了流芳百世的旗号:“经常有这样的宣称.”他说:“1776年后世界已经进步了太多……并且因此我们不如弃绝那时的结论而接受更先进的理论。这个推理是决不能用于伟大的宪章。如果人受造而平等,这便是结论。如果他们被赋予了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便是结论。如果政府适当的权力是来自于人民的同意,这便是结论。在这些立场之外,不存在高级的进步。”

美国的建国原则是真理,不是因为立国至今人们活出了完美的生活,而是因为这些原则是建立在人类样式的永恒真理之上。这些真理是根植于人类做恶事的潜能,行美善的力量,对真理的渴望,对公义的争取,对秩序的需求和对自由的热爱。终极之上,这些原则表明了每一个人-男人,女人,孩童-按上帝的形象被造所赋予的价值,平等,潜力,尊严和荣耀。(翻译者注,参见《圣经》创世纪1章27节)

纵观我们的历史,我们的英雄们-男人和女人,年轻和年长,黑人和白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处且怀揣许多信念。他们不是通过摒弃这些真理,而是通过诉诸于这些真理而使美国变得更加美好。在这些人类共识的理念上,他们构建了这个伟大的国家,联合了一群强壮的人民,组成了一个值得去捍卫的美好生活样式。

成为美国人是高尚美好的事。这意味着珍视自由和拥抱自我管理的活力。我们被美洲的美丽,博爱和广袤塑造。我们被我们历史的荣耀联合。我们被坦率,诚实,乐观,坚毅,慷慨,自信,善良,努力,勇气和希望的美德凸显鉴明。我们的原则没有创造这些美德,而是去铺路孕育这些美德的成长和传扬,以致塑造美国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公正和荣耀的国家。

在我们接近独立宣言的250周年纪念之际,我们必须坚决地教导美国的下一代关于我们国家的正确历史,以致我们都能学习并再次珍惜我们的基要原则。我们必须恢复更新对这个不可思议的国度的自豪和感恩。我们因承受的祝福而能称之为我们的家园。

当我们感谢美国所真实代表的一切,我们深知独立宣言值得被保留,宪法值得被捍卫,人民值得被爱戴,国家值得为她征战。

持守这个承诺是我们的使命。所以我们用两个半世纪前祖先的话来宣称:“为支持独立宣言,在坚固地依靠神圣天意的庇护下,我们以我们的生死,命运所有和神圣的荣誉来互相誓忠。”

附注:独立宣言是国家命运链条的螺栓;我确实地这样看待。这个珍品承载的原则是拯救的原则。我们要坚守,在各时各处都忠于这个原则的真相,抵挡所有的敌人,无论付上多少代价。–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

正文完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