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答九十尊兄長鍾聞問 

-

答九十尊兄長鍾聞問

徐文立

(2024.03.21)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4/03/blog-post_21.html

謝謝九十尊兄長的問題,我很願意回答。

兄問:「一步,退半步,得寸不尺」,你当时怎想出的?

主要有五:

1. 我常說,但是遺憾的是「幾乎沒有人聽」:政治運動七要素:理論、綱領、路線、資金、謀略、組織、行動。其中的「行動謀略」甚為重要,通俗的說法就是「過河首先要解決『船』和『橋

』的問題」;當然,解決具體的問題,要你有解決具體問題的「船和橋」,斷然不可機械行事、或只糾結一條套路……。作為一個合格的政治人物是要修煉的,更需要先天的具有和同時的後天修煉。

2. 最重要的原因,在於中國實現「正常化」異常艱辛;現在的社會環境已變得「戾氣」猖獗……;更因為病源中心、即我們的對手——中共不但是武裝到牙齒的軍事集團,而且是有過豐富在野並且竊取了大陸政權的變色龍:1945年後中共敬美國、喊「自由、民主」超過當年所有政治黨派、甚至毛澤東在重慶還高呼過「蔣委員長萬歲!」我們在「要什麼沒有什麼的條件」下(注1),更要了解1978-1980民主牆時期,全國異議人士顯性成員超不過300人、參加1979.10.1遊行的(包括法國後來的大使馬騰在內的各國使館人員、記者、留學生)僅僅100人左右……。決心要從中共手裡奪得天下還政於民,怎能不「進一步,退半步;得寸不進尺。」;保存實力,積小勝為大勝;當然,陰謀、野蠻到家的中共,也不可能讓我們在政治上取得任何實質上的進展。當然,在實際上我們更不要像某一個人只會「逞一時『口舌之快』、或者根本就是『譁眾取寵』、甚至逐步墮落為某種政治勢力的『應聲蟲』」葬送整個事業、博取個人名利;近來,他種種動向表明,實質上,他正在狂妄圖竄中國政治大位,做毛澤東·三……,不得不讓我們高度警覺!!!綜觀其言其行和一貫作派(請見附件),勿謂言之不預!!!切不可掉以輕心!!!

3. 當今,沒有任何一個民主國家(包括美國)會支持中國反對派搞和平、理性、非暴力之外的任何武裝反抗和鬥爭,中國的大勢徹底變化,恰如蔣公上世紀三十年代一邊苦戰抗日、一邊只好等待日本進一步發瘋……。我們當然也要有足夠的「耐心」,相信「水滴石穿」和遵從  上帝的安排……。

4. 小時候,大約4歲的我和比我長3-5歲的哥哥們一起常以爬後方醫院十輪大卡車上玩,為最開心的事。「(我)二哥則驕傲地告訴我(即我太太賀信彤),他的文立弟弟有多麼聰明。他說,很小的時候,他自己不足七歲,文立肯定不足四歲,因為他們的爸爸在國軍醫院當院長,所以,他們和幾個小夥伴經常爬到停在外面的美式軍用十輪大卡車上玩,那日,幾個男孩子在駕駛室搗鼓;不知誰搬動了哪裡,那卡車順不大的坡慢慢地溜了下去,不遠的坡下,滿是因淮河發大水而逃難的難民們臨時蝸居的窩棚,車子自上而下地溜滑向難民住所,所有的孩子都驚呆:『哎呀媽呀!!!怎麼辦!怎麼辦!』 唯有小不點的文立手指著手煞車桿,喊道:『拉這個!拉這個!』驚慌中的二哥趕忙伸手,拉回那煞車的大鐵桿兒,龐然失控的大汽車居然在難民窩棚前一點點處停了下來!避免了一場可能闖下的大禍。二哥說,當年連他都不懂那是煞車用的,文立這一指勝比『司馬光兒時的砸缸』。(摘自《獄中獄與獄外獄P35頁);(注2)」現在回想,當年竟然在中共三十大慶日在北京的中心地帶,冒了極大的風險,舉行了遊行;倘若,遊行從西單經前三門到了王府井附近的中共北京市委大樓、市委十幾位五十上下的官員等待在那裡、頗有誠意地聽取了我們對事件的詳細陳述、和承諾將全部匯報我們的三點要求給高層領導的情況下,我作為一線總指揮,不立即「煞車」,宣布「目標基本達到,遊行到此結束!」事後知道「警車」已經部署在中共市委周遭,之後就一定會是「腥風血雨」式的對所有參加者的抓捕;可是最後的現實是:惟有我(徐文立)「數罪(反革命組織和宣傳煽動)併罰」,判了民主牆時期最重的15年徒刑4年剝權……。相反,「星星美展」的藝術家們卻如我所望,收獲了一屆北海皇家《畫舫齋》、當年大陸最高藝術殿堂——中央美術館二次,共三次特展,名動京畿;從此,開創了至今美名遠播全世界、各種流派齊備的藝術偉業,潮起潮落的北京798藝術區儼然是「星星畫派」衍生地。平心靜氣地說,該「煞車」的時候,該不該「煞車」?更該不該「進一步,退半步;得寸不進尺。一張一弛,進退自如」。

5,看書,我尤其喜歡讀古代小說《東周列國志》等等,因為其中包含了幾乎所有的政治策略和智慧……。

(注1:我們在「要什麼沒有什麼的條件」下,只有手推油印機、自掏腰包;上世紀九三年後,在我提議下國內反對派開始購置二手貨的「傳真機」「電腦」;據我學生研究,發現中共因此才啟動了建立「防火牆」工程、並且加大「沒收我們傳真機、電腦」的力度;但是也讓我們擁有一些,以便於他們暗中遠程監視我們的動向。當然,我們也趁機在國內辦成了1993-1998的「空中民主牆」;也同時為中國民主黨的誕生暖了場子、造了輿論、聚攏了骨幹和隊伍。)

(注2 : 少時喊「煞車」,其實可能就是我平時喜歡觀察一切新鮮事務,懵懵懂懂的「懂」得而已;年長之後,才慢慢懂得了「止於至善」為「大學」也,最要緊,也最難把握。)

*********

David Deng <@gmail.com> 於 2024年3月20日 週三 下午11:09寫道:

进一步,退半步,得寸不进尺

好!你当时怎想出来的?

On Wed, Mar 20, 2024 at 10:51 PM 徐文立 <xuwenli2016@gmail.com> wrote:

1979「民主牆」「星星美展」及遊行紀錄片《北京之春》

和《要藝術自由》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4/03/1979.html

********* 

附件——

批魏文集(供转载、引用)

1,魏京生为什么会被中共在海外的势力倾力吹捧? ——再为什么我们冒着一定被人误解的风险揭露和批评魏京生? (2020.10.4)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10/blog-post.html

2,魏京生实质上是「毛氏民主」的崇拜者/再请看魏京生怎样对待一位弱女子和她的孩子(2020.9.23)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9/blog-post_23.html

3,魏京生越描越黑,欲盖弥彰什么? ! (2020.8.28)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28.html

4,鬼混了42年的「之父」几乎一事无成(2020.8.26)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4/03/42.html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8/42.html

5,魏京生早该鞠躬谢罪,还中国民运一点尊严(2020.8.25)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25.html

6,(魏京生吹鼓手)草庵居士,你哪句话是真的? (2020.8.3)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8/blog-post_3.html

7,魏京生政治上的浅薄和谎言不值得盲从(2018.12.5)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7/blog-post_48.html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