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王有才6月30日宣布「我不搞中国民主党了」,我不信

-

王有才6月30日宣布「我不搞中国民主党了」,我不信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6/630.html

(2022年6月30日) 

徐文立

王有才2022-06-30 18:20:03 宣布  “我不搞中国民主党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54674

我徐文立不信,理由有三:

(一)

王有才既把中國民主黨作為私產,那守X如他、又出身貧寒的人,就不會輕易放棄他對自己所謂私財的所謂擁有權;他懂不了、也做不到:「退一步海闊天空」,因為那等於要了他的命根子。何況,是多次強調「把根留住」的王有才。

        當然,「宋楚瑜一人党,玩20年玩完了」也不失是個厚道的提醒。

(二)

王有才1966年6月29日出生,成長在文革期間,人文家教雙缺,對憲政民主看得最重的「信守承諾」看得淡,不奇怪:

(1)他自2014年以來,一而再再而三宣布退出海外民運,卻反覆失言;

(2)他不止一次宣布「我确实没有时间来《独立评论》写帖子了」,現在既剛剛有新工作了,可又幾乎每天趴在《獨立評論》上,寸帖必回;似乎表明:他沒有在、或者根本不用上班……。

附作者: WangYoucai   “看起来我确实没有时间来《独立评论》写帖子了。” 2022-06-25 08:31:11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54364

(三)

倘若劉剛以鑿鑿證據和嚴密推論指控王有才是總參三部間諜屬實,王有才恐怕不敢違抗他的上司,要他堅守「中國民主黨」第一註冊人和現在所謂主席的位置……。

***********

附件:寶貴的史料

王有才僭称“全国委员会”是問題的實質的14回合激辯

王希哲義正嚴辭和王有才僅僅激辯了幾個回合,王有才就敗下了陣。然而,這些回合的激辯內容必將成為中國當代政治史和中國民主黨史寶貴史料而載入史冊——徐文立按

1)所跟帖: WangYoucai :  你的判断是错误的。王军涛有这个能力起这个名号?   2022-06-30 09:38:31  (W.Y 全文附在2後)

2)作者: 老王社长   “哦,这么看,是“我把你想得太好了!”。原来,果然是你亲手” 2022-06-30 16:37:44 

哦,这么看,是“我把你想得太好了!”。原来,果然是你亲手破坏毁弃了你参与推出的“党章”。你还口口声声“宪政民主”呢!

本来,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一两个字即可。你特意提上来啰啰嗦嗦,弯弯绕绕了一大篇,云里雾里,东拉西扯,不知所云。但能分辩得出,你承认了破坏党章是你亲手干的事情:“王军涛有这个能力起这个名号?”(何等轻蔑!)

你破坏党章的理由是什么?就在这句:“2010年离开1998年已经这么久了,难道还要在海外做浙江筹委会?”

这与你们天天骂的毛泽东有什么不同?

毛泽东革命,声称胜利了要在中国建立“相当长历史时期”的与民族资本主义共存的“新民主主义社会”;

        毛泽东七大报告,规定胜利后的政权是“联合政府”;

        毛泽东推出《共同纲领》,规定人民有这样那样的权利;……

结果如何?

他的理由与今日王有才一样:“1949年胜利这么久了,难道还要我继续搞新民主主义?”

所以他推翻一切他过去的诺言、“党章”、“纲领”都正当了,都有道理了。

而老老实实要求对人民兑现党章诺言,“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刘少奇,毛泽东便如今日王有才对付异己一样,把他“剔出常委会”,把他当敌人打倒了(还继续在打)。

共产党,他毛泽东一人说了算,为所欲为,一切党集体定下的章程规则不在话下;

“民主党”,他王有才一人说了算,为所欲为,一切党集体定下的章程规则不在话下;

我真把王有才“想得太好了!”。

这就是王有才的“宪政民主”!

作者: WangYoucai   “不用想了。不参与了。你们玩。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2022-06-30 20:37:30 

附1)作者: WangYoucai   “你的判断是错误的。王军涛有这个能力起这个名号?” 2022-06-30 09:38:31 

看看王军涛到现在习近平统治中国已经这么久,还不知道化整为零。不切实际地打着这个名号证明他政治上是很无能的。

1998年筹备中国民主党的时候,本来确实想去北京民政部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的。这个符合中国普遍人的思维方式。但是我去北京大学参加百年校庆被抓之后,我当年再去北京已经没有可能,或者说可能性很少。考虑到地方自治和联邦性原则,在浙江作为第二层政府机构申请注册中国民主党也是一个可以进行的尝试。

缺点是在未来的协调性方面可能会出现问题。这个是当时我给你们写信时做了引导,因为是以省为开始发起的组织方式,一方面可以向下发展在一个省内不仅是引导,甚至可以领导中国民主党在省内各个地方的发展。

那一方面,中国民主党当然应该是全国性的组织,但是1998年因为是从浙江开始发起的,能够引导中国民主党全国的发展,但领导全国的发展是有困难的。作为政治精英,这个你想象一下就能明白的。后来的实践也说明了这一点。一定要了解中国的现实。

中国人太熟悉自上而下的统治,而很不习惯自下而上的自治,自组织方式。所以我一开始考虑是注册全国性的,到北京去进行的。

当然我认识的对宪政民主转型有兴趣的人以89学生为主,79情况我了解一些,但不多。

我们北高联当时已经有至少是北京各大学的组织结构人员雏形,后来这些花名册也被公安警察查获,但我熟悉其中很多人。这个花名册就是我当北高联秘书长之后由秘书处和组织部名义登记下来的。

是我要求各个学校把名单报上来的。包括政务人员和公务人员(当时叫部长以上的人含部长以及部长以下的人。)

当时公安查获后是如此的兴奋,以致当时来提审我时什么都没有说,就是来告诉我一下他们手里的磁盘,甚至没有跟我讨论里面名单的人。那天看他们高兴的样子,我也是不以为然的。

我其实早就预计到基本上大多数东西都会被警察搜查到的。

当时唯一考虑的是这些人的安全。根据他们对我提审不讨论这些记录在磁盘上的人,估计应该对他们做更多的思想政治工作,应该不会抓到监狱里来。

根据我专案组(他们虽然告诉我有一个我的专案组,但他们没有告诉我专案组组长是谁)的说法,连谢健都没有抓进监狱来,其他人肯定不会有大事,有什么可以兴奋的。

当然我当时想警察兴奋也有道理,他们至少可以拿这个交差了,因为他们至少可以宣称破获了整个北高联学生组织了。这个只有政治上的意义。

因为这些人都是自发的,自觉都谈不上,更不用说组织化了。但是这些人的倾向应该是明显的。所以对他们将来社会上发展,想在体制内发展会很困难。不知道后来这些人怎么样。

从很多人的情况看,体制外的发展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对了,有点说的远了。89这批人其实很多人混的很不错的。如果我有点例外的话。浙江有好多受过监狱煎熬的人后来混的都很不错,现在有些人很早都混到厅级的企业领导了。所以对89年的学生,其实参与反对运动的政治活动是有点担心的。有些甚至是很担心的。

不像79的,真的是风格迥异。当时一开始如果我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其实会在企业里再混更长时间的。虽然东方通信因为当时的第一把手很怕我,我其实已经是遇到了天花板,但西门子驻中国公司还是很想我这个人才,虽然当时我的直接老板孔昭元不同意,如果我不公开参与政治活动的话,我是能说服他同意我跳槽的。当然假定是没有用的。人生不可能回去了。

2010年离开1998年已经这么久了,难道还要在海外做浙江筹委会?所以我当时很想徐文立参与此事,搞三个共同主席来做这件事,我知道有许多人拱王军涛,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怎么做。

不说其他的,看看王军涛现在做成了王军,就知道王军涛政治能力太差,当然他一点也不心疼中国民主党这块品牌。只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而败坏中国民主党的声誉。更不会因应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如果他真的在政治上有抱负,也是徒有虚名,其实是草包一个。我看不出他的谋略来。当然确实也有一些人挺他,但许多人很可疑。以后有机会可能可以知道真相。

这件事复杂很复杂,简单很简单。从你的角度来看,你当时应该去问付申奇,以后应该责问付申奇。当然问我当然也可以。但我当时这件事的事务不是我主导的。我在弗吉尼亚这么远,当时也不了解纽约“民运”圈内很多人。而且也不知道什么人想干什么事。不像现在,了解这么多。只是现在不想公开评论罢了。

名正言顺,要做大事情,必须有大格局,但你总要知道跟你做事的人情况吧。这是能不能有发展壮大的关键,也是为什么成功的组织需要成员满足基本的skills 以及qualifications。现在二个情资委员会的执行局长都没有面试到适合的人选,中国民主党的发展的基础性条件还差的很远呢。

以后再谈了。

应该确实加上一句,如果当时这些主事事务性工作的成员邀请你参加,根据你对中国民主党以前的贡献,海外四个主席的设计也不是不可行的。但是,根据我事先跟王军涛王天成的约定,海外的主席应该比国内的名誉主席地位上要低一级的。国内的资政团也要比海外的执委高一级的。可王军涛把它变成什么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22-06-30 11:56:04

3)所跟帖: 老王社长 :  哦,这么看,是“我把你想得太好了!”。原来,果然是你亲手   2022-06-30 16:37:44  

        作者: 高玉秋(徐文立)   “王有才問題的實質就是如希哲尖銳指出的擅自僭称”全委会””  2022-06-30 17:36:20 

👍 在2010年「三王黨」問題上,王有才的實質就是如希哲尖銳指出的擅自僭称‘全国委员会’

王有才彎彎繞沒有用,不肯改自己在政治上致命的錯誤,就不會有正確的政治方向和前途,可以休矣!

作者: 老王社长 XXX来电话,把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我就问他:“另拉 2022-06-30 03:34:45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54645

XXX来电话,把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我就问他:“另拉山头我反对,但还不是最大问题。我当初直到现在批评王有才的最关键问题是,你拉了山头也不能擅自僭称‘全国委员会’呀。这就公然破坏了王有才自己参与推出的中国民主党(浙江版)党章的了。这个‘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名号是谁提出来的?总不会是你宋书元吧?我判断是王军涛,他有这个胆。应该不会是王有才。王有才胆小一点,估计他不敢。应是王军涛提出,王有才附和罢了。”

宋书元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后来我没去开会了。”

所以,我不得不再向王有才问清这个问题:

你辩解另拉山头不是你的错。你是“受邀方”,你是“入虎穴,得虎子”。那么,这“虎穴”的名号“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究竟是谁提出来的?是不是你?不是你是谁?

4)作者: WangYoucai   “不与你争了。民主党都给你。我考虑再次创业。” 2022-06-30 18:00:26 

5)作者: 高玉秋(徐文立)   “你王有才可以把民主黨當私產讓來讓去 退休的我恪守承諾”  2022-06-30 18:09:29 

        你王有才可以把民主黨當私產讓來讓去,退休的我徐文立恪守退休的承諾。

6)作者: WangYoucai   “不干了。即使是私人财产也不要了。都给你们。” 2022-06-30 20:16:07 

7)作者: 老王社长   “从来感觉,在王有才眼里“民主党”就是他自家的私产。别人” 2022-06-30 18:24:10 

从来感觉,在王有才眼里“民主党”就是他自家的私产。别人都是来为他捧场站台的。这点,他连共产党的陈独秀、毛泽东、张国焘们都比不上。

陈、毛、张都是共产党创党人。毛被排挤处分,守党章低调下台,等待再出山机会,决不另拉山头。陈独秀甚至被蒙冤开除,张国焘大体也是。这才保障了共产党始终无大分裂而最终成功。

而民运,“民主党”的头头们,则多是王有才似的人物,视自己发起或当初参与的组织或“党”为自己的私产(王炳章就有这个毛病),为所欲为,视党章规则为无物。要他们能成功?不如登天。

8)作者: WangYoucai   “是你的财产,全部还给你。” 2022-06-30 20:13:57 

9)作者: 高玉秋(徐文立)   “你將面對的是1998年存在至今的中國民主黨組織和大旗!”  2022-06-30 18:12:24 

你將面對的不僅僅是我、王希哲、徐水良;而是和你同齡的、比你更年輕的正直的中國民主黨人們和1998年存在至今的中國民主黨組織和飄揚的大旗!

10)作者: WangYoucai   “我承认无能,中国民主党我搞不动。放弃了。人生有时需要放弃。” 2022-06-30 18:23:16 

11)作者: WangYoucai   “我不搞中国民主党了。你们想怎么搞怎么搞。” 2022-06-30 18:20:03 

12)所跟帖: 老王社长 哦,这么看,是“我把你想得太好了!”。原来,果然是你亲手   2022-06-30 16:37:44  

作者: WangYoucai   “不想与你争这个,没有意义知道吗?” 2022-06-30 16:51:07

13)作者: 老王社长   “非常有意义。意义就在:揭穿你的一切“宪政民主”天花乱坠” 2022-06-30 17:49:35 

        非常有意义。意义就在:揭穿你的一切“宪政民主”天花乱坠,都是假的,随时可以被你破坏背弃的

14)作者: WangYoucai   “不跟你争了,民主党都给你。我准备重新创业。” 2022-06-30 18:09:07  

         你的判断是错误的。王军涛有这个能力起这个名号? WangYoucai [4129 b] 2022-06-30 09:38:31 (1454648)

重要附件——

徐文立:一個中共特嫌的王有才,你輕狂什麼!!!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6/blog-post_25.html
(2022年6月26日)


—————

中共法院判决书记载于1980年6月北京甘家口会议提出准备组党

————-

作者: 老王社长   “王有才先生只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吧” 2022-07-01 03:07:08 

按:王有才先生只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吧。附上希哲15年前2007年4月8日文章:

============

请王有才永远记住这一点!不要搞错!

(谈王有才的几点实事求是和不实事求是)

王希哲

1 、王有才挑衅地问,徐文立什么时候起“准备组党”?如果要用历史文件说话,中共法院1982年对徐文立、王希哲、孙维邦等“反革命集团”的判决书记载,徐文立于1980年6月北京甘家口会议,提出“准备组党”。参与者(包括了真没打算组党的王希哲)各判刑15年左右。那时,我不知道王有才先生在哪里,是否也已经在“准备组党”?

2 、王有才说,“我后来很少出现在媒体上的原因”,是因为“我不信中共当时会同意成立反对党”,于是“与浙江的几个热情推进的同事有一些分歧”,这些朋友便“不再将我个人的事情提供给媒体”。

是这样吗?那么王有才我问你,你一开始同意出面组党,是因为“相信中共当时会同意成立反对党”的吗?因此,才有热情的吗?不会吧?你开始的热情哪里来?为什么后来没有热情了,反而要与“热情推进”的朋友,发生“分歧”,以至被这些朋友请出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核心集团而边缘化(见后附文件),甚至,“不再将我个人的事情提供给媒体”了呢?

我不愿也不可把当初这些朋友向我解释原因的信件公布出来,再说他们既然与你发生了矛盾,他们的讲述也就未必可以当然为证。但有一点我是相信的他们的,经过一个多月你在狱中,国内外民运对你的声援,海外媒体依据这类声援对你的鼓吹宣传,出狱的你,发现自己身价大不相同了,已经是“民主党领袖”了,便对同志颐指气使起来,要求浙江筹委会的一切,必须按照你的意志行事,一切未经你许可的,一概不予承认(包括海外筹委会经浙江同志集体同意,推荐任命徐水良为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海外发言人)。这才引起了浙江民主党领袖群体的反感,他们也像你今天“估计”徐文立一样,“估计王有才先生一直在考虑如何在中国民主党内成为领导人物”,于是,便在“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第一号公告”中,把你请了出去。并“不再将我(王有才)个人的事情提供给媒体”。

王有才先生,我了解,是这样你才“没有热情”了,而不是你现在说的,好像你一开始组党有热情,后来莫名其妙没有热情了,“我不信中共当时会同意成立反对党”了,浙江的与你“分歧”的领袖们才“不再将我个人的事情提供给媒体”了!

我相信当初这些朋友向我解释的原因,还因为你来到海外后的表现。你一直对民主党创党人”的衔头予以默认,并一直表现出,你是民主党的当然领袖,民主党的一切,都要以你的意志为转移,以你的“文件”为正统。你根本忘记了,1998年6月后,海外、国内对民主党的策动、呼应,完全不是因为你王有才,没有几个人认识你王有才,他们响应的是一代又一代志士仁人前赴后继的反对运动,在中国能够终于突破创造出一个真正的反对党的不灭的理想,而无论这个反对党叫什么名称。假使胡石根1998年号召组党,海内外的策动响应,便一定是以“中国自由民主党”为旗号。因此,1998年6月后几年,全国和海外蜂拥而起的“中国民主党”,没有另起名号,反应的仅仅是各地顾全大局,团结一致共造一个统一的反对党的愿望,而绝对不是因为服从你王有才“创党”的命名。请王有才永远记住这一点!不要搞错!

3 、王有才说,“如果,我后来不与王策见面,那我1998年可能就能避免判刑,”那么,“98组党活动我就不重要了”。这倒是实事求是。王有才这里对自己的评价,说了一句非常实事求是的话。不容易,我赞赏。那时,王有才已经被请出了浙江党核心,因此对民主党已经不“热情”了,在家赋闲,中共还烦他干什么?哪里还会再去抓他?千不该万不该王策闯关去见他,还给了他钱,不知是哪一方(或同时?)坦白交代了。海外金钱,这是共产党的大忌。王有才也是,你既然已经对组党没有了“推进热情”,还接受王策那钱干什么?莫非见了钱又来了“热情”?这下好,又入狱多年,“国际媒体当然又报道我”了。于是,来到海外,“热情”又起来了,办“平台”,发“通知”,号令自我出,俨然的民主党“党中央”了,没办法:“我估计王有才先生一直在考虑如何在中国民主党内成为领导人物”了!

4 、王有才最后说:“如果当年8月30日警方不放我回家,而是判我15年,也就没有98年中国民主党后来的继续。”

这是胡说。倡导组党,不是王有才个人的行为,而是中国民运发展到一定阶段上必然发生的群体行为。不然如何解释在王有才没有了“热情”后,浙江与各省的领袖群体们,坚决与他“分歧”,继续地“热情推进”组党?海外,又恰恰是在王有才被正式逮捕的消息传来之际,王希哲王炳章等领导的正义党召开波士顿紧急会议,决定继续高举中国民主党的旗帜,策动各省响应浙江组党的。而且,又正是在当年11月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三人被判重刑后,中国民主党的第二波25省市组党高潮,才汹涌而来,直到北京为首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怎么会是“不放我(王有才)回家也就没有98年中国民主党后来的继续”?

因为与胡石根时期的孤立状况不同,98年的组党运动,是建立在1997年全面复兴的全国广泛的民主人权群众运动基础上,和中美关系良好的国内外大环境大形势的基础上的,它已经不是孤立的事件。只是发生北约“误炸”中国驻南领馆导致中美关系一度急剧恶化,才使这个大环境大形势发生逆转,全面镇压到来,才暂时遏止了国内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发展,与王有才个人浮沉,毫无关系。

“如果当年8月30日警方不放我回家,而是判我15年,也就没有98年中国民主党后来的继续。”这里,王有才对民主党与己一体共存亡的评断,又一次充分表露了王有才心腹深处“我就是民主党,民主党就是我,没有了我就没有了民主党”的毫无自知之明的狂妄。

2007年4月8日

美西海湾

xz7793@yahoo.com

—————————————-

附文件: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第一号公告

  公  告

  (第一号)

一、 经研究讨论,兹决定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并以

   民主程序选举产生以下人员担任相关职务: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负责人     祝正明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联络及发言人  吴义龙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常务工作组秘书长     朱虞夫

二、 以上人员经常务工作组三分之二多数可以进行罢免。

三、 以上人员任期暂定六个月。

四、 常务工作组按照浙江筹委会集体的意志进行运作。

特此公告

1998年9月

最后编辑时间: 2022-07-01 03:13:59

  • pastedGraphic.png全部跟贴

作者: 老王社长  还是错了。你决定弃“民主党”而去另搞个什么党,与你今天 2022-07-01 04:27:18 [点击:13]

还是错了。你决定弃“民主党”而去“再次创业”另搞个什么党,与你今天的同党宋书元陈忠和们商量过吗?征求他们的意见了吗?他们同意你了吗?你要学会尊重一下同党了。

你说,“明天开始,与你(王希哲、徐文立)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可以的,谢谢。但,“明天开始”与你的同党们首先是与宋书元陈忠和们“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吗?如果还有关系?是什么关系?“友党”关系?若还是同党关系,你把你今天一时恼羞成怒冲动之下的“放弃民主党了,给你们了”的宣言往哪里摆?

所以有才呀,你也快五十了,怎么还像个大儿童,将政治和政党当儿戏,当自己可以随捡随弃的个人玩物,没有一点政治成熟的气度?说话轻飘,真辜负了你的名字“有才”了。今后还是多冷静些好,遇事多想到要与同党们商量,尊重同党,不可一意孤行,才有避免再失败的可能的。祝你“轻轻说的”“自由正义党”成功。


所跟帖: 老王社长 :  王有才先生只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吧  2022-07-01 03:07:08 


作者: 徐水良  很多人位置由中共而不是由自己摆,包括三王党内位置和其他花瓶 2022-07-01 15:14:56 [点击:28]

特线党的内部位置,都由中共及其情报机构摆。

我与王有才辩论半年多,力劝他不要进入三王党。因为三王党(全委会)从其前身开始,明显是特务组织。这一点王有才与我没有分歧。但他就是坚持要加入。我再三反复强调,他进入三王党,最后结果必然是灰头土脸。但他一定要加入,我也没办法一直劝下去。只好从此以后,与他几乎绝交。

后来他果然在中共情报机构警告(“我们要捧的是王军涛,不是你,你如果继续闹,我们就组织力量搞臭你”)后,他灰头土脸退出。但他永远不可能吸取教训。

什么原因,应该是因为他自己的特殊身份。

他的民主党海外委员会,也被张玮宁等人揭发为特务组织。从这个坛王有才纠集的满口污言秽语可疑分子人渣垃圾,也应该佐证张玮宁等人的揭发很有道理。

至于浙江民主党本身的疑问,徐文立已经有揭发,例如徐文立揭发王有才浙江民主党受中共操纵,双方配合演苦肉计假戏:

「王有才在1998年时,就一再报怨同时准备组党以形成声势的其他28个省市的大陆异议人士,不应该抗议、营救扣押浙江6月第一批组党的人士,因为他们没有真被捕,是暂时『住在某地的高级宾馆』里,抗议、营救破坏了他们的战略部署。当年,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是谁和谁的苦肉计?这是谁和谁的战略部署?

2004年3月5日,王有才来美第二天的一番话,让我豁然开朗;但是,那个时候,还不是我彻底揭露他的时机。

那天,王有才闪烁其词,不是说清情况,而是暗含以明显炫耀、得意的口味,含糊其辞地告诉我,他发起组党前后和中共浙江省委某某书记是有默契的……。后来,他又不只一次、甚至形成过文字(记得是他和王军涛在机场巧遇后公开发表的对话);总之,他多次对多人说过以上内容……;这是为了显摆他在中共那里有后台、还是想表明他原本就是中共的合作者、代理人,甚至沆瀣一气的?这,难道也是可以接受的?对此,他可曾有过向党内的领导干部的正式交代?!没有。

如今不要想用『“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是基本的政治常识,不必大惊小怪,这事极秘密,不便于告诉你!这可能恰恰是王有才的优势』来搪塞我!

如果是,我们的个别领导人与执政党有暗中秘密,主要领导人却被隐瞒,岂不是,我们心甘情愿成为他个人与中共交易的筹码了不成?是王有才卖党给中共、国民党代理人为事实,无原则地把我们以千年牢狱的代价保住的党当成个人私产了,终生财富了,还是我徐文立不识大体?!还是,时至今日,『三王党』依然正确?!

可不要只知『团结』,没有了是非对错,没有了真理原则。当有一天,王有才把整个的中国民主党卖给了中共,人们会为今天的没有原则而追悔莫及!!!(以上引徐文立語)」

我掌握的材料,与徐文立一致。

最后编辑时间: 2022-07-01 15:35:38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