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

【关注中国中心(CCC)2009年11月27日消息】

   鉴于王军涛先生主动将内部讨论于2009年11月26日一早放到《博讯》,我们也只好应对。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一文载: 

   http://peacehall.com/forum/200911/boxun2009a/105511.shtml

   王希哲的文章 

   我们为什么说仍然欢迎王军涛和可以继续支持王军涛? 

   —-答某兄来问 

   ———————————————————- 

   希哲兄: 

   我对下面您的观点有些不同看法,仅供参考. 

   我觉得您既然在前面的一篇文章中说军涛是纽约那些朋友的黑手,而且猜测是中共在指使,换句话说,军涛有重大通共嫌疑.现在又说可以继续让军涛领导民主党,这有些自相矛盾,很难让其他支持您们的民主党人和外人接受,而且会给别人造成对民主党不负责任的感觉. 政治最忌讳朝令夕改和轻下断言,而您下面的发言却给其他人这两个政治上最犯忌的感觉. 我无意过多地涉入您们的分歧,我是出于善意和对您的爱护而给您的提醒.也许是旁观者清吧. 

   XX 

   ———————————————————- 

   我兄: 

   希哲致力帮助中国民主党建设,不但希望中国民主党是个追求中国民主化的党,而且希望中国民主党在自身制度建设上也能保证自己是个民主的党。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个党的宗旨、路线、前途、命运都是由它的民主制度来确定和保证的,不是也不能是由它的主要领导人(所谓“党魁”)来个人决定的。 

   “军涛有重大通共嫌疑”?假如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上网的人都知道,希哲也是被网上“真民运”们认定有“重大通共嫌疑”的,但无论希哲第一线领导民主党期间还是退下来帮助民主党,他能把持民主党去“通共”吗?不能!因为希哲多年致力于民主党建立这样的制度:“党是党,领导人是领导人”,一切领导人哪怕主要领导人,只要非党的集体以正当程序通过的意见、主张、作为都不是民主党的意见、主张和作为,仅仅是该领导人的个人作为,任何个人不能也不允许混淆、凌驾、替代整个党。 

   大家是否注意到多年来,例如,希哲是坚决反台独,坚决批驳民进党原教旨皇民主义者的。希哲也多年是民主党海外的主要领导人和国内协调人,但希哲有没有一次把他的这类主张强加于民主党?有没有一次以民主党的名义,私自发布希哲自己的观点?没有。当年民主党联总发布的一切文件,都是必须经国内外党的组织集体讨论认可的。 

   这里还要提一下徐水良先生。大家知道,徐先生是主张暴力革命的,他也曾担任过民主党海外后援会的负责人,但他也从没有一次片面将他个人的暴力革命鼓吹,强加于民主党。显然他也遵守:“党是党,个人是个人”原则。希哲很欣赏。 

   王有才先生这点上就有些不好。他号称自己是最民主的人,但他的特征,恰是表现出,时时要把自己个人的主张,个人的“理念”放在高于党的集体的位置上,必须要海外多年传统的民主党组织事先就服从他。不然他就要去另搞一套,甚至另搞多套。

   明白了我们要建设一个“党是党,个人是个人”的制度,我们就可以回头谈谈军涛了。 

   假使我们欢迎王军涛,军涛来到联总被选举为主席了。现在有中共某派系(假使团派?)有人来找他了,要求他在今后可能党争激烈时,率民主党支持他们,即你所谓“通共”,他能够个人决定一切吗? 

   不能。对民主党的领导集体,王军涛主席不允许有任何秘密(就像今天不允许徐文立主席在决定联总的前途问题上对党有任何秘密一样!)王军涛主席必须召集会议,如实通报一切,征询党的领导集体意见。他可以问大家:

   “现在‘共’来找我们了。我们通共,好吗?” 

   多数举手说,“好!”。就批准了军涛,全党一起“通共”,为什么不可以? 

   多数举手说,“不好!”。就否决了军涛,全党一起不“通共”,担心什么? 

   若王军涛要一意孤行,就全党炒掉军涛的“鱿鱼”,让他自己“通共”去, 

   与民主党无关,怎么会有“对民主党不负责任的感觉”呢? 

   大家注意到,这次联总抵制了“纽约朋友”片面强加给他们的所谓“罗德岛共识”后,包括王军涛们在内,“纽约朋友”网上网下很有一种“愤怒”发泄出来,好象是徐文立没有信守对这个“共识”保密的承诺。 

   先不说徐文立有没有这个“承诺”。我们要问:决定联总命运前途,要求联总“尽快解散”的“共识”,居然可以要求联总的主席对联总“保密”!这不本身已经证明了,王军涛率领的“纽约朋友”明白自己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是在对联总搞阴谋么?要求联总主席背着联总把联总秘密卖掉,在实现卖掉之前,“承诺”对联总保守“秘密”,这样的厚黑、权谋、黑箱勾当,居然你们今天还理直气壮?还“愤怒”得出来?! 

   雅尔塔出卖中国外蒙密约,也是罗斯福斯大林承诺“保密”的。但既然要卖的是中国主权,又怎能永远对中国“保密”下去?罗德岛出卖联总“共识”,就算如你们说李进进、王军涛、徐文立们“承诺保密”,但既然要卖的是民主党联总,又怎能永远对联总“保密”下去?难道非要徐文立在“解散”联总的最后一刻,才向全党突然摊牌?你们设计得何等精密!徐文立主席不听你们,按正当方式向全党作了通报,经集体讨论提出了新方案供“纽约朋友”协商,理所当然,不对在哪里?你们“愤怒”什么? 

   所以,联总这次对王军涛们的抵制和批评,也是对王军涛们的爱护和帮助,让他们明白,既然你们今天也忽然热心建设民主党了,那么要建设一个“党是党,个人是个人”,哪怕领袖人物也不能凌驾于党的集体的民主的制度,是多么重要!

   XX兄,谢谢你的来问。既然我们着重的是建设民主制度,经此一役,我们也相对更巩固了联总的民主制度,绝不担心“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是不是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里”,或者说,绝不担心民主党联总的“最高领导权是不是掌握在通共嫌疑分子手里”,一切有制度保证,而我们对军涛们,又从无成见,批评他们,也不过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出于对他们的爱护和帮助,那么,我们表态联总仍然欢迎王军涛,“只要他站在平等基础上致力搞一个民主党各派的大协调机制,联总也还是会支持他的”,不是非常自然,顺理成章的吗? 

   如果有人说,“这是你们故作高姿态,作秀!”这就没办法了,只好由他说去。

   2009年11月25日 

   xz7793@yahoo.com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