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 4 月, 2024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谢谢希哲的深刻: 

   人民的天下?等民运精英们能够向人民证明,他们真的把他们口里的“民主理念”, 

   “民主原则”“太当回事”的时候,再说吧! 

   文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 2010年4月12日 下午1:27, 

   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王希哲 

   中国民主党为何十几年无法形成统一局面?都怪共产党?当然要怪。但实际上,背后一直有个连老王都很难公开说破的深层原因,就是浙江始终想当全国领袖而又实际无法当得成全国领袖的矛盾,在阻挡着中国民主党统一的形成! 

   浙江固执以为自己是号召组党的“首义”,从那时至今,言必提“1998年6月浙江 

   组党”,故一切全国性的筹备也好,代表大会也好,“联合总部”也好,都必须以 

   浙江为中心,以浙江人物为核心集团领袖,才能满足他们的心理需要。但他们不能 

   明白的是,他们无法抗拒自然的政治规律:全国各省市向心的所在,只能是北京, 

   而不会是浙江! 

   当年负责全国组党海外总策划总指挥的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不但深刻理解这一 

   点,而且他们总策划也只能建立在这个规律之上。 

   深刻理解这一点,因为王希哲从文革过来就深知,全国各地的造反派领袖人物无论 

   多么优秀,哪怕绝不亚于蒯大富等,他们都无法替代北京五大领袖的领袖全国造反 

   派的地位。为什么?就因为北京是全国政治中心,这是政治地域决定的。 

   第二,为什么海外的总策划也只能建立在北京为中心这个规律之上,因为这个规律 

   1998年前早就在起作用。1997年以来,全国大多省会城市,早已以北京为中心,由 

   徐文立出面组织,在“广交友,不结社”口号下形成了广泛的“空中民主墙”网络。 

   海外筹委会对国内组党的策动和指挥,就建立在这个早就以北京为中心的组织基础 

   之上。没有这个早期的组织基础准备,海外筹委会没有神通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内, 

   仅以输送约一万来美元的组党资金,就可以把十几二十几个省市的民主党组党活动, 

   轰轰烈烈推动起来。而浙江人物除了发出组党呼吁,要得到响应,也只能依靠海外 

   筹委会从外交舆论动员到国内具体省市的总策划和组织。没有海外筹委会的总策划 

   和组织、支持,浙江的组党“首义”和号召,根本不能跨出浙江一步!最后,无非 

   像过去的这个那个“组党”的前车一样,泡沫几天后就无声无息,自生自灭。 

   矛盾就来了。海外筹委会的国内依靠重点,当然只能略重于北京。徐文立未经与浙 

   江充分协商,便自然地以北京为中心拟出名单,倡议迅速召开民主党一大,完成民 

   主党的统一,这个“错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浙江第一次发现,自己 

   “首义”了,却不能作领袖,自然不满。于是朱虞夫出面,投诉到了海外筹委会这 

   里。真实原因当然不好说出口,冠冕堂皇的理由则是,徐文立违反了代表者要与被 

   代表者充分协商,方可获得代表资格的“民主原则”。 

   王希哲支持了浙江的“民主原则”,批评了徐文立。徐文立也迅速作出了纠正,不 

   再坚持。但接着,任畹町也搞了个“民主党全国筹委会”,他那时的本意,是不买 

   徐文立的帐,但他不了解,对浙江来说,无论你是徐文立牵头还是任畹町牵头,只 

   要你是北京牵头,而不是浙江,他们都是不能满意和接受的。任的“全委会”也就 

   再次不了了之。 

   但各省市民主党无论是“筹”是“党部”各自组起来后,迟迟没有一个中枢的机构, 

   根本无法深入运作下去,只能热闹一阵后消亡,实际一些组织薄弱省市几天后也就 

   消亡无踪。徐、秦、王被捕,民主党通过“一大”完成统一,就更加没有了可能。 

   为了迅速将民主党集结起来形成力量,又是以北京为中心,查建国、高洪明等团结 

   了十几个省市民主党组织,成立了自愿凝聚组合的“联合总部”。这个任务,只能 

   北京来完成,浙江根本不可能出面来完成这样的任务,因为它虽“首义”,但它的 

   地域,它的人物,不具备可以吸引全国的政治向心力。 

   这个北京的联合总部,是各省市完全自愿的组合,不存在任何“民主原则”上的问 

   题了,按理说,后来的这么多年,为了民主党的统一,浙江应该参加进去了吧?它 

   不,它放不下“首义”的架子,放不下“我‘创始’的浙江才应该是民主党领袖” 

   的虚荣。于是,十几年就形成了这样的格局,一个自愿结合的北京为中心的多省市 

   联合总部(海外筹委会后称海外联总也加盟它),一个始终想做民主党老大,实际 

   又做不了老大,又放不下架子,只好孤零零游离于联合总部之外的,越来越地方主 

   义化的“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地位始终十分尴尬。 

   联合总部非常重要。老王可以认真地说,1998民主党组党热闹后,没有联合总部的 

   存在和坚持,民主党早就在本世纪最初几年就消亡。 

   但海外协调的老王也非常理解浙江对联合总部的敏感,始终小心翼翼地呵护和平衡 

   着北京和浙江之间的关系,何德普、聂敏之主持北京、浙江期间,合作不错,相安 

   无事。 

   徐文立、王有才相继出狱来美,老王将民主党担子交出后,便多年不问民主党的事 

   了。但当然知道“北京派”“浙江派”的矛盾还在。徐文立、王有才无法在海外团 

   结合作,王有才说得出口的那些动听的“民主理念”原因外,说不出口的原因,就 

   始终是背后,浙江不愿买北京帐的“首义”心结在内。浙江的地方主义特色又特别 

   浓,王有才在海外,最能信任依靠的,也还是不出他的国内外浙江老乡。不仅王有 

   才,浙江人物的一大共性特点,开口就是“我们浙江朋友…”。 

   这次,王军涛买下了王有才“浙江首义”“创党”的牌子,拿来作为凌驾全民主党 

   之上的特权,搞了个二王主席的“全国委员会”。希哲是这样估计浙江人物的反应 

   的: 

   1、坚持“民主原则”和“民主理念”不承认他们。 

   有这个可能。你总不好公然双重标准吧?你当初反对徐文立冠冕堂皇搬出的“民主 

   原则”,就是你今天同样应搬出来反对王军涛,反对王有才的同一个“民主原则”。 

   范似栋先生以为老王把这些“民主原则”“太当回事”,“太理想主义”。不,老 

   王试探一下,预警一下他们而已。老王深刻明白,什么“民主原则”也挡不住政客 

   的实际利益需要。所以,老王已经为他们安排了最后一条路:“见鬼去吧!” 

   2、为什么“见鬼”?老王知道,更可能的是,浙江某些人是会丢掉他们的“民主 

   理念”“民主原则”出来捧三王党的场,承认他们的。因为虽然浙江头面人物多厌 

   恶王有才,但除了未来可期的金钱利益外,多年孤零、尴尬的“浙江派”,终于有 

   了王军涛以浙江最理想的方式,即抹杀其他一切民主党组织的历史和现实存在的方 

   式来认领它,这完全满足浙江人物多年潜藏心底和渴望的“唯我浙江老大”心理。 

   浙江派从此有了靠山。王军涛要买浙江“首义”、“创始”的招牌来获得他的“合 

   法性”,浙江人物,则要靠王军涛加毕竟是老乡的王有才,来出一次头吐一口气, 

   摆脱孤零彷徨而多年无靠的地位。从此,王军涛成了浙江派首领,民主党北京派 

   (全联总),浙江派(全委会)12年后,终于成形。 

   但无论如何,“浙江派”的正式形成,是大好事。对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来说,从此, 

   它不必再小心翼翼地一举一动,生怕“民主原则”一时不慎,使浙江这个孤独而自 

   负的“首义”党发生敏感了,它可以不必再处处照顾民主党的“整体”利益而放开 

   手脚地去发展自己,赤裸裸地以联总利益为最高考量,去处理与浙江派“全筹会” 

   的关系了。而徐文立也获得了“平反”。从此中国民主党党史中,王希哲因“民主 

   原则”而支持浙江派,批评徐文立擅组“一大”的那件公案,就不再是徐文立的错 

   误,而是王希哲的迂腐,使中国民主党错失了1998年冬,就实现了徐文立领导下的 

   一大的“胜利召开”,而完成了中国民主党的统一了,哪里轮到待价而沽袖手旁观 

   12年的王军涛们,今天才来“正式成立”? 

   更重要的是,“首义”的中国民主党浙江派通过他们的行为,向世人公然宣告了他 

   们的“民主原则”、“民主理念”究竟是些什么实用主义货色,他们的“民主党” 

   不过仍然是供一伙野心家政客追逐他们个人利益,小集团利益的平台,一旦利益需 

   要,“民主原则”、“民主理念”高调皆可抛。这就大大加强了中国共产党维护它 

   一党专政利益需要的合法性:“我党打的天下,我党坐天下,是我党的利益。天经 

   地义,凭什么要把我党利益让给你?” 

   人民的天下?等民运精英们能够向人民证明,他们真的把他们口里的“民主理念”, 

   “民主原则”“太当回事”的时候,再说吧! 

   2010年4月12日 

   xz7793@gmail.com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57562 

   武昌起义后,也有类似问题。孙武、蒋翊武、张振武总以为他们是“首义”功臣,应为民国领袖。但原来地位就低,做不成领袖,领袖只能是袁世凯、黎元洪(孙黄都够不上),于是整天不满,整天闹,有私利就尽量捞,贪得无厌,湖北没法安定。结果,张振武被袁黎杀了了事,孙蒋也不敢再闹。袁黎自然太狠,张振武也实有落人可杀之柄。三武想违背社会规律去闹地位,自讨没趣。 

   xz 

(2010/04/12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