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6 月, 2024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深谢希哲的凛然正气!–徐文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 

   国内民主党人特别是浙江民主党人们: 

   过去我们不切身,现在,我们切身可以发现这样一个规律:一个政党,一个政治运 

   动团体,无论他们标榜自己宗旨是“人民民主”还是“普世民主”,只要它里面的 

   一伙人,伙同他们的某个头目,提出个人崇拜口号,大搞个人崇拜,把个人突出在 

   民主原则和组织原则之上的时候,就一定是他们要干坏事的时候! 

   林彪伙同毛泽东提出“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导师、伟大舵手”的时候,就是 

   他们要最严重地破坏共产党组织,干最大坏事的时候。不必说了。 

   魏京生刚入美国,毫不脸红毫无心理障碍地接受“民运之父”帽子的时候,就是他 

   及为他抬轿子企图分得趋炎附势利益的那一伙,要最严重地危害海外民运,干最大 

   坏事的时候。果然就是他,搞了个霸占海外整体民主运动名义,让整个海外民运作 

   他的垫脚,不要选举,不要任期,当他的“万年主席”至今的那个臭名昭著的“海 

   外民运联席会议”。然后,就是把一切不臣服于他的人士和艰苦初创的国内中国民 

   主党人,统统打成“共产党培训的特务”。 

   同样的今天,当“纽约朋友”那一伙人,要竭力涂脂抹粉给王有才戴上“民主党创 

   始人”、“民主党创党人”个人崇拜桂冠,而王有才可以毫无羞耻心,欣然戴上的 

   时候,就是王有才及为他抬轿子的那一伙蓄谋要干坏事的时候。果然! 

   这真是规律。 

   一个真正具有民主理念的人,他时时牢记自己的民主理念,无论自己有什么“资历” 

   ,有什么“本事”,有什么“实力”,绝不突出个人,反对突出他个人,永远将自 

   己置于民主组织团体中的处处与他人权利平等的一名普通成员地位,他能干坏事吗? 

   他不能干坏事,因为他自己已经杜绝了自己干坏事的一切外部条件。反过来,当他 

   蓄意创造这些条件,编造自己“历史”,放纵为他抬轿子的宵小去为他创造突出个 

   人,凌驾组织条件的时候,我们就能判断:他要干坏事了! 

   宋人苏洵写《辨奸论》说:“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静者,乃能见微而知 

   著。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人人知之。”古今相通。   

   看到这《辨奸论》,忽然有了一个全国组党时期的回忆。因为看到苏洵还有一句: 

   “昔者山巨源见王衍曰:‘误天下苍生者,必此人也!’” 

   1998年夏秋,在海外的声援下,王有才坐了几天牢出来,忽然便感觉自己上升为 

   “浙江领袖”了。有了凌驾浙江创党集体之上的本钱了,颐指气使,固执己见,排 

   斥他人。矛盾渐深,希哲忧虑,劝说不果。那时,浙江的“山巨源”就给希哲来信, 

   解释浙江领导集体与王有才的矛盾说:王有才此人是浙江组党活动中的“王伦” 

   (原话!),危害很大,—-“误民主党者,必此人也!”(今天我们看到的王有 

   才,真不幸言中!) 

   浙江创党集体忍无可忍,终于将王有才排除于浙江民主党筹委会领导核心集体之 

   外。他从此赋闲在家,不是王策找他,企图出钱拉他另搞一个党,又不知谁出卖 

   谁,交代出给钱“内幕”而双双坐牢,从此“民主党”哪里还与王有才有何关系? 

   王有才“创党”创在哪里?包括浙江在内的国内二十几省市和海外12年,哪个党组 

   织是他王有才所创?12年的民主党组织建设,每一项劳动,每一滴汗水,每一把耕 

   耘都是人家的付出,都与王有才无关。 

   但从此,这个王有才,却打着“浙江民主党创始人”的招牌招摇撞骗,从此打着 

   全“民主党创始人、创办人”的招牌。招摇撞骗!今天王军涛一伙私利集团忽然 

   要收购民主党以营私了,办法就是收购王有才招摇撞骗的“浙江民主党创始人” 

   招牌,去扩大他王军涛的招摇撞骗! 

   王军涛不收购王有才的招牌作过渡,他就无法把他人辛苦十几年的民主党的牌子, 

   扒窃到自己的口袋里。而王有才之所以又能那么轻易将自己的招牌卖掉,正因为 

   12年的民主党本来就不是王有才所生育所养育,“后娘卖儿心不疼”,骗来的拐 

   来的孩儿卖掉更不心疼,只有痛快。 

   “双主席”?好个名堂!一山能容二虎?一寨能坐二王?“司马昭之心,路人皆 

   知”。曹操挟天子令诸侯他还不敢直接作皇帝,“双皇帝”也不敢作,他知道这 

   是把自己放在炉火上烤,“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王军涛迫不及待,大 

   约什么地方听来了一点“天命”,赶紧拉来几个自己还不知算不算入了党的或像 

   他王军涛一样“刚入党”的“代表”,算尽机关,预设等额“选举”,“选”出 

   了他作双皇帝,实际是“民主党”开党太祖皇帝,“周文王”都懒得做了。 

   浙江民主党当年创党集体的朋友们,“山巨源”等同志们,王有才这样的一贯用 

   “浙江”名义来招摇撞骗,于今为烈,你们不感到是对你们浙江的玷污吗?你们 

   不感到是你们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吗? 

   浙江,从来是志士之乡,正气之薮。创党之初,浙江同志就处处表现出了他们民 

   主的、正派的创党原则立场。排除了王有才“王伦”式干扰之外,不讳言,那时 

   北京徐文立也曾一度出现过错误,未经与全国各地,起码与浙江充分协商,便片 

   面拟出名单倡议以北京为首发起民主党一大筹备工作。记得当时浙江来电,询问 

   希哲是否此事由海外背后策动?虽然表达了不满和批评,但也大度表示,为了民 

   主党团结全局,若确是海外筹委会策动,他们可以接受。 

   希哲立即严肃表示,海外筹委会不会这样做。这是违反民主原则的。未经与各地 

   协商获得同意和授权,便片面“代表”他人作全局的操作,再强加于人,是不能 

   接受的,希哲会提出批评。浙江同志很满意希哲的回答,而北京徐文立也意识到 

   了片面操作的错误,很快纠正了错误。错误谁会没有?难在纠正自己错误,不一 

   意孤行。这也是正派。那时的浙江和北京,都表现出了这种建党正派作风。 

   现在,浙江同志要不要继续发扬这种正派的建党民主原则传统,纠正王有才的错 

   误,以洗刷王有才滥加给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呢? 

   如果去年王有才等,打着民主党“浙江创始人”的欺骗性特权,未经各地授权便 

   拉一些人排斥一些人搞什么“全国筹委会”,已经是错误,而且是远远超出了当 

   年徐文立“倡议”一大筹备的错误,但因毕竟是“筹委”,还勉能容忍,现在, 

   王有才一意孤行,执意打着民主党“浙江创始人”的欺骗性特权,未经海内外任 

   何民主党组织同意委托和授权,便一笔消灭1998年夏秋以来奋斗牺牲坚持12年的 

   国内外各民主党组织,特别是针对性抹杀掉以北京为中心的由查建国高洪明等十 

   几省市为应付白色恐怖环境而毅然决定成立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这个联 

   合总部多年来在何德普领导下与浙江领导人聂敏之,王荣清、陈树庆等合作很好, 

   特别在推动东北、四川工人运动时期,合作很好),宣告他王有才今天才“组建” 

   了民主党,民主党今天才由他“正式成立了”,真好像王有才就是民主党,民主 

   党就是王有才,他一人要怎样就怎样了。浙江同志们,你们能不能再次表现出当 

   年对徐文立一时的错误的不满和正派,对王有才做一点严肃批评,并最好劝他 

   自行辞去那个本来就是王军涛花瓶的伪职,以多少洗涮你们浙江的耻辱呢? 

   三王党看来也心虚自己的“全委会”毫无法理基础了,于是开始到国内去拉几个 

   人来为他们补写“贺信”捧场。虽然搞不到国内民主党组织的委托授权书,有几 

   封个人“贺信”捧捧场,作点事后的零丁粉饰,也总聊胜于无。 

   这里有糊涂人。他们不解海外情况,人要他“贺”他就贺,就像见菩萨就拜一样。 

   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士,希哲十几年海外对国内援助经验看得清楚,他们与民主墙 

   前的民主人士不同,他们是冲着几个小钱来的。这些人(比例不小),他们在国 

   内经济市场化的情况下,找不到谋生出路,便把“搞民运”作为一种风险投资的 

   方式,企图从这种政治投资中,多少获取一点利润。他们总幻想地以为,海外民 

   运的各种“基金会”里,有西方政府或财阀给予的无穷的金钱,可以随他们“民 

   运”调门的高低付酬给他们。这些人表现出来的特点往往是,“谁给钱,跟谁走! 

   谁给钱,就认谁!”更恶劣的还有一些金钱骗子,各色编出的理由,如“以商养 

   运”,就海外到处去要钱,可能也多处得一些小钱,就翻云覆雨,今天跟这个骂 

   那个,明天跟那个骂这个,毫无信义可言。再不,就什么没见做过,拉家带口跑 

   到海外,要民主党把他一家子包起来,出路找好,不然就更骂。 

   实话说,这十几年希哲看到的从魏京生到海内外这类投机分子的丑恶,早就使希 

   哲对海内外“民运”渐冷了心肠,但还是把那最后百分之五“好人”的希望,寄 

   托在王军涛、王有才这类“知识精英”身上,—-他们总还是真要民主,总还不 

   至于那么坏吧? 

   现在才知道,一样坏!也许更坏! 

   那么,还有没有更加最后的百分之一二的希望?也许还有。就看那中国民主党真 

   正创党的浙江、北京两地党的组织的朋友们,还能不能表现出一点民主运动的正 

   派之气了。如果没有一点正派之气,如果一到利益关头,什么民主理念,什么民 

   主原则通通都可以不要,什么“个人崇拜”,“‘领袖’特权”,“万年主席”, 

   “二奶秘书专政”、“三代表他人”,“预设‘选举’”,“政治花瓶”,“金 

   钱收买捧场”……都可以要,都是可以被辩护的正当,都是宝贝,那么还搞什 

   么“民运”?谁能相信你的“民运”?都见鬼去吧! 

   此致 

   中国民主党前海外筹委会秘书长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顾问 

   王希哲 

   2010年4月10日 

(2010/04/12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