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满脑理想正义的左派知识分子,现实中很不堪/轉載(1月 25, 2021)

-

满脑理想正义的左派知识分子,现实中很不堪/轉載

 56cunren  未分类  2021年1月25日 1 Minute

华人网刊2021-01-15 14:02

吼叔

津门吼叔,哏都青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精彩内容在下面

1930年代,苏联统治下的乌克兰发生大饥荒,数百万人饿死。一个名叫加雷斯·琼斯(Gareth Jones)的年轻记者孤身犯险,勇敢地揭露了真相。然而,当时的很多知识分子对苏维埃“伟大的社会实验”怀着无比美好的理想。琼斯冒犯了他们的理想,因此他们拒绝承认琼斯的报道,并且发起声势浩大的口诛笔伐。

电影《琼斯先生》

《纽约时报》驻莫斯科的记者华尔特·杜兰迪(Walter Duranty),发表文章进行驳斥,暗示琼斯是一个骗子:

“这里没有饥荒,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杜兰迪因此被苏联和知识界奉为座上宾,并获得了普利策奖。颁奖辞如此形容他的报道:“富于学识,深刻,判断无偏见,也极为清晰”。而琼斯先生因为拒绝妥协饱受迫害,并最终死于非命。

多年以后,人们逐渐意识到乌克兰大饥荒是“真实存在的”。历史档案解密之时,琼斯和杜兰迪都已经作古。

然而,普利策委员会拒绝收回给予杜兰迪的奖项和致敬辞,他们给出的解释是:“没有证据表明杜兰迪是在刻意欺骗”……

——这个真实且讽刺的故事,就是电影《琼斯先生》的原型。

最早让这个故事广为人知的,是托马斯·索维尔的名著《知识分子与社会》。

索维尔的文笔优美且犀利。书中还记述了比电影更精彩的故事,堪称“20世纪知识分子的翻车史”:

1930年代,萧伯纳罗曼·罗兰访问苏联后,为斯大林大唱赞歌;萨特考察纳粹德国后,评价希特勒统治的第三帝国“和法国差不多”,此时,犹太人已经被关进了集中营;二战前夕,罗素极力推动英国单方面裁军、削减军备;乔姆斯基曾经为红色高棉辩护……

索维尔得出的一个结论是——知识分子有一种让人惊讶的特权,就是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极度愚蠢。

▌知识分子的形右实左

知识分子,通常被大众视为“智力超群、富有担当”的群体。但是,这些大名鼎鼎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会在人类命运的关键时刻“全军覆没”、甚至判断力还不如常人呢?

上个世纪的知识分子犯这样的错误,或许还可以用“时代的局限”来为他们这种“集体左倾”的行为开脱。

然而,正如黑格尔所言,“人类从历史中汲取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在互联网、全球化如此发达的今天,仍然存在众多“形右实左”的知识分子——尽管他们多年来一贯以“右派”的形象示人,并且勇敢地抨击最明显的左派体制,但是在价值观和分析方法上,他们却又是标准的左派。

更令人无奈的是,在一个被毒害的语言环境中,他们所受到的批判,也往往不是诉诸逻辑分析和观点辩驳,而是滑向动机揣测和道德绑架——即便是一些“批判左派知识分子的知识分子“,也难免会有“以左反左”的嫌疑。

以上种种匪夷所思的撕裂,不但使得知识分子群体声誉扫地,也导致了大众的困惑和对立。

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知识分子“形右实左”?

▌知识分子的角色:人类左倾的代表

的渊源,是人类的骄傲;左倾,是人类的天性。

任何人从出生开始,不用接受任何理论教育,都会自然而然产生左派的乌托邦构想:妄想知晓/掌控一切事物,期待尽善尽美的社会制度,渴望无微不至的保障……

一个人要接受有限政府和自发市场的右派价值观,都必须先经过从左到右的观念转变,克服天然的左派的冲动,养成消极的政治观——对世界保持谦卑、审慎,对人性保持警惕、悲悯。

说到底,知识分子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左”的倾向。但是,知识分子作为掌握专门知识的群体,本身又擅长表达、传播观点,于是在他们身上,人的骄傲往往就来得更强烈、更明显。

这也恰好可以解释一个事实:即便有左派哲学的加持,知识分子的左倾在每一个时代都没有什么新意。

▌知识分子的迷信:轻视观念

知识分子的研究对象通常是制度和环境,相对于庞杂的观念和民情,这些更易于掌握和传播。因此形右实左的知识分子,通常迷信制度和环境,轻视观念和民情

因为迷信制度,他们拒绝相信“民主国家也可能发生选举舞弊”、“自由媒体也可能不公正”。

因为迷信制度,他们固执的相信,一个国家只要有了人民主权、三权分立,限政法治就会水到渠成、永不褪色,人民自然就会趋善避恶、永享太平,永远不会重复罗马人的命运。

因为轻视观念,他们只反对看得见的极权制度,却对产生极权的观念和民情视而不见。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他们走向了自己极力反对的那一面。

因为轻视观念,他们认为“适当比例的财富再分配不是道德绑架”,“不会伤害私有产权和权利平等”,而且“有利于形成互助互爱的社会氛围”。

殊不知,人类是观念的生物,观念的后果是不可估量的。私产伦理和有限政府,无论以任何形式向权力或“社会”妥协,都是在向极权主义迈进。

▌知识分子的特权:犯错无代价

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中指出,由于轻视观念的后果,左派知识分子在传播可能有害的观念时,可以毫无顾忌。在观念的后果产生后,他们也心安理得。

一个医生如果出现严重“误诊”,一个工程师的设计如果出现严重误差,通常都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在职业上身败名裂。

但是,当那些“社会工程师”在智识上出现严重“误判”,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的后果时,他们却无需付出任何代价,甚至照样充当“知识教主”、“社会良心”——试问,罗素、萨特、萧伯纳、海德格尔……这些知识巨人,有谁主动对自己“专业上的严重误判”承担过责任?又有谁对“受害的大众”表达过忏悔?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若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

王歪嘴:反思曾犯过类似的错误,警醒自己!

 56cunren  未分类  2021年1月25日 1 Minute

原创 嘴歪心正王亚军 正嘴部今天(2021-01-25)

在中国,读书人绝无可能左右什么更是极难改变什么,但个人的行为却可由自己选择。

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对“川粉”“华川粉”的批判甚嚣尘上,这两个标签、帽子里的内涵也被丰富到了极致,从最初公开表示支持老川的华人,延伸到了“希望老川连任”甚至“认为老川能赢”的华人。在11月份之后又把“认为大选有舞弊”的华人添加进去,随后把表示自己不喜欢拜登、哈里斯的华人也全部涵盖进去。

再之后,这两个标签的内涵便更加丰富。某些一贯妖言惑众的团体因为支持老川,他们抛出的那些科幻般的“阴谋论”无论多么低级幼稚,都会成为全部“川粉”“华川粉”的罪证,某些一贯编造虚假信息的组织表示支持老川,他们编造的谎言制造的虚假也被这个标签认领。

我对开口提笔必先贴标签扣帽子的行为,极度厌恶!就事来说事,就人去论人,以贴标签扣帽子的手段安罪名泼脏水,然后对着自己贴满标签的假靶子进行批判,是比吮痈舔痔的职业奴才还要下流的行径!

当年新月社的批评家梁实秋在《答鲁迅先生》里说:凡主张“文学有阶级性”的人,都是在做“拥护苏联”,或“去领卢布”的勾当。提笔开口必然要在某事前面标注一个“名目”,在某人名字前面夹杂一个被赋予大量内涵的“标签”以达到“含血喷人”杀人诛心的目的,比如他们对那些多嘴多舌不肯跪服趋从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解读就是这个套路:

1,公知就是民主派;

2,而民主派就是主和派;

3,主和派大多是投降派;

4,投降派就是叛徒;

5,叛徒都是带路党;

乌合之众眼中的“公知”跨越了上述的论证过程省略掉中间环节,把认知中的“公知”直接等于“带路党”:“公知要给谁带路呢?当然是美国日本。为啥要给美日带路?因为收了美元日元境外势力的钱”,使公知群体具备了“汉奸”“卖国贼”的特征,成为他们眼中的“美狗”“特务”,对思维退化的愚民来说也只有解释到这个程度才能够被他们理解:“哦,原来这些知识分子批评这个国家的制度、体制是盼着美国大兵打过来,让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老百姓当亡国奴!”。

这种手段到现在还是不绝于耳,只不过把主张“文学有阶级性”换成了主张“西方价值”,把“拥护苏联”“领卢布”换成“拥护美日”“领美元”罢了,这些名目、帽子、标签之中依旧是隐含着污蔑、构陷以及莫须有的罪名,以诛心之论隐藏着“杀机”。胡锡进之流就是以“希望权势出手”的施虐者心态极巧妙地暗示有关部门:公知,就地正法除之后快。那类打着“自干五”名头做爱国生意的草根“爱国者”如周小平之流,也以同样的手段向大众昭示:公知,人人得而诛之。

给“川粉、华川粉”的标签赋予污浊的内涵,竖起“人人得而诛之”的靶子,任何人表示支持也好,希望连任也罢,甚至仅仅只是觉得本届大选过程有舞弊情节,都会被扣上这顶帽子贴上这个标签。

对着这块“靶子”进行批判的这些人,在开口前必三令五申不挺拜,不挺川,也不反对任何一方,仅仅只是因为“看不惯”表明自己态度将出自己观点的“华人”,也就是“川粉”“华川粉”,也就是妖言惑众的那群人,也就是传播虚假信息的那群人。

占领“公允”“中立”的制高点,使得接下来无论是对着自己竖起来的靶子破口大骂也好,冷嘲热讽也罢,都具有了不容反驳的正确性。

及至发现有些仁兄、熟人、师友并未做过此类“下流”行径不符合当下“川粉、华川粉”标签定义,无法将其绑在这块“靶子”上进行口诛笔伐。于是不惜给老川赋予“希特勒”“纳粹”“独裁”甚至“暴君””皇帝“的头衔,硬生生地给“川粉”“华川粉”的标签里增添了“奴性使然”“个人崇拜”以及“崇尚集权”“跪拜皇帝”的内涵,以便其把这些人批判成:宪症进程的拦路虎,民煮路上的绊脚石。

这让我想起鲁迅痛斥陈西滢、梁实秋的那句话:自在黑幕中偏说不知道;替暴君奔走却以局外人自居;满肚子怀着鬼胎,而装出公允的笑脸;有谁明说出自己所观察的是非来,他便用’流言’来作不负责任的武器。

那些开口前总要反复强调自己没有个人观点也没有主观态度,只不过是为了塑造客观、理性、中立的人设,扛起真理的大旗,把衡量对错优劣的准绳掌握在手里,以上位者的姿态俯视众生,担当对他人的观点和态度进行品评和批判的裁判员。

任何人只要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和态度来,只要不符他们的意,就会遭到他们字字讥讽、句句诛心的批判,也许只因你没有提前请示其“意思”,没有得到其许可便擅自发表了“片面的、主观的、不成熟的”观点,形同以下犯上的僭越招致“导师”的反感!

每当看见那些人:

1,扛着“客观中立”牌坊;

2,贴好了“标签”扣稳了“帽子”;

3,摆好旁观者、局外人的姿势;

对着自己竖起来的“靶子”进行批判的时候,我就知道,任何胆敢反驳顶嘴的人都会被他们绑在这块“靶子”上进行批斗。轻则恶语相向,割席断交,重则不死不休的结局!

2020年1月7日开始自我反思。

回忆是否也曾犯过类似的错误,同时警醒自己!

我所抨击的五毛、奴才、喉舌、狗腿子甚至太监和御用文人都是真实存在的行业和职业,而冠以“粉”“黑”“反”这类词汇都是简体中文区特产的大字报术语,日后定当审慎使用。

嘴歪心正王亚军

王歪嘴,是笔名

—————–

发件人:张绍宗A<zhshz9@126.com>

时 间:2021年1月24日(星期天) 下午2:19

收件人:56cun<wuliucun@qq.com>; c蔡新平3<caixp3721@163.com>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行动,行动,既首先是舆论行动,其次是经济行动,战争行动,要局部可控,避免核战。我的问题不是看错了民主党,而是不认为中共真有力量,六亿人收入不到1000,有什么实力!更重要的是意识形态的落后,再宣传,谁信你这一套!美国再不挤,民主党再不挤,那些骂民主党的,哪个願意回来?

苏联之所以解体,一个很根本的原因,是它的欧洲部分经过了啓蒙,知道错了,走错,不像我们,大多数还是义和团拳民。

发件人:张绍宗A<zhshz9@126.com>

时 间:2021年1月24日(星期天) 下午2:55

收件人:56cun<wuliucun@qq.com>; c蔡新平3<caixp3721@163.com>

我不讳言崇洋,因为就我阅读所及,我们从根儿上就走扁了,从2000多年前就不行。现在,我们跟西方文明还差一个阶段。就拿马克思的学说说吧,它是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自然产生,西方知识人从他们的文化背景看待它,而我们是从专制背景理解它。我有一本剑桥大学出版的法兰克福学派的论文集,可以看到西方马克思主义今天在研究什么问题,再看看我们社科院怎么研究马克思,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西方知识人提出的问题,无论哲学的、科学的、数学的,我们根本提不出,我读存在主义读了30多年,到现在也没读懂。要承认我们就是不如人家。在政治光谱上,我们的左右,跟西方的左右根本不是一回事,切记,切记。

发件人:张绍宗A<zhshz9@126.com>

时 间:2021年1月24日(星期天) 下午4:15

收件人:56cun<wuliucun@qq.com>; c蔡新平3<caixp3721@163.com>

胡适先生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不但物质机械上不如人,不但政治制度不如人,并且道德不如人,知识不如人,文学不如人,音乐不如人,艺术不如人,身体不如人。”今天仍如此,我们刚吃饱饭几天!强大,强大,提虚勁而已。

发件人:张绍宗A<zhshz9@126.com>

时 间:2021年1月24日(星期天) 下午4:22

收件人:56cun<wuliucun@qq.com>; c蔡新平3<caixp3721@163.com>

正是基于前述3个无题,我才和各位对美国大选看法不同。走不出专制,中国文化说不定会以碎片存畄于世,国其不国也!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