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 3 月, 2024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6日 转载)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9/12/200912062217.shtml

   汪兆钧先生简历

   汪兆钧于1982年从北京电力学院毕业后,1983年下海在安徽创建兆钧食品厂,生产面包。之后又创建兆钧轻工业研究所,研制生产乳酸奶和兆钧可乐等产品,并研制了中国第一台“万能塑料吹瓶机”,远销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1988年,兆钧可乐获得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金奖。之后,兆钧轻工业研究所发展成安徽国宝集团公司,董事长汪兆钧被选为安徽省政协常委,并在2002年被全国工商联评为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

   致胡温公开信 

   汪兆钧2007年10月22日发表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公开抨击中共“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呼吁两位领导人实行政治改革,要求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并严惩镇压元凶,追究刑事责任。他在信中还列举了中国的房产、股市、物价、腐败等各方面的社会危机,并提出信仰自由、让海外民运人士回国共建民主、军队国家化,海峡两岸统一等敏感问题。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1) 

   http://epochtimes.com/gb/7/10/23/n1877443.htm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2) 

   http://epochtimes.com/gb/7/10/23/n1877444.htm

   手机:13141323089 

   电话: 010-85766007 010-85766007 

    010-85782674 010-85782674 

   Email:wzj320@126.com

    【关注中国中心(CCC)2009年12月6日消息】

    ————————————————————————

    编辑女士/先生:这是首发稿。这一部分发不发表,请你们决定。

   ——徐文立

   深谢!——文立

   2009/12/6 

   2009年12月6日 上午9:57

   文立兄:您好!

   我的文章您随时可以发表,可以在任何刊物上发表!

   敬礼!

   汪兆钧

   2009-12-6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39(美国时间) 

    汪兄,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对不起的催稿信,发出,秒秒钟就收到你的贵文(其实汪先生在北京比我在美国的催稿信还早发了几十秒);我又刚刚看了胡平兄转来学勤兄的一篇大作:鬼使神差的日子——顾准逝世三十五周年祭。真真是神差也。————文立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24(美国时间) 

    兆鈞兄:

    对不起,要向您催稿了,谢谢!

    文立匆匆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23(美国时间) 

    文立兄:您好!

    稿件已在附件中。您百忙中阅后给个回复。

    若三天内我未收到您的回复,即认为您没有收到。

    致

    敬礼!

    汪兆钧

    2009-12-6

    附件 

    ——————————————————————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

    ——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今年初,我已决定不再写政论性文章了。因为我不是政治家,也不想以政治为职业,甚至不想以政治为副业!作为中国大陆的公民,我认为我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已经尽了一个中国公民的义务和责任。所以我对中国国内的各类政治活动,民主宣传和维权活动,各类签字声援等等,均沉默。为此,这里我向有关各方热心人士表示歉意,并希望理解!

    但是今年9月25日收到徐文立(流亡美国)、钱达(台湾)、孔识仁(大陆)三位先生《就签署“和平协议”,建设“公民三有”的宪政民主中国致两岸领导人的公开信》,我立即回电,表示坚决支持!

    又接到徐文立先生的电话约请我写一篇文章,我无可推辞,但我表示:这应当是我汪兆钧罢笔专事经济和科技工作的最后一篇政论性文章了!

    既然这是我汪兆钧一生中可能最后一篇政治性文章,那我就敞开心扉说几句话吧!

    我为什么对徐、钱、孔三位先生的提议格外情有独钟?

    因为他们搭建了一个对话的平台,搭建了一个为大陆的中国共产党和台湾的中国国民党政治对话和谈判的平台。这个意义伟大而且深远!

    对话,谈判,在世界各民族中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

    在当代,将对话和谈判广泛地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是世界潮流。它为普世的价值观:公平、公正、自由、民主、人权,在现实生活中奠定了基础!

    广义的说,没有对话和谈判,那就是战争、杀戮和专制。

    现实的说,当前的中国处在一个前进的十字路口,通过对话和谈判,可能会比较顺利地实现中国社会的转型,跨入现代民主法制的社会!才能使中华民族真正的崛起。反之,则可能曲折,更多的代价和牺牲!

    试想:60多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如果当时的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能够对话、谈判成功,今天的中国将会是什么样子?当时的法国和意大利谈判成功了,今天他们都是世界强国!

    显然,中国人缺少对话和谈判,中国人吃了亏!

    今天,中国人尤其需要对话和谈判!

    今天,在中国共产党内和中国的知识界,正酝酿着,甚至是克制不住的要求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要求正视中共执政的60年,揭开前30年的暴政史,再从根本上总结后30年的改革开放史!这样,就必须恢复毛泽东的真实面目,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实现伟大的历史性转折!然而此时,在中共的上层确有人争先恐后去朝拜井冈山?这与当前的时代潮流,与中国人民的普遍愿望,如此背道而驰!

    显然,中国人需要对话!

    这里,我首先要对毛分子,毛泽东的崇拜者们说几句话!

    我今年周61岁。

    因为父母先逝,处境贫困,还在初中时代,我就开始研究毛泽东。文革前奏开始批吴晗时,凭着敏锐的嗅觉,我已经在班级里组织“革命小组”了!文革一声炮响,我就撑出了“毛泽东思想红尖兵”的旗帜,“造反有理”,冲垮了学校党委,和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起,冲垮了各级共产党组织。经过1966年和67年,到了1968年,就觉悟了,如梦初醒,180度的大转弯!而到了1969年,我已经噬毛肉不解恨了!很遗憾,一直到1976年,中国历史没有出现一个令国家和民族自豪和壮丽的场面!

    这近半个世纪,可以说,我对毛泽东思想,对毛的处世为人和内心世界,研究了个精透!

    那么我告诉你们:无论你想做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还是你对当前中国的现况愤世嫉俗,哪怕你是一个个人野心家,那你都应当找一面更好的旗帜,而不应当举毛泽东这面愚蠢的、永远不会使你成功的破旗!

    你想想:薄书记都拒绝做毛泽东第二,即使你最亲密的朋友,你拥戴他做了毛泽东第二,你还能活吗?你会被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再想想:你自己可能做成毛泽东第二吗?是做梦!

    实话说:你只有通过你所学到的毛泽东思想,痛批毛泽东,使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一段中国的暴政史,悲惨史,远离毛泽东!这才是你的阳光大道!因为你会因此获得选票!

    这里,我要对目前在中国政界和军界掌权的高层的太子党们说几句话:

    你们当中很多人的父辈在毛泽东的暴政年代受到了迫害和打击,有的甚至命入黄泉。这种痛苦和屈辱是常人所难以理解和想象的! 如果你们是男子汉,我相信你们会直起腰来喷吐冤气!而不会只为了眼下的地位和金钱,甘愿趴到,永远忘记父辈的屈辱!那么,你们应当是扭转乾坤,将中国历史的车轮推入现代民主社会的伟大的英雄!这样,你们就是真正的中华民族的儿子!

    这里我也要对法轮大法弟子和中国民运领袖们说几句话。

    对大法弟子我要说:“在你们的《动态网》和《无界新闻》的网站里,如果能有跟你们不尽相同的观点发表,你们能尊重作者的独立思维和个性,也许你们会变得更加聪明起来!”

    我要对海外民运领袖们说:“如果现在中共请你们到圆桌会议上谈判,你们能公推出几个有资格的代表?”

    当然你们会说:“你汪兆钧就那么高明吗?”

    我的回答是:“我跟你们一样,在毛泽东专制的时代,深深地刻下了毛泽东的烙印!所以我把一个在省会城市里最靓的企业,虽经我创业,也经我破产,还留下了几百万元的债务!这是因为在我的眼里没有对话者,在我的眼里周围没有人有资格跟我对话!所以我事业的失败就成为必然!今天,我正在肃清我身上残留的毛泽东的流毒!而且要重新爬起来!”

    今天,在中共党内和中国知识界为什么难以克制要恢复毛泽东的真实面目?

    其实,邓小平生前一句话把所有的问题集中、概括、点透了!

    邓小平说:“西方那种制度就不会有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暴政时代的顶峰是文化大革命!

    试想:几千万上了年纪的人,共产党干部和知识分子,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国家的栋梁和精英,竟然遭到全社会的青少年和老百姓的侮辱和暴打。

    当然,是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负主要责任。

    那么是谁授予毛泽东这样无法无天的权力?

    人们会说是毛泽东的阴谋诡计和弄权术,他驾驭了、绑架了中国共产党,因此才有能力发动文化大革命!

    人们接着会问:毛泽东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几乎摧毁了整个共产党组织!“惩罚”(报复)了全社会的知识精英?

    答:他发动了群众!

    问:他为什么能动员如此广大的群众?并挑起如此之深仇大恨?

    那么作为文化大革命的亲身实践者,我的回答是:“今天,理性的说:是当时的人们,全国青少年和广大群众对共产党一党专政本能的反感,加之当时封闭的舆论媒体专事毛泽东‵阶级斗争′的蛊惑宣传,群众才宣泄仇恨,盲目的冲击和斗争!这一切被毛泽东和他的爪牙四人帮们充分利用,去打击他们所要打击的目标!这目标已不仅仅是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们,而是上千万共产党干部和中国广大的知识分子群体! 这正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社会制度,它剥夺和侵犯了广大群众的基本人权所致!为了争取这一基本人权,(当时最响亮、最有震撼力的口号是:“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刘少奇文革开始压制打击群众,在学生中抓右派,毛泽东说:刘少奇“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全国人民特别是学生才会被毛泽东所欺骗,痛恨刘少奇们,因此才能掀起整个社会的狂风巨浪!而且我可以说,今天,中国现今官民之间的矛盾,人们对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反感已经远远超过了文化大革命之前!所以,如果今天中共高层出现一个毛泽东第二,同样会发动起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当然,能否收场?怎样收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任何一位政治家落难都会总结教训。何况邓小平是一位文革前居于高位的政治家,他落难江西当然会对文化大革命做出深刻而全面的反省,那就是全盘否定!但是深挖原因,涉及到毛泽东,他就退一步了!原因正如他自己所说:“照顾当时的政治环境”!

    当时什么政治环境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无非是一些尚未觉醒、还在蒙昧中的造反派们和今天的毛分子们死死的盯住邓小平:“永不翻案!” 除此之外,其实最根本的原因邓小平心里很清楚!还是他那句话:“西方那种制度就不会有文化大革命!”

    也就是说:深挖文化大革命的根源,恢复毛泽东的本来面目,涉及到的是社会制度!是:中国应当选择“西方那种社会制度”!

    这对于邓小平来说难以胜任!客观地说:年龄,年龄使邓小平无法胜任!以及他和他周围的同志们身上还深深的刻有毛泽东的印迹!

    所以他只能维护毛泽东。但他却反复说明:当前对毛泽东的评价是“唯心的,违心的”!

    尤其是1989年,中国因为缺少对话,更无谈判可言,使邓小平按照毛泽东的行为轨迹拨动了钟摆!

    “六四”镇压以后,事实上中国进入了商品经济的毛泽东时代!(毛泽东退居二线,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名誉主席!)即:市场经济 + 一党专政!

    但是邓小平并没有忘记重新评价毛泽东。他在世时明言:“再过十五年,要不二十年,对毛再作评价是必要的”,“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

    然而邓小平并没有想到: 他自己不敢触动的共产党一党专政,在这样的体制下培养出的花朵,就更难以承受连他自己都难以承受的政治改革的重负了!

    试想:在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体制下,靠一个狡猾的中宣部长和一个铁石心肠的政法委书记就可以“维稳”,其他人可以充分作秀,这比前途叵测并损及自己利益的政治改革要轻松得多!

    应当看到:对一个历史悠久,特别是专制的历史悠久,专制的思想基础源远流长的大国进行根本性的改革,所应当具备的政治承载力,实在是邓小平制度下的花朵们所难以承受的!

    这样,两厢权衡取其轻!

    这样,中国的政治改革迟迟不能启动!

    这样,中国共产党在文革前就存在的积弊,即毛泽东振振有词的“蜕化变质”,因为有了市场经济,就以人们所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演变!

    这样,中国的官民矛盾变得空前激烈,而且表面化,近一两年来:杨佳事件;瓮安事件;邓玉娇事件;…… 通过网络的传播,突显官民对立,官方的孤立和不义!

    这样,就使当前的中国社会迅速堕入了晚清末期的社会状况!

    这样,这种形势启动政治改革,在当权者就更举步维艰,更加不可能!

    中国处在十字路口,中国该怎样往前走?

    用躯体去与国家机器对抗?这不仅是不明智的,而且当今的世界潮流对此不鼓励,不提倡!何况历史的经验:即使上个世纪初为了民主和宪政,孙中山的革命党人组织的多次武装起义都失败了,而新军自发的武昌起义却成功了!

    显然:不主张、不宣传暴力,却并不需要去阻止体制内部的革命!恰恰为体制内部的革命创造了条件!

    中国的民主宪政,不仅仅有利于中国老百姓,同时有利于中国共产党广大党员和干部,同时更有利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大指战员,包括解放军高层指挥官!

    实现民主宪政是当前中华民族共同的事业!显然,觉悟的人应当越多越好,参与的人应当越多越好!

    能使越多的人了解民主和宪政,能使越多的人参与实现民主宪政,创造民主宪政普及的环境,这既是爱国的情怀,更是智慧、艺术和策略!

    所以我赞赏和支持徐、钱、孔三位先生《就签署“和平协议”,建设“公民三有”的宪政民主中国致两岸领导人的公开信》!他们搭建一个国共两党政治对话和谈判的平台,如此,客观上创造了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 用民族大义推动中共的政治改革,推动中华民族民主宪政的建设,这实在是当今中国政治的最佳选择!是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这一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深入民心,具有广阔的政治活动空间! 给各方政治家,特别是中国民运的政治家们提供了绝佳的施展政治才华的舞台! 

    这一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应当广泛加以宣传,事实上这是对中国人,特别是大陆民众一次民主思想的大普及!应当开动脑筋,使中国大陆的主流媒体进入这一爱国主义的民主思想的大普及!

    这一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可以进行台前幕后深入细致的工作,它会不断地产生新闻亮点,并可以广泛地加以发挥和运用! 乃至,甚至必然会造成这样的舆论、空气和形势:国共任何一方借口不上谈判桌都会在政治上被动!都会大失人心!都会在中国和世界上孤立!

    这样,中国就有希望了!

    当然,有人会问:这是否成全了中共统战的阴谋?

    我认为: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谈判各有目的十分正常。然而一切都会变,甚至会朝相反的方向改变。《台湾大劫难》把问题点了出来,只要采取相应的对策,那么“统战”也就成了银样蜡枪头!因为中国人民,特别是大陆人民,对于普世价值观,对于民主、自由、人权和宪政的渴望和追求无法阻挡。 当国共两党坐在一个谈判桌上,力量的天平会向着正义的一边倾斜!

    我不仅希望这个对话谈判的平台能够实现,而且希望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大,把中国各个有代表性的政治力量都能进入,实现中华民族的大和解,制定出符合当今世界潮流的强国之策和中国的新宪法!

    固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需要长期的坚忍不拔努力的结果。但是我相信:以此作为自己的战略目标,充分展示自身政治智慧和才华的政党、团体和个人,必将会有最大的收获!会冲破种种藩篱,接触最多的中国民众,特别是大陆民众,因而在未来必将会赢得多数中国公民的选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普通的急待投出自己神圣选票的中国公民 汪兆钧

    2009年12月6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敬请联署,敬请传播,敬请评论•

   就签署“和平协议”,建设“公民三有”的宪政民主中国

   致两岸领导人的公开信

   (2009年9月25日)

   发起人:徐文立(流亡美国)、钱达(台湾)、孔识仁(大陆) 

   (修改稿采纳了王希哲先生提出的修改意见)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先生:

   中国国民党候任主席马英九先生:

   二十世纪,最令中华民族痛心的是:兄弟阋墙,血流成河;九州岛受难,百姓遭殃。

   然而,二十一世纪,最令海内外中华民族耽心的依旧是:台湾海峡,战剑高悬。

   近年,国共和谈再启,给台湾海峡两岸人民带来了希望。

   特别,今夏台湾南部水灾和去春大陆四川地震,更突显了两岸人民的骨血亲情。

   但是,只有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北京政府和中国国民党执政的台北政府进一步顺应中华民族的整体愿望,签署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协议”,正式宣布中国长达八十余年的内战彻底结束,中华民族才有了持久的国内和平的可能,中华民族才更有了共享经济持续繁荣的可能。

    因此,我们敦促两位先生勇敢地走出这一步,争当中华民族的历史功臣,正式签署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协议”。

    倘若,两位先生做到了这一步,当可名载史册,流芳百世,也可共获世界性的崇高褒奖。 

    为此,我们建议: 

   1.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北京政府和中国国民党执政的台北政府在互相平等、互相尊重的基础上,通过先期谈判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确保台湾海峡两岸的祥和气氛。

   2.中国北京政府和中国台北政府谈判和签署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协议”,核心是要达成“一中、两宪、两府”的互不否认的“和平协议”。“一中”是对于几千年来一个中国的继承,也是对于未来中国和平民主统一的承诺。“两宪、两府”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秩序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大陆实施和中华民国宪法秩序由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实施。

   3.谈判和签署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协议”的过程,应当听取两岸在野的政治派别和公民意见人士的意见。 

   签署台湾海峡两岸“和平协议”将给当代的中华民族带来一个和平光辉的愿景。

    我们衷心地希望:

   (1) 未来海峡两岸重温一九四五年十月国共双方签订的《双十协定》及其宪政的承诺,以民族和解的精神召开包括两岸执政党和政治反对派参加的“圆桌会议”,以纪念2011年辛亥革命成功100周年,进而召开授权的“制宪会议”,继承孙中山等先贤建立的“中华第一共和”的宪政理想,尊重1946年制宪国大确立的“中华第二共和”,并且成为发扬光大的“中华第三共和”。

   (2) 未来中华民族的家园是“仁义公道、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家园。

   (3) 未来中国是“主权在民”,“公民有业、有股、有产”的“公民三有”的中国。

   (中文正简体两版具有同等地位,2009年9月6日起草。

   英文版2009年9月26日刊登于《纽约时报》A5版

   英文翻译:颖恩、凯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徐文立 政治流亡者 美国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

   钱 达 原台湾立法委员

   孔识仁 大陆青年学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欢迎联署,请将您的姓名和现居住地发接受人以下Email地址和电话:

   徐文立 电话:001-401-863-9768 Email地址:Xu_Wenli@Brown.edu

   钱 达 电话:886-2-2797-0758 Email地址:davidc133@hotmail.com

   孔识仁 Email地址:kongshiren2009@gmail.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n Open Letter to Mr. MA, Yingjiu and Mr. HU, Jintao

   regarding the Signing of the “Peace Act”

   25 September, 2009. 

   Proposers: XU, Wenli (U.S.), QIAN, Da (ROC) ,KONG, Shiren (PRC) 

   Chairman-elect of Kuomintang

   Mr. Ma Ying-jeou,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Mr. Hu Jintao,

   In the 20th century, the greatest tragedy that befell upon the Chinese people was the rivalry among brothers that led to grief and bloodshed, disaster and turmoil, and suffering of the people.

    Unfortunately, in the 21st century, one issue still causes great concern to Chinese people across the world—the conflict and tension that divides the Taiwan Strait.

 In recent years, the resumption of dialogue between the Kuomintang (KMT)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has brought renewed hope to people from both sides of the Strait. In particular, the destruction of Typhoon Morakot this summer and of the Wenchuan earthquake last spring, revealed the inseparable bond that connects the two peoples as one family. 

    However, only when the KMT-led Taipei government and the CCP-led Beijing government further follow the wish of the Chinese people and sign a cross-Strait “peace agreement” that officially declares the Chinese civil war, which has spanned over eight decades, over, would it be possible for the Chinese people to enjoy sustained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Therefore, we urge you to take this brave step forward, sign a “peace agreement,” and be exemplary leaders of the Chinese people and heroes of history. 

    Should you accomplish this feat, your names and deeds will be remembered in the history and memory of the Chinese people, and eternalized by the highest honor of the world. 

    We propose:

   1. the KMT-led Taipei government and the CCP-led Beijing government establish a “military mutual-trust mechanism” on the basis of equality and mutual-respect, to ensure an air of peace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2. the core principle of the “peace agreement” be “One China, Two Constitutions, Two Governments.” “One China” represents the continuation of the centuries-old Chinese civilization and the commitment to a peaceful unification of China in the future. “Two Constitutions, Two Governments” represents the respective execution of the ROC constitution by the ROC government and the PRC constitution by the PRC government.

   3. the opinions of opposition factions and civil leaders from both sides of the Strait be sought during the negotiation of the “peace agreement.”

   The signing of the “peace agreement” will bring a bright and peaceful future for all Chinese people.

   We sincerely hope:

   1. The KMT and the CCP revisit the “ Double Tenth Agreement” signed by the two parties in October, 1945 and, in the spirit of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convene a “roundtable conference” in 2011 with all governing and opposition parties from the ROC, the PRC, and overseas to commemorate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success of the Revolution of 1911 and lay the foundation for a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that will inherit the ideals and principles of Mr. Sun Yat-Sen’s “First Republic,” acknowledge the “Second Republic” of 1946 established by the People’s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and build China’s “Third Republic.”

   2. The future home of the Chinese people will embody the principles of justice, freedom, equality, and constitutional democracy.

   3. China will be a country, where sovereignty is given by the people and every citizen has the opportunity to work, the privilege to be a stakeholder, and the right to ownership.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version and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hold equal power)

   (English translation: Ying En and Kev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XU, Wenli Senior Fellow, Wat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Tel:001-401-863-9768 Email:Xu_Wenli@Brown.edu

   QIAN, Da Former Member of Taiwan Legislative Yuan

   Tel:886-2-2797-0758 Email:davidc133@hotmail.com

   KONG, Shiren Young Scholar in mainland China

   -Published in The New York Times on September 26, 2009. Page A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