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0 7 月, 2024

查建國回憶高洪明//徐文立、賀信彤:洪明兄永別了

-

查建國回憶高洪明

徐文立、賀信彤:洪明兄永別了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4/06/blog-post_19.html

编者按:高洪明,1994年因为纪念八九民运被劳教两年,1998年又因参加中国民主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 判8年徒刑。2023年2月10日去世,去世前两年突然从政治异议人士转变为拥共分子。作者查建国和高洪明一起因为中国民主党同案被判刑。

几番打问,确认高洪明去世了,他比我大一岁,73岁走的早了。这两天脑子里老是晃着老高那憨厚寡言的样子,忆20多年与他从战友到难友,又到陌友,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我们曾是战友,1998年经老友徐文立介绍,我认识了高洪明。知他1994年因到北京第一国旗杆下“为民请命”而劳教二年。相识后,我们与全国20个省市的朋友们对“结社自由”开始了一次公开的实践。

压力如泰山天降,记得一次我与老高约见,俩人身后都有几便衣随行,饭馆外警车待命……

我们曾是难友。1999年6月2日下午,二十几个警察涌进我家,在两个小时搜查时,我与带队的处长聊天,他说今天下午对你和高洪明同时动手。再与高见面,已是两个月后判完刑转监时了,一副手铐铐着我左手和高的右手。哦,这似乎与同车转监的其他犯人待遇不同,他们每人一副手铐和脚铐。在北京二监他8年我9年,不在一个楼,但信息经其他难友在交流。

我们分手成了陌友。出狱后我们多次吃饭聊天,高朋满座,但高洪明话不多。记得一年我生日,他一个人带着几件精致的工艺品找我,朋友中记得我生日并请饭送礼,高是唯一的。

谁知道,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2020年10月3日,高洪明公开发表一个《天大的反思地大的觉悟》声明。声明中总结自己历史,认罪悔罪:“我错了,二年劳教不冤枉“,“我罪过了,八年判刑不冤枉”,“我愧疚了,监控多年不冤枉”。

声明中他表决心:“难忘昨天、挥手昨天,走向明天、奋斗明天”。他说:“2020年10月3日以前,我是所谓中国公开政治反对派人士……但从2020年10月3日开始,我转变立场,成了爱党爱社会主义为标配的无党派爱国者”。人各有志,我俩分道扬镰,至今再未见面。

高洪明“天大的反思地大的觉悟”的大翻转,在朋友圈里议论纷纷。究其因,我个人认为他是真反思真“觉悟”了。我对人讲过监狱中一件事情:有人传给我高的一段文字,印象最深的是他讲,中国的原子弹不能扔在台湾,要扔也要扔在日本岛和美东岸。这样的爱国主义言论让我震惊,联想到近几年他不断发推讲,多中心即无中心,中国非中共领导不可,他的挺共即挺国,反美即爱国的爱国民族主义心路历程是他,也是中国很多人的心结、信仰。国、党、民,三者谁为本?民之权是什么?不同的认识走不同的道。高洪明否定之否定,走回原点。呜呼哀哉!

高兄走好。

2023年4月1日北京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