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杨梦笔关于被“被骗”和被“醒悟”的澄清与声明/轉載

-

Mengbi Yang <> 於 2019年12月16日 週一 下午11:44寫道:

   声明

   我参加全联总美东会议是自愿的,并非是被骗的。参加完会议,回到美西后,我的原话是,我事前不清楚美东美西的矛盾,接到邀请,没有多想,就参加了。事后才知道两方面有矛盾。我的话,被错误解读为“被骗去,事后醒悟”。这不符合事实。

   事实的真相是,一切推动中国大陆民主自由平等的活动,我都愿意参加。美东美西的会议,也不例外。徐文立先生,是我敬重的人。汪岷先生也是帮助过我的朋友。我左右为难。

   我年纪小,在社会阅历,为人处世方面,并不老练。在处理人际关系的问题上,尤其没有经验。可想而知,最后很容易落得两面不是人的下场。

   既然已经把我摆到这样一个位置。我也就毫不顾忌,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我本人的态度是,首先,我反独裁,追求自由平等互相尊重等普世价值,认可和平理性非暴力运动。在这个基础上,凡是理念一样的个人,和团体。我都会支持,都愿意参加相关的活动。因此,对于任何民运组织,以及个人,我的态度是,没有永远的队友,只有永远的共同理念。

   所以,美东的会议我是自愿参加的。而美西的会议,我也愿意参加。这就是我的立场。也许有人反对我的观点,认为这是没有立场,这是墙头草。那是你的观点,我不辩解。因为,我有我的观点,你有你的观点。我们观点不一致,是正常的,我不会强迫你接受我的观点,你也不要强迫我接受你的观点。但是你有表达你观点的权利,我有保留我观点的权利。

   至于,如果我参加了一方的会议,另一方就不许我参加了。那样的决定,我也尊重。但是我不认同。我不认同,也不代表我要强迫不认同我的人接受我的观点。

   我两边都支持。如果被我支持的一方,认为只有在我反对另一方的情况下才接受,认可我的支持。那是他们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参加谁的会议,不是给谁面子,给谁脸,我是奔着民主运动,奔着自由平等博爱去的。

   我也和各位一样,都是中国人。都是在大陆那片土地上来的。喝狼奶长大,狼奶要一辈子吐,也未必吐得干净。我们身上都有各种各样从中国带来的陋习。面子观,人情潜规则等等。我本人也深受其害,但总是那片土地长大,改起来,总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这次参加美东会议后,接到美西这边质问的电话。我也有不好意思,也有不知道怎么面对的心理。但是现在,我彻底想通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说,坦白的把心里话讲出来。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把事情原委说出,应该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也是对于西方普世价值的一次实践。

   我们有些人,民主理论上说的头头是道,振振有词。可是,落实到具体事情上,就不行了。因为他们不会英文,没有在西方社会生活过。不懂得民主的基础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

   酒坐上劝酒,人家拒绝,还劝,这就是不尊重人。你女儿嫁个黑人,你不同意,这也是不尊重人。你儿子同性恋,你不同意,也是不尊重人。仔细想想,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习俗里,语言体系里,无处不渗透着不尊重人。比如说我姓杨,很多人叫我小杨。虽然只是文化习俗,那么,大家仔细想想,是所有年纪小的,姓杨的,都是小杨么?你老板的儿子碰巧比你小,也姓杨,恐怕你叫他杨公子的可能性要大过小杨吧?中国的文化习俗里无处不体现着宗祠社会陋习遗留的不平等和不尊重,民运也未能幸免。

   比如说,中华民国海外侨务委员会的吴姓某委员,和民运的朋友们在酒桌上说,能和他这样的台湾高干一起吃饭,是民运人士的荣幸。这样的话,恐怕是美国总统也不敢说吧。我觉得,和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吃饭,令我感到耻辱。但是出于对请这位吴委员赴宴的人的尊重,我虽然对吴委员的言辞有意见,还是给在场的人留了面子,没有和这位吴委员理论。

   这就是中国人情社会,即使我们身在美国,也活在这种面子观,明哲保身,不能得罪人的心理困境中。我们移民美国,到底是为什么呢?如果不能在自己身上活出美国的文化,而仅仅是身在美国,内心依然活得像个中国人一样,那来美国,究竟是为了什么?

   希望我们所有对于民主自由和普世价值有所追求的同仁们。能够从自己的起心动念和言谈举止上,规范自己,不要光嘴上说,笔下写。而是要首先学会尊重别人,尊重别人独立的思想,不强迫别人做别人不愿意的事情。想一想,下次酒桌上,别人不愿意喝酒,你会怎么做?

(2019/12/17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