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及談話

-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及談話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美国总统布什和夫人劳拉2008年9月23日邀请了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异议人士、或他们的夫人及宗教人士在纽约曼哈顿外的总督岛,召开了一次重申“自由”核心价值的“自由议程”的合影(左四徐文立)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美国总统布什和夫人2008年9月23日在纽约总督岛的主持的自由议程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美国总统布什和夫人2008年9月23日在纽约总督岛的主持的自由议程邀请徐文立与会的邀请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國總統布希在紐約總督島主持的“自由議程”

   【關注中國中心(CCC)9月24日消息】

   美國總統布希和夫人蘿拉9月23日邀請了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異議人士、或他們的夫人及宗教人士在紐約曼哈頓外的總督島,召開了一次重申“自由”核心價值的“自由議程”。與會的美國重要官員有賴斯國務卿、哈德利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會議是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進行的。會後,以遠處的自由女神像為背景,合影留念,布希和夫人蘿拉發表了電視講話。

   會議歷時兩個小時。

   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主席、布朗大學資深研究員徐文立應邀出席了會議。會議期間,徐文立發表了兩次談話,時有和布希總統進行對談。

   徐文立首先感謝總統和夫人蘿拉的邀請,並說,聽布希先生介紹,今天午宴的菜譜是蘿拉點選的,氣氛又這樣輕鬆,更像是一次家庭宴會,請允許我就不照我的發言稿來講話了,……。(書面發言稿另發)

   徐文立特別地提到,要在中國大陸實現“自由”這個核心價值,首先應該從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開始,(當然思想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現在是英特網時代,中國有3億人上網,言論自由恐怕越來越不是個問題(英特網對於專制者,永遠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因而,宗教信仰自由就變得越來越重要。中國最近出現的有毒奶粉的事件讓許多的孩子受害,並有個別孩子死亡;前不久發生的汶川地震,那麼多的孩子死于校舍的粗製濫造,說明中國的信仰和道德已經退化到了什麼樣的程度,宗教信仰自由正是能夠解決中國信仰和道德危機的一條途徑。我願意告訴總統先生,香港也有一個CCTV,它叫鳳凰台,它的一位著名的評論員也敦促中國領導人,放寬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的控制,以解決中國的信仰和道德滑坡的問題。

   徐文立最後說,我們中國人在爭取民主的道路上已經艱苦地跋涉了一百多年,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權的價值觀,已經為我國的社會精英和社會大眾所接受和認可,中國一定會成為一個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權的國家,這是毫無疑義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會議之後,布希總統趕赴聯合國,發表他在聯合國會議上的演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

   徐文立在出席美國總統布希在紐約總督島主持的自由議程上的講話

   (書面稿)

   (2008年9月23日)

   尊敬的布希總統

   女士們、先生們:

   首先感謝總統先生邀請我來參加這個自由議程,自由對於我有更特殊的意義。

   2002年12月24日聖誕之夜,我終於結束了二次長達16年的牢獄生涯,由美國政府邀請和接待,我直接走出中國監獄飛抵了自由的美利堅合眾國。在今年感恩節即將到來之際,我由衷地感謝上蒼!

   為此,我要感謝喬治•布希(W•Bush)先生對我和夫人及家庭的特別關注。

   我要感謝賴絲(Condoleeza Rice)女士、也要感謝當年的國務卿鮑威爾(Colin Powell)先生對我和夫人及家庭的特別幫助。

   所以,我今天帶來了我的家庭照片和我寫的“義”字作為禮物,送給他們。這個“義”,是指“正義、公義和大義”。

   當然,我更要感謝布希總統所一貫堅持的“自由”這個核心價值,並不因為美國經濟現在遇到了暫時的困難,而忽視它。我相信,正是自由讓美國富裕和強大;我相信美國也同樣會因為自由,而渡過目前的經濟難關。

   自由,對於當今中國就有了更加特殊的意義,因為當今的中國言論不自由,政治不自由,宗教信仰也不自由……。所以,當人們問我:“奧運之後的中國會怎樣?”我會請他們首先看看,目前舉世皆知的特別危害中國兒童的有毒奶粉的嚴重事件;以及前不久發生的汶川地震中,那麼多孩子死于校舍粗製濫造的更加嚴重的事件;還有中國自然環境的急遽惡化……。也就是說,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建立在無視和損害中國的未來、特別是兒童的基礎之上的。 

   我知道,當今中國的少數領導人並不這樣認為,所以中國的未來的前途可能有三種:

   第一種可能。由於中共少數領導人和少數極端民族主義者的狂妄自大,而妄圖把中國特色的專制主義推向全世界,他們極力支持南美的古巴和委內瑞拉、亞洲的北韓和緬甸、西亞的伊朗、非洲的埃塞俄比亞的專制政權,造成達爾富爾地區的人道危機,不但對美國、也對世界的自由、民主、人權構成了威脅。但是,他們這種企圖成功的可能性很小。起碼,胡錦濤和溫家寶都沒有條件成為希特勒和毛澤東,甚至沒有條件成為俄羅斯普京和梅德維傑夫式的人物。

   第二種可能。中國社會由於貧富差別越來越大,社會矛盾和民族矛盾越來越尖銳,中國重新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歷史告訴我們,中國共產黨當年主張用暴力革命推翻中國國民黨的一黨專制,中國犧牲了幾千萬人,主要犧牲是貧苦的農民,換來的卻是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所以暴力革命這條道路是不可取的。我們中國民主黨人主張的是“公開、理性、和平即非暴力”的道路。但是,我們不會限制和反對公民抗暴鬥爭的權利,我們也沒有權力限制和反對公民抗暴鬥爭的權利。中國民主黨第一步是通過憲政法治的進程爭取合法地位,第二步才是通過“選票箱”爭取對中國的執政權。

   第三種可能。雖然,市場經濟、特別中國這種不完全的市場經濟,不會必然導致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的實現。但是,歷史又證明,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需要市場經濟為它奠定必要的物質基礎。中國已經走上這一條不歸路。我理解,美國政府自一百多年前的威爾遜總統以來,一直關注“利益相關”這個政策,前副國務卿、現世界銀行行長佐立克先生也呼籲中國政府成為“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現在貴國的兩党總統競選者奧巴馬和麥凱恩先生準備採取幾乎一致、即“合作+競爭”的對華政策。但是,我相信他們更應瞭解“自由”這個核心價值對於當今中國的特殊意義。請相信,中國的社會精英和社會大眾是嚮往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的,中國爭取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中國,一定會在美國和世界民主國家的政府支持下,在不久的未來開啟自由和民主的政治變革,並實現它。

   為此,我對美國政府和美國國會有如下建議:

   1. 繼續關注和支援中國大陸的人權事業,給予適度的物質支持,並不以此替代中國人民的自身的努力。

   2. 關注和支持我們中國民主黨人提出的《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陸實行政治改革的路線圖和時間表》,以及我在布朗大學籌畫的“傾聽論壇”。

   3. 堅決抵制狂妄自大的中國少數領導人和少數極端民族主義者把專制主義擴散到全世界的陰謀,防止有中國特色的“共產專制”的死灰復燃。

   4. 繼續敦促中共政府兌現他們簽署世界人權公約時的承諾,首先在中國實現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因為中國的社會精英們也意識到,中國的道德和信仰的恢復和重建,特別需要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的實現。

   5. 在和中共政府進行經濟合作、或競爭,或者是戰略的競爭、或合作,都不應以犧牲“自由”、“民主”、“人權”這些核心價值為代價。

   6. 請繼續關注中國良心犯在獄中的困難境遇,特別是王炳章、秦永敏、何德普、朱虞夫、劉賢斌、許萬平、郭飛熊、陳光誠、胡佳以及因1989“六四”仍然在獄中的北京市市民和“天安門母親們”及一切良心犯的親屬的困難境遇。

   7. 現在中國大陸有500名左右法律工作者受到中共政府的非法騷擾,這背離了向法治國家進步的方向。昨天,我的老朋友鮑勃• 伯恩斯坦希望我今天特別提到這一點,也希望你們的關注。

   謝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徐文立9月23日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

   【关注中国中心(CCC)9月24日消息】

   美国总统布什和夫人劳拉9月23日邀请了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异议人士、或他们的夫人及宗教人士在纽约曼哈顿外的总督岛,召开了一次重申“自由”核心价值的“自由议程”。与会的美国重要官员有赖斯国务卿、哈德利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会议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会后,以远处的自由女神像为背景,合影留念,布什和夫人劳拉发表了电视讲话。

   会议历时两个小时。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主席、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徐文立应邀出席了会议。会议期间,徐文立发表了两次谈话,时有和布什总统进行对谈。

   徐文立首先感谢总统和夫人劳拉的邀请,并说,听布什先生介绍,今天午宴的菜谱是劳拉点选的,气氛又这样轻松,更像是一次家庭宴会,请允许我就不照我的发言稿来讲话了,……。(书面发言稿另发)

   徐文立特别地提到,要在中国大陆实现“自由”这个核心价值,首先应该从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开始,(当然思想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现在是英特网时代,中国有3亿人上网,言论自由恐怕越来越不是个问题(英特网对于专制者,永远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因而,宗教信仰自由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最近出现的有毒奶粉的事件让许多的孩子受害,并有个别孩子死亡;前不久发生的汶川地震,那么多的孩子死于校舍的粗制滥造,说明中国的信仰和道德已经退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宗教信仰自由正是能够解决中国信仰和道德危机的一条途径。我愿意告诉总统先生,香港也有一个CCTV,它叫凤凰台,它的一位著名的评论员也敦促中国领导人,放宽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的控制,以解决中国的信仰和道德滑坡的问题。

   徐文立最后说,我们中国人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已经艰苦地跋涉了一百多年,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权的价值观,已经为我国的社会精英和社会大众所接受和认可,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权的国家,这是毫无疑义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会议之后,布什总统赶赴联合国,发表他在联合国会议上的演讲。

   _______________

   附:

   徐文立在出席美国总统布什在纽约总督岛主持的自由议程上的讲话

   (书面稿)

   (2008年9月23日)

   尊敬的布什总统

   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感谢总统先生邀请我来参加这个自由议程,自由对于我有更特殊的意义。

   2002年12月24日圣诞之夜,我终于结束了二次长达16年的牢狱生涯,由美国政府邀请和接待,我直接走出中国监狱飞抵了自由的美利坚合众国。在今年感恩节即将到来之际,我由衷地感谢上苍!

   为此,我要感谢乔治•布什(W•Bush)先生对我和夫人及家庭的特别关注。

   我要感谢赖丝(Condoleeza Rice)女士、也要感谢当年的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先生对我和夫人及家庭的特别帮助。

   所以,我今天带来了我的家庭照片和我写的“义”字作为礼物,送给他们。这个“义”,是指“正义、公义和大义”。

   当然,我更要感谢布什总统所一贯坚持的“自由”这个核心价值,并不因为美国经济现在遇到了暂时的困难,而忽视它。我相信,正是自由让美国富裕和强大;我相信美国也同样会因为自由,而渡过目前的经济难关。

   自由,对于当今中国就有了更加特殊的意义,因为当今的中国言论不自由,政治不自由,宗教信仰也不自由……。所以,当人们问我:“奥运之后的中国会怎样?”我会请他们首先看看,目前举世皆知的特别危害中国儿童的有毒奶粉的严重事件;以及前不久发生的汶川地震中,那么多孩子死于校舍粗制滥造的更加严重的事件;还有中国自然环境的急遽恶化……。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无视和损害中国的未来、特别是儿童的基础之上的。 

   我知道,当今中国的少数领导人并不这样认为,所以中国的未来的前途可能有三种:

   第一种可能。由于中共少数领导人和少数极端民族主义者的狂妄自大,而妄图把中国特色的专制主义推向全世界,他们极力支持南美的古巴和委内瑞拉、亚洲的北韩和缅甸、西亚的伊朗、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的专制政权,造成达尔富尔地区的人道危机,不但对美国、也对世界的自由、民主、人权构成了威胁。但是,他们这种企图成功的可能性很小。起码,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没有条件成为希特勒和毛泽东,甚至没有条件成为俄罗斯普京和梅德维杰夫式的人物。

   第二种可能。中国社会由于贫富差别越来越大,社会矛盾和民族矛盾越来越尖锐,中国重新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当年主张用暴力革命推翻中国国民党的一党专制,中国牺牲了几千万人,主要牺牲是贫苦的农民,换来的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所以暴力革命这条道路是不可取的。我们中国民主党人主张的是“公开、理性、和平即非暴力”的道路。但是,我们不会限制和反对公民抗暴斗争的权利,我们也没有权力限制和反对公民抗暴斗争的权利。中国民主党第一步是通过宪政法治的进程争取合法地位,第二步才是通过“选票箱”争取对中国的执政权。

   第三种可能。虽然,市场经济、特别中国这种不完全的市场经济,不会必然导致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的实现。但是,历史又证明,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需要市场经济为它奠定必要的物质基础。中国已经走上这一条不归路。我理解,美国政府自一百多年前的威尔逊总统以来,一直关注“利益相关”这个政策,前副国务卿、现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先生也呼吁中国政府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现在贵国的两党总统竞选者奥巴马和麦凯恩先生准备采取几乎一致、即“合作+竞争”的对华政策。但是,我相信他们更应了解“自由”这个核心价值对于当今中国的特殊意义。请相信,中国的社会精英和社会大众是向往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的,中国争取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制度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国,一定会在美国和世界民主国家的政府支持下,在不久的未来开启自由和民主的政治变革,并实现它。

   为此,我对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有如下建议:

   1. 继续关注和支持中国大陆的人权事业,给予适度的物质支持,并不以此替代中国人民的自身的努力。

   2. 关注和支持我们中国民主党人提出的《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陆实行政治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以及我在布朗大学筹划的“倾听论坛”。

   3. 坚决抵制狂妄自大的中国少数领导人和少数极端民族主义者把专制主义扩散到全世界的阴谋,防止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专制”的死灰复燃。

   4. 继续敦促中共政府兑现他们签署世界人权公约时的承诺,首先在中国实现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因为中国的社会精英们也意识到,中国的道德和信仰的恢复和重建,特别需要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的实现。

   5. 在和中共政府进行经济合作、或竞争,或者是战略的竞争、或合作,都不应以牺牲“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核心价值为代价。

   6. 请继续关注中国良心犯在狱中的困难境遇,特别是王炳章、秦永敏、何德普、朱虞夫、刘贤斌、许万平、郭飞熊、陈光诚、胡佳以及因1989“六四”仍然在狱中的北京市市民和“天安门母亲们”及一切良心犯的亲属的困难境遇。

   7. 现在中国大陆有500名左右法律工作者受到中共政府的非法骚扰,这背离了向法治国家进步的方向。昨天,我的老朋友鲍勃• 伯恩斯坦希望我今天特别提到这一点,也希望你们的关注。

   谢谢!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