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徐文立


   我的1998西藏问题建议

   徐文立

   (2008年5月3日再发布)

   ——————————————

   敦促中共当局在民族问题上放弃鸵鸟政策

   积极回应达赖喇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呼吁

   (1998年2月4日)

   中共自一九四九年接管政权以后,以高压和怀柔两手解决民族矛盾,在似乎平静的民族问题之下,始终潜伏着爆炸性的危机。文革时期的“沙甸事件”就是明证。然而,中共领导人却常常不无得意地对内对外宣称,中国不像前苏联那样存在着严重的民族矛盾。这种鸵鸟政策,极大地妨碍了中共接受当代国际社会普遍遵循的“民族平等、民族自决、民族自治”的原则。

   近几年,中国大陆境内民族矛盾的多次激化,特别是西藏问题的凸显,有理由令人担心,在中国社会经济转型、不可避免地要实现的政治转型中,民族矛盾的岩浆会随着政治结构的不可避免的松动而迸发出来,给中国社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古训曰:未雨先绸缪。

   我希望中共当局在西藏问题上,再也不要无视达赖喇嘛作为西藏民族和宗教领袖崇高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再也不要一次又一次地放弃回应达赖喇嘛呼吁举行和平谈判的良好愿望。

   今晨从外电广播中,我再次听到达赖喇嘛郑重宣告,不谋求西藏独立,并愿意在中央政府拥有西藏防务、外交两大权力的条件下,实行高度自治。既然,在香港能实行“一国两制”,中共有什么理由拒绝“一国之内西藏民族高度自治”的合理要求呢?

   为此,我建议中共当局:

   一, 首先,公开确认达赖喇嘛作为西藏民族和宗教领袖的崇高地位,停止对达赖喇嘛的一切人身攻击,追补祝贺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并将此奖项的获得作为全中国人民的共同荣誉予以肯定。事实上,正是因为达赖喇嘛坚持“和平理性”的政治路线,才避免了西藏境内出现如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出现的恐怖暴力事件。

   二, 中共既然一再对外表示,只要达赖喇嘛不谋求西藏独立,其他一切问题都好谈。那么,现在就应该兑现自己的诺言,积极回应达赖喇嘛有关和平谈判的呼吁。

   三, 中共当局应承诺在西藏地区实行“藏人治藏、高度自治”的原则;承诺尊重西藏的民族传统和宗教信仰的自由;承诺西藏为无核地区(包括核废料存埋),并协助保护西藏的生态环境,凡国家需在西藏境内开发,利用自然资源,必须首先征得西藏地方政府同意,并照顾西藏自治当局应有的权益。

   同时我们也希望,达赖喇嘛充分发挥自身的巨大影响力,规劝少数谋求西藏独立的人士放弃这一要求,与中国境内各个民族一起建设一个民主、富裕、自由的中国而共同奋斗。

   同时, 我们还希望,达赖喇嘛能说服原西藏地方政府的上层人物和一切流亡在外的西藏同胞,尊重西藏这几十年来的变化,捐弃前嫌,不算旧帐。并与中央政府协商,允许不愿意在高度自治后的西藏生活的各族公民自由地迁徙到他们愿意去的地方居住,并妥善安置。

   同时,我们更希望,达赖喇嘛信守一再宣布的,不在西藏恢复政教

   合一的政权的承诺,在实行“藏人治藏,高度自治”的条件下,率先实行宪政民主, 建设一个和平民主的新西藏。

   一九九八年二月四日农历立春

   载于2002年美国出版徐文立《我以我血荐轩辕》,此次略有文字订正。

   注:当年发表的第二天,达赖喇嘛方面有积极的回应;我当时在北京家中(第一次出狱的第五年,年底再次入狱),达赖喇嘛方面积极的回应是通过“自由亚洲”告知我的。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