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0 7 月, 2024

徐文立:製造雙胞胎對衝民運組織,你搞不如我搞是中共的拿手好戲(2022年5月13日)

-

製造雙胞胎對衝民運組織,你搞不如我搞是中共的拿手好戲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3.html

徐文立

(2022年5月13日)

「我們組中國民主黨和反對黨始於1979-1980、1993-1998,其中被中共偵查到,他們早就準備製造「雙胞胎」毫不奇怪

王有才倘若起始就瞞了浙江創黨諸賢們奉命行事的呢?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6.html

(2022年5月16日)」

製造雙胞胎,來對衝所有民運組織(包括中國民主黨);你搞,不如我搞,我來領導,是中共一貫的拿手好戲。

至於,哪一次、哪一個是中共「製造雙胞胎,來對衝哪個民運組織(包括中國民主黨);你搞,不如我搞,我來領導」;「雙胞胎」其中之一,全部由中共人員組成、還是他們慣用的用中共特務「摻沙子」操控,特務佔多大比例?具體又都是誰?那是要在中共被推翻之後,由專業人士、而非當事人充分佔有資料,在自由的環境下,長期研究、分析……得出結論;當然,也還會有所謂的眾說紛紜……。

        當然,在現實中,有人有能力、有證據、有魄力隨時隨地揭露中共特務,是最好、最功德無量的事情!

但是,對於我一個近八十的老翁來說,歷經種種,細思極恐,疑難雜症最後還是交給歷史吧!

不必諱言,水落石出時,當事人可能早已「灰飛煙滅」了,不值得糾結……。

當下就說當下。言者自言,聽者自聽,智者自辯吧!

以「中國民主黨」為黨名創黨,在1979年底就有了第一次的準備,預備1980年春節起事:由武漢的秦永敏、上海傅申奇、楊曉雷發起,事前知會並邀請了我(北京徐文立)、安陽劉二安……。

我當時已因:

(A)1978年11月26日開始創辦了、「準」政治組織《四五報》而後稱《四五論壇》的民辦雜誌社;

(B)發動和領導了中共30年大慶日民間「『星星美展』—藝術要自由、政治要民主」的遊行全勝而終;(中共因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那一年,主動放棄了他們從未間斷過的「十一」遊行)

(C)組織、整理、發售魏某庭審紀錄;

(D)接受各國記者採訪;

(E)組織民主墻前群眾集會。

……

我已經被高度監視(被審判中得知,連我出家門到大院大門口倒垃圾都有紀錄),1980年春節我去武漢出席「中國民主黨創黨會議」完全不可能;再說在中國大陸建立反對黨的社會條件也完全不成熟,我提議放棄,準備與會者也同意放棄。

為了建立政治反對黨於1980年6月10-12日在北京甘家口會議上我與王希哲、孫維邦、劉二安進行了討論,因此在1981年被定為組織反革命集團罪。

我於1980-1981年請台灣老資格民主人士鄭XX等等人和海外聯絡,準備建立以台灣、香港為基地和橋樑的世界性「中華民主統一促進會」。此名,後來長期被中共盜用、變味。

我於1980年11月15日提出全面改革中國社會的「庚申變法建議書」。

因此在1981年我被定為反革命宣傳煽動罪。

雙罪併罰,我被了判「民主墻案」中最重的刑:15年徒刑4年剝權。

1993年被假釋後,1993~1998年5年時間,我藉為父母奉安、探親訪友、旅遊:

三次秘密離京赴天津、旅遊山東之京東;

二次秘密離京赴哈爾濱、長春之京東北;

二次秘密離京赴河北、山西、陝西之京西北;

旅遊去上海、南京、蘇杭、廈門等等之京東南;

探親旅遊去重慶、成都之京西南。

再次聚攏了1979年「民主墻」後失散全國各地的異議人士開始秘密組黨,建立和舉起了中共大陸政治反對派的旗幟;建立了「空中民主墻」對內外發聲,為建黨創立了輿論和組織基礎。

我的布朗大學的學生研究發現:中共建立「網路防火牆」,就是應因我最早提議在全國範圍內,異議人士由傳真機,進而開始學習和安裝計算機+網路保持聯繫和開展政治活動。

1997年11月29日,徐文立和《路透社》駐京記者艾伯樂的談話提出「結束一黨專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權自由,重塑憲政民主」。

1997年12月21日,徐文立、秦永敏告全國工人同胞書。

1998年2月1日,徐文立就中國加入兩個國際人權公約事宜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

1998年2月4日,徐文立1998年就西藏問題提出建議。

1998年3月20日,徐文立公開信──就申請建立「中國人權觀察」事宜致中共中央、國務院、人大、政協並致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1998年4月21日,安琪專訪中國著名持不同政見者徐文立先生;徐文立發表:中國政治轉型期的民運對策與戰略。

1998年5月18日,徐文立發表:建立全面的保護私有財產的法律框架是中國經濟改革取得成功的關鍵。

1998年6月25日,徐文立記述:1998年6月25日那一天,浙江王有才、王東海、林輝三人提出籌組「中國民主黨」。當晚,我和秦永敏通了長時間電話,一方面覺得浙江的朋友步子走得過急了一點。同時商定,以大局為重,號召並身體力行統一在全國建立「中國民主黨」地方組織,以形成全國的規模,造成國際的影響。以現在的結果看,這個預期目的達到了,以至於現在,「中國民主黨」在有些人、甚至當年的反對者那裏,都已經趨之若騖了;(注:看看那一對所謂民運隊伍的紅二代—王軍濤和魏京生。魏1998年公然誣衊中國民主黨是特務黨;王軍濤2003年初親口對我講:「民主黨就是個笑話!今後千萬不要和我提什麼中國民主黨!」除了誣衊和嘲諷,中國民主黨和王軍濤、魏京生有過半毛錢的關係嗎?!可是,自2010年王軍濤、魏京生就開始恬不知恥地以「中國民主黨主席和中國民主黨顧問團主席」自居、自稱。無恥之極!難怪人們把共產黨稱為「共匪」,就是明搶暗奪嘛!什麼紅二代,活脫個匪二代!)

1998年7月1日,徐文立、秦永敏、毛國良關於簽署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問題的原則聲明。

1998年11月9日,徐文立與查建國、高洪明、劉世遵、何德普等人成立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

1998年11月24日,徐文立公開宣布:「未經批準」不能成為拘押、騷擾中國民主黨建黨和籌備人員的理由。

1997~1998,徐文立每天都要接受各國通訊社直接和電話採訪十幾起;出門回家,傳真紙會頂到房間門口……。

1998年11月30日,我第二次被捕,被判民主黨案第一波最重的13年徒刑、剝奪政治權利3年。

有關歷史,須盡可能的澄清;同時也就可知道,我為什麼一定會第二次被捕、入獄。

附件:

1,民主墻的行動 ——記1979年10月1日民間人士舉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遊行(2009年6月26日在「中國的憲政民主化:民主墻-天安門-零八憲章」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的發言)

https://blog.bnn.co/hero/200906/xuwl/3_1.shtml

再發此文以感謝「實地攝影大師」——王瑞先生30年前所攝的珍貴照片首次發布

https://blog.bnn.co/hero/200907/xuwl/1_1.shtml

2,《徐文立人生影集——紀念中國民主牆40週年》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