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6 月, 2024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2018年3月2日)

-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2018年3月2日)

    2010年12月7日我萬分不情願地預告:

   「中國社會將進入一個政治嚴冬期和經濟衰退期。」——《中共即將開始少東家專權的時代》(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uwl/1_1.shtml)

   八年過去了,現實竟然如此了!心情只有更沈重。

   否極泰來,當然未必不會如我進一步所料:「中國共產黨將離死期不遠」。

   值得人們擔心的,反倒是世界各國對中國變化的某種麻痹;自然各國也沒有義務那麼在乎中共的一舉一動。 

   十九大之後,中共實現了姓「習」的蛻變。

   當下所謂「兩會」之後,中國可能出現紅色帝王「毛二」的蛻化;但是,習想超毛幾乎沒有可能,習式「五一六」遮遮掩掩、阻力不斷、事事親躬就是明證。

   最危險的是:在此之前,中共透過它的「大文宣」不斷叫囂:我們(中共)的利益在哪裡,我們(中共)的邊界就在哪裡。

   換言之,現在中共的利益已經在美國華爾街的話,中共他們的邊界就在美國華爾街……。

   這正合習近平癡迷不忘的「解放全人類的共產主義初心(無論真假)」。

   但是,危險並不在外,遭殃的終會是中國;在朝玩核火,首先遭罪的是東三省百姓和軍隊。

   所以,習共對全世界和中國的最大威脅在於:

   1) 它宣布的中共勢力的「無疆界」;

   2) 它不惜成本地偷竊美國、西方最新技術,擴軍備戰,勞民傷財;

   3) 它同時以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霧霾」、對美國西方政要的前倨後恭、低眉順目、超豪華的款待,麻痹着美國和西方社會;

   4) 它比中共任何時期都更四面樹敵,以愛國主義愚民、奴民;

   5) 它以「大撒幣」和新殖民主義大力進軍南亞、非洲和南美洲……及所到之處,輸出軟性的共產主義價值觀……;儘管「一帶一路」處處受阻、處處遭挫……;

   6) 它用資金投入,及建立所謂「孔子學院」的方式,攫取世界性的紅利的同時,軟性控制全世界的上層、精英和輿論。

   世界人民和各國政府對習共的實際威脅,再不能置若罔聞了。

   當然,中共在實質上向美國、西方、周邊國家準宣戰的態勢,也只會加速習

   共及政權的崩潰和滅亡。前蘇聯殷鑑不遠,庚子之亂依然歷歷在目。

   前途倒不需要我們悲觀。

(2019/02/15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