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徐文立: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七點啟示 (2022年4月7日)

-

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七點啟示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4/blog-post.html

徐文立

(2022年4月7日)

儘管中國傳統清明節祭典逝者的日子剛剛過去,儘管烏俄戰事才四十幾天,現在就談論這場大戰的啟示,顯然有點操之過急;可是只要是戰爭,每時無刻不在死人卻是事實,早一天早一刻總結戰爭的啟示給世人、特別是給最不會理會的決策者也是好的;對於缺乏地緣政治學、政治學、戰爭學專業知識的我就不避粗陋,直書心腦所思了。

一、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大戰

睿智地指出這次「烏俄戰爭」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大戰的是:美國《紐約時報》外交專欄作家、記者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或許還有其他人……)。

「他認為,烏俄沖突可能才是『第一次真正的世界大戰』,因為如今有了網路、智慧型手機及社群媒體,幾乎全球每個人都能在某種程度上觀察、參與或者受到影響。

例如,民眾透過Telegram及推特得知即時戰況,在Airbnb預訂烏克蘭民宿表示支持。商業衛星公司透過空拍影像俯瞰現場情況,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啟動SpaceX衛星,替烏克蘭提供高速網路。此外,國際駭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也宣布對俄國發動網路戰,關閉政府機構、新聞媒體及企業網站,甚至泄露俄羅斯聯邦通信、資訊科技及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的數據。

上述強大、非政府、全球性的平台與參與方式,在一戰二戰時期都不存在,但在更多人能夠影響戰爭之際,也有更多人可能受到影響。」

他一針見血地指出:「(普丁開戰真正原因是無法忍受烏克蘭一件事),普丁永遠不會讓烏克蘭成為歐盟內一個擁有自由市場及成功民主的國家,與相鄰卻停滯不前的俄羅斯形成鮮明反差,因此才會開戰。但事實證明,普丁不知道自己政體的弱點,也不知道民主陣營會如此投入烏克蘭的對抗之戰,更不知道全球『多少人都在看』。」

我完全贊成,此節無需我再添一字一句。

二、中國是最早懂得地緣政治戰略卻沒有地緣政治學的國度之一

學個台灣盛行的「古早」兩字,中國在春秋戰國時代就懂得明智的「遠交近攻」的「地緣政治戰略」,可惜沒有形成「地緣政治學」;當然,即便形成了「地緣政治學問」又怎樣?是福,是禍?焉知?請看後文——

可惜更不可能的原因,是從自認為也是偉大外交家的毛澤東、到無知無畏的妄圖成為中國千古第一帝、世界「命運共同體」領袖的習近平及幫凶王毅恰恰反其道而行之「近攻又遠攻」,四面樹敵……;特別出離正常思維和邏輯的,恰恰要和侵佔中國領土最多、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欺壓殘害中國人最多、明知即將開戰侵略烏克蘭的俄羅斯建立「無上限、準結盟的友好關係」;可是,說來怪也不怪,習近平和普京在各個場合又都毫不掩飾、露骨地表現了對對方的不屑和鄙夷;一個蘇俄共間諜出身、另一個本質上小學生村黨支書出道,都自然自認為「根正苗紅」,都胸懷著「老子天下才是第一」,誰會服誰呢?不這樣才怪呢!請看下文——

可能是中國的一位學者最近在《新世紀 New Century Net》上發表了精闢文章「『普京大腦』亞歷山大·杜金的狂野構想:分裂歐洲,拆解中國」(2022年3月29日星期二),特別有見地!

https://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22/03/blog-post_126.html

eggrid 九百米 2022-03-26 17:46

張貼者: 吳一舟 位於 3/29/2022 12:02:00 上午)

這位智者告訴了世人、中國人、特別中國的普紅粉們:

「2月24日,當全世界都懷著恐懼和厭惡的心情注視著俄軍開啟對烏克蘭的不分青紅皂白的轟炸時,一個被稱為『普京大腦』亞歷山大·杜金(Aleksandr Dugin)的人逐漸開始被人關注。

這位學術界的二流學者本來並不值得關注,但是當杜金的想法已經吞噬了普京的大腦,真實地驅動了這場歐洲戰爭,因此還是有必要對他的言行有更廣泛的了解。

事實上,在過去的 20 年裏,普京一直在忠實地執行他設定的劇本,這個充滿狂野想法的劇本把歐洲、美國,甚至中國帶到了今天的處境下,拖到了另一場世界大戰的邊緣。

作為一位俄國的民科學者,杜金是靠著一本地攤書走進克里姆林宮的,這就是《地緣政治的基礎:俄羅斯的地緣政治未來》,杜金主要討論如何用政治手段征服歐洲,但是也沒有忘記歐亞大陸這頭的中國。

例如,根據書中的計劃和說法,中國是俄羅斯建立『大陸帝國』的絆腳石,中國必須崩潰和解體,杜金寫道,俄羅斯在亞洲的光榮和野心將需要『中國領土的解體、分裂以及中國國家體系的政治和行政分裂』為基礎才能實現。杜金還說,俄羅斯在遠東的天然夥伴是日本。

杜金設想中的歐亞大陸統一帝國,封面設計毫不掩飾俄羅斯對歐亞的擴張野心

在不宣而戰的戰爭前夕,普京發表了一段冗長而觀點彌漫的講話,例如否認烏克蘭和烏克蘭人的存在,許多西方分析家認為這種講話不屬於一個成熟的政治人物,很奇怪且不受約束。

這段發言長得的確奇怪,而且觀點還如此無拘無束,斯大林作為空前絕後的蘇聯領袖,也從來沒有過類似的發言。其實原因也不覆雜,普京的局勢分析直接來自這位俄羅斯『先知』亞歷山大·杜金的著作。

杜金對普京這位俄羅斯領導人的智力影響為後蘇聯時期的學生所熟知,其中 60 歲的杜金被俄羅斯報紙稱為『普京的大腦』。同時,他的作品也為歐洲的『新右翼』和美國的『另類右翼』『極端保守派』所熟知,其中杜金近三年來一直是這些人群中的思想領軍人物。

事實上,美國白人民族主義領袖理查德·斯賓塞 (Richard Spencer)的前妻妮娜·庫普裏亞諾娃 ( Nina Kouprianova ) 就出生在俄羅斯,已經將杜金的一些作品翻譯成英文。

但是,作為蘇聯晚期衰落的產物,杜金的前半生籠罩在失敗中,他屬於長期而悲觀的政治理論家,他發明並且解釋了一個強大而光榮的過去——充滿了神秘主義和服從權威——來進一步解釋一個失敗的現在。

他呼籲把未來從自由的、商業的、世界性的現實勢力(通常以猶太人為代表)中恢覆,回到過去的保守時代。

這種小眾思想家曾經在一個世紀以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殘骸中曾有過鼎盛時期:例如朱利葉斯·埃沃拉Julius Evola,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牧師;查爾斯·毛拉斯,法國反民族主義者;經常在美國廣播電台咆哮的查爾斯·考夫林;還有一位著名的人物,是一本名為《我的奮鬥》的德國地攤書的作者。

杜金從俄羅斯的角度講述了基本相同的故事:在現代性毀掉一切之前,有精神上的俄羅斯人民有義務將歐洲和亞洲統一為一個由俄羅斯人適當統治的偉大帝國。

杜金在書中充滿了怨念,他認為在美國和英國的領導下,一個由腐敗、貪圖財富的個人主義者組成的競爭性海上帝國挫敗了大陸領袖俄羅斯的命運,並使『大陸帝國』(書中他對未來俄羅斯帝國的稱呼)衰落並一蹶不振。

這本《地緣政治的基礎:俄羅斯的地緣政治未來》於 1997 年出版,杜金在書中詳細制定了遊戲計劃。例如:俄羅斯特工應該在美國內部煽動種族、宗教和部門分裂,同時宣傳美國的孤立主義派別。這真的聽起來很熟悉。

杜金非常喜歡面對歐美媒體發表自己的看法,毫不掩飾自己的地緣觀點

在英國,俄羅斯應當發動心理戰,把努力集中在加劇與歐洲大陸的歷史裂痕,以及蘇格蘭、威爾士和愛爾蘭的分離主義運動上。

與此同時,西歐應該被俄羅斯的自然資源所誘惑:石油、天然氣和充沛的食品。

因此毫無疑問,北約將從內部崩潰。

當歐洲的敵人崩潰之後,俄羅斯將在亞洲贏得更具主導性的地位,書中居然還公開宣稱了對中國的治理想法,認為將繼續讓中國在俄羅斯政治領袖的領導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為俄羅斯提供產品,並成為俄國下一步在太平洋軍事行動的輔助力量。

普京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這本書對他的影響

普京顯然被他的狂野思維迷住了,信誓旦旦地聽從了這一系列建議。當他看到美國國會走廊裏出現砸窗的暴徒、英國脫歐以及德國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日益增加時,他一定覺得事情進展順利。

隨著對西方的破壞如此順利,普京在杜金大作上走到了關於烏克蘭的文字頁面,他在其中宣稱:『烏克蘭作為一個對俄國領土抱有野心的國家,對整個歐亞大陸構成了巨大的危險』,並且他認為『如果沒有解決烏克蘭問題,繼續談論歐亞的大陸政治通常是毫無意義的。』

那麽接下來,他在書中是如何建議普京設法『解決』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問題』的呢?杜金設想,將歐洲逐漸劃分為德國和俄羅斯影響的區域,由於俄羅斯最終控制了德國的資源需求,因此俄羅斯將占有絕對的主導地位。隨著英國瓦解,俄羅斯在歐洲收拾殘局,歐亞帝國最終得以延伸,用杜金的話來說,『從都柏林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再到上海』的新大陸帝國。

普京讀完這些話後,內心一定是燒得跟蜂窩煤一樣通紅。」 

獨裁瘋子和政治理論瘋子合為一體將會怎樣,但願這次人們看得一清二楚。會高度警惕。

中共統治70年、文革後的中國大陸,最不缺乏的就是這兩類二桿子:一橫、二吹,昔有毛今有習,早有朱成虎現存李毅;君不知,連十幾個人七、八條槍的所謂海外「民運」也不乏此類!

三、軍事緩衝區及合理的安全關切

就在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軍事入侵之時,中共外長王毅居然對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稱:理解俄羅斯合理的安全關切。

當今世界,各國、特別各核大國都早就具有了發射火箭、導彈、乃至洲際導彈的能力;早年的所謂的「軍事緩衝區及合理的安全關切」,都是陳詞濫調,為此,作為發動侵略戰爭的藉口,就更站不住腳了。

四、經濟互補(產業分工、取長補短)還是軍事入侵、佔領?

當今世界民族國家林立,各國政治家難免都會選擇對於本國更為有利的國策,無可厚非。

但是,自近現代史稱為的二戰之後,可能全世界最聰明的國家和民族當數美國,之後自然就是日本和德國,因為他們被打怕了、長了一智:要想以互利的方式取得別國的資源物產、勞動力、環境優勢,軍事入侵遠遠不如給予鄰國、他國以「資金、技術、人力……」有償、或者無償援助;然後經濟互補、產業分工、取長補短,協商共贏;這樣,不傷和氣,何樂而不為呢?!文明時代,武力征服,軍事佔領,幾乎已經不可能、也不需要了!戰爭狂人們!收手吧!我知道這種人是天下最不聽勸、也勸不動的人,那就讓他自取滅亡吧!

所以,為了世界和平,民主世界還是需要保持必要的超優先的武裝手段,以及歐洲北約軍事組織的存在、和組建新的印太類似北約的軍事組織。

五、這是第一次世界互聯網下的信息和熱兵器戰爭

這樣定義烏俄戰爭,不知合不合適?希望諸位看客點評。

六、為什麼專制獨裁國家在軍事戰略、戰術上總是不如民主國家

這道理很簡單,所謂專制獨裁國家雖然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由於沒有民主和自由,知識份子、專家學者一律被逼「指鹿為馬」,哪裡還會有自主創造……。所以,從普京號稱的第二大軍事強國,開仗沒幾天就被已經沒有空軍、坦克、大炮的烏克蘭打得丟盔卸甲,遍地找牙:俄式坦克、運兵車、軍用汽車竟然如上世紀的舊物一般散落在烏克蘭大地上,俄軍士兵吃不上、喝不上,到處搜刮民財,寄回窮困潦倒的俄羅斯鄉間;到習近平的「雄安工程、一帶一路、奢華宴請、清零封城……」各個都是陷入爛尾工程和戰爭泥塘。

獨裁政權和民主自由國家比,不論常規武器,還是高科技的軍事戰略、戰術、技術……,一比,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都不如。

草祭先生說得好:「獨裁者通病就是狂妄自大和任性,普京發兵烏克蘭自以爲能速勝,沒想到開戰三天不但未占領一座大城市,反激起烏國全民反抗意識,使俄軍遭受重大損失。要知道二戰時前蘇聯最能打仗的士兵是烏克蘭人而非俄羅斯人,再説現在是民主時代,你獨裁者悍然發動侵略戰爭,必與全球爲敵,你再强悍,打得過全世界嗎?」

七、民主選舉制度是否合理健全將是世界未來的關鍵

(候選人產生、選舉規則和程序;誰來點票、統計、公布)

同時

建立一個排除如中共國等等專制獨裁國家的新型聯合國是當務之急

以我政治生涯的實際經驗和教訓,我希望世人能知:簡單而直接的選舉是危險的。一個民主的政治組織、甚或一個民主國家,都可能會因為一次簡單而直接的選舉而輕易被顛覆。

所以,在烏俄戰爭吿結束時,人類應該討論:「民主選舉制度是否合理健全是不是世界未來的關鍵」,以及候選人產生、選舉規則和程序;誰來點票、統計、公布……。

當然,建立一個排除如中共國等等專制獨裁國家的新型聯合國,才是當務之急。

如今日,台灣《關鍵時刻》20220406說:「兄弟啊,捧場」東方明珠淪監獄暴動? 上海封城讓民眾敲鍋表不滿!?烏俄「決戰頓巴斯」歐美軍援再加碼,澤倫斯基要審判普丁奪回克里米亞!

普京和習近平下台被審,幾乎都同時進入了倒計時……。

但願,烏克蘭人(中國人、俄羅斯人也一樣)付出了無數生命、家園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世界大戰(武漢病毒所帶來的,何嘗不也是一場世界大戰?),能夠給全人類帶來的啟示不限於以上這些,以告慰逝者和未來。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