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 3 月, 2024

徐文立:真容囂張、滿口謊言、與共曖昧的王有才, 如何能夠合作?(2022年5月12日)

-

徐文立:真容囂張、滿口謊言、與共曖昧的王有才,

如何能夠合作?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2.html

(2022年5月12日)

2004.3.4

********

引言及小標題

(一)陳樹慶曾經對徐文立的不實之言源於王有才的故意

(二)2009-2010年所謂的「三王黨」的成立是王有才的賣黨實證

(三)與共曖昧的王有才始於1998年之前

**********

前不久,王有才打電話給我(並非如他撒謊:他不給我打電話;他不但打,而且多次打)。想來也可憐,主動打個電話這事也值得他說謊!

這次電話中,王有才突然一反常態,長了脾氣,公然對我說,只是因為對我,才格外客氣,他現在在所謂「海委會」里是罵人的!

更可笑的是,就他這麼個連話都說不利落的小子,居然大言不慚地公開宣布,他今年4月份就在考慮讓不讓:「刘刚、徐水良、徐文立、昕」進他王氏的「FBI、或者中央情報局」的「情咨询委会」,當個「聽差的四大衙役」。哈哈,他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也不怕風大閃了他的舌頭!

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王有才的真容囂張、滿口謊言,常常有風聞。

同時,也就不難理解:

(一)

陳樹慶曾經對徐文立的不實之言源於王有才的故意

陳樹慶在「何德普釋放剩三天,見證中國民主黨人的團結協作精神」一文中提倡的精神和意願都是好的,沒有錯。

   但是,他言之鑿鑿地說:「例如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後,得到了任XX、趙X、馬XX、王XX等先生的回應,組建了中國民主黨北京籌委會並於1998年9月16日正式去北京民政局登記註冊,而趙X先生又和吳XX、劉XX及其他十幾個省的民主黨骨幹積極籌備中國民主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工作。徐文立先生及與徐最要好的幾位朋友11月9日突然宣告成立由他們幾人組成的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和『中國民主黨一大籌備組』(浙江吳XX、王XX等人當時曾對徐文立先生去電話提出過嚴肅批評,但2004年底的《中國政黨法》事件,徐文立先生能不計較王XX過去通電話直接指責的那些難聽話,在美國大力呼籲營救王XX先生,此乃後話),迅速膨脹了中國民主黨的力量與國際影響力,但也打亂了王有才、任XX、趙X、吳XX、劉XX、姚XX等人正在醞釀及運作的『中國民主黨一大』準備工作。由此,在北京地區,中國民主黨的兩個組黨群體之矛盾就產生了,很長一段時間難以協調、整合與統一。」

   陳樹慶先生的說法,和歷史事實相去甚遠,甚至有捏造歷史的嫌疑

   1,「1998年4月底5月初時」之前,我徐文立並不知道「王有才」為何許人。因為1989年的八九民主運動期間,我被關在北京市第一監獄反省號裡,前後達5年之久。

   「1998年4月底5月初時」的一天深夜,浙江一位我當時也並不認識的叫程凡的先生,給我來了一個電話,急迫地告訴我:一位叫王有才的八九學生因為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突然失蹤了,因為我知道您的國際影響力,您又和各國通訊社駐北京記者熟悉,請您代為發出消息營救王有才。

   我毫不猶豫地,從床上起身、穿衣,草擬新聞稿,發向各國通訊社和當時香港盧四清主辦的「中國民運信息中心」,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

   此事可與程凡先生核實,我有他的Email是:「程凡……」, 當然不知現在對不對。

   之後,王有才也並沒有來找過我。(完全不像他自吹的他也懂得並會「滴恩湧泉相報」,包括後來2004年他來美國,對他的一系列接待如租房$800、及一個月餐飲、電話費、車接車送……的實際幫助。真正是肉包子打X,一去無回。)

   (在國內時)再次聽到「王有才」這個名字是1998年6月25日。

   那麼,談何陳樹慶所言:「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一事?

   陳樹慶不是當事人,說了不合歷史事實的話,還可以原諒;可是作為當事人的王有才,據說他自己在演講中誇的口是「受過良好教育」,卻放任這種錯誤發生,而且近日不斷地向媒體和個人散發這個造假的歷史事實,意欲何為?不得不問!

後來誠實的陳樹慶先生說得好:「現在借本文說明:我在文章中所說『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不實,由此給徐文立先生造成的『傷害』表示道歉。當然,通過前述兩篇文章和本文的澄清,相信流傳的那個非常難聽的『故事』就從此可以很快消失,這也算是壞事變好事吧!」)

(二)

2009-2010年所謂的「三王黨」的成立是王有才的賣黨實證

我有王有才2009年賣黨的鐵的事實!!!

王有才作為中共、國民黨、民運三面人的「帶路黨」,2009年底夥同九個人,登門來逼迫我交出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事先、事後跟我從沒溝通過,然後堂而皇之地參與其中、並且是此次事件的「吳三桂」式的核心人物。後來又莫名退出「三王黨」,沒有通報,沒有解釋;他還時不時4-5次地宣告:退出民運,無法無天,為所欲為,民運和民主黨成為他家後院的遊戲場了……有利趨之,無利隱之。直至如今,他仍然口口聲聲「全委會」,絕口不談「全聯總」,王有才不是賣黨,又是什麽!!!

我們這是為中國嚴肅組黨,擔當歷史使命,還是哄孩子,玩鬧呢?算什麽,怎麽解釋!!!

諸位留意一下最近他公開所談有關讓我成為所謂「顧問」的言論,可有一絲誠意和和善?所作何為?黨內同仁之間如此為人處事,對黨的事業有一絲責任感嗎?諸位平心去論。

(三)

與共曖昧的王有才始於1998年之前

王有才在1998年時,就一再報怨同時準備組黨以形成聲勢的其他28個省市的大陸異議人士,不應該抗議、營救扣押浙江6月第一批組黨的人士,因為他們沒有真被捕,是暫時「住在某地的高級賓館」里,抗議、營救破壞了他們的戰略部署。當年,我百思不得其解:這是誰和誰的苦肉計?這是誰和誰的戰略部署?

2004年3月5日,王有才來美第二天的一番話,讓我豁然開朗;但是,那個時候,還不是我徹底揭露他的時機。

那天,王有才閃爍其詞,不是說清情況,而是暗含以明顯炫耀、得意的口味,含糊其辭地告訴我,他發起組黨前後和中共浙江省委某某書記是有默契的……。後來,他又不只一次、甚至形成過文字(記得是他和王軍濤在機場巧遇後公開發表的對話);總之,他多次對多人說過以上內容……;這是為了顯擺他在中共那裡有後台、還是想表明他原本就是中共的合作者、代理人,甚至沆瀣一氣的?這,難道也是可以接受的?對此,他可曾有過向黨內的領導幹部有過一個正式的交代?!沒有。

如今不要想用「『敵中有我,我中有敵』是基本的政治常識,不必大驚小怪,這事極秘密,不便於告訴你!這可能恰恰是王有才的優勢」來搪塞我!

如果是,我們的個別領導人與執政黨有暗中秘密,主要領導人被隱瞞,豈不是,我們心甘情願成他個人與中共交易的籌碼了不成?是王有才賣黨給中共、國民黨代理人為事實,無原則地把我們以千年牢獄的代價保住的黨當成個人私產了,終生財富了,還是我徐文立不識大體? !還是,時至今日,「三王黨」依然正確? !

可不要只知「團結」,沒有了是非對錯,沒有了真理原則。當有一天,王有才把整個的中國民主黨賣給了中共,人們會為今天的沒有原則而追悔莫及! ! !

用一句北京老話,也算最後勸一勸王有才:趁早,你哪窩兒來的,回哪窩兒去吧!

人們可能都還記得王希哲有一句名斷(大意):王有才往台上一站,就可以看出他「不是一塊搞政治的料!」

「走眼」了:王有才自述道:「我的命里有三羊刃,据能指万马,带禄的。」「所以经常想起朱元璋的一个故事:朱元璋了皇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总以是自己的八字。」

可惜了!只會習近平式的「抓手」言詞的王有才(2022-05-12 08:25:30)不是說:「个星期辛苦又解,因高兴,个周末不政治,只女人」,緊接著就「自从决定退休日期后从事中国民主党的事业,去年就始准备在未的近五年间里要为这件事做准备。那什么是抓手呢。」甚至文中獨獨有四位老男人,通篇一個「女子」沒有,看得出「解,因高兴」又是假話!不過看來王有才最近會了調情,還是不如他剛剛到美國時直接。他不會忘記吧,他剛來美國,就問我太太「這裡有妓女嗎?」我太太不無嘲弄地答道:「美國妓女可能都是戴著牌子的,你自己去找吧!」王有才找到沒有?不知道……。

但凡接觸過王有才的人,都知道他的兩大特色,一「志大才疏」,二特別能「矯情」,「矯情」到讓人想吐:他老幾位論證了半天「萬年主席」的必要性和正確性,他卻扭扭捏捏地說「我自己杰出联人」;明明嚮往當「總統」,卻又說「我有想竞选中国的总统,但我有兴趣竞选富阳长,杭州市的市长,浙江省的省长。然浙江省省长的好,那可以考虑竞选中国的总统……。」

就說為了政權、黨權、組織永不變色,要靠一個「神人」如習近平皇帝、普京大帝……,當前中國海外民運,不就有一位「萬年主席」嘛,不也讓人不但頭疼、腿都疼了嗎?!

最後,還是回憶一段和王有才第一次交往的「美麗」故事作為結尾吧!

王有才抵達美國前二天,美國國務院中國科電話告知我,經過美方營救,王有才過二天抵達美國,並告訴我:「王有才在監獄中告訴我們,他在美國沒有親人,希望你(徐文立)接待他。」又說:「美國法律有規定,王有才必須有一位在美國的人接受他,美國政府不可以作為接受方。但是,你作為接受方並不承擔王有才日後實際的任何責任。」我答覆:「完全沒有問題,我們同為中國民主黨人,我有道義責任接待他。」「他的住處和吃飯及食物,我來負責,但是你們能不能提供一些零花錢給他。」美國國務院的人答覆:「我們沒有這筆支出,我會為他特別爭取」。美國國務院的人接機那天給了三百美元,我後來轉給了王有才。

王有才抵達羅德島州前,我在布朗大學我工作的沃森國際研究院附近,由我出資每月800美元給他租了一個小單元;早餐可以自理,我女兒為他準備整整一冰箱各色食物,(水果、麥片和牛奶、掛麵、方便面、雞蛋等等)應樣俱全,還為他準備了安全的「剃鬚用具」和生活及沐浴用品。之後,他每天午餐在我辦公室;晚餐在我家,我開車來接送。

2004年3月4日我和我太太帶著鮮花、又提前電話通知老華僑謝中之及王丹、法輪功朋友和記者專程從波士頓趕來,並準備採訪報導宣揚他。

王有才一抵舊金山就躲過了記者,有記者問他是不是「王有才」,他答「不是」。陪同他的美國官員說:王有才很「shy」……;接到他之後,王有才和我們始終只有一個話題,不停地嘮叨:他是被騙到美國的,是美國政府、還是中共政府騙的他,語焉不詳,總之他要立刻回中國……;並且表示不是他不懂英語,他有一萬個英文單詞量……。

我們說,就是要回中國,也要等到明天再說……。

他又提出現在這個美國最樸素的房子太奢華,連席夢思都沒有的床,他不能睡,非要鬧著要睡小小客廳的倆人座的小沙發……。王丹給了他一句:你今晚就是睡地板,我們也不管了;我們也累了一天了,該回波士頓了。(幾天後,他又對我們說,杭州警察說他在杭州的豪宅像「總統府」,以表明他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真不是個老實人!)

那晚送人時,我順便帶王有才步行3分鐘,認了我辦公樓的門。

2004年3月5日一早,王有才來到我辦公室,進門沒有一句問好、感謝之意,是少不更事?或者現在年輕人都不講究這些「虛客套」?或者缺教少養?也罷!可是他劈頭蓋臉一句話,把準備和他好好談談中國大勢、現狀及中國民主黨如何完成民主憲政大業的我,從頭涼到了脊未骨!

王有才說:「老徐,什麼也別說了,公安局怎麼判就怎麼判了吧!」

怎麼公安局怎麼判,就怎麼判了呢?!

堂堂一個研究生、六四英雄、中國民主黨創黨領導人之一,居然不認中共、中共政府,至低也該認法院吧,卻眼中只有公安局……,錯判了他11年,判了徐文立13年,錯列了第一……是公安局,不是中共法院,更不是中共。

這明明白白地是抱定爭第一來的啊!

我正色地告訴他:我們之間千萬別爭什麼地位,那樣只會兩敗俱傷!可能受傷最重會是你!請他想開點,千古之後任何名位又算什麼?!

我問王有才:「你知道美國政府為什麼把你一下飛機,就安排到我這裡嗎?看來原因有二。直接的原因是你在監獄說,你在美國沒有親人……。」

王有才就急了,大叫:「我在美國會沒有人?!我們研究生一班共28人,幾乎全部都在美國!」

我答覆他:「這是美國官員說的,說是你自己說的;你不信,我們現在就可以打電話,問美國國務院。」

他說不要,他想知道第二個原因。

我告訴他:「美國人就怕我們內鬥,他們跟中國所謂『民運』再也丟不起這個臉了;以往,來一對、鬥一雙;那就先把我們兩位民主黨的放在一起,看你們內鬥不內鬥?!看開一點吧!你這麼年輕、又有英文基礎;再過若干年,夾著皮包當教授的是你王有才;在大學路口,掃大街可能就是我這老頭了……。」

聽了這些,王有才不置可否,至少不再總鬧回中國了。

第二天,劉剛冒雨從紐約開車4小時左右,來訪,劉剛告誡他,在海外流亡不容易,趁熱找個學校上學、再在大學研究所謀生,據劉剛說:王有才罵他,你知道我是誰嗎?!他趕走了劉剛……。

過了些日子,我特意安排王有才到我一位在麻省波士頓附近的老朋友家小住,可以讓他直接了解美國人社區的生活和文化;沒兩天,他居然在我老朋友面前,說我的壞話;我老朋友說:「徐文立對你那麼好,陪你到處玩,帶你參觀哈佛大學等等名勝,還特意安排你來我這裡,了解美國社區文化,你卻背後說人家壞話,請你立即離開我家、我不歡迎你!」

之後,王有才在我這裡前後混了一個多月,去了哈佛附屬的「費正清中心圖書館」里坐了三個月冷板凳;再去哪裡,我就不清楚了……。

儘管如此:

2004年12月3日,我徐文立受海外中國民主黨後援組織負責人王希哲委托在美國羅得島州成立《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事前,我特別邀請王有才來總部工作,我會舉薦他,他不同意;那我就建議他創辦「中國民主黨黨史研究院」,成犄角之勢,他也拒絕了。

2007年6月4日,《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黨部》改名為《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第一次黨員代表大會在美國羅得島州召開,選舉徐文立為總部主席。

2009年12月1日,《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經國內外協商同意後,統一更名為《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英文直稱為《China Democracy Party》。

2011年6月6日,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第二次代表大會在美國華盛頓召開,通過了《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中國民主黨黨章海外現階段暫行條例》(並決議:一旦,中國民主黨正式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此暫行條例立即廢止)。

在此前後,王有才和在荷蘭的陳忠和成立了「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我應王有才、陳忠和邀請成為顧問。

幾乎同時,王有才公開、多次宣布退出「民運」。

2015年10月13日,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第三次代表大會在美國內華達州韓德森市召開。此次代表大會還進行了換屆選舉。特聘徐文立為榮譽主席。

2019年12月10-12日,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第四次代表大會在紐約和美東地區召開了「清黨再出發」的海外「四大」。特聘徐文立為榮譽主席。

2022年初,王有才友好地來了電話,受陳忠和委託請我再次擔任「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顧問,我欣然地接受了邀請。

可是,現在王有才不但在毀中國民主黨,也在毀他自己。剛愎自用的他沒有回頭路、這類人永遠不會回頭;讓我們再看他一次:樓起樓塌吧!不要勸了,據說他會罵人了,好怕怕……打住。

王有才現在據說有一句名言:敢喊打倒共產黨的人,不能加入中國民主黨;那我就更……,要和他拜拜了!

附件:

1,王有才在《透露一点我的发言》中寫道:「徐水良,徐文立,昕(以上三位我不会打电)」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51789

2,徐文立有關《歷史不能這樣亂寫》的鄭重說明

https://blog.bnn.co/hero/201101/zgmzdlhzb/17_1.shtml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