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徐文立:王有才倘若起始就瞞了浙江創黨諸賢們奉命行事的呢?(2022年5月16日)

-

王有才倘若起始就瞞了浙江創黨諸賢們奉命行事的呢?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6.html

(2022年5月16日)

徐文立

希哲寫得好:「小王有才先生的“万年主席”」(全文附後)!

更何況,王有才倘若起始就瞞了浙江創黨諸賢們奉命行事的呢?

不然怎樣解釋1:劉剛說:

「1998年,徐文利(立)、王有才等人发起党运动。我同王有才通交流几次。当时王有才在浙江党,得起初被抓去谈话,后来释放了。我就王有才打电,建快出国,我愿意帮他申美国的大学读书。我他,中国的民主运动是需要一批一批人前赴后的去斗,要设法保护那些可能被逮捕的人,样才会者更有信心。

王有才中共肯定不会抓捕他,因他在上面有支持者。」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92.html

推文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524452855398215681

不然怎樣解釋2:徐文立回憶:

        「與共曖昧的王有才始於1998年之前

王有才在1998年時,就一再報怨同時準備組黨以形成聲勢的其他28個省市的大陸異議人士,不應該抗議、營救扣押浙江6月第一批組黨的人士,因為他們沒有真被捕,是暫時『住在某地的高級賓館』里,抗議、營救破壞了他們的戰略部署。當年,我百思不得其解:這是誰和誰的苦肉計?這是誰和誰的戰略部署?

2004年3月5日,王有才來美第二天的一番話,讓我豁然開朗;但是,那個時候,還不是我徹底揭露他的時機。

那天,王有才閃爍其詞,不是說清情況,而是暗含以明顯炫耀、得意的口味,含糊其辭地告訴我,他發起組黨前後和中共浙江省委某某書記是有默契的……。後來,他又不只一次、甚至形成過文字(記得是他和王軍濤在機場巧遇後公開發表的對話);總之,他多次對多人說過以上內容……;這是為了顯擺他在中共那裡有後台、還是想表明他原本就是中共的合作者、代理人,甚至沆瀣一氣的?這,難道也是可以接受的?對此,他可曾有過向黨內的領導幹部的正式交代?!沒有。

如今不要想用『“敵中有我,我中有敵”是基本的政治常識,不必大驚小怪,這事極秘密,不便於告訴你!這可能恰恰是王有才的優勢』來搪塞我!

如果是,我們的個別領導人與執政黨有暗中秘密,主要領導人卻被隱瞞,豈不是,我們心甘情願成為他個人與中共交易的籌碼了不成?是王有才賣黨給中共、國民黨代理人為事實,無原則地把我們以千年牢獄的代價保住的黨當成個人私產了,終生財富了,還是我徐文立不識大體? !還是,時至今日,『三王黨』依然正確? !

可不要只知『團結』,沒有了是非對錯,沒有了真理原則。當有一天,王有才把整個的中國民主黨賣給了中共,人們會為今天的沒有原則而追悔莫及! ! !」

        「我有王有才2009年賣黨的鐵的事實!!!

王有才作為中共、國民黨、民運三面人的『帶路黨』,2009年底夥同九個人,登門來逼迫我交出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事先、事後跟我從沒溝通過,然後堂而皇之地參與其中、並且是此次事件的『吳三桂』式的核心人物。後來又莫名退出『三王黨』,沒有通報,沒有解釋;他還時不時4-5次地宣告:退出民運,無法無天,為所欲為,民運和民主黨成為他家後院的遊戲場了……有利趨之,無利隱之。直至如今,他仍然口口聲聲『全委會』,絕口不談『全聯總』,王有才不是賣黨,又是什麽!!!

我們這是為中國嚴肅組黨,擔當歷史使命,還是哄孩子,玩鬧呢?算什麽,怎麽解釋!!!

諸位留意一下最近他公開所談有關讓我成為所謂『顧問』的言論,可有一絲誠意和和善?所作何為?黨內同仁之間如此為人處事,對黨的事業有一絲責任感嗎?諸位平心去論。」

徐文立:真容囂張、滿口謊言、與共曖昧的王有才,如何能夠合作?(2022年5月12日)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2.html

不然怎樣解釋3:徐文立回憶:

「陳樹慶曾經對徐文立的不實之言源於王有才的故意

         那麼,談何陳樹慶所言:『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一事?

陳樹慶不是當事人,說了不合歷史事實的話,還可以原諒;可是作為當事人的王有才,據說他自己在演講中誇的口是『受過良好教育』,卻放任這種錯誤發生,而且近日不斷地向媒體和個人散發這個造假的歷史事實,意欲何為?不得不問!

後來誠實的陳樹慶先生說得好:『現在借本文說明:我在文章中所說“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不實,由此給徐文立先生造成的“傷害”表示道歉。當然,通過前述兩篇文章和本文的澄清,相信流傳的那個非常難聽的“故事”就從此可以很快消失,這也算是壞事變好事吧!』)」

徐文立:真容囂張、滿口謊言、與共曖昧的王有才,如何能夠合作?(2022年5月12日)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2.html

——————

製造雙胞胎對衝民運組織,你搞不如我搞是中共的拿手好戲

我們組中國民主黨和反對黨始於1979-1980、1993-1998,其中被中共偵查到,他們早就準備製造「雙胞胎」毫不奇怪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3.html

——————

王天成王有才包庇共特王君长达十多年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5.html

推文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525952428952195072

————

作者: 老王社长   “小谈王有才先生的“万年主席”” 2022-05-16 05:56:18 

小谈王有才先生的“万年主席”

王希哲

一个革命党,或战斗党,认识到自己的队伍应该有“万年主席”,不必东施效颦,数年一选一换,徒增队伍混乱。这是他们的认识进步,是他们终于认识到,作为一个革命党,战斗党的领袖权威稳定和集中的重要了。曾主张“扁平化”的王有才现在认识到了,宣布自己将会作金字塔化“万年主席”了,看网上赞同的很多,不少人还引证了民联王炳章被换届,带来的民联内斗、混乱、衰败,失去战斗力的教训。不错。

问题在,民联也好,民主党也好,不都是号称争民主的么?领袖权威稳定和集中的“万年主席”,显然是一种非民主的专制威权的组织方式呀。

于是王有才解释说,他作“万年主席”,是为了防止“中共特务”如曾大军等,来篡夺了民主党主席地位。他作“万年主席”,便保证了民主党不变质。民主党胜利了,中国民主化了,他就不会坚持作“万年主席”的了。

但更大的问题在,那时,恭喜民主党胜利了,“中国民主化了”,已经“万年主席”的王有才,真的能那么“失去了人性”“大公无私”,不万年了,随时让贤,将主席大位付诸选举么?(请阅有才先生十分赞赏的认为有“许多道理”的老王的旧文《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即便他能如此地没有了“自私的人性”,但已拥戴了他“万年”的他的跟班团队,也都能随之如此地没有了“自私的人性”,允他接受选举下台么?这把他们“往哪里摆”?跟班团队的利益何在?恐怕那时绝由不得王有才了!那时的王有才会有那时的理由的。他会说:我坚守“万年主席”,是为了继续革命;是为了必须防止“中共反民主反革命势力的复辟”!然后呢,他说,我坚守“万年主席”,还为了防止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如王军涛们),利用选举,“篡夺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理由总是有的,而且找到它是必然的,听起来总很有道理的且确有道理的。可以断言,“中国民主化了”后,中国民主党上台后,中国,还将在“万年主席”王有才民主党的专政下,继续专制下去,也许,会改良若干。

所以,老王早就发现而且写过了无数文章指出,近代一代又一代的民主革命者,为什么革命胜利后,中国总不免仍是专制(会略有进步),真不是孙中山、蒋中正,毛泽东个人品性的“坏”,“欺骗”,而是背后隐藏着一种必然性,一种他们自己无论主观如何,也无法摆脱的社会发展必然规律:民主,不是革命来的;不是猛力推翻一个政权来的,而必须是也只能是通过各阶层人民的长期不懈斗争争取,而一步步地改良演进来的。如同早已有了数百年社会自治传统的美国五月花人,其迄今亦非完善的民主,也需经二百多年的各阶层斗争博弈乃至革命、内战而演进来的一样。

2022年5月15日

==============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51827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最后编辑时间: 2022-05-16 07:23:17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