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徐文立: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2003年12月2日在华盛顿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上的讲话

-

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 

   (徐文立) 

   女士们、先生们: 

   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民主社会,这是最起码的政治常识,中国共产党是深知这一点的,从1921到1949年,他们在跟国民党当局争夺在中国的政治统治权的时候,他们就曾一再强调这一点,然而当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夺取到了政治统治权之后,他们虽然也常常把“民主”挂在嘴边,甚至把“言论自由”写进了“宪法”,但是他们一定不实行新闻自由,因为他们深知:言论自由对于公众而言,是需要新闻自由作为它的载体的。 

   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的五十多年中,他们一手抓“枪杆子”另一手抓“笔杆子”,在这两个领域他们是绝对不允许其他任何的政治势力染指的,所以中国共产党政府至今没有实行民主社会所实行的军队国家化,也不实行新闻的自由化,甚至酝酿多年的“新闻出版法”至今出不了台,因为他们深知:有了新闻自由,才有可能有真正的言论自由;有了新闻自由,才可能为建立民主制度奠定公众的舆论基础。 

   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之中,我和我的朋友们要打破一党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国家,自然不可能不首先从争取新闻自由这一点上开始我们的政治活动,中国大陆著名的“民主墙”运动就是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展开的。 

   当1976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相继去世之后,中国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一些想把中国社会引向民主制度的人们自然而然地、不约而同地在1978年底的“民主墙”前开办了新一代的民办刊物。 

   中国现代的新闻史告诉我们,中国现代的新闻报业正是从民办报业开始的。国民党时期虽然也压制新闻自由,但是民办报业始终存在。中国共产党统治时期是在1957年反右之后,才把民办报刊彻底消灭掉的,所以我们在“西单民主墙”开办民办刊物自然被中国共产党政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当时邓小平为了和华国锋争夺最高领导权使得民办刊物有了暂时存在的空间,我主办的《四五论坛》从1978年底到1980年初,存在了一年多,跨了三个年头,共出版了十七期,有中国大陆包括西藏在内的十几个省份的读者,国外的读者大部分是各国的外交官和留学生。 

   从现在看到的《四五论坛》杂志的实物上,大家就可以看到,它完全是人工刻板、印刷、装订的,它在编辑、出版的过程当中还不断地受到警察的威胁和骚扰,以至1981年中国共产党政府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反革命集团组织罪判处我15年徒刑,当我1993-1998年在出狱的期间和各地朋友建立了“空中民主墙”和“中国民主党”之后,又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判十三年的徒刑。 

   当前中国共产党政府在江泽民集团和胡温集团二元中心的统治下,不但不实行新闻自由,而且严格监控和迫害在英特网上发表批评他们的文章的作者,在这方面最近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他们逮捕和重判刘荻、何德普、杜导斌、杨子立、徐伟等人就是明证。刘荻只是北京一位二十二岁的女大学生,于中国共产党“十六大”前在网上发表了几篇批评他们的文章,于去年十一月七日被捕,超期关押一年之久,近日因中国共产党政府总理温家宝即将访美才释放了她;今年十一月六日中国共产党政府又重判了何德普,仅仅因为他是中国民主党员和在网上发表了包括“致布什总统信”在内的几篇文章;在此之前,网上“四君子”杨子立、徐伟等人分别被重判了八至十年徒刑;网上作家杜导斌最近亦被逮捕,引发了中国大陆和海外中国知识分子一千多人的联名抗议,这种抗议的规模在最近是罕见的,说明中国人的进一步觉醒。 

   希望在座的全世界的新闻工作者对此引起高度的重视和强烈的批评,并救援因实行言论自由和提倡新闻自由而被中国共产党政府所迫害的人们。 

   谢谢大家。 

   我愿意回答你们提出的问题。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