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6 月, 2024

徐文立:擺脫中共 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

-

【大紀元2024年05月25日訊】

(大紀元記者郭小卉採訪報導)

徐文立:擺脫中共 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4/05/blog-post_30.html

「六四」35周年前夕,著名民運人士徐文立指出: 要想解決中國的問題,首先需要擺脫共產黨的統治。資料圖。(大紀元)

【大紀元2024年05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郭小卉採訪報導)「六四」35周年前夕,著名民運人士徐文立指出:要想解決中國的問題,首先需要擺脫共產黨的統治。

近日,中國民主運動的積極參與者徐文立,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談了他對「六四」之後,35年來中國民主進程的看法。

徐文立,中國安徽安慶人,1978—1980年民主牆運動的參與和組織者。1998年中國民主黨創黨領袖之一。他說,追懷「六四」,首要是追憶在北京和各地失去生命的市民和學生。最值得懷念的是,這些年輕學子和各地市民,他們為了理想,不惜生命,這是中國人永遠不能忘記的。

對「六四」的回顧與反思

徐文立指出,「六四」期間,共產黨試圖操縱輿論,個別學生領袖其實是中共黨員,是為滲透進運動而來。然而,不能片刻忘懷為民主運動獻出生命的學生和市民。探討「六四」的發生原因和嚴重性,至關重要。應特別記住為中國民主自由獻出生命的烈士。當然,揭露毛澤東、鄧小平的罪行最重要。

徐文立說,雖然「六四」運動是學生發起的,但如果沒有共產黨在經濟改革中的雙軌制、官倒流行、物價飛漲、搶購風潮泛濫全國,也不會有如此規模的民眾走上街頭。「六四」是自194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全國各大城市都有民眾集會。

徐文立認為,只有讓人們既批毛澤東,又評鄧小平,才能認識到是鄧小平的經濟政策,導致貧富差異越來越大,官倒問題日益嚴重,這是無法忽視的。

只有了解了全面實際情況後,人們才知道,毛澤東時代是中國人民生活最艱難的時期,信息不對稱導致大多數人對真相知之甚少,中共對內部情況的嚴格封鎖,加劇了這一現象。因此,對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批判都是合理的。

政治環境的變化與民主運動的發展

首先,徐文立強調,中國內部的政治環境惡化,當前的民主運動與1978年「民主牆」甚至1989年的「六四」相比,方式和方法有很大不同。習近平主政後,對民主運動的鎮壓和封鎖更勝以往,甚至超過了毛澤東。

其次,他談到,更多的中國人接受了普世價值觀,這是經濟改革不可避免的結果。儘管政治環境惡化,但對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追求,在中國社會中依然瀰散。

徐文立說,傳統的知識傳播渠道很有限,大多數人只了解到一些片面的說法,儒、道、釋之國教,也未必有利於人們了解真相。相比之下,清末才倡行的「小說教」,特別是在宋朝之後的中國文化傳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通過千百種地方戲和說書等方式,人們對中國文化、倫理有了更多了解。

對於民主運動,徐文立認為,需要保持樂觀態度,儘管進展緩慢,受國際社會影響,中國社會正逐漸朝著尊重人權、民主自由的方向發展。

言論自由與領導力的挑戰

徐文立強調,當今的中國社會仍然缺乏言論自由,而沒有言論自由就不可能實現真正的民主社會。儘管中共政府採取了各種手段,來限制言論自由,但仍然有人試圖突破這種限制,這是一個緩慢而持續的過程。

對於中共政府來說,言論自由是一個令它頭疼的問題,因為在互聯網的存在下,封鎖網絡變得更加困難。互聯網的存在也促使言論自由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發展。儘管中共政府試圖控制一切,但現實是,他們無法完全掌控言論自由的發展。中共只要不全面封網,「網絡反對派」就層出不窮、消滅不了……

徐文立指出,當年學生運動缺乏正確理論和堅定的領導,沒有成熟的政治集團指導,這導致運動難以進退自如,可能會出現誤判。個別所謂的學生領袖,實際上是由共產黨培養的,他們被派到運動中扮演角色。

1989在監獄中的徐文立親身經歷了這一切,感受到了89民運領導組織的不足、缺乏強有力的領導組織,導致了運動的失敗。

「雖然我明白當時形勢,我感到焦慮和無助。」徐文立強調說,「1970年10月1日,即便我在北京領導過一次『星星美展遊行』,但我對大規模的群眾運動,仍然感到擔憂,因為我認為,鎮壓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共產黨釋放了一些民主人士,部分是為了緩和國際壓力,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真正覺悟,他們仍然會繼續壓制異議人士。」

擺脫共產黨統治的必要性

徐文立最後指出,中國共產黨通過「支部建在連上」來控制思想,共產黨員和追隨者在各級組織(甚至監獄中)中擔任眼線,掌握情報。這種網絡控制著整個社會,阻礙了中國的思想解放。要想解決中國的問題,首先需要擺脫共產黨的統治。

他鼓勵中國國內的年輕人,應該有遠大的志向和決心,不被任何困難所阻擋。81歲的他,依然在關注中國的變化,因為他堅定的信念,不容他懈怠。對於現在的年輕人,徐文立還想說,中國必須成為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否則不可能實現民主,並且鼓勵有志於民主運動的年輕人,承擔起促進中國正常化的責任。◇

責任編輯:宋佳怡#

*********

探   討

邵:摆脱中共能真正解决中国的问题吗

徐:僅此當然不可能解決全部問題,中國只有真正走向正常社會才能……。

更當然,人類社會有永遠不能真正解決的問題……。

即「人心不足蛇吞象」。

邵:我认为凡是能不,自律纠错,能自觉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或政府。。。。。。才是人梦寐以求的政府或国家

徐:嗯

邵:是的,有哪个国家或政党可以解决所有我问题,但如今,至少我还没有看到有哪个国家能做到些。

徐:建立「正常社會」,用制度「制約」……靠人或者政黨都是不可靠的……

邵:啊!

徐:所以我極力主張建立「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正常社會」,堅信造物主賦予人的是「人人平等」,又要看到「人人不完美有差異」,這恰恰符合造物主創造的人類的「群居生活」的必要條件:人格皆平等、能力有差異、人人有缺陷……平衡有序的生活……。

邵:正常社会我在旅行途中经也见,但那只是存在在极小群体中。一旦人类群体稍微大,一切都是会不正常了!所以,有道德底线和控制不住欲的大多人都是弱肉强食与林法则继承者,与文明相差甚

徐:但願「正常社會秩序」被人們普遍接受:並付之以強有力的「法律制度」可能會在最大限度上抑制「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邵:老兄,其实我个人不懂政治,也不太心。但我知道一个人或政府的道德底线或良心都有。什么都是扯淡!

实差了十万八千里。人类社会不再需要法律,人类的文明也才会有展示的空间,才会有真正的道德束文明的代!

希望路只是漫漫其修兮,但愿人类要不地去求索!

不能不中国仍在步!我看好未的中国更美好!

Luo:人人平等是核心价值,人人差异是社会实。只要实行人人平等的社会制度,人有差异就会越越少。不必强人的差异性。

徐:不會。「人人生而平等、人人生而有差異、人人生而不完美」是造物主賦予人類的三大鐵律,我只是明明白白地告訴世人而已。

**********

X網絡資料,僅供參考

89″64″戒嚴部隊內部文件流出。 死於六四的學生市民總共合計:31978人! 

之前他們殺了多少人一直是個謎,官方說(央視袁木)死了4百多人!學頭們說估計是5、6千人。 終於,由清場部隊內部傳出來真實可信到個位、地址的數字,記住這些數字吧!我們永遠也不能忘記!

 1)學生10974 2)普通人員7992 3)不明人員(無法確認身分)11865 4)軍人113,軍內誤197,軍傷重(醫院)837 【註】

2)3)含工人農民、公安、便衣、教師、外國人等等 頤和園12,大會堂一側(人體堆積)3569,北京大學地區17博物館一側(人體堆積)5781,清華大學地區23,紀念碑南側(人體堆積)2544,萬壽路地區39,紀念碑北側(人體 堆積)4633,木樨地地區11,長安街(人體堆積)9531,燕京飯店外27,金水橋289,民族飯店外57,午間(人體堆積)812,西單地區113,前門大街53,西單至 新華們389,崇文門地區29,達會糖北(人體堆積)271,北京飯店外21,南長安街至南池子大街(人體堆積)933,建國門外19,二環建國門至朝陽門33 ,連逃進住宅區及辦公區的人也不放過,就地槍殺1918,紅廟地區17,醫院837,合計31978。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