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2010年初致友人信札2010年11月8日整理发表)

-


   徐文立

   ————————————————————————

   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

   徐文立

   (2010年初致友人信札2010年11月8日整理发表)

   我们是务实民主派。所以,我们不是简单的“打倒”派。当年中共(特别是其中一些理想主义者)反对、打倒、消灭国民党的“一党专制”、贪污腐败,不能说不坚决,不能说不“彻底”(连所谓的“伪排长”,1949年之后都定为“反革命分子”),结果怎样?不实行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不懂得“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不了解和尊重中华的优秀传统和文化,中共搞得比国民党更“一党专制”、更贪污腐败;倘若我们又是简单地来一次打倒和推翻,历史将一定是不可避免的、不客气的、再一次开我们中国人的玩笑!说什么“我们不会简单地重复他们”,那都是完全没有保障的。毛泽东在40年代不也夸过口,他已经找到跳出那个历史周期律的办法了吗,结果他本人不是更加独裁,那个政权不是更腐败么。根本地说,简单的打倒和推翻,就是主张一元而不是多元;不多元怎么会是民主的呢?

   简单地说唯有彻底打倒和消灭中共才能解决中国问题,也是中共一元化思维的延续。

   中国人从19世纪以来,特别是受了外强欺辱之后,一味地只知道只有外国的东西才好,一会儿“马先生”,一会儿“资先生”,一会儿又“欧洲社会民主主义好”,恰恰忘了我们还有一个“中华好先生”,还有一个“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在那儿永远起着作用。达不到和谐的时候,就是违背了这个秩序;要想和谐,就要回到这个正常秩序。老祖宗早讲过。这不是简单的打到和推翻能够做得到的。共产党为了达到打倒甚至消灭国民党,让中国人死去几千万;他们执掌政权后,又人为地造成了几千万人无辜的死亡,这种简单的重复和循环不可取。

   所以,我个人认为,从历史的纵深来看,什么这个“党”、那个“党”,不过统统就是一张“皮”而已,这也包括我们中国民主党。在中国,这个“党”的底下,都是中国人;。消灭来,打倒去,其实,消灭、打倒的对象都是中国人。

   不解决制度性的问题,不解决人心的问题,不了解人类社会正常秩序,都不可能根本性地解决中国的问题。 

   1)我们可以学习西方的不轻信任何个人的、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让坏人都不便于和不敢于轻易做坏事。

   2)另外一方面,我们又要发扬光大中华优秀文化当中:信任人、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是有良知的(所谓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来要求人们三省吾身,内求诸己。讲究人的修学、修性,也就是未来中国需要既重制、又重教。

    3)又要承认人类社会是有正常秩序可循,不可违背的。有关人类正常秩序,我粗略写了一本书,叫《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2008年在香港发表,请诸位批评。

   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所以,我们只有用务实的纲领、路线和策略才可能完成彻底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的历史使命,这些务实的纲领、路线和策略都记载在我们党的海内外党的正式会议通过的党纲、党章中和领导人的言论和著作中(国内查建国和高洪明先生最近的言论和文章更希望大家注意),特别记载在何德普先生冒着入狱风险代表全党发表的《中国民主党二十一的宣言》中,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

   我們是務實的民主派

   徐文立

   (2010年初致友人信札2010年11月8日整理發表)

   我們是務實民主派。所以,我們不是簡單的“打倒”派。當年中共(特別是其中一些理想主義者)反對、打倒、消滅國民黨的“一黨專制”、貪污腐敗,不能說不堅決,不能說不“徹底”(連所謂的“偽排長”,1949年之後都定為“反革命分子”),結果怎樣?不實行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不懂得“人類社會的正常秩序”、不瞭解和尊重中華的優秀傳統和文化,中共搞得比國民黨更“一黨專制”、更貪污腐敗;倘若我們又是簡單地來一次打倒和推翻,歷史將一定是不可避免的、不客氣的、再一次開我們中國人的玩笑!說什麼“我們不會簡單地重複他們”,那都是完全沒有保障的。毛澤東在40年代不也誇過口,他已經找到跳出那個歷史週期律的辦法了嗎,結果他本人不是更加獨裁,那個政權不是更腐敗麼。根本地說,簡單的打倒和推翻,就是主張一元而不是多元;不多元怎麼會是民主的呢?

   簡單地說唯有徹底打倒和消滅中共才能解決中國問題,也是中共一元化思維的延續。

   中國人從19世紀以來,特別是受了外強欺辱之後,一味地只知道只有外國的東西才好,一會兒“馬先生”,一會兒“資先生”,一會兒又“歐洲社會民主主義好”,恰恰忘了我們還有一個“中華好先生”,還有一個“人類社會的正常秩序”在那兒永遠起著作用。達不到和諧的時候,就是違背了這個秩序;要想和諧,就要回到這個正常秩序。老祖宗早講過。這不是簡單的打到和推翻能夠做得到的。共產黨為了達到打倒甚至消滅國民黨,讓中國人死去幾千萬;他們執掌政權後,又人為地造成了幾千萬人無辜的死亡,這種簡單的重複和循環不可取。

   所以,我個人認為,從歷史的縱深來看,什麼這個“黨”、那個“黨”,不過統統就是一張“皮”而已,這也包括我們中國民主黨。在中國,這個“黨”的底下,都是中國人;。消滅來,打倒去,其實,消滅、打倒的對象都是中國人。

   不解決制度性的問題,不解決人心的問題,不瞭解人類社會正常秩序,都不可能根本性地解決中國的問題。 

   1)我們可以學習西方的不輕信任何個人的、多元制衡的、民主的政治制度,讓壞人都不便於和不敢於輕易做壞事。

   2)另外一方面,我們又要發揚光大中華優秀文化當中:信任人、相信每個人內心都是有良知的(所謂人人心中都有一桿秤),來要求人們三省吾身,內求諸己。講究人的修學、修性,也就是未來中國需要既重制、又重教。

    3)又要承認人類社會是有正常秩序可循,不可違背的。有關人類正常秩序,我粗略寫了一本書,叫《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在香港發表,請諸位批評。

   我們是務實的民主派。所以,我們只有用務實的綱領、路線和策略才可能完成徹底結束中共的一黨專制的历史使命,這些務實的綱領、路線和策略都記載在我們黨的海內外黨的正式會議通過的黨綱、黨章中和領導人的言論和著作中(國內查建國和高洪明先生最近的言論和文章更希望大家注意),特別記載在何德普先生冒著入獄風險代表全黨發表的《中國民主黨二十一的宣言》中,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

(2010/11/08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