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6 月, 2024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8)(2006年7月26日)

-

【《关注中国中心CCC》www.cdp1998.org 2007年4月3日消息】 

   2007年2月6日始每周一篇正式发表徐文立2004年开始写的系列内部通信1-9《我们怎么办》。 

   我们怎么办

   (8)

   ————————————————————

   致党内高层信

   希哲、钦华、维邦、汪岷、黄华:

    我高兴地收到各位对于2007年民运海外大会提议的各种意见,我现在也就我的想法与你们做再交流。一旦我们意见基本统一,我将代表我们总部向2007年民运海外大会的发起者和发起组织提出我们的基本意见书。之后,将由秘书长汪岷和他们作进一步地联络和安排。

    看来,我首先要从2002年底出来之后的基本想法,实际上也是在狱中已经规划好、出来后稍作调整的基本思路与你们交流。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民运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基本不是一个理论和路线的问题。

    当然我不是说,我们不需要进一步地进行理论研究,提出更加切合人的自然法则,更加切合当代中国的内在需求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在这一点上,我给我个人的定位是:既是思考者,更是吸纳者和提出者。我们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的基本要求是贴近国情,符合民心,通俗易懂,深入人心。

    至于中国民运的目标尽管会有纷争,但基本大同小异,无非是打倒、推翻、或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建立民主制衡的政治体制,最大限度地保障人民的自由和人权,尽可能地实现均富强国的目标。当然,要实现这些政治目标所采取的手段可能会有很大的差别。极端地说,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用暴力革命手段打倒、推翻中共的一党专制。这种说法,明的、暗的不绝于耳。可是直到今天也未看到成功的实施者,几乎都是喊喊而已。这类事本来就是只能做,不能喊的事;凡是喊的,大都不准备做,也不可能做。这类人无非是幼稚、空想,或者是哗众取宠。最低限度,我们也都认为没有这种可能。

    当然,我们绝对不会放弃人民有权用暴力手段推翻反动政府的理念;也不会放弃支持甚至领导在特定的情况之下,人民的正当防卫和暴力反抗。我们只是认为当今没有这个条件和民意的基础。

    既然我们坚持的是公开、理性、和平、非暴力的政治路线,我们坚持自己的路线就是了,没有必要和坚持其他路线的人为敌。正如希哲倡导的:百花齐放,各现其能。这有什么不好?基于这样的基本考量,我出来之后,尽量不发表和其他人在理论上和政治路线上有争论的意见。

    仅就我个人而言,也是从全党和整个民运的整体利益出发,我出来后,侧重地是做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第一, 首先要做到自己能养活自己,并为事业寻求外力的支持。首先的方面至今没有做好,并未取得自己养活自己的可靠保障。相信你们比我更有体会,自己不能养活自己,遑论其他。为了寻求外力的帮助,我来海外仅三个月就建立了“关注中国中心”这个非盈利组织,可是只为中国孤儿募得一点小款,其他至今几乎寸金未得。由于,至今并未取得养活自己的稳定的保障和资金帮助,为事业的付出又几乎全靠我工资来支出,搞得我几乎山穷水尽,举步为艰。倘若在这方面能帮助我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班子,为事业寻求外力的支持,方有可能开辟新的局面。

   第二, 整齐我们自己的部队,是我们的当务之急,这样才可能在需要以组织的形态作战的时候,能够有一支能战斗的部队。好在经过2004年底组建“海外流亡总部”以来,我们已经在世界各地初步建立起了中国民主党在各地的党部。这些党部,以我这次的欧洲之行来看,基本上已经做到:心向总部,服从领导。相反,在美国本土,反而是花的力量最大,收效最不理想的地区。特别是东部,……。我意:西部……。目前有望在明年夏天,在XX召开“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第一次全体党员代表大会”。民主党国内的组织,并未被他们破坏殆尽,现正以非组织化或公开组织的形态存在。在狱中的我党高级干部依然顽强地在奋斗着,并逐步地团结着海归的精英。

   第三, 避免了在海外与各种派系和人物进行正面冲突的可能,稳固地发展了与海外各种派系的友好关系,有些结成了正式的联盟,有些建立了非正式的联盟。他们都高度地评价了民主党的地位和实力。但是鉴于第一点原因的制约,我们并无力量主办那怕仅仅是为了造势,仅仅是为了交友的民运大会。既然无须我们出什么财力,而能够让我们用最小的成本,广交友,初结盟,我们没有理由不出动一定的力量去参与这类会议。正如汪岷秘书长所说,这叫“借田插秧”,我们何乐而不为。此次柏林会议和之后的我的欧洲之行,我很容易地让我们的总部交了更多的朋友,建立了更广大的政治同盟,在目前情况之下,别人主办,特别地愿意请我们加盟;我们只是加盟者,我们就没有必要按我们的意图附加于这种会议更多的使命;只要继续借用这类会议广交友、深结盟,就值得我们去参与。如果需要赋予我们特定使命的,倒是我们明年拟在XX召开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第一次全体党员代表大会”的时候。所以,请各位将对这次“海外流亡总部代表会议”的设想和要求能尽早告知我、汪岷秘书长和黄华副秘书长,以便为会议做好充分的准备。

   徐文立

   2006年

   7月26日

   星期三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