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 10月11日)

-

【《关注中国中心CCC》www.cdp1998.org 2007年3月10日消息】 

   2007年2月6日始每周一篇正式发表徐文立2004年开始写的系列内部通信1-9《我们怎么办》。 

   徐文立:我们怎么办(5)(2004年10月11日) 

   我 们 怎 么 办

   (5)

   XX:

   你最近的一系列意见极为重要。可以说,对我们的事业有很大的指导意义。

   如果民主事业不与“维权”和“自治”相联系,那就不会走出困境,也就不会有大的发展;就像早年的共产党,只是租界里头的小玩意一般;搞得好呢,也不过是异议人士之间传递些见解而已。不会有什么大的出息。

   可是,你将这样一些极重要的意见用传真件传给我,对于我来说,要想处理和用它发挥作用就变得非常困难。

   ……人来到了海外,可能避开了牢狱之灾;但是生存环境、工作环境、事业环境很可能还不如原来。种种原因我就不细说了。

   我来美国才一年多时间,我已做的那三十几件工作和继续在做的工作仅仅是靠我自己带领几个学生秘书和一、二名助手,和彤这个永远不用付工资的“秘书”所创造出来的。

   学生一毕业,我说的话,人家不懂;人家说的话,我不懂。这就是最大的难题。

   你是知道的,……78、98两次在中国成事,哪次不是依靠的几十位朋友和同道的支持而做成的呢。

   来到美国尚未组成自己的工作班子,尚未得到资助的情况下,一切都要靠我一个人每天十几个小时,从来没有节假日的拼搏奋斗(今天又是美国的哥伦布日);还要靠自己从工资中支付所有事业的开销和对国内外朋友的资助……。

   因为是老朋友了,不怕你笑话,才对你说出实情。

   所以,希望你尽快把你的意见整理成文用“电子邮件”重发给我。

   最近,你不是一直在看到……,总是逼着我要侧着身子应对所有的一切。只是担心我最知己的一些朋友,并不能看清这样的一些内情,以为这只是争风吃醋的“内斗”而已;当然非要说是“内斗”也可以,恐怕是那些人利禄熏心者而挑起的“内斗”,格调极低,正如XX说言,不必正面回应。但,完全不理也不行。

   文立

   10/11/04

   点滴录2

   哈维尔的理论是值得提倡的:在捷克哈维尔是纯靠“公民社会”争取民权民主成功的!

   但那里的国小人少:在中国大陆就需要政党政治与公民社会抗争相结合!在香港XXX日渐近小,所以才会有同各行会的联合才争取到“七一”大游行的成就:这也是公民社会抗争的典型模式。

    现今在中国大陆各行业不维权就活不下去,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农业乡镇区域的各行业,及下岗工人国企职工,简单体力劳动行业,中小型个体户,非政府教会信徒传道人。

   但他们恰恰是维权艰难户,因为他们的文化及接受信息方面比较艰难,资源的限制,所以往往都会是感到维权软弱无力,孤掌难鸣。所以他们很需要“骨干”的介入。他们有急迫感,有愿望,有要求能够接受引导,经循循善诱会很投入持续抗争!再因“行会”是永久性的,维护自己利益的“协会”他们会坚持。这也是未来中国民主社会的基石,也是改变中华民主社会结构的方法之一。

   单纯的政党政治现在无论在任何环境里任何国家、任何地区(巴西,台湾,印度,西方国家)当今都会有一种令人厌倦感,不信任感,会被认为是少数党员的利益,少数人的事,也会有许多畏惧困惑,甚至会被指责是野心,别有用心,等……!

   因此我认为在现今的中国大陆政党政治结合公民社会政治的联合体用来进行非暴力抗

   争,并且直至成功是值得尝试的!

   你帮他十,他将来回报你一,那也不错呀:这些基层行会的基本群众将来也就是党的

   “票源”(台湾叫票仓)何况中间会被培养出许多领袖人物!许多“骨干”(当然今天若光想这事,干不好事业,为时过早!)

    (另外6月份我写的对公民读本的认识和建议:主要是供十三亿人,人手一册对照宪法维权用的)此外再有些零星小题:

    1,对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抗争的成功所应吸取之经验

    (1)注意与宗教的结合,大陆有数千万家庭教会及天主教成员!(加起来一亿)

    (2)对政府的谈判永不放弃,不轻易地拒绝任何谈判的机会。

    (3)争取军队(武装力量国家化)武装部队国家化,中立化,是民主进程成功的必然保证。

    (4)中国特色,自卫!中国人没有传统的宗教文化,一些人对自己的同胞十分残忍,因此,非暴力抗争,必须保留自卫权。

   ————————————————————————–

    点滴录3

   读完我们怎么办2

   我的想法如下仅供您参考。

   批判揭露共产匡世谎言,回归真实生活目标!

   依靠公民社会维权抗争,完善共和宪政国体!

   寻找突破口,变被动为主动,关键在行动!

   一,要在中高层重点酝酿两个议题:

   1,以加强党内民主监督为理由向中共坚决强烈要求扩大第四权力——新闻监督权!

   2,以三个代表维护人民利益为理由向中共坚决强烈要求允许各行业自己成立自己的行业协会!

   二,在地方由骨干暂时以无党派背景,积极投入参与各行业维权协会的催生工作,使全国的各行业维权协会丛生!在全国造成既成事实!迫使中共上层有承认之可能性!这也是实力抗争!

   弱势群体为主,其它行业将会顺势而起。上下呼应内外结合持续不断,有可能打破几十年来中共镇压人民之堤坝!中共的崩溃是在公民社会成熟之际!而不会是之前!

   ————————————————————————–

   点滴录4

   这几天在网上看了一些消息,有些想法!我不是说我所想的就完全是对的!也不是说别人必须照我说的做!供参考而已!

    “榆林农民被枪击”大约有30—40人受伤,!西安棉纺7厂也已经罢工24-5天了!当然我今天没有看cdp1998.org我只是在想一个议题!(或许你们已经做了声援!)(这是个方向,须长久的做。)

   不提反对什么党,不提反对什么政府,无论他们是什么都好了,这些事要是出现了,无论是在阿根廷,还是在墨西哥,我们站在自然人的立场上,都对他们所遭遇的迫害表示同情!都会对施暴者提出反对的抗议的声音!他们已经行动了,我们的“骨干”就介入就支持,就如同某某被捕(赵岩)……,对他的声援一样,在全国网上进行声援!如果有可能在经济上!在其他各方面进行援手!包括一些节日!……。

   在中国大陆将会有许多保守主义出现(XX论点),这些自然人在社会中受到“后集

   权集团”残暴伤害时肯定会有所行动!但他们与针对推翻“共产统治”!及施行“民主政治改换制度”相隔甚远。但是就这些小事件,受到“骨干”的支持鼓舞!积少成多!

   由量变到质变,就会在将来的某一时刻酿成总体爆发的局势,这些弱势群体得益!至于“行会”之形成必在其中。

    就如同西安棉7虽然他们没代表!也就是为了避免被抓人!但是当中必定是有领

   头人的!

    另外个人还有以下的一些看法!

    1,如今海外引导国内的声援是一件事!具体当然是“骨干”在国内操作!但是海外的组织也可以因为每次事件联合起来一同共同不断地声援国内弱势群体(民间惨剧)。时间长了,海外各派政治组织都会渐渐地走向比较联合与相对团结,这样做对国际社会也会有很大的影响力!

    2,国内“骨干”在网络声援,针对每个事件,不必用党的名义联合不同的党外人士,进行声援!及对家属资助。

    3,反对党改变传统的政治手段及操作方式,政党与公民社会相结合,共同抗争!政党对国内每发生的一件事,既是站在事务之上的宏观地看问题,又是置身于事务之中的不脱离人民的共进退!用民间较小的群体利益事件的诉求,共同抗争,最终累计达到巨大的长远的政治目标。有些事不是直观的,批判共产是一部分,结合公民抗争是另一部分!二合一方可见成效!

   4,XX的所谓“保守”主义,实际上就是渐渐通向“公民社会”的路。

   5,关于海外声援的意义!

    比如为“海外华人声援山西榆林农民惨遭枪击事件委员会”所开的新闻发布会,发

   表新闻公告,要比单纯用网上(中文)介绍国内的一篇呼吁文章影响里要大的多,这些行为及事件要是累计起来对西方国家政府会有一定的道德冲击作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