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徐文立:我从来没有发展过吕洪来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的郑重说明

-

 我没有在1998年11月7日发展吕洪来为中国民主党的“秘密党员”,之前、之后也没有。事实是,我和查建国在1998年11月9日之前几次秘密去天津,我们一直和吕洪来商议正式建党事宜,吕洪来极为兴奋,表示这必将是一个伟大的事件,坚决支持;所以在天津的时候,吕洪来才给了我们通知他来北京参加建党会议的秘密电话号码。

   当时,为了防止中共和线人的破坏,只是正式建党会议召开的日期秘而不宣。 

   当时,我们是决计正式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在1998年11月9日之前,吕洪来也同意作为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天津方面的负责人公开出面并进入领导班子的候选名单,后来他因迟到被警方带走,而未能出席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的正式成立大会。这一点,当时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其他领导人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都是清楚的。

   鉴于吕洪来并没有参与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的正式成立,之后又一再公开反对、否定和批判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正式成立这个历史事件。 

   鉴于2008年12月13日吕洪来到达泰国后,却在《博讯》由他人推称自己是“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

   2008年12月14日,高洪明先生才不得已,在美国《博讯》公开申明“吕洪来先生,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

   2008年12月24日,吕洪来慌乱之中,在泰国又公开编造出他是我(徐文立)发展的秘密党员,这是完全不顾基本事实和逻辑的故意撒谎,混淆了视听。

   2009年1月4日,查建国先生才不得已,又在美国《博讯》公开劝诫吕洪来,不要“用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对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正式成立这个历史事件)攻击之, 公开抵制之. 尤其是在警方面前划清与建党者的关系减轻自己的压力, 这无疑是给冲锋在前的朋友从背后戳了一刀. 在别人都纷纷入狱, 而自己平安无事时又一而再, 再而三地用总结教训为名去攻击丒化别人, 以此来减轻自己当年行为的责任, 又在自己已经出国, 有了安全保障后高调自称自己是创始党员, 宣扬自己的历史功绩. 这一切均不可取, 望当事者思之.”

   为正视听,我也特作此说明。 

   ——徐文立2009年1月5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件一:

   『 ……

   原本,念及吕洪来1998年还是一个中青年人,也念及1979年他在天津民主墙期间起过一些好的作用,不准备把他这个丑行公之于众。但是,吕洪来目前的信口雌黄,挑拨离间,让一些不了解那一段历史真情的同仁产生了种种误解,已经危及到中国民主党作为一个整体,能不能健康地进步和发展,那只好将吕洪来的这段丑行,公之于众了。 

    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正式成立之前,我和查建国成功地避开了北京市公安局日夜的监视,三次去了天津,完成了天津的组党部署。考虑到吕洪来早年参加过1979年天津的民主墙运动,只要他同意,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天津部分将由他出面组织,并把党的刊物、即《笔谈》也暂放天津,也由吕洪来主办;所以,我和查建国赴天津时,两次特别约见了吕洪来;吕洪来当时表示全力以赴、不怕牺牲,坚决支持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的正式成立,同意天津部分由他公开出面组织。但是,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即帮助他安排一个谋生的行当;我们不但立即做出了妥当的安排、解决了他的生计,还妥当地安排了党的刊物的编辑、印刷、出版的事宜。为了他的安全,明确无误地约好了一旦确定召开建党会议,如何秘密通知他与会的特殊方法。 

    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正式建立那一天的清晨,我们用和吕洪来事先约定好的特殊方法,用公用电话秘密地通知了他立即赴京与会。 

    然而,他迟到了两个小时;他从天津赶来,迟到了,是完全可以谅解的。 

    可是,就在他迟到了两个小时的期间,日夜守候在我家门口的警察们已经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异动,因为当天中午,陆陆续续地有几十个生面孔进了我家所在的大院,于是,警察采取了封门的措施,凡是生面孔再进这个大院,就带走盘查,吕洪来就是在这个时候被警察带走的。 

    未成想,第二天,即1998年11月10日,吕洪来就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公开宣布民主党组党运动破坏了中国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否认他参加中国民主党的事实,并嘲讽建党会议上与会者选举他为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副主席的选举结果。之后,我立即与吕洪来通了电话,电话中得知,这已是吕洪来自己的本意,我便写了一篇严词斥责他的文章。之后不久,我就被逮捕了。 

    严重的是在我被捕之后,我夫人记述道: 

    “11月30日,文立被捕,警察抄家,持续了三、四个小时,之后没多一会儿,吕洪来就来了电话。我说,现在,院子里还有很多警察,我的电话也被监听。他说,没关系,我不怕。 

    第二天,吕洪来又来电话,问有什么进一步消息,问我听广播了吗?吕洪来说,XXX他们发了声明,不只四个人,还有XXX,还有XX的不少人,是啊,我们就是不呼吁营救徐文立、秦永敏。当然,你放心,现在会依法办事的,比20年前强多了,20年前什么没说,劳教我三年,现在一定是依法治国的,就是81年全国大搜捕,也只是有限度地打击了几个为首的,你看这次,多数民主党人并没有被抓。 

    吕洪来还说:我说什么来着,完了吧,踏实了吧,整个没戏了吧,我当初就不同意组党,老徐不听,怎么样,出事了吧,……。 

    我答道:‘吕洪来,你明明知道我的电话被窃听,现在是故意在这里向公安局讨好卖乖吧。你是不是以为说一百遍,公安局就相信你这套话了?文立现在人在里面,你这么讲不太合适吧,而且你跟我说这些,我也不是搞政治的。” 

    吕洪来说:‘你还不是搞政治的啊。’ 

    显然,吕洪来甚至想把我也往监狱里推。 

    我答道:‘吕洪来,你说什么呢?你以为,你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就能讨好公安局了?当初,我亲眼看见,你拍着胸脯对徐文立说:没问题,我坚决同意组党,太棒了。你还说:到时,我随叫随到。为了万无一失,你还告诉了你亲戚的电话,按照你给的电话,通知了你……,你现在凭什么在电话里如此诋毁徐文立,自己害怕了没关系,但是不能这样公开无耻!’ 

    吕洪来说:‘我就是不知道,说到哪儿,我也不知道。现在,全国救援,我也在搞,你要这样,我可不管了。’ 

    我答道:‘你爱管不管,你真无耻!’ 

    ——贺信彤记于1998年12月初” 

    吕洪来既然是这样一个公开的背叛者,那为什么2007年他要在6月4日之前,今年2008年他又要在四川大震灾之后的第5天,不惜以被人讥讽为“炸网”的急迫,迫不及待地配合海外的“假政庇-中国民主党”们及某种势力集中火力三面夹攻我徐文立呢?……』

   ——摘自徐文立《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2008年6月24日)

   http://boxun.com/hero/200806/zgmzdlhzb/5_1.shtml

   当然,我们不会用中共对付“叛徒”的方法,处理叛徒问题。

   ——徐文立2009年1月4日星期日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件二

    说明:吕洪来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高洪明 

    (博讯2008年12月14日发表) 

    天津吕洪来先生,从来不是中国民主党人,更没有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的工作。

    2008年12月1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141226.shtm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件三

    我是1998年国内组党运动中,最早加入中国民主党的正式党员。

    我加入中国民主党,成为正式党员的日期是1998年11月7日,地点是在徐文立先生的家中,加入的方式是签名,党员性质是秘密党员。当时我和徐文立先生有约定,我的党员身份是党的秘密。对于这一点我想徐文立先生不论对我有多么大的个人成见,总不会公开否认这个基本的历史事实吧!

   ——摘自《回答高洪明先生的说明》

   中国民主党创党党员:吕洪来

    2008年12月24日

    於泰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件四

    中国工党副主席吕洪来先生安全逃抵泰国 

    (博讯2008年12月13日发表) 

   …… 

   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先生已经到达泰国与吕洪来先生会见。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国际人权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arty/2008/12/200812131129.shtml) 

   香港模式可以作为中国社会和平过渡到现代民主社会的跳板

   吕洪来

    最近中国工党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方圆先生在政治报告中提出了“香港模式”——http://boxun.com/hero/2007/lvhonglaiziyoutan/2_1.shtml

   2007年3月14日星期三

   吕洪来:【民运症结问题】之一:没有明确的政治路线

   吕洪来:【民运症结问题】之二:暴力革命走不通改良道路不敢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件五

   图片: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副主席、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第一任轮执主席查建国先生 

    —————————————————————— 

    查建国:厘清几个认识,团结往前走 

    今年六月底我出狱后见到吕洪来先生关于十年前组建中国民主党的一些分析言论. 就此, 谈些个人认识请教于洪来先生及海内外诸多朋友. 

    -, 筹备或实质建党不是组党遭到镇压的主因. 其主因是两个: -是组党本身的性质. 组建不受中共控制的政党直击党天下的命门, 是最前沿, 最核心, 最具威力的反对党天下专制统治的政治行动, 民运活动, 维权行为. 二是双方力量对比的悬殊. 只要搞组织, 不管是公开或秘密(秘密既很难又意义不大), 筹备或实质正式成立(能永远筹备吗), 以政党名称或其它名义都已突破中共专制的容忍底线, 皆会遭到镇压. 例:1992年北京秘密成立中国自由民主党, 数人入狱, 胡石根被判刑二十年.1995年贵阳秘密成立中国民主党贵州支部,5人入狱, 陈西被判刑十年,2001年北京数位大学生秘密成立新民学会, 涉案人员全部入狱, 靳海科被判刑十年.2008年湖南谢长发, 浙江王荣清秘密筹备民主党全国会议, 现入狱面临判刑. 

    =,当公开建党已开始时, 我们应采取的态度. 任何政治行动都存在策略上的爭议, 这是正常的, 也是有益的. 但面对方向原则都正确的-次政治事件已经开始时, 初因策略有异议而反对者应采取什么态度呢? 这里有两种不同的态度: 第一种态度是公开支持. 举二例: -例是马克思当年以时机不成熟为由反对巴黎公社起义. 但他听说巴黎公社起义已公开爆发时, 马克思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支持和热情赞扬的活动. 第二例是在1998初, 徐文立鉴于国内形势提出缓结社. 但当6月浙江朋友首先打出了公开组党的大旗并遭警方打压时, 徐文立和北京及全国十几个省的朋友纷纷冒着坐牢的风险公开成立中国民主党地方党部以声援浙江的朋友, 这是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而第二种态度是面对着战友大无畏的公开冲击专制的行动时, 用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攻击之, 公开抵制之. 尤其是在警方面前划清与建党者的关系减轻自己的压力, 这无疑是给冲锋在前的朋友从背后戳了一刀. 在别人都纷纷入狱, 而自己平安无事时又一而再, 再而三地用总结教训为名去攻击丒化别人, 以此来减轻自己当年行为的责任, 又在自己已经出国, 有了安全保障后高调自称自己是创始党员, 宣扬自己的历史功绩. 这一切均不可取, 望当事者思之. 

   面对着民运内部, 民主党內部, 朋友之间的不同争议我们从来不惧之, 不避之. 认为争论是自由民主的题中之义, 但同时又希望争议有度有止. 厘清认识团结往前走是我之大愿. 

   查建国 于北京天坛南门寓中2008年12月28日 

   From: 查建国 [mailto:zhajianguo1951@gmail.com]

   Sent: 2009-1-3 (星期六) 23:03 

   To: Xu, Wen-Li 

   Subject: 厘清几个认识 

   可转发其它朋友 

    ———————————————— 

   附:吕洪来发表

   From: gongminshijie@googlegroups.com 代表 lv honglai

   Sent: 2008-12-31 (星期三) 17:21

   To: 公民世界

   Subject: [Released] 吕洪来:【民运症结问题】之一:没有明确的政治路线

   From: GongMinLiLiang@googlegroups.com 代表 HuangJohn

   Sent: 2009-1-2 (星期五) 21:35

   To: gongminliliang@googlegroups.com

   Subject: [Released] 就08宪章和中国国情说两句与吕洪来交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rom: goldbelling@hotmail.com

   To: lvhonglai@gmail.com

   Subject: RE: 交流

   Date: Sat, 3 Jan 2009 10:21:38 +0800

   洪来兄,你好!新年好!

   你在泰国移民监生活的还好吧!看来还不错。能上网,有相当的自由。希望你早日获得澳洲政府的接纳,真正获得自由。

   你的文章写的很好!我支持。现在海外民运基本脱离中国国情,包括08宪章的本质,那是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但资本主义在中国意味推倒一切,重新建立,那就是革命,是不符合国情的。

   ……

   希望你勇当旗手,……。

   黄钟

   Date: Fri, 2 Jan 2009 14:45:38 +0700

   From: lvhonglai@gmail.com

   To: goldbelling@hotmail.com

   Subject: 交流

   吕洪来:【民运症结问题】之二:暴力革命走不通改良道路不敢走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