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

 士賢弟兄葬禮追記——天津1979民主墻第一人

   徐文立(2020年2月8日)

    為最後送士賢弟兄一程,也為看望生活在西部的我的家人,1月26日抵達洛杉磯及後去了舊金山,2月7日凌晨才回到家。今日凌晨12:30又夜不能寐,想寫這份追記。 士賢弟兄追思會和葬禮1月27日在洛杉磯玫瑰園舉行,遺孀王桂雨、二姊劉智敏攜長子劉祿、幼女劉娜,以及士賢老友新朋王希哲、陳維明、傅申平、莫逢傑、林牧晨、吳倩、汪岷、呂洪來、郭平、草庵、趙永奎、李塬、張銳、林勁鵬、楊曉等等四五十位出席,解開武牧師帶領大家作了禱告。 考慮到文字永遠不如圖像生動。所以就以照片開篇。(圖片在文章中的定位、錯位一直折磨到現在)

    照片依次是:

    1,劉世賢一生最喜歡的一張照片及工作生活照和榮獲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授予已故顧問劉士賢的「民主獎牌」及總部慰問金;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2,徐文立和士賢夫婦在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大會之後於舊金山2010.12.31的合影;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3,2011年士賢和籌備組為中國民主黨海外二大2011.6.1赴美國國務院的照片;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4,送別士賢;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5,六四紀念碑、「連儂牆」及2020.1.30「第一把連儂鎖」和陳維明;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6,這一張是林牧晨兄這次專門提供的我太太和女兒1998年來美國西部和士賢夫婦、王希哲、吳倩等朋友的合影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徐文立在劉士賢追思會上的發言

徐文立:士賢弟兄葬禮追記

   (賀信彤整理稿)

    主持人陳維民:我們來緬懷來追思我們共同的好朋友劉士賢先生,他在數天前已經去世,在洛杉磯,他一生一直追求民主,追求自由,在七九民主牆的時候就是民主牆的老戰士,他用他的一生譜寫了我們時代最壯烈的為民主事業,為我們中國人民可歌可泣的事業,獻出自己生命的光彩樂章,在他最後的時間裏,他還在想著給我們留下的那個「六四」視頻,能否跟大家見面,他雖然剛剛逝去,但他的視頻永遠地載入史冊,成為我們民運當中拍的最成功完美的記念天安門的歷史作品,今天我們在此緬懷他,就像我們一樣人生非常短促,但他卻閃爍著巨大的光輝。

    現在我們邀請我們的民主老前輩徐文立先生,徐文立先生是中國民主黨的創始人之一,坐牢將近二十年,他是中國民主黨全聯總的前主席,我們邀請徐文立先生上台。

    徐文立:主內的兄弟姐妹們,尊敬的來賓和朋友們,早上好!

    士賢的過世是我們中國民主事業的巨大的損失,也是我們這些在座的朋友們的巨大損失。我們悲痛過,但是我們今天知道,士賢已經回到了天堂,在主的懷抱中,我們又感覺到一種神聖的欣慰。雖然士賢決志不久,但是他因信得義,他的一生就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這三條在士賢身上顯是最為貼切和準確。

    我跟士賢相識的時候,是1979年,那一年我三十六歲,士賢二十三歲。大家想想那二十三歲,我們都同樣經歷過二十三歲,是很懵懂的二十三歲。可是士賢到了我的家,他跟其他的來者有一些不一樣,他除了討論一些問題,看一看以外,他最大的特點,所有在座了解他的朋友都可以想像到,士賢是一定會動手,一定會參與。我們那時候是油印雜誌,一頁一頁地推輥子,如果一期有50頁的話,要出1,000份,大家可以知道它的工作量有多少。士賢從天津匆匆而來,從來沒有在這兒作看客,他一定是參與,不是迭頁子,就是推輥子,要麼就是裝訂。不但這樣,他把民主牆的火種帶回了天津,他是天津1979從事民主牆的第一人,大家知道,天津是當時中國最重要的三個城市之一,他在那兒播了火種,在那建立起了民主牆的隊伍,可是他從來不聲張自己是天津民主運動第一人。

    士賢他在整個的人生當中,像剛才主持人陳維明先生所介紹的,他做了一個驚天動地的事情。大家並不知道,現在可能將有一個美國頂尖級的導演將拍一個片子叫《北京之春》,記述了當年「星星美展10.1遊行」的事情,同時記述了民主牆,其中就有劉士賢的功勞。但是,劉士賢又做了一個別人不做或沒敢作的事情。什麼呢,劉士賢是天津人,可是他一直想著一群人,就是「六四」在北京的那些亡靈和他們的親屬,他永遠沒有忘記這一點,來到了美國,他在沒有任何資助,沒有任何人給他一點實質幫助的情況下,他要把1989年4月15日前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在北京病逝,一直到「六四」發生的近二個多月,每天都發生了什麼都要用視頻紀錄下來,而且形成了現在這個鴻篇巨製,就是「非官方的『六四』紀錄」,沒有一個人做到這一點,他一天天地準備,一天天地做,沒日沒夜地做,這恐怕只有桂雨才知道……。我看見過,他既沒有學過這方面的專業技術,也沒有這方面的資助,可是他就是這樣埋頭苦幹,給世界影視史上留下了這樣隆重的一筆。

    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娶了一個非常賢慧的女士——桂雨。1984年民主牆已經不能夠工作了,這時候,出獄的士賢不失時機地就戀愛了起來,每次就帶一個漂亮的姑娘到我們家,帶了三次之後,我的太太忍不住地問他,「還是那位嗎?怎麼一次比一次漂亮啊?」士賢說,都是她,只有她能跟著我。

    我在八零年代初已經入了監獄,士賢也坐了牢,之後結婚有了孩子,可是我判得比較重一點,我被判了15年徒刑,他們為了安慰我的夫人,經常從天津趕到北京來……。

    就像民主牆時候,我們都有點搞不清楚,劉士賢到底是北京人還是天津人,那時候幾乎每到禮拜六傍晚就來我家工作,晚上,有的時候就跟我睡地板,然後第二天傍晚又匆忙地趕回去,星期一好上班,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再來到我的家,他們有了孩子,後來我太太也去天津,跟他們家團聚的時候,他們會讓他的孩子祿祿,給他的大媽做一些表演,他大媽就是賀信彤,直到今天她都不忘記那個靈動的孩子,現在只要螢幕上出現什麼樂隊的時候,她首先想到的就是祿祿,祿祿呢,是個架子鼓敲的不遜色任何專業的鼓手;過了若干日子之後,再來我們家,祿祿追著我的太太賀信彤,說,「大媽、大媽我不但會敲架子鼓,我還會說相聲,我給你講一段馬三立的相聲」。然後他就講,一個小孩坐在他們家窗戶底下,看到一個人把他們家的東西偷走了,這小孩子問那人,你是誰呀,小偷說,我叫「逗你玩」,小孩的媽媽問,誰呀,誰拿咱們家東西啊?小孩說「逗你玩」。我太太說,馬三立說這個笑話的時候,我都沒有笑,就是祿祿說的時候,我覺得那麼可愛,靈動得很,後來他們有了這個小女兒。士賢到我家的時候,我太太問他,小女兒怎樣?他幸福地瞇著眼睛說,「可愛得不行,可心得不行」,這就是他們的一家人,他們能夠自由幸福地生活在美國,就是因為劉士賢用自己的雙腳做了正確的選擇,這一步,決定了他們家庭能夠生活在美國這麼美麗的土地上,我要講的就是這些,我希望我們有個神聖的欣慰!謝謝大家!

   傅申平在劉士賢追思會上的發言

    今天, 我们同刘士贤先生的亲属一样怀着极其沉重的心情送别士贤弟兄。 士贤弟兄一生追求真理、支持正义、秉持良心,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就投身民主墙运动,其间做了大量具体的工作。也是81年九号文件之后,最早受中共迫害的异议人士之一,几经磨难,之后来到美国始终关注着国内的民主化进程,历经数年制作了《非官方史料》的六四专辑光盘。这种高调行事,低调为人的风骨,真正显示了七九民运一代的风范。 数年来我与士贤弟兄经常交流彼此的感观。我以为缅怀士贤弟兄,就是坚守自己的信念,终身不渝的精神。对真理的执著,就是对人的精神力量,对自我人格的尊重。坚持自己的思想信念,就是坚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坚持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尊严。

    士贤弟兄作为七九民运的一个代表,也真实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骨。

    中国知识分子历来都有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优良传统,虽屡遭历代统制者的摧折,此种风骨至今绵延不绝。中华民族之所以长存不衰、光耀千秋,盖也有赖于此。但愿凡我同胞无问上下都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此刻,士贤弟兄可以自豪地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守住了。刚刚举行的送别仪式,清楚地告诉我们—生命册上也有刘士贤弟兄的名字。肉体可以朽坏,但灵魂是永存的。

    士贤弟兄安息吧。

(2020/02/08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