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徐文立:在纽约法拉盛遭遇“李鬼们”

-

 在纽约法拉盛遭遇“李鬼们”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召集人 

   徐文立


   前几日到美国华盛顿DC公干。8月12日晚经过纽约法拉盛,为了给老友一个惊喜,就突然造访了。没想到这位老友却让我更为吃惊,他问我,你们中国民主党是要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吧?你是来开会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发现原来是“李逵碰上了李鬼”。



   13日深夜回到家中,一查电子邮件,居然看到某位“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效法中共中央文件,发了一个“中发(组)字016号”并吞中国民主党的文件。事后知道,其实是他一个人于8月5日召开了他一个人主持的、一个人参加的“本党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的“紧急会议”,并煞有介事地研究了“美东地区民主党组织面临的组织混乱,队伍涣散,党心动摇的严重局面”,于是由他和一个非法移民,在开会的数小时前,挟持一位方先生,在几十位不明就里的寻求移民客户的“钱拥”下,骗来两位老外和一两位刚刚出道的记者,就堂而皇之地召开恕爸泄裰鞯车谝淮未泶蠡帷保?月20日他又花了几千美元在《世界日报》的广告页,登了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整版的公告,又那么轻易地被“民主选举”为“中国民主党主席”了,就这样精彩地自编自导了一出中国民运第一搞笑的政治闹剧,成了第一“李鬼”。难怪他的“暴力革命”在他的家里就可以完成。

   可能这位主席迷先生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要追随他并吞中国民主党的所谓的筹委会成员把他现在想抵赖的、他亲笔签字的信,用电子扫描到了我这里。信笺的下方还赫然标明:纽约曼哈顿五大道350号帝国大厦5121—5124室,就是楼上某位先生曾为你、也准备为他自己开的那个房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去年这位主席迷不是早已被帝国大厦扫地出门了吗!未成想,这位政治破落户前几日又被他自己任命的“执行主席”扫地出了门。既然他自己的“党”后院起了火,怎么会拉拢几位谢氏民主党人,去救谢氏后院的火呢?说来也不怪,他任命的“执行主席”断了他的生路,他又有短,掐在人家手中,他不铤而走险,又怎么办?他不做出这等疯狂的举动,又怎么办?何况,未必不能够把他所负的那个刑事嫌疑案政治化,何“乐”而不为,何“乐”而不铤而走险呢!否则,也难以摆脱一屁股的烂债,也难以摆脱办不成移民的客户们的追诉。 

   这种人总以为他的敌人是批评他的人,岂不知,他的“敌人”正是那些被他们的欺骗逼急了的人,正是号称“世界同盟”的那些政治庇护生意中的竞争对手们,正是那可能要追诉、惩治他们的那个美国法律。然而,更是他们自己。

   说起美国法律和美国政府,我们的一些朋友总是很失望,抱怨它们不识好赖人。在美国几年下来,我更了解了美国人、美国法律和美国政府的“无为闲定”,自有他们的道理。他们长期以来就是在这种善恶相斗、恶恶相克的自然发展中成长起来的。发展到不可收拾的时候,自然由法律去仲裁它,法律的仲裁只重事实而不重什么理念。他们认为什么道德、信仰、理念,那是你私人的事情。行政干预越少越好,特别不允许去干预有关道德、信仰和观念的问题。有了事实犯罪,终有一天法律会找到你的门上。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知道,这次在法拉盛遇到的民主党李鬼,并不是全部,他们至少有四五家,洛杉矶也开始有了分店,打着中国民主党旗号的组织在美国、特别是在纽约地区活动,他们经常组织以照相为目的的游行示威和公开集会,为该组织成员办理政治难民身份。有的还阔气得很,嚣张得很。可是那阔气的已经阔到拆东墙补西墙、电话不敢接应的地步,嚣张的也嚣张到在法拉盛街头大打出手了,几近达到了在美国搞臭“中国民主党”的目的。那么,离美国法律找到他们头上的日子,还会远吗?

   说到那些人是民主党的李鬼们,仿佛我们是李逵不成?常识告诉我们,是不是李逵不是自封的,至少现在还远没有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可是看到这么多李鬼纷纷跑来冒充李逵,看到当年那些明里暗里不准李逵出世的人们也开始对中国民主党趋之若骛,倒也让那些既无钱又无权,痴心不改,仍然坐在监牢中的李逵们聊以自慰:清贫并非罪过,奉献只是本分。



   2006年8月21日于美国罗德岛州家中

   ————————————————————

   在紐約法拉盛遭遇“李鬼們”



   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召集人 



   徐文立



   前幾日到美國華盛頓DC公幹。8月12日晚經過紐約法拉盛,為了給老友一個驚喜,就突然造訪了。沒想到這位老友卻讓我更為吃驚,他問我,你們中國民主黨是要召開第一次代表大會吧?你是來開會的?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後來發現原來是“李逵碰上了李鬼”。



   13日深夜回到家中,一查電子郵件,居然看到某位“中國自由民主黨主席”效法中共中央檔,發了一個“中發(組)字016號”併吞中國民主黨的檔。事後知道,其實是他一個人於8月5日召開了他一個人主持的、一個人參加的“本黨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的“緊急會議”,並煞有介事地研究了“美東地區民主黨組織面臨的組織混亂,隊伍渙散,黨心動搖的嚴重局面”,於是由他和一個非法移民,在開會的數小時前,挾持一位方先生,在幾十位不明就裏的尋求移民客戶的“錢擁”下,騙來兩位老外和一兩位元剛剛出道的記者,就堂而皇之地召開了“中國民主黨第一次代表大會”,8月20日他又花了幾千美元在《世界日報》的廣告頁,登了召開“中國民主黨第一次代表大會”整版的公告,又那麼輕易地被“民主選舉”為“中國民主黨主席”了,就這樣精彩地自編自導了一出中國民運第一搞笑的政治鬧劇,成了第一“李鬼”。難怪他的“暴力革命”在他的家裏就可以完成。

   可能這位主席迷先生萬萬沒有想到,正是要追隨他併吞中國民主黨的所謂的籌委會成員把他現在想抵賴的、他親筆簽字的信,用電子掃描到了我這裏。信箋的下方還赫然標明:紐約曼哈頓五大道350號帝國大廈5121—5124室,就是樓上某位先生曾為你、也準備為他自己開的那個房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去年這位主席迷不是早已被帝國大廈掃地出門了嗎!未成想,這位政治破落戶前幾日又被他自己任命的“執行主席”掃地出了門。既然他自己的“黨”後院起了火,怎麼會拉攏幾位謝氏民主黨人,去救謝氏後院的火呢?說來也不怪,他任命的“執行主席”斷了他的生路,他又有短,掐在人家手中,他不鋌而走險,又怎麼辦?他不做出這等瘋狂的舉動,又怎麼辦?何況,未必不能夠把他所負的那個刑事嫌疑案政治化,何“樂”而不為,何“樂”而不鋌而走險呢!否則,也難以擺脫一屁股的爛債,也難以擺脫辦不成移民的客戶們的追訴。 

   這種人總以為他的敵人是批評他的人,豈不知,他的“敵人”正是那些被他們的欺騙逼急了的人,正是號稱“世界同盟”的那些政治庇護生意中的競爭對手們,正是那可能要追訴、懲治他們的那個美國法律。然而,更是他們自己。

   說起美國法律和美國政府,我們的一些朋友總是很失望,抱怨它們不識好賴人。在美國幾年下來,我更瞭解了美國人、美國法律和美國政府的“無為閑定”,自有他們的道理。他們長期以來就是在這種善惡相鬥、惡惡相克的自然發展中成長起來的。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時候,自然由法律去仲裁它,法律的仲裁只重事實而不重什麼理念。他們認為什麼道德、信仰、理念,那是你私人的事情。行政干預越少越好,特別不允許去干預有關道德、信仰和觀念的問題。有了事實犯罪,終有一天法律會找到你的門上。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我知道,這次在法拉盛遇到的民主黨李鬼,並不是全部,他們至少有四五家,洛杉磯也開始有了分店,打著中國民主黨旗號的組織在美國、特別是在紐約地區活動,他們經常組織以照相為目的的遊行示威和公開集會,為該組織成員辦理政治難民身份。有的還闊氣得很,囂張得很。可是那闊氣的已經闊到拆東牆補西牆、電話不敢接應的地步,囂張的也囂張到在法拉盛街頭大打出手了,幾近達到了在美國搞臭“中國民主黨”的目的。那麼,離美國法律找到他們頭上的日子,還會遠嗎?

   說到那些人是民主黨的李鬼們,仿佛我們是李逵不成?常識告訴我們,是不是李逵不是自封的,至少現在還遠沒有到蓋棺定論的時候,可是看到這麼多李鬼紛紛跑來冒充李逵,看到當年那些明裏暗裏不准李逵出世的人們也開始對中國民主黨趨之若騖,倒也讓那些既無錢又無權,癡心不改,仍然坐在監牢中的李逵們聊以自慰:清貧並非罪過,奉獻只是本分。



   2006年8月21日于美國羅德島州家中

此文于2007年01月15日做了修改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