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6月4日在华盛顿国会山莊前草坪悼念“六四”20周年集会上演讲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6月4日在华盛顿国会山莊前草坪悼念“六四”20周年集会上演讲,助手若梅任翻译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南茜•普露茜议长6月4日在华盛顿国会山莊前草坪悼念“六四”20周年集会上演讲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6月4日在华盛顿国会山莊前草坪悼念“六四”20周年集会上与南茜•普露茜议长致礼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和夫人贺信彤、助手若梅6月3日傍晚在全美学自联于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举行纪念64二十周年的烛光晚会上

徐文立在纪念六四20周年期间的三个讲话

   徐文立6月2日和天安门三勇士余志坚(及儿子)、喻东岳、鲁德成在一起参加美国NED和劳改基金会召开的纪念64二十周年研讨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感动和悲哀

   正义比暴力更有力量,和平比暴力更有力量

   ——在美国华盛顿DC纪念“六四”惨案20周年大会上的感言

   徐文立

   (2009年6月4日)

   今年3月15日,美国新泽西州的女中学生艾丝黛拉( Estella Langford)来信,问我中国的“六四”惨案和那位阻挡中共坦克的“无名英雄”的事情,让我甚是感动。二十年了,一位美国女少年依然会关心千里万里外的中国和1989“六四”的惨案;然而因为中共政府的阉割和阻隔,我们中国的中学生却几乎不知道二十年前曾发生过“六四”大屠杀和1989年的民主运动,这怎不令我由衷的悲哀!

   艾丝黛拉问我:

   请问老师是否认为“无名抗议者”已得到他所应得的尊敬与光荣?

   我答道:

   1989年“六四”天安门的“无名抗议者”得到的尊敬和荣耀是无形的,他没有得到任何具体的奖项。我认为,他应该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是20世纪英雄中最伟大的和平英雄,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所表现出来的勇气与牺牲精神,他用肢体语言,非常平静地对残暴的统治者说了一句话:请你们不要这样,不要用坦克对待学生和市民。20世纪没有人能够超越他。他为我们中国人赢得了最大的光荣。虽然他没有得到过任何奖项,但这不重要,因为世人对他的评价是不分国界的,是最崇高的。 

   艾丝黛拉又问我:

    “无名抗议者”为这个世界做了什么?

   我答道:

   他给全人类树立了一个榜样,让我们知道和平比暴力更有力量。全人类有良知的人看到那一场景的时候,没有人会认为坦克有力量,只是觉得他,一个男人,一个血肉之躯,他所表达的正义感远比坦克有力量。

   在这里,我要再说:正义比暴力更有力量,和平比暴力更有力量!

   我们现在的政治使命和口号就是:严惩贪官污吏,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设中国的第三共和。

   我坚信,我们中国人总有一天会生活在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时代!

   谢谢大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宪政民主的关键在于民有、民治、民享

   ——2009年6月2日在美国NED和劳改基金会

   召开的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研讨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

   今天在这个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研讨会上,我看到了湖南三兄弟,即被人们称之为“天安门三勇士”的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感到很高兴;可是看到喻东岳竟然被中共政府折磨成这个样子,高兴的同时,内心又极为酸楚。我借此机会,向天安门三勇士致敬,向1989年民主运动的青年学子们致敬,向天安门母亲们致敬,向那些默默无闻地付出了最大牺牲和代价的北京市民们致敬。

   我们被镇压了,被屠杀了,我们只有在不忘记这被镇压和被屠杀的悲痛的同时,汲取教训,才对得起牺牲的英杰。

   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教训是两点:第一点,我们要对付武装到牙齿的中共政府,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的转型,我们就必须组织起来。我本人不是一个喜欢成为特定党派的人,但是为了民主事业的成功,我不但参加、还参与组织了中国民主党1998年在国内的创建,这是一次在28个省市同时进行的组党活动,他们的主要领导人都有雄厚的理论根底,品德高尚,又经受住了长期的炼狱考验,正像刚才鲁德成先生说的,我们活过来了。

   因此,中国民主党有幸成为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没有被镇压了的、没有被消灭了的中国大陆的坚强的政治反对党。

   第二,任何一场政治变革没有政治纲领都是难以成功的。劳改基金会现在正式出版的《零八宪章》,就是1978年民主墙运动、即中国当代民主运动发端以来,为大家所认可的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政治纲领。我们有了正确的政治纲领和忠诚的反对党组织,一旦和民众的切身的要求和愿望相结合,我们就有可能取得民主运动的最终胜利。

   昨天晚上,我和我的夫人以及助手从美国的国会山,用三个小时经过华盛顿纪念塔,徒步行走到了林肯纪念堂;特别荣幸地在晚十点左右登上了华盛顿纪念塔的顶层。当我们面对林肯纪念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我再次诵读了伟大的林肯的名言:民有、民治、民享。

   民有、民治、民享才是宪政民主的关键之所在。

   我相信,中国终有一天会在美国和各民主国家及如NRD这些组织和友人的支持下,成为一个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

   谢谢大家!

   附:回答一个美国中学生的问题。

   那位中学生问道,俄罗斯经过了民主改革,到今天依然还是那么专制,未来的中国会怎么样呢?

   我答道:历史有的时候是十分神奇的,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毛泽东是中国的湖南人,我想毛泽东至死也不会想到第一批以超人的勇气站出来,用污损他在天安门上画像方式,批判他这个独裁者的就是,你今天看到的这三位中国湖南藉的勇士。

   你从小就立足在美国这块自由的土地上,你是否知道美国的民主制度正是建立在两块基石之上:一是社会的高度自治,二是人民拥有合法的私有财产。

   我想,你也知道,你们的总统不但不敢、甚至连想都不会去想,去干预我现在所居住的罗德岛州的政治事务,这和一个专制的国家完全不一样;社会的高度自治,就从法律上极大地制约了总统的行政权力的范围,何况还有其它的如三权分立、舆论监督、反对党的制衡……等等,总统想独裁都独裁不了;另外,由于美国和各民主国家的公民,都拥有自己的合法的私有财产,这种物质基础,使得政府从根本上无法去干涉公民的基本自由,所以美国和西方民主的政治制度才是稳固的。

   你可能也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三十年,虽然存在着非常严重的各种问题,但是也出现了共产党所不愿意看到的两个可喜的变化:一,社会的高度自治的情况开始出现和不断增强;二,公民所拥有的私人财产也在出现和不断增多。积以时日,这种对于宪政民主绝对必要的基础性的情况还会继续发展。所以,我愿意告诉你,中国的民主化的美好前景很有可能超过现在的俄罗斯。

   (徐文立助手林邑根据记忆和追述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相信,但我相信

   ——2009年6月3日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召开的

   纪念八九•六四的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徐文立

   今天是美国的6月3日,在我的祖国是6月4日,二十年前正是这一天,中共政府动用了正规军对和平示威的学生和民众进行了血腥的屠杀。今天,我们借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来抗议中共政府的暴行,因为我们也是共产主义受难者的一部分。

   我不相信,1998年中国青年学子的血会白流!

   我不相信,天安门三勇士的牢狱之灾和默默无闻的北京市民的血会白流!

   我不相信,天安门母亲孩子们的血会白流!

   我不相信,中国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天安门大屠杀”的罪魁祸首能永远逍遥法外! 

   我不相信,正义不能战胜邪恶!

   我不相信,中共能永远独霸中国!

   但是,我相信中国一定会走上民有、民治、民享的康庄大道。

   谢谢大家!

   (徐文立助手林邑根据记忆和追述整理)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