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徐文立:“倒扁”的施明德先生实际上是在“保扁”更是在“保民进党”——我看台湾目前局势三则

-

  “倒扁”的施明德先生

   实际上是在“保扁”更是在 “保民进党”

   ——我看台湾目前局势三则

   美国布朗大学教授

   徐文立

   (2006年8月23日)

   作为资深的民进党的元老洪哲胜先生在发表中国大陆一位先生的近作:“台湾政治力量逐鹿中原必将多方共赢”的时候,加了一个很中肯的“编者按”,可能并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自谦、反省和深思。

   洪哲胜先生的“编者按”诚恳地忠告我们:“台湾的中华民国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政治家、政客、以及政党要问政,只能采用‘民主’的逻辑、力争每位选民的前往投票所,并且给自己‘惠赐一票’。一个不符民意的政策,不会被台湾选民所接受,因而也不会被任何正经的政治势力所主张。这注定了民进党的拥抱‘中华民国’,不把改国号当作今天的工作;也注定了国民党把谈统一想象成非常非常遥远的、将来的事情。认识了台湾如此这般的民意现状,采用台湾的‘民主’的逻辑进行推论,民运才有可能拿出一套具有实质意义的建议,来提供给台湾参考采用。”当然,可能有些朋友不认可“台湾的中华民国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是,现在台湾的“政治家、政客、以及政党要问政,只能采用‘民主’的逻辑、力争每位选民的前往投票所,并且给自己‘惠赐一票’。一个不符民意的政策,不会被台湾选民所接受,因而也不会被任何正经的政治势力所主张。”却是事实。所以,我个人认为洪哲胜先生慷慨地送了我们一把判研、解读台湾现时政治的钥匙,我们应该谦虚地接受。因此,我对台湾的现时政治有以下三则不成熟的看法,供各位先进批评纠正。

   四. “倒扁”的施明德先生,实际上是在“保扁”,更是在“保民进党”

   施明德先生作为有理想、有抱负的民进党的前领袖,从他掉着眼泪公布了他情真意切地致陈水扁的信那一刻始,就开始成功地吸引了台湾人、大陆人和世人的眼球和紧追不舍的媒体的镜头。倘若,他真得只是为了规劝他的前好友阿扁,他不必这样高调地公开。紧接着,智慧的施明德先生又更为成功地开始了,发起极为理性、极为有序、极为文明的百万人静坐“倒扁”的街头运动的预备式。街头运动,从来是民进党的拿手好戏。从此开始,“扁”那边就做出了一付要出访逃避的动作,让街头“倒扁”的好戏迟迟不必开场。二年时间并不长,六百天一拖就过;何况2008的大选战又必然提前。

   接下来:“施”这边号召捐款,“扁”那边就要提起捐款不合法的诉讼;“市府”这边准备最现代锋利无比的“拒马”,“施”那边就一招一式地训练队伍如何理性和平抗争……。

   不管你用多么鄙视的眼光来看待陈水扁家庭弊案,也不管你的眼球将会有多疲劳,你也不得不被施明德先生主导的民进党“自扫门庭”的大扫除所吸引。这样一来,作为反对党的国民党就变得没有什么好戏可唱了,就不得不被迫作壁上观。

   一个要拉下马,一个绝不下台。时日一久,在观众的眼球不得不被牢牢地锁定的同时,民进党从困境中走了出来,陈水扁也就有可能从困境中走了出来。因此,不论“倒扁”能不能合情落幕,“倒扁”之役的赢家都是民进党,而不是国民党。可不能低估了长期在野艰苦奋斗、刚刚执政不久的民进党。

   五. 台湾民主的希望在于法制化

   这些年来,台湾的政坛不能不说有许多不文雅的乱象,对中国大陆民众产生了负面的影响,但是积极的影响却是主要的。至少让人们看到,陈水扁家庭的弊案能得以这样彻底的曝光和揭露。然而比这严重千万倍的中国大陆政府官员、特别是中共军队官员的贪腐,哪怕一件,能作到这样彻底的揭露和曝光吗?就说一小点,中共那么多的高干,哪个家庭不是用国库里的人民的血汗钱在雇佣保姆和勤务人员呢?!好在现在在台湾,开始有了一点法治下的民主。国民党的罢免案在法律的程序上败了下来,作为国民党主席、同时又是台北市市长的马英九先生也只能按法制的要求,为民进党人主导的百万人演出的完全可能是“双簧”的大戏搭好台子,治好安。因此看来,民主制度要真正在台湾扎下根来,从乱象民主走向文明民主,非走法制化道路不可,别无他途。

   六. “逐鹿中原”既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当前可能的选项

   既然,台湾目前至少已经做到以人民的选票来决定何党何人执政。不论是百年老店的国民党,还是死保政权的民进党,那他们只有以民生的问题拉拢住台湾的选民,他们既无挑起国际事件争取选票的能力,更无大陆民运朋友指望的“杀”向大陆“逐鹿中原”的实力和魄力。当代已不是古代。春秋战国时期,以谋略取胜的“小政治”在当今时代是越来越不灵验了;指望一口辩才,就能六国挂相的时代也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正义、公义、博爱的“大政治”早已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并越来越占有了主导的地位。

   从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的大义出发,台湾的民进党、国民党和亲民党能有一个多党一致的促动大陆民主化的政策,而不被中共分化、统战,就自求多福了;指望他们的远见卓识和实际支持曾害了多少大陆民运人,还殷鉴不远。 

   ————————————————————————————

   “倒扁”的施明德先生

   實際上是在“保扁”更是在 “保民進黨”

   ——我看臺灣目前局勢三則

   美國布朗大學教授

   徐文立

   (2006年8月24日)

   作為資深的民進党的元老洪哲勝先生在發表中國大陸一位先生的近作:“臺灣政治力量逐鹿中原必將多方共贏”的時候,加了一個很中肯的“編者按”,可能並沒有引起我們的注意、自謙、反省和深思。

   洪哲勝先生的“編者按”誠懇地忠告我們:“臺灣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政治家、政客、以及政黨要問政,只能採用‘民主’的邏輯、力爭每位選民的前往投票所,並且給自己‘惠賜一票’。一個不符民意的政策,不會被臺灣選民所接受,因而也不會被任何正經的政治勢力所主張。這註定了民進黨的擁抱‘中華民國’,不把改國號當作今天的工作;也註定了國民黨把談統一想像成非常非常遙遠的、將來的事情。認識了臺灣如此這般的民意現狀,採用臺灣的‘民主’的邏輯進行推論,民運才有可能拿出一套具有實質意義的建議,來提供給臺灣參考採用。”當然,可能有些朋友不認可“臺灣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但是,現在臺灣的“政治家、政客、以及政黨要問政,只能採用‘民主’的邏輯、力爭每位選民的前往投票所,並且給自己‘惠賜一票’。一個不符民意的政策,不會被臺灣選民所接受,因而也不會被任何正經的政治勢力所主張。”卻是事實。所以,我個人認為洪哲勝先生慷慨地送了我們一把判研、解讀臺灣現時政治的鑰匙,我們應該謙虛地接受。因此,我對臺灣的現時政治有以下三則不成熟的看法,供各位先進批評糾正。

   一. “倒扁”的施明德先生,實際上是在“保扁”,更是在“保民進黨”

   施明德先生作為有理想、有抱負的民進黨的前領袖,從他掉著眼淚公佈了他情真意切地致陳水扁的信那一刻始,就開始成功地吸引了臺灣人、大陸人和世人的眼球和緊追不捨的媒體的鏡頭。倘若,他真得只是為了規勸他的前好友阿扁,他不必這樣高調地公開。緊接著,智慧的施明德先生又更為成功地開始了,發起極為理性、極為有序、極為文明的百萬人靜坐“倒扁”的街頭運動的預備式。街頭運動,從來是民進黨的拿手好戲。從此開始,“扁”那邊就做出了一付要出訪逃避的動作,讓街頭“倒扁”的好戲遲遲不必開場。二年時間並不長,六百天一拖就過;何況2008的大選戰又必然提前。

   接下來:“施”這邊號召捐款,“扁”那邊就要提起捐款不合法的訴訟;“市府”這邊準備最現代鋒利無比的“拒馬”,“施”那邊就一招一式地訓練隊伍如何理性和平抗爭……。

   不管你用多麼鄙視的眼光來看待陳水扁家庭弊案,也不管你的眼球將會有多疲勞,你也不得不被施明德先生主導的民進黨“自掃門庭”的大掃除所吸引。這樣一來,作為反對黨的國民黨就變得沒有什麼好戲可唱了,就不得不被迫作壁上觀。

   一個要拉下馬,一個絕不下臺。時日一久,在觀眾的眼球不得不被牢牢地鎖定的同時,民進黨從困境中走了出來,陳水扁也就有可能從困境中走了出來。因此,不論“倒扁”能不能合情落幕,“倒扁”之役的贏家都是民進黨,而不是國民黨。可不能低估了長期在野艱苦奮鬥、剛剛執政不久的民進黨。

   二. 臺灣民主的希望在於法制化

   這些年來,臺灣的政壇不能不說有許多不文雅的亂象,對中國大陸民眾產生了負面的影響,但是積極的影響卻是主要的。至少讓人們看到,陳水扁家庭的弊案能得以這樣徹底的曝光和揭露。然而比這嚴重千萬倍的中國大陸政府官員、特別是中共軍隊官員的貪腐,哪怕一件,能作到這樣徹底的揭露和曝光嗎?就說一小點,中共那麼多的高幹,哪個家庭不是用國庫裏的人民的血汗錢在雇傭保姆和勤務人員呢?!好在現在在臺灣,開始有了一點法治下的民主。國民黨的罷免案在法律的程式上敗了下來,作為國民黨主席、同時又是臺北市市長的馬英九先生也只能按法制的要求,為民進黨人主導的百萬人演出的完全可能是“雙簧”的大戲搭好臺子,治好安。因此看來,民主制度要真正在臺灣紮下根來,從亂象民主走向文明民主,非走法制化道路不可,別無他途。

   三. “逐鹿中原”既不是國民黨也不是民進黨當前可能的選項

   既然,臺灣目前至少已經做到以人民的選票來決定何党何人執政。不論是百年老店的國民黨,還是死保政權的民進黨,那他們只有以民生的問題拉攏住臺灣的選民,他們既無挑起國際事件爭取選票的能力,更無大陸民運朋友指望的“殺”向大陸“逐鹿中原”的實力和魄力。當代已不是古代。春秋戰國時期,以謀略取勝的“小政治”在當今時代是越來越不靈驗了;指望一口辯才,就能六國掛相的時代也早已一去不復返了。正義、公義、博愛的“大政治”早已登上了歷史的舞臺,並越來越佔有了主導的地位。

   從中國大陸實現民主化的大義出發,臺灣的民進黨、國民黨和親民黨能有一個多黨一致的促動大陸民主化的政策,而不被中共分化、統戰,就自求多福了;指望他們的遠見卓識和實際支持曾害了多少大陸民運人,還殷鑒不遠。 


此文于2006年12月25日做了修改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