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6 月, 2024

徐文立:人权第一——2003年11月12日在“卡特中心”人权卫士会议上的讲话

-

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 

   (徐文立) 

   我来自美国的北方——罗德岛的布朗大学,但是我不是美国南方人通常所称的“北方佬”,我是中国的政治流亡者。 

   现在台子上的帷幕是关上的,我知道外面的阳光很灿烂,但是室内却愁云满布,因为从昨天听到今天,43个国家的朋友们说的都是人权被侵犯的事实。所以我说外面阳光灿烂,里面呢,却愁云满布。 

   我们今天就是要想一些办法,让人权的阳光普照我们的人类,包括照到我的祖国那个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在这个月的6日,我们中国民主党的一个党员被中国共产党判了8年徒刑,这个被判刑的人叫何德普。何德普曾积极参加了城市的基层选举,我知道“卡特中心”在中国致力于基层选举。所以,我希望卡特先生和“卡特中心”能够关注这位积极参加城市的、以独立的参选人的身份参加基层选举的、现在被判刑的何德普先生。 

   何德普先生有两条所谓的“罪状”,一个因为他是中国民主党党员,卡特先生是美国民主党党员,我相信美国政府绝对不敢判卡特先生有罪,可是在中国就不行;再一个“罪状”是何德普曾经给布什先生写过一封信,如果卡特先生还记得的话,在你做总统的时候,1978年,中国有一个年轻人叫黄翔的给你写过一封信,当时黄翔给你写了这封信,也成为了他的一个“罪状”,也成为了当时我们“民主墙”的一个“罪状”。 

   在中国以独立的参选人的身份参加基层选举的还有赵常青、余铁龙等人,他们都因为这样的罪状而被判刑或被迫害。 

   现在有了恐怖主义这个情况之后,中国政府又以反恐怖主义的名义判决一些人,美国政府比较知道的一个新疆的女士叫热比亚就是这样的案例。因为中国这样侵犯人权的事情太多了,现在不可能一一列举了。 

   我完全赞成刚才那位先生提出来的发表“亚特兰大人权卫士宣言”的建议。 

   “人权”这个概念的提出来,在人类社会是有划时代意义。 

   我个人认为,在人类社会当中,人权就应该是第一。 

   我希望把“人权第一”的这个概念写在我们这个宣言当中。 

   我们这个宣言要有一些新意。 

   第二点,我们必须对“恐怖主义”有一个准确的界定,当然所谓的准确也是相对而言。因为不然的话,有些政府就可以用“反恐”的名义去压制人权。 

   我想,可以不可以这样来界定“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是:以实际危及无辜平民生命为手段,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行为,为恐怖主义。 

   第三点,我建议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领导下,建立一个“人权电视台”。 

   人类社会有了电视这个“小盒子”之后,亿万人总是盯着这个“小盒子”,如果建立这样的一个非商业性的、完全讲人权的电视台,它对于在全世界普及人权知识和维护人权就会非常及时,当然必须要求各国政府不得以任何借口、任何手段干扰这个电视台在该国的播出。 

   那么钱从哪里来?我想可以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领导下设立一个非赢利机构,向跨国公司请求捐款;因为跨国公司在现代经济中是个支柱,他们很有钱;我们可以给在维护人权方面作得比较好的跨国公司授以“人权奖”;当然决不是谁捐钱多,谁就得这个奖,而是给在维护人权方面确实有成绩的跨国公司。 

   我再说两点。 

   第一,希望“卡特中心”和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一切被关押的政治犯,包括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希望“卡特中心”侧重要求释放像何德普先生这样的人。但是要完全作到这一点,我知道很不容易。 

   再有一条,也是最后一条,很容易作到,希望在座的卡特先生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执行主席先生到中国访问的时候,要求中国政府在中国的报纸上、电视台或者广播当中公布他们参加的国际人权公约的全部内容。这一点,中国政府不能拒绝,因为他们参加了国际人权公约。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