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2 6 月, 2024

徐文立: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2010年8月19日—11月7日)

-


   徐文立

   ——————————————————————

   中国前途不应再是“现代化”,而是“正常化”

   ——欧洲万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

   (2010年8月19日—11月7日)

   今年夏天,我5月18日开始至8月25日在欧洲14个国家,为纪念“辛亥百年、颜色革命、结束专制、再造共和”行走了三个多月。我的体会是——中国前途不应再是所谓“现代化”,而应是走向“正常化”。

   人类几百年“现代化”的历史表明,“现代化”有利有弊,个别领域弊大于利。

   欧洲各民主国家的民众普遍没有了“现代化”的焦虑,生活得安逸和从容,因为不论是老牌的西欧国家(英国、德国、法国、奥地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爱尔兰和2006年我曾去过的瑞士、西班牙)、北欧国家(丹麦、挪威、瑞典和2006年我曾去过的芬兰)、还是新近颜色革命回来的原东欧国家(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以及2007年以来去过的澳洲、日本、加拿大,不但处于“后现代化”时期,而且处处呈现出“非现代化”的表征,人们普遍崇尚自然、天人合一,越来越察觉社会民主主义的福利社会难以为继,作为后发国家的中国自然应该明智地把我们过往一味追求“现代化”的方向,调整为天人合一的“正常化”的方向。特别天人合一等等最优秀的诸子百家的哲学思想就生发在我们中国秦朝之前的封建社会。封建不应再是落后、错误的代名词。

   “正常化”三个基本点是:

   1.人,生而平等。即人的尊严、权利和机会应该人人平等。

   2.人,生而有差异。即社会政策可以向弱势群体倾斜,但是要反对不劳而获、坐享其成,承认多劳多得、合理差别。

   3.人,生而不完美。所以要法至上。任何个人的自由是法治下的自由;公共权力更是法治下、以及反对力量和公众舆论监督下的公共权力。

   然而,在当今中国只有完全结束了中共的一党专制才有可能顺利实现社会生活的“正常化”。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中國前途不應再是“現代化”,而是“正常化”

   ——歐洲萬里行的思考

   徐文立

   (2010年8月19日—11月7日)

   今年夏天,我5月18日開始至8月25日在歐洲14個國家,為紀念“辛亥百年、顏色革命、結束專制、再造共和”行走了三個多月。我的體會是——中國前途不應再是所謂“現代化”,而應是走向“正常化”。

   人類幾百年“現代化”的歷史表明,“現代化”有利有弊,個別領域弊大於利。

   歐洲各民主國家的民眾普遍沒有了“現代化”的焦慮,生活得安逸和從容,因為不論是老牌的西歐國家(英國、德國、法國、奧地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愛爾蘭和2006年我曾去過的瑞士、西班牙)、北歐國家(丹麥、挪威、瑞典和2006年我曾去過的芬蘭)、還是新近顏色革命回來的原東歐國家(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以及2007年以來去過的澳洲、日本、加拿大,不但處於“後現代化”時期,而且處處呈現出“非現代化”的表徵,人們普遍崇尚自然、天人合一,越來越察覺社會民主主義的福利社會難以為繼,作為後發國家的中國自然應該明智地把我們過往一味追求“現代化”的方向,調整為天人合一的“正常化”的方向。特別天人合一等等最優秀的諸子百家的哲學思想就生發在我們中國秦朝之前的封建社會。封建不應再是落後、錯誤的代名詞。

   “正常化”三個基本點是:

   一、人,生而平等。即人的尊嚴、權利和機會應該人人平等。

   二、人,生而有差異。即社會政策可以向弱勢群體傾斜,但是要反對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承認多勞多得、合理差別。

   三、人,生而不完美。所以要法至上。任何個人的自由是法治下的自由;公共權力更是法治下、以及反對力量和公眾輿論監督下的公共權力。

   然而,在當今中國只有完全結束了中共的一黨專制才有可能順利實現社會生活的“正常化”。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0/11/07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