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6 2 月, 2024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2005年8月15日)

-

 (2005年8月15日) 

   毛泽东曾经说过,在中国共产党党内实行的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毛泽东和中共党的其他领导人也一再强调这一原则。 

   久而久之,人们也信以为真,以为中国共产党党内真的实行的是“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 

   甚至一些警惕和防止军人干政的极有见地的自由知识分子也认为:“中共虽然靠武力起家。但武力从来没有成为党内斗争或政治排行榜的决定因素。在党国体制内部,文官系统一直有效地抑制着武将集团在政治地位上的攀升。”“共产党五十年来其实比较有效的维持了『军队的国家化』。即文官系统对武装力量的绝对控制,和军队对文官系统的绝对服从。”“从历史上看这不容易,靠的是现代意识形态的专制力。” (王怡:《从民族主义到军国主义》——此出处,发表时可不用。) 

   然而,如果我们再深入地剖析一下中共的发展史和执政史,就会发现,事情可能不是这样的。 

   1927年8月1日之前,中国共产党深感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无足轻重,甚至任人宰割;一旦,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顿然举足轻重,甚至可以宰割别人。为此,毛泽东总结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可1927年一直到中共的遵义会议,正由于毛泽东并没有在中共的军队里取得绝对的指挥权,他同时也就没有取得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的领导权。所以,这个时期是毛泽东最耿耿于怀的时期,日后他有权“秋后算帐”的时候,他绝大部分是算的这个时期的不得志的帐。 

   当遵义会议,毛泽东拿到了对这个军队的指挥权的时候,他就开始颐气指使了,他开始了不但指挥中共这支军队,也从此开始了他指挥中共这个党的历史了;到了这个时候,曾经当过军委主席的周恩来要听他的了,当时的党的总书记张闻天就更不在话下。 

   你看,作为中共的领导人掌握不掌握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他的身份和地位就有天壤之别。 

   在中国共产党那里,只有当了军头的这个党头,才是真正能指挥这个党的领导人。 

   所以,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在这里实际上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 

   正由于毛泽东深知这一点,他就一定要在长征期间把比他军队的成员更多的张国涛彻底搞垮,甚至不惜牺牲四方面军千百万个红军将士的性命,他也要夺得对于全军的绝对领导权。 

   也只有当他毛泽东真正拥有了对全军的绝对领导权,他才拥有了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权。 

   你说这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呢? 

   可是,为什么又正是毛泽东却偏偏要强调:我们的党是不允许“枪指挥党”的,而必须是“党指挥枪”的呢? 

   因为,毛泽东太知道“枪杆子“的重要,在中国共产党内只有掌握了“枪杆子”的指挥权,才有可能以此作为后盾,指挥全党。可在指挥全党这一点上,毛泽东不想、也不允许其他任何一个人和他分享这个特权。他特别怕也同样拥有某些军权的党的领导人,有可能篡他的位、夺他的权,所以,他就发明了“只允许‘党指挥枪’,不允许‘枪指挥党’”的这个“紧箍咒”。这个“紧箍咒”不是用来管他这个已经拥有对于中共军队最高领导权的党的最高领导人的,而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拥有一些军权的其他的党的领导人的。也就是说,只允许他一个人拿着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指挥全党,乃至全国;不允许任何其他的人也拿着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来指挥全党,乃至全国。 

   1958年,也是军头之一的彭德怀在政治上向毛泽东挑战,毛泽东就把彭等人打成“军事俱乐部”,不允许彭等人这个“枪杆子”指挥党。 

   更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他明知党内有相当多的反对者,于是他一身戎装出场,他是想告诉他的对手们:我是军头!我怕谁?他自然地具有了指挥全党,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无上权力。 

   你说他这是“党指挥枪”呢?还是“枪指挥党”? 

   也就是说,在他那里允许“枪指挥党”,因为他就是“枪头”“军头”,只是不允许其他人拿起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来指挥中国共产党,分享他这个特权。 

   今天,我们搞清楚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特别当中共军内出现了朱成虎这样的核疯子,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们不能把他看作是一个单纯军人的狂人诳语,因为中共实质上是一个“枪指挥党”的特殊的政党组织。 

   如果朱成虎发表了那样疯狂的言论,已遭到世界舆论的同声谴责,既是党头又是军头的胡锦涛既不罢了他的官,也不撤了他的职,那就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如果朱成虎的这种疯狂言论,恰恰反映和代表了既是党头又是军头的胡锦涛的意向的话,那就是更加危险的事情。 

   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以来,一再地表示要向金正日和卡斯特罗这样专制暴君学习,那就更值得我们对朱成虎这样的言论保持高度的警惕。 

   因为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是一个特殊的政党,它的党权和军权是都集中在一个人手里的。这个人要发起疯来,是有可能作出一些疯狂的事情的,韩战、越战、什么自卫反击战,都是实例;到那个时候,什么文官系统,对这个集党头和军头于一身的独裁者是丝毫没有制约力的。 

   你看胡锦涛的前任江泽民,他可以戎装一身检阅部队,到各地接见军队干部,似乎敢作敢为的朱镕基敢吗? 

   你看邓小平到了晚年,只剩下一个军委主席的头衔,他就能够调动野战军,用坦克机关枪血腥地镇压青年学生和北京市市民。这时候,文官系统的制约力量到那里去了? 

   你说这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 

   我认为,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