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2010年12月7日)

-


   徐文立

   ——————————————————————————

   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

   ——写于准备参加刘晓波获奖典礼前夕

   徐文立

   (2010年12月7日)

    中共中央十七届五中全会终于增补了习近平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表明了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这类政治“经理”、“管家”当政的时代即将结束。 

    这在中共党史和中共党国史上,都有划时代的特殊意义。

    习近平为代表的“太子党”当政就是“少东家”专权。“少东家”专权,一般来说最大的政治特征就是:他们的政治作为,要比政治“经理”和“管家”当政来得硬 朗和决绝,不会那样温温吞吞,那是因为他们自认为这是自家的“买卖”,要比那些政治“经理”和“管家”的底气足了许多。换言之,倘若他们想往好里做,好, 就会好到极致;倘若他们往坏里做,坏,也一定坏到极端。 

    最近,世所罕见:继续关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继续软禁刘晓波妻子刘霞,继续封杀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影响,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刘晓波亲属和国 内异议人士前往奥斯陆参加和平奖颁奖典礼,甚至波及正常出国访问、旅游和探亲;更有甚者,扬言“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 什么可说的”,居然派一些人到奥斯陆举行反和平奖颁奖游行,这在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将成为第一恶例;再有,中国民主党领导人秦永敏刚刚结束12年、累计 22年黑牢,竟然被辱骂在家;内蒙古政治重犯哈达15年刑满尚待获释,妻子和孩子先期被抓、抄家;毒奶粉受害家长赵连海和平抗争,也要被判徒刑,天理何 在?公道何在?人权何在?这,就活脱出了“少东家”专权的特质:蛮横、凶悍和无礼。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已经开始执掌中共的政法大权,“太子党”正在加速 出位。 

    由此观察看去,未来“太子党”当政和“少东家”专权的政治走向,可能是这样的一个发展轨迹: 

    第一步,习近平将会邀出曾庆红和陈元等人作为后台和智囊,以整合整个“太子党”,首先用高位收编“卡位战”闹得很凶的那个薄熙来,知趣的薄熙来只有就范,否则将会死得很惨。因为习近平已掌的“枪”已经顶在他的腰眼上。

    第二步,习近平竟会效法薄熙来举红打黑,反贪倡廉。被拿来祭刀的必是温家宝,或是胡锦涛、江泽民、朱镕基等等权贵家族。因为他们在中共盘根错节的党政军内并没有深厚的根基。但是,习近平“少东家”们整肃他人,偏袒自己家族,必难服众。 

    第三步,他们将进一步地强化中共的一党专制,像收紧银根一样收紧政治上的宽松尺度。

    中国社会将进入一个政治严冬期和经济衰退期。

    结果怎样?那就是一句话:中国共产党将离死期不远。

    为何如此?今日不表,让我们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附: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27_1.shtml

    •徐文立: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28_1.shtml

   ————————————————————————————————

   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2005年8月15日)

   徐文立

    毛泽东曾经说过,在中国共产党党内实行的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毛泽东和中共党的其他领导人也一再强调这一原则。

    久而久之,人们也信以为真,以为中国共产党党内真的实行的是“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 

    甚至一些警惕和防止军人干政的极有见地的自由知识分子也认为:“中共虽然靠武力起家。但武力从来没有成为党内斗争或政治排行榜的决定因素。在党国体 制内部,文官系统一直有效地抑制着武将集团在政治地位上的攀升。”“共产党五十年来其实比较有效的维持了『军队的国家化』。即文官系统对武装力量的绝对控 制,和军队对文官系统的绝对服从。”“从历史上看这不容易,靠的是现代意识形态的专制力。” (王怡:《从民族主义到军国主义》——此出处,发表时可不用。)

    然而,如果我们再深入地剖析一下中共的发展史和执政史,就会发现,事情可能不是这样的。

    1927年8月1日之前,中国共产党深感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无足轻重,甚至任人宰割;一旦,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顿然举足轻重,甚至可以宰割别人。为此,毛泽东总结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可1927年一直到中共的遵义会议,正由于毛泽东并没有在中共的军队里取得绝对的指挥权,他同时也就没有取得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的领导权。所以,这个时期是毛泽东最耿耿于怀的时期,日后他有权“秋后算帐”的时候,他绝大部分是算的这个时期的不得志的帐。

    当遵义会议,毛泽东拿到了对这个军队的指挥权的时候,他就开始颐气指使了,他开始了不但指挥中共这支军队,也从此开始了他指挥中共这个党的历史了;到了这个时候,曾经当过军委主席的周恩来要听他的了,当时的党的总书记张闻天就更不在话下。 

    你看,作为中共的领导人掌握不掌握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他的身份和地位就有天壤之别。 

    在中国共产党那里,只有当了军头的这个党头,才是真正能指挥这个党的领导人。

    所以,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在这里实际上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

    正由于毛泽东深知这一点,他就一定要在长征期间把比他军队的成员更多的张国涛彻底搞垮,甚至不惜借刀杀人牺牲四方面军千百万个红军将士的性命,他也要夺得对于全军的绝对领导权。

    也只有当他毛泽东真正拥有了对全军的绝对领导权,他才拥有了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权。

    你说这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呢?

    可是,为什么又正是毛泽东却偏偏要强调:我们的党是不允许“枪指挥党”的,而必须是“党指挥枪”的呢?

    因为,毛泽东太知道“枪杆子“的重要,在中国共产党内只有掌握了“枪杆子”的指挥权,才有可能以此作为后盾,指挥全党。可在指挥全党这一点上,毛泽 东不想、也不允许其他任何一个人和他分享这个特权。他特别怕也同样拥有某些军权的党的领导人,有可能篡他的位、夺他的权,所以,他就发明了“只允许‘党指 挥枪’,不允许‘枪指挥党’”的这个“紧箍咒”。这个“紧箍咒”不是用来管他这个已经拥有对于中共军队最高领导权的党的最高领导人的,而是专门用来对付那 些拥有一些军权的其他的党的领导人的。也就是说,只允许他一个人拿着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指挥全党,乃至全国;不允许任何其他的人也拿着中共军队这个 “枪杆子”来指挥全党,乃至全国。

    1958年,也是军头之一的彭德怀在政治上向毛泽东挑战,毛泽东就把彭等人打成“军事俱乐部”,不允许彭等人这个“枪杆子”指挥党。

    更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他明知党内有相当多的反对者,于是他一身戎装出场,他是想告诉他的对手们:我是军头!我怕谁?他自然地具有了指挥全党,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无上权力。

    你说他这是“党指挥枪”呢?还是“枪指挥党”?

    也就是说,在他那里允许“枪指挥党”,因为他就是“枪头”“军头”,只是不允许其他人拿起中共军队这个“枪杆子”来指挥中国共产党,分享他这个特权。

    今天,我们搞清楚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特别当中共军内出现了朱成虎这样的核疯子,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们不能把他看作是一个单纯军人的狂人诳语,因为中共实质上是一个“枪指挥党”的特殊的政党组织。

    如果朱成虎发表了那样疯狂的言论,已遭到世界舆论的同声谴责,既是党头又是军头的胡锦涛既不罢了他的官,也不撤了他的职,那就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如果朱成虎的这种疯狂言论,恰恰反映和代表了既是党头又是军头的胡锦涛的意向的话,那就是更加危险的事情。

    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以来,一再地表示要向金正日和卡斯特罗这样专制暴君学习,那就更值得我们对朱成虎这样的言论保持高度的警惕。

    因为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是一个特殊的政党,它的党权和军权是都集中在一个人手里的。这个人要发起疯来,是有可能作出一些疯狂的事情的,韩战、越战、什么自卫反击战,都是实例;到那个时候,什么文官系统,对这个集党头和军头于一身的独裁者是丝毫没有制约力的。

    你看胡锦涛的前任江泽民,他可以戎装一身检阅部队,到各地接见军队干部,似乎敢作敢为的朱镕基敢吗? 

    你看邓小平到了晚年,只剩下一个军委主席的头衔,他就能够调动野战军,用坦克机关枪血腥地镇压青年学生和北京市市民。这时候,文官系统的制约力量到那里去了? 

    你说这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

    我认为,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枪指挥党”,而不是“党指挥枪”。 

    ——————————————————————————————

   中共军队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2005年8月15日)

   徐文立

    中共在1927年8月1日建立的军队,是一支以职业军人为主的队伍,但很快就被打散了。

    之后,中共建立的军队均以穷山僻壤的兵源为主,这些兵源确以吃苦耐劳而著称,但又以偏狭、盲从、愚忠、仇视现代文明为主要特征。这些特质正是专制的 中共党和专制的中共政权所最需要的。所以,中共军队直到现在依然以穷山僻壤的兵源为主,甚至提拔军官也以穷山僻壤的士官为主。所以,它的士兵、军官一旦有 了一些文化和技术之后,会变得更加盲目狂妄,乃至刚愎自用,“核疯子”朱成虎就是典型。

    中共在军队实行“(党)支部建在连上”。在1927—1949年,基本上中共党就是中共军队;中共军队就是中共党,甚至是中共党的核心力量。

    所以,中共每当遇有危机,总是调用中共军队来救驾。

    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中,38军军长抗命,那是例外。

    特别是,中共这个特权利益集团一贯给予中共军队更加特权的利益,早已使中共军队成为了中共特权利益集团当中,更有特权的利益集团,他们一贯骄奢淫逸,专横跋扈,使中共军队成为了维护中共特权利益集团和自身更加特权的利益的中坚力量。

    在当今全民经商的中国,经商中最无法纪,最敢胡作非为的就是中共军队。

    1989年6月4日中共军队就是当着全世界的镜头,用坦克和机关枪毫无顾忌地血腥屠杀和平请愿的爱国学生和北京市民的。

    近年,中共军队在镇压各地民众维权运动方面也是毫不手软。

    在执行中共的反动命令方面,中共军队是更反动、更顽固的核心力量。

    中共是一个以中共军队为核心的党,中共军队只属于中共,并不属于中国这个国家;中共军队是名副其实的中共的军队,它不是中国国家的军队。中共军队是维护中共“一党专制”的最反动、最顽固的力量。

    一些朋友指望策划中共军队“兵变”,如当年清末新军“武昌首义”那样,帮助人民推翻中共的“一党专制”,那真是缘木求鱼。

(徐文立:中共即将开始少东家专权的时代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