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徐文立:三評習近平(2018年3月1日)

-

 徐文立:透視習近平二則
   
   (2018年3月1日)
   
   說來好怪,習近平妄想稱帝的最先「推手」竟然是一些所謂民運人士和民運大佬,最先企圖和習近平「稱兄道弟」的竟然也是一些所謂民運人士和民運大佬。

   說怪也不怪。人各有志。一些人的理想不能實現,尋找一些迫不得已的替代方式也是有的;更何況一些所謂民運人士和民運大佬原本就是所謂的、甚至就是中共的人。

   難道習近平真的值得我們期待嗎?
   中國有句老話:三歲看小,七歲看老。當然,難免以偏概全。但是,一個人的率性所為,常常會不經意露出他的本相;不然曾國藩、蔣介石等等政治家如何能夠憑一面、一眼、一言,準確論斷一個人的一生一世呢?

   那我們就從習近平的二則人生實例看看、或許能夠透視他。

   一

   「記得我第二次(1998-2002)入獄,在看電視時看到——彭麗媛素面朝天在廈門、或是福州家中接受採訪,習近平破門而入,機敏的記者拿著麥克風、鏡頭對準他突然發問:習(省長?)當您看到彭麗媛在舞台上光彩奪目地出現時,您有什麼感受?習近平撇著他那特有的嘴型、操著一口京片子,不屑、粗橫地脫口而出:瞧她那份(兒)熊德行!當時,彭麗媛只有苦笑以對。

   一下子,讓我看透了習近平的心!

   少年的苦難,不一定會讓每一位親歷者都變得善良、曠達;往往令人狠毒、偏狹和多疑。後者的可怕、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我斷習近平的生性:狠毒、偏狹和多疑。

   二

   2009年2月11日自認為是「儲君」的習近平出訪墨西哥,會見華人華僑時就信口開河地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麽好說的。」

   這樣粗俗無禮,斯文掃地,說明他是個沒有真正讀過書、或者讀懂書的領導人;他不懂「普世價值」,甚至藐視「普世價值」。有人可能說,他憑什麼不可以粗俗無禮、藐視「普世價值」了?當然可以,那是你們的自由;但是,那就不要忽悠我們:習近平會是千年明君,會走向憲政民主!!!

   我曾經說過:

   「中國大陸怎麽就偏偏攤上了這麽一對說謊從不臉紅、又妄想當全國人民爸爸(什麽“『大大』)媽媽(什麽『麻麻』)的『活寶』夫婦!

   「大大」加上「麻麻」=大麻?大麻不就類鴉片嗎?

   善良的人們千萬不要以為毛澤東反過貪殺過官,習近平打過虎也拍過蒼蠅,他們自己就兩袖清風、一塵不染。

   恰恰相反!

   歷史事實表明,一般中共官員貪的是權和利。然而,毛澤東、習近平貪的、竊的是作為『公器』的國!

   共產黨毛澤東把中國變成共產黨的私產,習近平的共產黨則是把中國變成了習近平的私產。毛澤東、習近平才是中國的巨貪竊國賊!

   中國現在一切(包括外企)都要姓黨,中國共產黨又姓習;那中國不姓習,姓什麼!

   他X的!更有甚者,他一度竟然誘導全國人民稱他為『大大,即爸爸』。流毒至今!

   亙古未聞啊!!!過去的皇帝老兒也不敢啊!!!千古霸帝也!!!

   竟然許多人不以為然,甘毒如飴,至今如此!你說這是不是個王八蛋的兲朝?!」

   無奈也可憐!

   真是應了聖經所說「瞎子領瞎子,至終一起掉入坑中」。

   中國人只有自愛、自主、自醒、自救,今日就從反對習近平稱帝開始。

   ——————————————————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2018年3月2日)

   2010年12月7日我萬分不情願地預告:

   「中國社會將進入一個政治嚴冬期和經濟衰退期。」——《中共即將開始少東家專權的時代》(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uwl/1_1.shtml)

   八年過去了,現實竟然如此了!心情只有更沈重。

   否極泰來,當然未必不會如我進一步所料:「中國共產黨將離死期不遠」。

   值得人們擔心的,反倒是世界各國對中國變化的某種麻痹;自然各國也沒有義務那麼在乎中共的一舉一動。 

   十九大之後,中共實現了姓「習」的蛻變。

   當下所謂「兩會」之後,中國可能出現紅色帝王「毛二」的蛻化;但是,習想超毛幾乎沒有可能,習式「五一六」遮遮掩掩、阻力不斷、事事親躬就是明證。

   最危險的是:在此之前,中共透過它的「大文宣」不斷叫囂:我們(中共)的利益在哪裡,我們(中共)的邊界就在哪裡。

   換言之,現在中共的利益已經在美國華爾街的話,中共他們的邊界就在美國華爾街……。

   這正合習近平癡迷不忘的「解放全人類的共產主義初心(無論真假)」。

   但是,危險並不在外,遭殃的終會是中國;在朝玩核火,首先遭罪的是東三省百姓和軍隊。

   所以,習共對全世界和中國的最大威脅在於:

   1) 它宣布的中共勢力的「無疆界」;

   2) 它不惜成本地偷竊美國、西方最新技術,擴軍備戰,勞民傷財;

   3) 它同時以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霧霾」、對美國西方政要的前倨後恭、低眉順目、超豪華的款待,麻痹着美國和西方社會;

   4) 它比中共任何時期都更四面樹敵,以愛國主義愚民、奴民;

   5) 它以「大撒幣」和新殖民主義大力進軍南亞、非洲和南美洲……及所到之處,輸出軟性的共產主義價值觀……;儘管「一帶一路」處處受阻、處處遭挫……;

   6) 它用資金投入,及建立所謂「孔子學院」的方式,攫取世界性的紅利的同時,軟性控制全世界的上層、精英和輿論。

   世界人民和各國政府對習共的實際威脅,再不能置若罔聞了。

   當然,中共在實質上向美國、西方、周邊國家準宣戰的態勢,也只會加速習

   共及政權的崩潰和滅亡。前蘇聯殷鑑不遠,庚子之亂依然歷歷在目。

   前途倒不需要我們悲觀。

   ————————————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2018年3月3日)

   任何類比可能都是不精確的。人們還是可以類比。

   有人把習近平比作中國的「普京」,我以為普京、習近平他們倆至少有一點明顯不同和一點暗藏的較勁:

   第一,普京批判共產主義思潮;然而,所謂「解放全人類」的共產主義,卻是習近平不知真假的初心。

   第二,習近平譏諷前蘇聯崩塌時「竟無一人是男兒」,自然包括前蘇共黨員、克格勃頭目普京;也就是說:大腹便便的紅色資本家習近平,看不上健康矍鑠的普京大帝,難怪普京在公眾場合也時不時用斜眼鄙視習近平。

   我欣賞周周侃(觀山)的慧眼:習近平可能更似前蘇聯的勃烈日涅夫。

   勃烈日涅夫統治前蘇聯十八年,軍備世界第二、國民經濟和國民社會生活卻停滯了十八年。

   當然,低估對手,是人的通病。能夠蒙蔽世人、急速集權的習近平也不可小覷。

   勃列日涅夫晚年開始大搞個人崇拜,並嗜好勛章成癖,具有濃重的「勛章情結」,有「勛章大王」之戲稱,一生獲得至少114枚勛章。1976年12月,70歲生日時獲得「蘇聯英雄」(一般只授予在軍事上為蘇聯國家和社會做出偉大貢獻的人士,蘇聯歷史上只有朱可夫及勃列日涅夫本人先後4次獲得該勛章)以及蘇聯元帥軍銜。同樣出於慶生,他還獲得列寧勛章(蘇聯最高國家勛章)8次。1978年他還獲得軍隊最高勛章「勝利勛章」,成為二戰結束後唯一獲得該勛章人士。他死後,1989年蘇聯取消了他的這枚勛章資格。

   酷愛扮「統帥」閱兵、充「皇帝」接受萬邦朝拜、超豪華盛宴「寬衣」「大撒幣」、幾十個「組長」頭銜的習近平在這一點上,和勃列日涅夫是有一拚的。

   但是,中國不同於前蘇聯。中國有過撕心裂肺的「八九六四」慘案,習近平至多熬到涉「八九六四」、雷陽血案的中青年們成長起來、有能力向中共索命的那一天;當然,積怨盛極的共產主義資本家總代表隨時暴斃也是合乎邏輯的。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