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徐文立有關“歷史不能這樣亂寫“的鄭重說明

-

徐文立有關“歷史不能這樣亂寫“的鄭重說明

   徐文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諸位:

   我沒有陳樹慶先生Email,請有陳樹慶先生Email的朋友轉發他。謝謝!

   –徐文立拜託

   美國2011年1月24日凌晨,何德普已回到家中,我和他通了電話之後

   ————————————————————

   徐文立有關“歷史不能這樣亂寫“的鄭重說明

   陳樹慶先生在“何德普釋放剩三天,見證中國民主黨人的團結協作精神”一文中提倡的精神和意願都是好的,沒有錯。 

   但是,他言之鑿鑿地說:“例如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後,得到了任畹町、趙昕、馬少華、王林海等先生的回應,組建了中國民主黨北京籌委會並於1998年9月16日正式去北京民政局登記註冊,而趙昕先生又和吳義龍、劉賢斌及其他十幾個省的民主黨骨幹積極籌備中國民主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工作。徐文立先生及與徐最要好的幾位朋友11月9日突然宣告成立由他們幾人組成的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和“中國民主黨一大籌備組”(浙江吳義龍、王榮清等人當時曾對徐文立先生去電話提出過嚴肅批評,但2004年底的《中國政黨法》事件,徐文立先生能不計較王榮清過去通電話直接指責的那些難聽話,在美國大力呼籲營救王榮清先生,此乃後話),迅速膨脹了中國民主黨的力量與國際影響力,但也打亂了王有才、任畹町、趙昕、吳義龍、劉賢斌、姚振憲等人正在醞釀及運作的“中國民主黨一大”準備工作。由此,在北京地區,中國民主黨的兩個組黨群體之矛盾就產生了,很長一段時間難以協調、整合與統一。”

   陳樹慶先生的說法,和歷史事實相去甚遠,甚至有捏造歷史的嫌疑

   1,“1998年4月底5月初時”之前,我徐文立並不知道“王有才”為何許人。因為1989年的八九民主運動期間,我被關在北京市第一監獄反省號裡,前後達5年之久。

   “1998年4月底5月初時”的一天深夜,浙江一位我當時也並不認識的叫程凡的先生,給我來了一個電話,急迫地告訴我:一位叫王有才的八九學生因為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突然失蹤了,因為我知道您的國際影響力,您又和各國通訊社駐北京記者熟悉,請您代為發出消息營救王有才。

   我毫不猶豫地,從床上起身、穿衣,草擬新聞稿,發向各國通訊社和當時香港盧四清主辦的“中國民運信息中心”,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 

   此事可與程凡先生核實,我有的他的Email是:”程凡” , “程凡” ,當然不知現在對不對。

   之後,王有才也並沒有來找過我。

   再次聽到“王有才”這個名字是1998年6月25日。

   那麼,談何陳樹慶所言:“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參加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最初動員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與發起中國民主黨的創黨活動受挫”一事?

   陳樹慶不是當事人,說了不合歷史事實的話,還可以原諒;可是作為當事人的王有才,據說他自己在演講中誇的口是“受過良好教育”,卻放任這種錯誤發生,而且近日不斷地向媒體和個人散發這個造假的歷史事實,意欲何為?不得不問!也逼得我不得不稍作回應。

   請見:

   WangYoucai :陈树庆:何德普释放剩三天,见证中国民主党人的团结协作精神 

   2,1998年6月25日,杭州一些人向中共政府民政部門申請註冊籌備成立中國民主黨,我和秦永敏當晚,緊急通了電話,雖然我們一致認為,當時組黨的時機並不成熟,早了一點,但是為了中國民主事業的大局,哪怕面臨牢獄之災,我們也決定毅然決然地動員全國(後來知道是28個省市)異議人士同時發起組建中國民主黨,並在7月發起了21省市異議人士營救被中共扣押的王有才等人、也演進為組黨的造勢運動。

   王有才2004年初來到美國,我接受美國政府請求,我用自己的工資優厚地接待了王有才一個月的衣食住行,這是我和王有才第一次見面。

   王有才2004年初來到美國時,有許多惡言惡行,我今天暫時保留不予全部披露。 

   2004年初我和王有才見面,他非但毫無感謝之意,反而說,1998年7月我和秦永敏們不應該營救他,他是被中共招待並住在杭州某賓館裡;對我們的營救工作的評價,也和陳樹慶說得一樣的鬼話:什麼我們“打亂了(他)王有才……等人正在醞釀及運作的‘中國民主黨一大’準備工作”。不然,他們所謂的中國民主黨1998年就在中國大陸合法建立了,是我們壞了他的大計。

   真不知道這是他的大計?還是他和某種勢力的“好夢”?現在是不是又在紐約準備重圓這個和某種勢力暗中勾連的“好夢”?王有才公開說的,那個1998年當年現任的所謂的中共省委書記XXX,是不是還在王有才那個組黨名單中?王有才公開說的,那個1998年他和一位中共神秘人物(他昵稱的老同志)的神秘關係,還保持着嗎?真想問問!也希望他再公開說說。

   3,所謂的“王有才、任畹町、趙昕、吳義龍、劉賢斌、姚振憲等人正在醞釀及運作的‘中國民主黨一大’準備工作”。

   我和北京及全國的戰友們1998年11月6日之前,從來沒有與聞。

   1998年盛夏,吳義龍、姚振憲從西安突然路過我家,我和夫人盛情盛宴地招待他們,安排洗澡睡覺,他們也絲毫沒有和我談起什麼組黨和什麼“‘中國民主黨一大’準備工作”,當然我也沒有和他們談起我們已經準備了半年之久的“中國民主黨一大籌備組”的工作,好在當時的當事人查建國、高洪明、劉世遵、何德普等等人都還健在,可以查實。

   2007年6月4日在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會上播放的何德普的妻子賈建英答謝詞,是這樣說的:“就是這些一個個象金子般珍貴的人,他們前赴後繼,為中國的民主事業作出犧牲,然而他們無怨無悔,他們的精神讓我們感動;讓我們敬佩;讓我們愛得刻骨銘心!”

   “我們本質上,是一批爲國家、爲民族有理想、有擔待,又現實的奉獻者”,志同道合者,這並不是陳樹慶所謂的什麼私人感情的什麼“徐文立先生及與徐最要好的幾位朋友”。

   請不要故意貶低我們,我們為事業很傻,但是我們也傻不哪裡去,故意貶低我們,我們看得懂。

   另外,1998年中共對的判決書記載着我9個月的“罪行”:“一九九八年二月至十一月間,被告人徐文立為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積極尋求並接受境外資助,且在《中國民主黨章程》(臨時)中明確規定尋求境外資助。”(請見網絡上的徐文立判決書掃描件)

   而決不如陳樹慶所言:“徐文立先生及與徐最要好的幾位朋友11月9日突然宣告成立由他們幾人組成的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和‘中國民主黨一大籌備組’。”

   中共的情治機構是國家機器,他們對於大陸異議人士的真實面貌,和實際情況的掌握,毋庸置疑,遠遠超過我們和我們的個體。

   可惜,據說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王有才,怎麼連這點基本的政治常識都不懂得。

   再請看:

   在我2004年初慷慨地接待了王有才,之後的第一個早晨,他進入我辦公室的第一句話,就說什麼:“老徐,公安局(不知他為什麼說公安局,而不是說中共)怎麼判,就怎麼判了吧。”

   他的言外之意是說,他這個所謂發起人怎麼才判了11年,屈居第三位;我和秦永敏只是“下山搶頭功”“摘桃子”的,卻分別判了13年和12年?希望他這種沒有必要的耿耿於懷,不要追隨他一輩子,那可就太沒有出息了,那可真辜負了“受過良好教育”的自我美譽了,王有才孜孜以求的參與競選(?)的政治道路還要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請好自為之。

   在這一點上,真不知道是中共不懂事理,還是他王有才不懂事理?

   對寫歷史問題,我非常敬佩任畹町先生,人到六十歲了還能夠深刻地反省自己,說出了許多歷史真相,並糾正許多不實之詞。2010年5月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會議上大聲疾呼:“在此,我想提到美國布朗大學研究員,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主席徐文立先生。我們中國人最瞭解我們自己的事業。徐文立先生為中國民主事業鐵窗獻身16年,表現了良好的道德情操,健康的人格人性,忠誠地事業信仰,善於操作和經營民主事業,能夠團結民眾。現代民運經過30年的錘煉、比較、觀察、鑒別,我以為徐文立先生是中國的曼德拉和哈威爾。中國的人權民主事業不能沒有強有力的領袖及領袖集體。組織、旗幟、領袖是我們事業必勝的三大要素。30年艱苦卓絕的現代化事業是產生她優秀領袖的時候了。”

   只是畹町兄對於我徐文立的評價,太過譽了。中國民主運動的任何榮譽都是我們共同的。我們中國民主黨現在的領導集團,也是集體式的領導集體。我為有王希哲、任畹町、趙南、孫維邦、鄭欽華、劉士賢、汪岷等等老朋友和更多的新朋友、以及國內知名不具的朋友們一起共事而自豪和欣慰。

   我熱切希望八九這一代的某些後生,好好地學習作為中國民主黨海外核心的王希哲先生、任畹町先生的高風亮節,不要在我中國民主黨需要舉黨一致,面對新形勢到來之際,還在這裡篡改歷史,為功名和利祿所迷惑。

   4,“中國民主黨一大籌備組”事是1998年11月6日,而不是11月9日。

   據我知道,陳樹慶先生還是有些學術訓練的人,要寫歷史,可不能像以上這樣毫無考證的亂寫。

   寫史,一次鑄大錯,就有可能終身難讓別人信任,希望陳樹慶兄能警覺。不可不慎!不要為派性,而障礙了自己的聰明才智。

   關於陳樹慶先生重點提到的趙昕先生

   1,1993年5月26日我第一次出獄至1998年11月30日再次入獄。期間,我和秦永敏始終站在中國大陸民主運動的第一線,但是我幾乎沒有聽說過趙昕這個名字,更不瞭解他為中國民主事業和中國民主黨奮鬥的業績,我希望陳樹慶先生能具體介紹一下趙昕先生業績,以及趙昕如何逃過了我們都普遍因民主黨案受到的牢獄之災?陳樹慶先生不能這樣籠統“迅速膨脹”趙昕的偉業,否則難以讓人們採信。

   當然,網上流傳很廣的《趙昕這個人很八卦》以及他在北京“仁之泉”辦公室的種種……,在我們沒有進一步進行考證之前,自然我們也不會採信。

   2,我是2002年12月24日在美國政府和國際輿論的營救下,流亡到了美國。經過近一年的努力,我終於在美國能夠靠自己的工作有尊嚴地生存下來。為了中國民主黨的火種能在海外繼續延續下去,我受王希哲先生的委託,2004年開始重組海外的中國民主黨組織,完全按照黨章所規定的組織原則和程序,進行“三讀、兩議、一決”組織中國民主黨的領導班子和十幾個國家的中國民主黨黨部組織。之前,2003年3月26日我着手組建了非營利組織“關注中國中心(CCC)”。2004年12月3日中國大陸122位知名異議人士熱忱祝賀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成立。 

  在這個過程中,我一再地誠邀王有才先生,甚至表示我可以帶頭在黨內提議、經過選舉、推選他作為該組織的最高領導人,王有才卻百般地不予合作,而且出爾反爾,謊話連篇。

   奇怪的是,正在這個當口,趙昕先生人在北京,高唱什麼“程序正義和實質正義”,卻能在中共的竹幕之後為中國民主黨事向王希哲先生和我毫無障礙地一連發出了“十問”,當王希哲先生不得不進行反駁時,趙昕就高喊什麼“告饒”,落荒而去。

   人們不會忘記中國海外老民聯的領袖王炳章先生就是被類似的高調搞垮,並被搞到中共的無期黑牢裡去的,讓中國海外老民聯不但在1989年民主運動中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並且至今一蹶不振。所以,我們不會允許這段歷史在中國民主黨內重演。

   3,趙昕嚴重地干擾中國民主黨在國內被全面鎮壓下去之後,在海外保存火種的種種努力,不但,至今沒有一個交代、道歉和認罪。反而出現了下面更加奇特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胡錦濤執政八年來,在中國大陸不斷出現像高智晟、何德普等人在監視居住期間,就受到慘無人道的酷刑的事例,其他一些如孫文廣教授等等自由知識分子、記者和宗教人士,不斷地遭受中共黑社會打手的蒙面綁架、非法審訊、肌體殘害。他胡錦濤有過一次憐憫、關注和什麼批示嗎? 

   然而,這位趙昕先生在某旅遊區的酒店裡發生了一個故事,據他說,不但受到了聯合國秘書長、歐盟政要的關切和關注,他更受到了胡錦濤的關切和關注,不但如此,胡錦濤中共政府還為他的故事撤銷了當地的有關官員的職務,並責成該地區的酒店普遍進行了“整改”。這可不是我什麼信手拈來,趙昕先生自己在網絡、電郵中發表的連篇累牘的文字,特別是那篇肉麻的《趙昕致胡錦濤感謝信》就是證據。以此要說他“夠八卦的”毫不委屈。只是不知道他那個八卦都是哪八個內容。

   當然,胡錦濤屈於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壓力,在他“榮耀”訪美之後,倘若放逐高先生,那也和趙昕自己敘述的胡錦濤和中共官員對他的厚待是兩回事。

   從來顧全大局的王希哲先生,現在再次為了中國民主黨的大局,再次推薦陳樹慶先生《見證中國民主黨人的團結協作精神》的文章,可惜也有誤,錯把1979年民主牆時期的中國人權同盟的、現在紐約的趙鑫混同為北京的趙昕。

   但是,王希哲先生立即發表了更正:“關於趙昕和趙鑫,有誤的說明”

   希望陳樹慶先生學習老前輩王希哲先生有錯必糾、有錯必改。

   徐文立

   2011年1月24日凌晨

   ————————————————————————

   附件:

   附件1:查建国、高洪明:纪念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十周年

   附件2: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附件一:查建国、高洪明:纪念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立十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8日 来稿)

    1999年2月6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北京成立,至今已经十周年了。我们撰写此短文,以示纪念。 

    当代,在中国大陆首先商讨成立中国民主党,是1980年春节召开武汉会议的秦永敏、傅申奇、杨晓蕾和刘二安;事前、事后徐文立与闻并和他们商讨了此事。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大陆首先成立中国民主党,是贵阳的朋友们,他们1995年成立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随即遭到中共镇压。陈西被判刑10年,黄燕明被判刑5年,卢勇祥被判刑5年,廖双元被判刑4年,曾宁被判刑2年。 

    1998年6月25日浙江杭州的朋友们再次在中国大陆冲击组党禁区,而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上首次公开冲击党禁,他们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 会。为此,他们做出了重大牺牲。至今十年已有王有才、祝正明、吴义龙、毛庆祥、朱虞夫、王荣清、陈树庆、徐光、吕耿松、严正学、池建伟、张建宏、魏征玲等等人被判刑入狱,现在仍有八人在狱中。 

    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在北京正式宣告成立,其主要领导人徐文立、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先后入狱,何德普现仍在狱中。 在京津党部成立的前后,全国28个省市纷纷组建中国民主党各省市地方党部和筹委会,美国、欧洲也成立了中国民主党分支机构。中国民主党人英勇地冲击党禁的 行为,引起了坚持“党天下”的一党专制的共产党统治集团的极大恐慌,随即对和平、非暴力公开建党的中国民主党人进行了疯狂的镇压。全国各地四十多名党的领袖被判刑坐牢,更多的党员受到各种形式的打压。 

    1999年2月面对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已被捕判刑的“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机,湖北陈忠和到北京与查建国、高洪明等人商议,成立了由中国民主 党北京党部、湖北党部、辽宁党部、天津党部、陕西党部、河北党部、河南党部、山东党部、安徽党部、山西党部、内蒙古党部、北美党部联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的 笫一个联合机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由于当时形势的险恶,沒有条件一步到位,未能成立全国各地大联合的统一的民主党中央领导机构(至今仍无条件成立)。我们设想先北方各省联合起来,逐步推进,最终达到全国党的统一。 

    联合总部领导机构为总部委员会。由徐文立等三十一名委员组成。总部委员会四常任主席;徐文立、王希哲、秦永敏、王有才(这四人当时有三人在狱中, 一人在国外)。总部委员会下设两个常设机构:执行委员会(十一人组成)和监察委员会(七人组成)。执委会还制定了党内一系列规章制度。执委会与监委会按着 排名顺序轮流每人主持工作三个月。执委会工作主持人在主持期间为总部委员会执行主席。第一任执行主席查建国,第二任执行主席陈忠和,第三任执行主席何德 普。因总部委员纷纷入狱,轮换制度被打乱,被迫停止。 

    联合总部的首要目标是:在中国争取开放报禁,开放党禁,建立分权制衡的宪政民主。提出三大任务是:加强自身建设,维护公民权利,推动政治改革。 

    联合总部发布总部临时党章,征求党旗、党徽、党歌的设计方案,印发党内刊物,筹备全国代表大会。联合总部发表各类声明,联署签名发出推动政治改革的声音,积极参与各种形式的公民维权活动和纪念八九民运十周年活动。

    在2002年底何德普执行主席入狱的同时,徐文立主席被流放国外。徐文立在王希哲先生领导的中国民主党海外原有工作的基础上,受王希哲委托,在美 国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的工作继承了下来,2004年11月3日通过网络商讨的“三读二议一决”,及网络选举成立了“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 2007年5月31日至6月4-5日在美国罗德岛州召开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和预备会议、并纪念八九民运十八周年活动,选举了中国 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的领导机构,在海外保住了中国民主党的火种,明确方向,完善规章,健全组织,务实行动,支援国内,随时准备返回国内完成她的历史使 命。特别要指出地是,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经代表表决,通过了《中国第三共和宣言》,即“ 中国民主党人追随辛亥革命诸先贤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宪国大确立的第二共和,励志建设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第三共和。” 

    徐文立先生指出:励志建设“中国第三共和”,既是我党之崇高的政治纲领,又是我党全体党员的神圣使命,更是我党引领她的赞同者建设“中国第三共和”的胜利旗帜。 

    十年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与民主党其它机构组织共同奏起了在中国大陆冲击中共设置的党禁的最强音。中国民主党人前仆后继的牺牲不会白白付出,中 国民主党人揭露假民主,宣扬普适价值,树立勇于斗争的榜样这三大作用将深深地推动中国民主运动,而中国民主党人也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这-切都鼓舞着我们出 狱后为在中国大陆实现自由民主继续奋斗。 

   查建国 [zhajianguo1951@gmail.com] 

    中国北京:86-10-52171789

    高洪明 [ghm0511@gmail.com]

    中国北京(手机):86-1352226765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王希哲先生有关论述:

    王希哲先生说:“我坚持认为,在国内高压,事实无法合程序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情况下,幼芽的民主党只有两条路:一条消极主义,事实让民主党自然消亡,一条,部分中坚骨干分子站出来先拉起山头(如查建国),成为中流砥柱不畏牺牲坚持到明天。”

    王希哲先生又说:查建国的“联总”新路启发了王希哲,他给浙江筹委会同志写信说:“本来按照民主党全国筹委会理想的途径,在全国各省或大多省成立 民主党筹委会后,每省选出代表,出席召开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成立它的中央机构。但随之白色恐怖到来,中共下手逮捕了徐秦王等,加剧了对新生中 国民主党的迫害,各省筹委会协商一致到全国代表大会的路线显然走不通了。这时,查建国、高洪明等同志毅然决定,先团结一部分愿意走到一起来的省市立即成立 联合总部,有个坚强核心,逐步扩大,最后达到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目的,这就有了另一条途径。现在看来,这条途径是比较现实的,踏实的,可操作的,也是比较 正确的。……联合总部则是一个有权威指挥系统的实体机关。没有前赴后继的联合总部权威机关,国内民主党要在这两年白色恐怖下坚持旗帜不倒,是难以想象 的。”“一年半来的历史证明,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成为了白色恐怖下民主党旗帜坚持不倒的中流砥柱;……。查建国、高洪明等同志在紧急关头的当机立断是完全正确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6月4日在美国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的预告”

    【《关注中国中心CCC》www.cdp1998.org2007年4月19日消息】 

    2006年12月5日北京著名的时政评论员王光泽先生在他的《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一文中预言:1998年在中国大陆创建的中国民主党历经17 年的努力,2015年终于在中国大陆获得了合法地位,之后又用了5年的成长,成为了中国的第一大党,2020年取得了在中国的执政地位。 

    自然我们只能把王光泽先生的话作为一种政治预言来憧憬,但联系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对中国民主党的残酷镇压及近年来冒牌的中国民主党组织纷至踏来、当年反对 1998年组党运动的一些人现在却对中国民主党趋之若鹜,当年先积极赞同、后又公然背叛者、沉寂近十年最近也突然“现身”、自如进入海外网站、不惜以“炸 网”的急迫大肆攻击组党,种种趋向至少表明:1998年创立于中国大陆的中国民主党将成为中国实现和平民主转型的、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政党是有可能的。 

   1998年6月25日由浙江民主党人筹备成立、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正式成立达到高潮的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有以下五大特点: 

    1. 中国民主党1998年创建于中国大陆,而不是海外。 

    2.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和京津党部组织1998年所颁布的党章或临时党章、公告、特别是2000年1月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所发布的《中国民主党迎接新世 纪宣言》都表明中国民主党是有坚实的民主理念为基础的、是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成熟的、负责任的、具有现代意义的政党组织。 

    3. 中国民主党1998年的创建人是一个大的群体,她的主要成员来源于1978年的中国民主墙运动和1989年的民主运动;她的绝大多数领导人是经过选举产生的;她的40多位领导人都经历了监狱的炼狱的考验;至今尚有20多位领导人仍在狱中受刑。 

    4. 中国民主党1998年建党运动先后发生于中国大陆的28个省市、自治区,因而她具有了全国性的规模。 

    5. 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创建的第一天起,就受到了美国和各国政府、联合国人权会议以及世界舆论的高度关注,1999年度在王希哲先生和王炳章先生的领导、 廖燃先生协助下让中国民主党人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作为一个集体成功地入围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因而她具有了一定的世界范围的影响力。 

    1998年诞生于苦难、今天依然战斗在苦难之中的中国民主党人挺过来了,正因为中国民主党的中坚分子,在面对牢狱之灾和险恶的社会环境的时候,他们是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坦荡地向世人高声宣称:“我,就是中国民主党人!” 

    时至今日,中国民主党已经成为了中共专制政权消灭不了的一支政治力量,它必定发展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统治重要的在野力量。 

    2004年11月3日建立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现在在全球包括台湾和香港有14个党部,作为中国民主党在海外的流亡组织,负有义不容辞的明确方向,完善规章,健全组织,保护火种,务实行动,支援国内,随时准备返回国内完成她历史使命的神圣职责。 

    原定2007年夏天召开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党员第一次代表大会,修改中国民主党党章、完善和选举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的领导机构、总结自2004年11 月3日通过“三读二议一决”成立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的工作、明确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的组织今后的方向和近远期的工作目标,是完全必要的。 

    经过2006年半年多来的反复酝酿,总部决定自2006年12月24日始,成立了第一次代表大会的筹备组。 

    自2007年1月1日对外发布了2007年夏天召开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党员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公告,就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为了理顺我们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法理依据和名称,2007年3月22日汪岷提议,王希哲、徐文立附议的提案,经过9天,在预备会议的参与者(总部负责人、秘 书处负责人和各党部负责人)中的网络审议和表决,按“少数服从多数、特别注意保护少数”的民主原则,通过了汪岷议案。 

    自2007年4月1日起,我们决定先从党内将“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恢复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将“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更名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 

    2007年4月18日将“恢复和更名”的决议昭告了世界。 

    今日正式通告,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决定2007年6月4日、即“六四惨案”发生18周年之际,在美国罗德岛州首府帕崴登斯市 (Providence——英文是“天道、天意”之义)召开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三天,正式会期二天。 

    党的章程是党的根本大法,是党的灵魂。 

    籍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召开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修订中国民主党党章将是这次会议的重大使命,经酝酿: 

    1. 2006年12月24日成立了中国民主党党章修改小组。 

    2. 修改中国民主党党章的法理和文件基础是: 

    A.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发布的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和1998年10月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发布的中国民主党党章(筹委会负责人祝正明起草)。 

    B. 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全体党员签名议决的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成立公告(第1号)和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临时)党章(严家祺受委托起草,徐文立增修)。 

    C. 1999年4月1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颁布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临时)党章(联总文13号)。 

    D. 2000年1月1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颁布的《中国民主党迎接新世纪宣言》。 

    E. 2004年11月3日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通过“三读两议一决”网络会议决议通过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临时)党章。 

    (以上资料均可在www.cdp1998.org《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专栏》中查询和下载。)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公告

    【《关注中国中心CCC》www.cdp1998.org 2007年6月5日消息】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于2007年6月4-5日在美国罗得岛州典雅的希望俱乐部举行。出席会议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贵宾共50余 人。联合总部(海外)新闻发言人表示,历经坎坷的中国民主党人迎来了自己的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这是中国民主党的成年礼,标志着组织起来的中国民主党人, 正迈开大步,走向中国第三共和。

    美国总议院议长波罗西.南希女士给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发来了贺电,贺电全文如下: 

    尊敬的徐文立先生 

    并致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 

    尊敬的中国民主党代表与贵宾们: 

    谨祝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召开! 

    贵党将以领导争取中国的自由、民主与人权的斗争而广受赞扬。先驱人士公开反抗当前的专制政权,以争取全体民众应享不可剥夺之自由,这样的行动往往能加快社会迈向自由的步伐。 

    你们可以确信,我作为美国众议院议长,将一如既往地把促进中国的自由与民主作为头等重要的大事来对待。我们都希望中国人民有更美好的未来,在政治上、文化 上、外交上、经济上、在一切方面都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务必继续努力,争取中国的变革。我们希望有一天,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将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民 主国家。 

    再次感谢贵党对中国民主事业的引导与献身。请接受我对贵党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的最美好的祝愿。 

    美国众议院议长 

    南希•普洛西 

    2007年6月4日 

    发来贺电贺信的还有流亡美国的中国诗人黄翔、北京王光泽、秦永敏的前妻李金芳女士、山西党部、黑龙江筹委会、香港党部、荷兰党部、韩国党部袁文瑞、(日 本)亚洲和中国的民主化支持会会长牧野圣修、日本党部、日本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赵南、亚洲和中国民主化支持会中国民联日本分部、中国社会民主党日本党部、韩 国武振荣、香港司徒华、何俊仁、陈立民、国内徐高金、贺伟华、刘世遵、任畹町、廖双元、陈西、任诠、吕耿松、盐石、佐夫、李运生、赵汗青等等。 

    出席开幕式的贵宾有美国原参议员、现任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学者Mr.Lincoln Chafee、中国民主党美国之友的代表、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杨黄美幸、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北京之春》经理薛伟。美国其它官方和民间组织的 代表、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主席热碧娅助理Alim Seytoff等观察了代表大会。 

    十多家新闻媒体的记者采访了开幕式,他们之中有美国NBC、英国卫报、美国帕崴登斯各报社、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中国大陆)文汇报等等。 

    “一大”会场布置隆重、庄严。会议开始前,会场正前方是纪念“六四惨案”18周年和中国民主党狱中群英照片陈列,会场里播放着18年前天安门广场响起过的激动人心的音乐。 

    9时正,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秘书长汪岷先生宣布大会开始,在会议中部就坐的“一大”正式代表有:徐文立、王希哲、郑钦华、孙维邦、汪岷、黄华、秦 晋、胡尧、郑在勤、江弘锦、叶国忠、黄奔、万宝、鹿邑、楚天舒、陈晓、刘正、韦民、王尧、叶国忠、方能达、唐元隽、金秀红等。 

    会议首先向“六四死难者”志哀,全场默哀一分钟,并由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主席袁红冰先生作书面发言:“审判中共暴政‘六四’(屠杀)人类罪”。 

    大会向“天安门母亲”群体致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召集人徐文立先生致开幕词,他说:我们会议的所在地帕崴登斯意谕“天道”;“天道•自由•希望”将引领我们的会议。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顾问王希哲先生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向国内的优秀中国民主党人颁发奖章和奖金、向国内的优秀中国民主党人的妻子颁发特别鼓励奖的决定: 

    一,经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批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特授予以下43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奖牌以兹奖励,这43 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是王炳章、秦永敏、查建国、高洪明、刘世遵、何德普、陈忠和、杨 涛、吴义龙、毛庆祥、朱虞夫、祝正明、叶有富、刘贤斌、畲万宝、胡明君、王 森、李作、欧阳懿、萧诗昌、吕新华、陶加新、王泽臣、王文江、姜力钧、佟适冬、李大伟、岳天祥、郭新民、郭承明、俞 峰、王金波、张佑菊、李志友、刘 金、张 健、孔佑平、宁先华、赵梓云(林 飞)、廉 彤(潜 龙)、陈 西、许万平、姜福祯; 

    二,经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批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特授予以下七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每人500美元奖金以兹奖励,这七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是王炳章、秦永敏、查建国、毛庆祥、刘贤斌、孔佑平、李大伟; 

    三,经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批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特授予以下二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每人250美元奖金以兹奖励,这二位国内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是胡明君、王森; 

    四,经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预备会议批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特授予中国民主党优秀党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女士500美元特别鼓励奖,以兹奖励。 

 中国民主党的优秀的领导人之一何德普的的妻子贾建英女士就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授予国内43位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奖牌以及对9位国内 优秀中国民主党党员颁发奖金发来了答谢词。会议接通了她北京家中的电话,贾建英女士激动地表示:“我在这里为他(们)高兴。 4月27号,我去看他(何德普),也简单地给他写了一个小纸条,给他看了看,他的表情真得非常非常高兴,他不能表示什么,他当时点了点头,很高兴地笑 了”。 

    徐文立先生宣读《中国第三共和宣言》。 

    代表们表决,除一人弃权,通过了《中国第三共和宣言》。 

    徐文立先生指出:励志建设“中国第三共和”,既是我党之崇高的政治纲领,又是我党全体党员的神圣使命,更是我党引领她的赞同者建设“中国第三共和”的胜利旗帜。 

    与会代表、来宾们纷纷在《中国第三共和宣言》的立轴上签名。 

    在今天的会议上,美国原参议员、现任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学者Mr. Lincoln Chafee作了精彩的演讲,表示对中国民主运动和年轻的中国民主党的热情支持。在大会上演讲的还有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杨黄美幸女士、中国民主党美国 之友Mr.Sidney Gunst、Mr. Noah Sachs、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国内民主党代表任畹町、廖双元、刘世遵、陈西、任诠、吕耿松、海外中国诗人黄翔、学者武振荣、国内学者贺伟 华、徐金高等。 

    6月4日下午,会议由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副秘书长黄华先生主持。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召集人徐文立先生作了题为“让我们共同走向第三共和”的演讲。 

    顾问王希哲先生论述了“中国民主党的几个问题” 

    一、中国民主党历史上的路线问题; 

    二、怎样理解“第三共和”问题; 

    三、中国民主党怎样介入国内维权和把它推向新阶段的问题 

    四、中国民主党的宣传和外交问题 

    秘书长汪岷先生呼吁:“联合起来,抓住历史的契机”。 

    他说:“我今天在这个会上,向大家,向全世界的中国海外民运组织呼吁,团结起来,联合起来,在奥运之前,用一年的时间把分散,各自为政的民运力量凝聚起来,组成一个真正的反对运动,或者一个真正的反对党,在那场未来将来的暴风雨中,去赢得最后的胜利。” 

    在大会上演讲的还有澳大利亚党部的秦晋先生,他演讲的题目是:“看清路向,把握时机”;《北京之春》杂志经理薛伟先生以“中国民运的新课题难民运动”为题 作了演讲;Mr.John Kusumi、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主席热碧娅助理Alim Seytoff等都先后发表了演讲。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徐文立先生特别助理郑在勤先生宣读了“关爱和成长基金会”章程,徐文立先生宣布“关爱和成长基金会”董事会名单。 

    徐文立先生宣布特聘卢盛鑫律师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注中国中心”和“关爱和成长基金会”法律顾问。 

    6月4日晚,会议主持人郑在勤先生请“一大”党章修改小组胡尧先生作修改党章的报告。 

    代表们审议、批准了预备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国民主党章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的第一天会议,始终通过网络直播,会议进行过程中,不断接到来自海内外的电话和电子邮件,特别是国内的民主党 人,给与大会以热情的支持和鼓励。会议全程由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徐文立先生的秘书蔡若梅小姐任双语翻译。 

    中国民主党“一大”6月5日继续举行,会议将选举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届的领导机构和成员。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公告

    【《关注中国中心CCC》www.cdp1998.org 2007年6月10日消息】 

    【与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公告相同的内容略】

    …… 

    发来贺电贺信的还有……郑民生等等。 

    ……

    再由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召集人徐文立先生致开幕词。 

    徐文立先生的开幕词: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 

    我代表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热烈地欢迎各位来宾。 

    请允许我首先介绍我的同事、目前担任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的美国前联邦参议员切菲先生;我也要特别介绍来自台湾民主基金会的杨黄美幸女士;还有我们“中国民主党美国之友”的朋友们。 

    我们开会的这个城市被称为Providence市,英文Providence是‘天道’的意思。Providence市是罗德岛州的首府,当年罗德岛州的 开创者罗杰•威廉姆斯先生由于不满麻省排斥异己的宗教政策,只身徒步来到这里,从此之后仅仅几百年,自由的阳光令罗德岛州繁荣昌盛。 

    我们的会场设在‘希望俱乐部’,‘希望俱乐部’这个名称对中国民主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鼓舞,更让我们感到希望无限。 

    天道•自由•希望将引领我们的会议。 

    ‘希望俱乐部’的经理和员工为我们大会提供了周到的服务和方便,对此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要感谢大会秘书组的成员们,你们辛苦了。大家是否注意到在讲台的对面坐着的这位年轻人,他正在负责为发言者做发言时间到时的提示。 

    正好我讲话的时限到了,谢谢大家!” 

    接着,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顾问王希哲先生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向国内的优秀中国民主党人颁发奖牌和奖金、向国内的优秀中国民主党人的妻子颁发特别鼓励奖的决定: 

    ……( 贾建英的书面答谢词附后) 

    贾建英电话答谢后,徐文立先生宣读了《中国第三共和宣言》。 

    ……

    在6月4日上午的会议上,美国原参议员、现任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资深学者Mr. Lincoln Chafee作了精彩的演讲,表示对中国民主运动和年轻的中国民主党的热情支持。在大会上演讲的还有台湾民主基金会副执行长杨黄美幸女士、中国民主党美国 之友Mr.Sidney Gunst、Mr. Noah Sachs、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国内民主党人任畹町由徐文立、廖双元由郑钦华、刘世遵由胡尧、陈西由楚天舒、任诠由江弘锦、吕耿松由黄华代为 演讲、海外中国诗人黄翔由鹿邑、学者武振荣由秦晋、国内学者贺伟华由郑钦华、徐金高由黄奔代为演讲,海内外英豪们汇聚在希望俱乐部大厅的麦克风前那一刻, 蔚为壮观和令人感动。 

    6月4日下午,会议由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副秘书长黄华先生主持。 

    ……

    6月4日晚,会议主持人郑在勤先生请“一大”党章修改小组胡尧先生作修改党章的报告。 

    代表们极为认真地审议、批准了预备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国民主党章程》及《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党章附件》。 

    …… 

    中国民主党“一大”6月5日继续举行,会议选举出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届的领导成员。 

    6月5日的会议由秘书长汪岷主持。 

    首先由选举工作小组负责人胡尧宣布“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选举规则和程序”。 

    会议经过无记名投票,选举徐文立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主席。 

    会议经过无记名投票,选举徐文立、郑钦华、孙维邦、汪岷、黄华、秦晋、郑在勤、万宝和各党部负责人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委员会成员。 

    之后,由徐文立主席主持召开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委员会会议,选举产生了徐文立、郑钦华、孙维邦、汪岷、秦晋、胡尧、郑在勤、万宝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执委会,特聘王希哲先生为顾问、任命黄华为副秘书长。 

    上午10:00-12:00,由汪岷秘书长主持召开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新的领导班子及顾问王希哲先生参加的记者招待会,并向海内外直播。记者招待会的详情将另发。 

    之后,汪岷秘书长代表“一大”筹备组,向大会作了“一大”财务的初步报告。 

    下午,由与会的友党代表周延风、来宾倪国兴,代表方能达、唐元隽、鹿邑、刘正、楚天舒、黄奔、金秀红等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们特别肯定了会议“先立 规矩,再开会”的原则,因而大会形成了紧张、热烈、而有序的会风。他们并坦率地提出了建设性意见,还对新的领导班子提出了殷切的希望。大会在热烈和团结的 气氛中落下了帏幕。大家恋恋不舍地聚积在典雅、古朴的俱乐部内和门前合影留念。 

   附: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答谢词 

    (2007年6月4日) 

    得知我获得中国民主党颁发给我特殊鼓励奖,这是继美国二十一世纪基金会颁发给我第三届家人奖后,第二次获此殊荣。 

    我很感动,也很内疚,我对民主党领导人徐文立先生说:我不行,比起前辈那些姐妹们来,我不算什么。 

    记得有个律师曾对我说:“你丈夫被判八年,你要一直坚守,不容易啊!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刑事犯,你会在此期间受到很多干扰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做民运家属真不容易。” 

    我说:“没什么,我前面已有很多榜样,有的姐妹为丈夫苦守十多年”。当时,在场的一些人都惊叹:“啊,十多年!” 

    是的,我们很多姐妹在丈夫深陷牢狱中时,一个人独自撑起一个家庭,照顾老人,抚养孩子。她们忘记了危险,身穿状衣在大街上绝食抗议;她们为了打听丈夫被关 押的地点,到处打听、走访;她们站在监狱的大墙外高声喊着丈夫的名字;她们一个人走在探监的路上泪流满面。她们遭受过数不尽的冷落和拒绝,她们经历过无数 的冷暖和悲伤。由于常年的牵挂和焦虑,由于过度的困苦和贫穷,她们每个人过早的生出了白发;过多的长出了皱纹。但是,妻子们没有后退,在她们每个人的脸上 展现的是无畏和坚强,她们在坚守着家庭、丈夫、孩子。她们坚信:丈夫是好人,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对的! 

    几年来,我收到了很多民主党朋友的问候、鼓励和帮助,他们中间有很多都是我不认识、没见过面的朋友。他们很多人都是没有固定收入,靠打工生活。国内大部分 朋友因为受迫害,没有任何收入,一方面冒着坐牢的危险去工作,一方面还要经常地帮助我们这些家属,很让我们感动。 

    记得有个民主党员来看我,要拿出钱帮助我,我坚持不收,他扔下钱就跑。我追上去一再拒绝,他郑重地对我说:“我是一个党员,这是我们组织上的事,我应该这样做,你不要拒绝,也不要感谢”。

 就是这些一个个象金子般珍贵的人,他们前赴后继,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作出牺牲,然而他们无怨无悔,他们的精神让我们感动;让我们敬佩;让我们爱得刻骨铭心! 

    这次大会,在你们最艰苦的情况下,千方百计为我们筹资发放奖励,惦念着我们这些家属,我很荣幸,也好感动! 

    我会告诉狱中的亲人,让他们放心,朋友们想着他们、惦记着他们、支持着他们! 

    在这里,请允许我感谢中国民主党的全体党员对我们家属的鼓励和支持! 

    谢谢! 

   附件二: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五十年来中国政治格局中,中共一党统治的局面在1998年被风起云涌的民间组党运动冲出一道缺口,随着“民运三君子”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的被判刑,组党运动进入调整期。如何理解、看待这一重要的历史事件,是每一位关心中国政治前途和命运的有识之士所面临的深刻问题。 要正确认识这一重要的政治变局,首先遇到的是方法论上的困难,因为任何特定的重大政治历史事件都是具体的,单一的、不可重复也不可逆的,因此,只能对其作 描述,不能对其作归纳;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系统、完整的理论作前提,也无法对其进行演绎分析;同时,由于事件本身的复杂性,一般科学中常用的决定论的、统 计的、线性的、非线性的、“新、老三论”的、混沌的方法也都显得无能为力,相对来说只有类比的方法能够较清晰地显示事件的过程,简化并揭示事件的意义,甚 至作出较准确的未来预测。但要作出有意义的类比必须首先找出最相似的参照物,以大规模的、复杂的政治历史事件而论,最近似的参照系应该是股市。股市中最深 刻,最有哲理性的理论——波浪理论的创始人艾略特就明确指出:他的理论所揭示的规律不单是自然界的,更是社会和人的心理,行为的运动规律,他之所以用于股 市是因为股市有几百年积累的最完整的数据资料可供分析,有千万人和亿万资金的大规模运动可供参照和验证。因此,以股市中积累的各种理论工具和概念术语作参 照,可以帮我们更清晰地认识复杂的历史事件,并为我们提供一个绝佳的看问题的新视角。 

   一般来说,股市在底部运行时要想展开一轮上升行情,必须有“基本面”、“技术面”的配合。基本面是指外部的大环境、大气候,技术面则要突破—条沉重的“阻 力位”,也叫“颈线”。股市底部不管以什么方式运行——头肩底、W底、三重底,圆弧底,还是潜伏底——要想上攻都必须先突破这条“颈线”的阻力,升势才能 被确认。但颈线突破是有条件的,即需要有“成交量的配合“,所谓“带量突破”,如果没有成交量的配合,这种突破就是“假突破”,“无效突破”,甚至“多头 陷阱”,就是政治上所说的“引蛇出洞”,“欲擒故纵”,随即“消灭于萌芽状态”。所以,确认颈线突破的是否“有效”,重要的标志是看是否有成交量的放大, 即是否有大量买盘跟进。以这种理论分析今年中国政治格局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在“宏观基本面”角度,随着97香港回归和十五大的召开,中共完成了邓以后 的权力交接;98年二、三月的“两会”以后,中国政坛出现了“北京之春”的宽松局面;四,五月份的北大百年校庆;六月份的克林顿访华“直播”;十月初的签 署“联合国人权公约”;官方报刊、杂志、出版界的相继活跃;使国内的民主气氛升温,自由化呼声高涨,这就为蕴蓄已久,后来遍地开花的大规模组党运动提供了 适宜的气候和宽松的“宏观基本面”。 

   如果像以前的历次小范围,少数人的组党很快被打压下去一样,今年六月的浙江王有才组党一案被打压后无人响应,则通过组党突破中共一党统治铁板一样的沉重阻 力和政治颈线的努力就是“孤立事件”或“无效突破”,但我们随后看到的事实却是:六月末“中发联”开始活动;九月山东,武汉提出组党,随即全国十几个省市 跟进;十月初“中发联”正式成立并顺利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成立的第二天(10月5日)中国政府签署联合国人权公约;在这前后,“自由公民论坛”,”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中国人权观察”,“全国反腐败观察”,“下岗工人群体”等政治性组织也相继成立或积极活动,使组党运动急剧升温。直到十一月初,以 徐文立为代表的国内民主党人顺应潮流成立“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筹备工作组”,国内外民运人士积极响应,紧接着“民主党京津党部”和“武汉党部” 相继成立,把全国组党运动推向高潮,形成组党运动强劲、凌厉的“第一浪上攻”。由于此次民间组党运动对中国一党统治局面的突破是“放量突破”,在浙江组党 后有大量后来者跟进,形成“量的放大”和“量能的支撑”,即哲学上所说的“量变到质变”,故可以确认此次组党对中国党禁“颈线”的突破为“有效突破”。 

   突破局面形成后一般会遇到什么情况呢?以股市理论来看,由于多方战线拉长,均线发散,支撑减弱,各项技术指标超买、钝化、背弛,上升空间有限,必然会遇到 空方的沉重打压,在图形上形成“反抽”或“回调”,甚至“回补跳空缺口”。“调整形态”与“上攻形态”相比极为复杂,时间可长可短,任何理论对此的描述和 解释都遇到困难,即股市进入你来我往,扑朔迷离的“盘整期”。如果空方力量强大则向下盘,多方力量强大则是横盘或向上盘,这要依“宏观基本面”的情况而 定。以此来观中国的组党运动,9、10月份组党运动进入高潮后,各地公安机关对异议人士开始加紧监控和打压,各地民主党人士被抓了放,放了抓,对组党形成 “上升阻力”。到12月初,官方对全国形势作了全面打压,一方面正式逮捕三地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多次逮捕各地抗争人士,两次查抄“中发 联”北京总部;—方面急剧收紧舆论尺度,整肃以《方法》杂志为代表的国内报刊,杂志,出版社系统。一时间“乌云压城”,终于遏止住了体制外组党势力和体制 内民主化,自由化势力的上攻势头。徐文立等人被抓后,国内外人士作出强烈反应和抗争,各先进国家政府也作出迅速,高规格,强有力的反应,但并未能阻止中国政府对徐文立三人的审判和判重刑,12月17日以后,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三人先后被判刑13年,11年,12年,把此轮组党突破后的“回调”打到最低 点。虽然有国内外民主人士的绝食抗议和各大国及北欧诸国的强烈抗议,仍可以认为组党浪潮进入“调整期”。

   从理论上讲,“有效突破”以后的“回调”有三点值得注意:一是“回调”一般不会跌回“颈线”以下,因是“放量上攻”,有“量”的支持和确认,所以,已凝聚 起来的社会能量和“人气”一般不易打散;二是调整时间的长短任何理论也无法准确给出,理论上是不可知的,因为影响它的不确定因素和突发因素太多,使它持续 的时间可能很短或很长,这要依“宏观基本面”或国内、国际的社会“大气候”而定。三是回调“盘稳”以后的走势必是新一波上攻。上攻的高度任何股市技术分析 专家都能告诉你其“量度升幅”在理论上至少可达到多高,如果有宏观基本面的配合,形成“艾略特波浪理论”所描述的“爆炸性”的“主升浪”,则升幅更为壮 丽,可观,这是理论上的预期。具体到中国的组党运动,经过第一波上攻突破和打压回抽后,调整期需要多久谁也不知道,但有下一波上攻是肯定的,下一波的“目 标位”也是确定的,“宏观基本面”也是配合的。最重要的是“宏观基本面”,任何大规模的民众运动和社会历史事件莫不成于斯,长于斯.那么,我们所面临的宏 观基本面究竟如何呢?概而言之,人类历史上的“第三波”“世界民主化浪潮”已把全球三分之二的国家推入民主制的广阔航道;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知识经 济”的大潮已涛声拍岸;由跨国公司和国际互联网所推动的全球经济,信息一体化进程正在加速发展,势不可挡;市场经济的根系已深入传统经济的板结土壤,使建 立于其上的集权政治风雨飘摇;民主自由人权的观念和“公民”意识正在突破“臣民”,“顺民”的桎梏,广泛普及,深入人心;开放的国度再退回到封闭状态已不 可能;人类将进入下一个千年;正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固守党禁是否合时宜,是否能成功,是否识实务,结论就 不言自明了。 

   在笔者写这篇文章时,据报中国“工人党”已于1999年元月一日宣告成立,国内外民主党人和“文化复兴运动”组织的接力绝食正在继续,“中发联”仍在活 动,《方法》杂志99年第一期已出版发行,下一波民主浪潮的能量正在积蓄,随后的事态我们就不必再说什么了。 王平渊 

   1999年1月5日 

   作者简介: 

   王平渊,男,1952年生人,汉族,籍贯山东冠县,16岁参军,在海军服役四年,复员后在中学教书,恢复高考后,考入大学,毕业后,在大学任教。“六• 四”整党期间被校方解职,九一年至今无业。九一年后退出中国共产党。 

(徐文立有關“歷史不能這樣亂寫“的鄭重說明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