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2 6 月, 2024

徐文立、賀信彤送老康的告別詞及附件

-

徐文立、賀信彤送老康的告別詞及附件

老康,你的老友文立、信彤的心來為你送行了!

為你引領國人的純粹、高貴而來!

為你引領國人真正認識當代文明而來!

為你引領世人容納華夏的精髓而來!

東西融合,世界大同!

安息吧!老康!

全世界初步認清了中共的實質,紅色帝國已經窮途末路!

正常化後的祖國一定會盛情迎接你回去!我們的老康!

附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JWJLcj7JT4&list=PLdZQ649Bh4DWeN8PDXVrZoYIj39OuZS_n&index=3
https://www.youtube.com/embed/3JWJLcj7JT4?list=PLdZQ649Bh4DWeN8PDXVrZoYIj39OuZS_n

王康在紐約華人文教中心徐文立演講會上的即興發言

(2016年7月2日)

【王康先生核定稿】

http://www.cdp1998.org/download/2018060301pdf.pdf

本人不多的優點之一是守時。但今天徐文立教授這麼難得的演講,我算好時間從華盛頓 DC 乘大巴趕到紐約,再轉地鐵到場,還是遲到了。主持人要我講兩句,就冒昧以徐教授大名稍加發揮。

「徐」,好像不算大姓,但形象和意思都好。蘇軾《定風波》似乎也是為徐 文立先生所寫:道中遇雨,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 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遙想徐文立先生當年走進某監獄,那步伐一定緩慢而沉穩,後來走出那道門檻,再進去再出來,就更加「徐行」了。再後來登上飛往新大陸的飛機旋梯,回望故國,徐先生的眼光定然凝重,態度卻依然從容吧。

自由是歷史進程,也是人生狀態。欲速不達,只有從容不迫者,可以凑泊。 其實,徐教授已經在中國自由路上「徐行」了近 40 年。我本人也望古稀之年,最近才體會到,相比幾千年的專制王朝,尤其考慮到中國現代的巨劫畸變,中國的自由之路並不特別漫長。像徐文立先生這樣,行在爭取自由的路上,也許比站在自由的彼岸,更值得遵從。

「文」,當然是文化。徐文立先生是基督徒,對孔孟之道更有獨到的體驗和秉持。徐先生溫文爾雅,文質彬彬,屬於「天之未喪斯文」的典型。徐先生最精華的歲月在黑牢度過,在他的形貌、神色、眼光和舉手投足中,我們卻看不見野蠻、狂傲、自命不凡的痕跡。如果對人生和真理沒有真正高深廣闊的領略,很難擁有這種「氣如蘭兮長不改,心若蘭兮終不移」的文化品格。無論按中國古代士大夫的風範,還是現代自由人士的價值取向,徐先生都是十分罕見的「文人」。 

「立」,國於天地,必有與立;人於天地,更貴在一個「立」字。儒者把「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作為人生之樂。整整半个世纪,徐文立先生一直「立」 在中国的自由行列。我閱人不多,但也意识到,「立」在世上,是人生最難的永久性的功夫。即使因為時世、命運、奮鬥「立」住了,也还可能倒下去,——自己倒下去。在精神、道德、人格上,我們已有的「立」,可能離我們而去。「立」 而复倒的案例太多,但徐文立先生會一直立住,因為他承受了牢獄和苦難的煎熬, 也經歷了自由和榮譽的檢驗;因為他並不認為生命的意義全在身外某個目標,— —即使是偉大的目標。

徐文立教授的父親是中國抗戰英雄,徐教授有相濡以沫的妻子和爭氣的女兒, 有天下無數良朋摯友,這是他人生另一樂。徐文立教授「立」在布朗大學講壇十年,傳布中國歷史文化,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其又一人生之樂。君子有三樂, 徐文立先生俱足了。

現在徐文立教授已榮譽退休,年屆七十開外,接近孔夫子的年紀了。「徐文 立」這個名字大概是您父親或者您爺爺為您取的,好名字!

我祝賀徐文立教授有这么美好的嘉名,祝您長命百歲!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