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川普和拜登之爭是正義和邪惡的大戰–徐文立 編纂(2020年11月11日老兵紀念日Veterans Day)

-

川普和拜登之爭是正義和邪惡的大戰

徐文立 編纂

(2020年11月11日老兵紀念日Veterans Day)

一、決定全人類命運的大戰

美國2020大選,注定是一場決定全人類命運的大戰,其意義因絕對不亞於華盛頓、林肯總統曾經領導的大戰而載譽史冊。我們作為中國流亡者正逢其時,經歷過中國文革等等專制煉獄的我們,又在美國經歷憲政民主保衛戰,真是三生有幸!我們不能不為它做點什麼。

美國2020大選之戰,可以追溯到共產第三國際、費邊社埋下的伏筆;當代,起始的標誌則是:奧巴馬夫婦得意洋洋地把「惡首毛澤東」的畫像飾品掛在白宮聖誕樹上、反對美帝的歌曲在白宮彈奏起;這段由奧巴馬夫婦開端的荒唐現實,著實讓有良知的中國人好不憋悶!

二、極左教育囂張到幾乎置換了整整一代人的政治認知

類似的美國、西方極左教育囂張了多長時間?長到幾乎置換了整整一代人的政治認知,我在布朗大學授課時就感觸良深!

因此,新一代許多人對如下怵目驚心的事件卻熟視無睹、並且不願聽解釋,武斷地一律斥之為「假消息」、或曰「不可能」!

然而,現今一場聯邦大罪——選舉舞弊欺詐、偽造文書嫌疑竟無法無天、明目張膽演出在憲政民主的發祥地——美國!它直接蠶食、敗壞著憲政民主的聲譽、誠信和普世的價值。

現已知道,此次大選涉嫌選舉舞弊欺詐、偽造文書的手法,到目前為止共有18種:

1)一人多票;

2)過世人票;

3)棄票於野;

4)非公民投票;

5)馬克筆廢票;

6)點票員改票;

7)偷盜選票;

8)過期選票蓋選舉日郵戳;

9)拒絕共和黨監票員入場監督;

10)木板遮窗戶進行黑屋點票;

11)點票軟件頻出錯把川普票變成拜登票;

12)輸錯數字;

13)故意暫停延遲計票;

14)不計軍人票;

15)午夜幽靈票;

16)利用政府公民信息幫30%的常年不投票的公民代郵寄了選票;

17)拜登不顧美國的法律程序,擅自宣布當選;

18)通過司法腐敗、壟斷輿論進行聯手大選政變!

三、這是一場大選政變、憲政危機、正邪大戰

美國著名律師林伍德說得好:

「什麽是憲政危機?我們現在面臨的就是憲政危機。我正在說的就是我們面臨的憲政危機。如果我們不能夠查出真相撥亂反正,我們就會失去憲法所保障的自由。

我在美國做律師已經43年,但從沒有想象過我們在這國家言論會被封閉。如果你的言論自由被剝奪,他們接下來要剝奪什麽權利?如果你去教會的權利被剝奪,他們接下來要剝奪什麽權利?他們拿去了你第一修正案權利之後,他們就來拿你第二修正案的權利。然後他們就會拿走你合法程序的權利。然後因為你的言論與統治精英階層的相左,他們會把你關到監獄,你甚至都沒有陪審團的審判。你所有的憲法保障的權利都沒有了,這是憲法危機。

真正說了算的是那些富有的全球主義者,很多並不住在美國,他們很多時候跟外國的勢力有關。現在我們需要說出真相,全部真相,並且面對真相。我們的國家現在面臨著攻擊,一場革命正在醞釀,他們想要進來拿走你的自由,拿走你的權利,廢除我們的憲法。不要讓他們得逞。」

四、2020年大選讓美國到了關鍵時刻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11月6日(周五)發表評論文章,表示「這次選舉期間發生了令人震驚的系統性腐敗」,「人們是時候表達憤怒了!」他認為當前美國處於「關鍵決策點」。

他說:「很明顯,這次選舉期間發生了令人震驚的系統性腐敗。它貫穿了整個選舉過程。對於拜登家族與中國、俄羅斯和烏克蘭打交道的腐敗行為,主流媒體幾乎完全拒絕報導,更不用說進行調查了。」

他表示「11月5日,林博(Rush Limbaugh)的推文有六分之四遭到推特審查。同時,總統的推文和他自己的推文也被審查了。」

金里奇說:「臉書顯然已經聘用了大約六名中國算法專家,他們一直以中共獨裁的方式幫助該公司完善其審查制度。」

金里奇談到:「我們看到了非常露骨的左派的腐敗,他們花費了數量驚人的金錢來擊敗共和黨。我們還經歷了左派新聞媒體的腐敗,它們已經對川普總統發動了五年的戰爭」

他還補充說:「除了不斷攻擊總統外,政治和左翼媒體機構的主要組成部分還試圖壓制數百萬擁有總統核心價值觀的美國人。在過去的五年中,那些向國旗敬禮、堅守效忠承諾、對美國深信不疑、希望所有美國人獲得工作和機會並希望美國首先關心美國人自己利益的人已被消聲或忽視。」

金里奇最後談到,現在美國處在關鍵決策點。他說:「這關乎我們作為美國人是否願意繼續容忍左翼精英腐敗制度破壞我們的民主。因此我認為我們處於美國歷史上的關鍵決策點。」「如果我們要繼續成為美國,則必須對每一次合法投票進行計數和核證,必須拋棄非法投票,並且必須允許美國人自己選擇美國總統!」

他強調,這件事情事關美國本身,而不僅僅不是關乎總統大選中到底誰能勝出。

五、美國這次大選大規模舞弊的外在根由在中共

蓬佩奧11月10日在華盛頓“里根總統基金會”(Ronald Reagan Presidential Foundation and Institute)自由與民主中心啟動儀式中發表講話更明確指出:「對世界自由的第一大威脅就是中國共產黨。」

今天是自由與民主中心首次舉辦活動,會上首先播發放了里根總統的一段講話。他說,我們現在難以樂觀,不是因為民主越來越虛無縹緲,而是因為民主的敵人越來越囂張,民主每天都在證實,他不是脆弱的,但需要被培養。我們要有行動來維護民主。里根總統說,我們的軍隊是和平的代表,我們需要這個力量,但希望不要用到這個力量。我們維護心中的價值、信念和理念,致力於建國先父的理念,保護天賦的人權。

蓬佩奧說:「過去四十多年來,美國對中國過於輕忽,而川普政府在美國對華政策上有了轉變:向中共問責,要求真正的對等。問責包括中共在南海的非法主張、中共的間諜、統戰及科技盜竊行為、以及在新疆、西藏等地違反基本人權的行為。」

蓬佩奧說:「聯合國有的機構無法捍衛人權,如知識產權組織,對美國來說非常重要,但竟然由中共官員指導。」

他說:「好消息是,自由世界和主權國家正在向我們靠攏。」蓬佩奧說,有人說不想選邊站,「我提醒他們,真正的戰鬥選擇是,一邊是威權、野蠻主義,另一邊是自由。」

蓬佩奧說:「從美澳印日組成的四國聯盟(QUAD),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川普政府已成功喚醒這些組織認識來自中國共產黨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怪獸(Marxist-Leninist monster)』的威脅。」

在7月演說中,蓬佩奧直指習近平是「已經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真正信奉者」。

        他還強調,中共是本屆政府面臨的主要挑戰,美國在未來幾年面臨的主要挑戰來自中共。「美國已準備好回擊中共,我們已動員各部門,運用所有工具,應對中共的挑戰。在美國國務院,我們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我們的大使,無論他被派駐哪個國家,對付中共都是他的頭等大事。我們決心全力回擊中共的挑戰。」

        他說,「中國人民將最終決定中國的未來,就像蘇聯人民最終決定該國的歷史進程一樣。因此,我們的基本工作是要確保中國人民能夠獲得資訊、數據,以及他們需要看到的所有一切。」

        他說,每個人都渴望自由,「對自由,對人的自主權,對人的尊嚴的渴望,是我們每個人內心真正的渴望。」

        蓬佩奧說,「因此,我們將擁有能力,幫他們推倒在中國周圍建造的網絡防火墻,這將使中國人民能夠做出自己的決定,完全不同於中共領導人帶他們走的路。」

       所以,美國這場選舉大戰,不僅僅是一場意識形態的左、右和黨派之爭;而是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和中共為代表的專制制度之爭。

六、後發制人的川普總統

前副國務卿在媒體采訪中表示: 川普總統使用孫子兵法早已部署臥底行動。

        前副國務卿史蒂夫·佩塞尼克博士(Dr. STEVE PIECZENIK)11月6日對媒體表示,川普總統對此次大選中民主黨舞弊動作早有防範,使用孫子兵法以退為進的戰術,提前部署臥底行動(Sting Operation),只等犯罪行為全部暴露後,立即實施抓捕行動。

        佩塞尼克博士曾經擔任亨利·基辛格(Henry Kinssiger)、賽勒斯·萬斯(Cyrus Vance)等3任國務卿的副國務, 擔任卡特、里根和布什總統的副部長級顧問,以調停和解決國際人質危機而出名。 

       11月6日他在接受Infowars.com 採訪時表示, 現在是合適的時機由他向外界透露川普總統部署的臥底行動的部分細節。 他透露臥底行動的具體作法就是在每一張合法的選票上印有一個使用QFS區塊鏈 (QFS Blockchain)編碼的水印, 這個水印可以用來追蹤選票的去向,並且鑑別作弊選票。

        佩塞尼克博士解釋說,「我們在每張選票上的水印都加上區塊鏈編碼。換句話說, 我們非常了解每張選票在哪兒,它的去向和在誰手裡。」

他接著表示,這此大選看似一場被民主黨偷竊了的選舉, 但川普總統和情報人士使用孫子兵法中以退為進的戰術, 扭轉了戰爭, 讓民主黨盡情表演,從而留下所有的犯罪證據。

        他說,「川普總統實在是太出色了,你看他在前幾天沒怎麼表態(甚至週末去打高爾夫),他是按照孫子兵法的策略, 以靜制動:讓你的敵人出錯, 讓他們去操控, 曝光他們的舞弊動作,一併掌握後,再將其囊入手中。

        佩塞尼克博士透露,美國情報界和軍界許多受尊敬的愛國之士早在2016年大選時,就已經就掌握了希拉里和民主黨的選票舞弊動作。 此次大選民主黨所使用的各種舞弊手段早已經在情報人員的預料之中, 因而川普總統提前部署了臥底行動。

        他表示現在正在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已經在預料之中。 他說,「沒有一個沒被事先預料到,現在發生的一切都在事先的預計當中。這是我們臥底行動的一部分。」

        他繼續表示,川普總統很久以前就開始部署臥底行動, 並安排實施計劃。 作為臥底行動的另外一個計劃, 是向一些州派遣國民警衛隊。  他說,「我們不但設計了QFS區塊鏈編碼水印, 這個不容易被解碼仿照,另外我們已在48小時前向12州派遣了超過2萬名國民警衛隊。這些都沒有被媒體報道。」

        他向主持人介紹自己了解川普總統啟動了臥底行動, 在接受採訪前獲得允許, 向外界透露臥底行動的部分細節。 佩塞尼克博士在採訪最後透露,競選舞弊涉及民主黨,美國郵政和其他人, 對涉案人的抓捕將在採訪當天的夜間開始。

        他說,「抓捕不是即將開始, 而是已經行動。今晚和明天就會有人被捕,並且將一直持續下去, 這是整個臥底行動的一部分。」

七、美國1807年通過的《反叛亂法》保障總統依法動用軍隊

戴不上「軍事獨裁者」的帽子

曾經有人早早就給川普總統戴上「獨裁者」的政治帽子。可是,有誰見過90%以上的媒體一邊倒地在咒罵他,反面報導是對拜登的190倍,「推特」可以隨時屏蔽他的推、電視台終止他的電視直播,我倒想問問誰還見過這樣的「獨裁者」?

另外,我估計圖謀通過大選政變上台的陰謀家和頑固的追隨者,失敗後最有可能給川普總統扣上的一頂帽子,就是「軍事獨裁者」、或是準備當「軍事獨裁者」。

可是,美國1807年通過的《反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反叛亂法》說,美國總統可以不經國會批準,調動聯邦現役部隊參與「鎮壓任何州的任何暴動、國內暴力、非法聚集或串謀」。也就是說,該法案授權總統在特定情況下派兵參與國內執法。後來,該法案屢次修訂,涵蓋內容擴大:允許調用軍隊參與平息國內騷亂、保護民權。美國法律專家告訴BBC,《反叛亂法》可以給總統派兵提供足夠的法律授權,得克薩斯大學法律教授切斯尼(Robert Chesney)對BBC說,「關鍵點是,這是要由總統下決心,州長無需請求幫忙。」

不要指望美國川普總統是個無力木偶。

八、教育是根本

川普和拜登之爭是正義和邪惡的、決定全人類命運的大戰。但是,長遠而言決定勝敗的關鍵在於教育。

有朋友勵志製作《美國憲法和立國原則》,作為全民的教科書,這是真正的遠見卓識、功德無量。

惟有20年左右,保守派一代接一代的大權在握,才可能讓美國的新一代「撥亂反正」。

任重道遠……。

九、川普總統能夠依靠的六大法寶

1)信仰和道德;

2)法治;

3)行政權;

4)六軍統帥權;

5)最高法院;

6)重要的是民心。

邪不壓正,正義一定會壓倒邪惡。

        上帝保佑美利堅!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