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反躬自問——徐文立(2024.3.4)

-

反躬自問

徐文立

(2024.3.4)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4/03/202434.html

這些天,似乎一直在批評一些事和一些人,難免會招一些人煩,以致我的Email信箱今天被告異常,可能與此有關。另外,可能還有一些人不禁想問:那,你(徐文立)也作為民運頭面人物又做的怎樣呢?!不要有嘴說人,而不反省自己。

記得2008.9.23出席布什前總統召開的「自由議程」時,布什先生和我有一段精彩的對話,他睿智地指出:「批評,是廉價的。(是輕而易舉的)」這話,對;也不全對。正確的作法是不是應該在批評之後有個:反躬自問——你自己做的如何?

「美國眾議院民主黨領袖2002年6月4日的南茜·波蘿西稱:徐先生是中國最勇敢、最長於雄辯,也是最能體悟『度』的提倡民主人士之一。」(摘自南茜·波蘿西2002年6月4日在國會的講話)

「美國國務院的助理國務卿洛恩‧奎納(Lorne W. Craner)一再地說,有人告訴他:『唯一有可能將中國反對力量團結在一起的人,就是徐文立。』(其實,洛恩先生不了解,2002年底才到美國的徐文立就已經永遠失去了團結中國反對力量的「天時地利」了,無可奈何!謀事在人,成事卻在天啊!)」(摘自徐文立賀信彤著《獄中獄與獄外獄》)

按照政治運動七要素:理論、綱領、路線、資金、謀略、組織、行動來要求、衡量:

在海外22年的我沒有做到——

1、籌措到為民運而必須的任何資金和物資;

2、團結得了各路真正、或者自謂的民運人士,共商、共行中國民運大事;

3、至今,沒有創建起屬於民運隊伍的電視台、報紙、雜誌、電台、自媒體……。

4、更沒有建立起選拔、培訓民主社會必須的年輕人才的民主大學……。

5、在海外,沒有發動過任何一次對中共政權真正有衝擊力的政治行動……。

*********

勉強值得匯報的工作

1、我2002.12.24聖誕夜抵達美國,第二天就致信美國總統,希望美國政府繼續營救和關注在獄中、或者獄外受迫害的中國民主黨人及異議人士的名單。從2003年——2013榮退,每年用自己工資和朋友給我的個人資助款,提供國內受難者共計一萬美元左右的善款。

2、我在布朗大學任高級研究員具備推選人資格時,三次成功提名王炳章入圍諾貝爾和平候選人;一次成功提名劉曉波入圍諾貝爾和平候選人、並於2010年榮獲。

3、我在布朗大學任教期間,教授了一百多名學生,其中一名優秀生、助理秘書畢業後,直接被美國政府錄用為「白宮新聞官」。

4、我在多次謙卑地謀求海外反對派力量鬆散聯合都失敗的同時,為中國民主黨在海外保存火種,於2004年團結海外各大洲中國民主黨人,創立了「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提出《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敦促中共政府在大陸實行政治改革的路線圖和時間表》。之後,改組為「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並且召開了1-4次代表大會,2007年「一大」通過了我提出的結束中共一黨專政,建立「『第三共和』——中國民主黨追隨辛亥革命諸先賢開創的亞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憲國大確立的第二共和,勵志建設自由富裕、人權平等、憲政民主的中國第三共和。」並且,不間斷地與各種各樣的打著中國民主黨名號的「李鬼們」鬥爭,堅持至今。

5、我完成了理論專著《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奉獻給全人類;同時和妻子一起完成了包括回憶錄《獄中獄與獄外獄》及其他著作5部,以饗讀者。

6、我協助獨立電影制作人兼記者安迪·科恩(Andy Cohen)完成他執導的紀錄片《北京之春》;協助旅美華人獨立導演孔長安完成他執導的紀錄片《藝術要自由》;協助旅日華人獨立導演翰光完成他執導的記錄片《流亡》。  

以上全部文獻即全部獄中、獄外手稿及資料,將入藏美國斯坦佛大學胡佛中心檔案館和圖書館永久保存和對外開放研究。

*********

附件

《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路增訂版自序

(摘錄)

https://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878512

仰承天恩,拜英特網昌新,16年煉獄中潛心靜思成就的精神之子《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2008年在香港出版後,增訂版2016年得以面世。2018年再上網路,提供免費閱讀、下載,翹盼批評。 

說起這本書,直到現在我依然覺得似在夢中,絕對不可想像:居然能在獄中寫下超長的家信,並順利帶出、傳出,且於2008年成書,簡直就是 上帝成全的「神蹟奇事」。我的《徐文立獄中書之一、二》亦是如此!唯有感恩。

……

從1978年算起,至今也40年過去了,有人不解:在萬馬齊喑、噤若寒蟬、乍暖還寒的那個年代,徐文立,你們怎麼敢開始「拼命的生涯」,即一定會被打成「反革命」的生涯?因為你將面對整個武裝到牙齒的政權……。

難道不知死嗎?難道不知道這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莫非吃了豹子膽?!

這些朋友想必也知道:這個中國是我們的國、我們的家!這社稷是我們的社稷!「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這些醍醐灌頂的名句,這些振聾發聵的豪言壯語,可能在某些現代人看來,十分迂腐,不合潮流,可是在我,那是自開蒙伊始就已滲入血液中的精神和中國士大夫應有的基本品格。有這樣的情懷和品格,那就會很不一樣,那就會真的很不一樣!有這樣的情懷和品格,在我會真真地去做,去赴湯蹈火,義無返顧,毫不猶疑,否則自己的內心會永無安寧。

猶如我的外公當年厭惡官場貪腐,寧可辭了「鹽官肥缺」去當私塾先生的清純品格,這情愫一旦沁入我心,我必一生追隨,安於清貧,不求奢華。

以至我也會為自己女兒取秋瑾的「瑾」為她的名,叫「徐瑾」;希望她既有女兒般的溫婉,更有男兒的豪氣,有民族興亡的擔當。

可能這就是所謂「傻傻」的我,正如附在本書《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網路增訂版首頁、1979.10.1「星星美展遊行」前做為總指揮、在民主牆前的那張照片所示似乎行將「就義」的「傻傻」的徐文立。

……

自由,其實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加之日後政海險惡,暗箭頻仍,將我塑造成了今天這個樣子。這,也許僅僅是長江流域、皖北士子共有的特質:北方人剛毅豪爽、南方人柔韌持久,兼而有之。 

……

1978年11月26日我和戴學忠率先衝擊報禁,創辦了北京民主牆第一份民辦雜誌《四五論壇》的前身《四五報》,它開宗明義就宣布:「中國,除台灣省(當然還有香港、澳門)外,現在還沒有一張非官方報紙。……對立面的互相依存,又互相鬥爭。……這就是《四五論壇》發刊和存在的理論基礎。」

我創辦《四五論壇》倡導的就是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多元化。

做為務實的理想主義者,我沒日沒夜地和同仁們一起抗爭、苦戰,一直撐到1980年初,前後共17期。

1979年整整一年,民主牆前的民主討論會、大陸的第一次民意測驗、呼籲救人、大陸的第一次由民間公佈對政治犯的法庭的審判記錄,我都是親力親為……。

1979年10月1日中共30年「大慶日」,中共由於經濟頻臨崩潰放棄例行的國慶遊行,我和同仁們卻成功地組織了民間「政治要民主、藝術要自由」的「星星美展」遊行,結果是全勝而歸……。

1980年我提出呼籲全面的政治經濟改革的《庚申變法二十條》成為我的政治綱領和理論基礎,前幾年日本NHK電視台還專程從日本到美國我的家中追蹤採訪《庚申變法二十條》,他們認為至今看來仍然有它的現實意義。

1980年春節和夏天,及1998年5月~11月我們兩次組黨嘗試。1998年最終建立起中國民主黨,衝擊黨禁。儘管中國民主黨今天在大陸還沒有取得合法地位,那實際也已經是客觀存在,僅僅在國內外就有幾十個分支機構,公開或秘密,而成為了不可能被中共消滅的政治力量。

結果是,1981年4月9日開始,我兩度被判刑共28年,實際坐牢l6年……。

其實,這一切對於我,僅僅緣於一個單純的想法,那就是:毛澤東三巨頭死了,中國該變了!我們不幹誰幹?!

我們中國古往今來,有多少志士仁人不也都是拋妻捨子,殺身成仁的嘛!我們這一代人有什麼就捨不得的?!我們這一代人也應有擔當和責任。

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並不在乎壽命的長度。

今天回想起來,其實是有聖靈在冥冥之中牽引──

當我在獄中不得不用書信的方式寫出我對中國和人類社會深層次問題的思考的時候,我還不是一個基督徒。但是,我內心有 上帝、或 上蒼的信仰。當時,只是一直在思考中國1949年之後的重重苦難的根由是什麼?是所謂的共產主義和共產主義變種的社會主義。那麼,共產主義和共產主義變種的社會主義又錯在哪裏?思來想去,我的結論就是:錯,就錯在背離人類正常社會秩序上。但是,現在看來,背離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問題,不僅僅在原來的所謂的社會主義的國家,而是幾乎成為了東、西方國家的通病和共同誤區,美國也不例外。這樣看來,我這本小冊子就更有了特殊的普遍意義。

這小書就有可能成為:我一生對人類社會最有意義的奉獻。

……

其中,2011年是對我的人生有特殊的意義的一年。

就是在這一年,我在 主的愛僕的引導下,在連接中美兩國的太平洋中受洗,成為了基督徒。之後,我這才明白,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其實都是 上帝的律、 上帝的旨意。(當然有朋友表示,企願我將「『符合 上帝的法則』可改為『符合天理良知的法則』」。)

我強烈地認為,二十世紀的災難一直蔓延至今,是東方的中國完全拋棄哪怕是虛偽的社會主義,西方完全拋棄所謂的民主社會主義,回歸人類正常社會秩序的時候,來到了。

人類社會只有遵循 上帝的律、 上帝的旨意,人類才能夠避免人為的社會災難。

……

造物者,在安排群體生活的人類社會時就注定,讓人們「生而有差異」。道理很簡單,一個學校不可能人人是校長,一個公司不可能人人是董事長,一支軍隊不可能人人都是司令官,一個國家更不可能人人都是總統。「人生而有差異」暗合了人類社會生活分工合作的需要。當然,這差異也不會到了不合理的程度。上下社會階層合理的流動才是社會有活力的源泉。這些維度之間不矛盾、可以和諧共存。

可是,深受「歐洲文藝復興負面影響」和「共產主義實踐」,特別是毛澤東實質上的「假民主觀、真無政府主義」的雙重洗腦後遺症的中國,卻「平等」得不行、「自由」得不行、甚至「民主」得不行。中國民運至今不能形成有公義、有成效的反共隊伍就是緣於毛澤東的遺毒,遇人不淑識人不善和自身的先天不足,更有中共外派人員倚仗財力和眾多爪牙對無法設防脆弱的民運的長期滲透和掌控;中國民運不知道、也不想懂得「人,生而有差異」;不知道、也不想懂得雖然「將相寧有種乎」,但是「將相」一時一地就只有特定的「領袖群」。

「平等」不可能絕對;「自由」是在「法治下的自由」;「民主」是有權利的「讓渡、代議」的民主。

……

我在美國生活的16年(至今22年了),讓我很欣賞許多美國人「閑適」的生活態度,既追求「人人生而平等」,又承認「人人生而有差異」,更明白「人人生而不完美」,以平常心過著正常的生活。

我希望,人類用「正常化」「正常社會秩序」替代「現代化」「絕對平均主義」的追求。這就是我2008年開始將16年牢獄生涯的思考結晶《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獻給全人類的全部原因。

評論

彥松——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徐老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一生
飞蛾扑火般把自己摆上祭坛

无怨无悔无痛无自怜无自艾
扶持新人勉励后辈激励同行

你所做所为所行所识
皆为吾辈楷模

岂是那些沽名钓誉之辈
哗众取宠之徒所能比拟

今徐老“反躬自问”
令吾辈无地自容

桂雨——

高人和常人的区别在于此.👍👍👍

一民——

反躬自问,国人稀,难长进。修身齐家,积跬步,至千里。难能可贵,常反省,心明镜。

治国平世,严自律,筑文明。

Yve——

都是挺不容易的,多少能做點實事就挺好的。

另外,70歲您主動從中國民主黨全聯總主席退任,這應該也是值得記錄的,雖然大家還都是不在執政的黨派組織。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