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4 4 月, 2024

十揭馮勝平及其《上書習近平》

-

馮勝平再次挑釁在前,徐文立應對在後

馮勝平6月17日為何要在4小時冗長的視頻3:19-30處前後點名徐文立並暗諷

十揭馮勝平

及其《上書習近平》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3/06/blog-post.html

徐文立

(2023年6月22日)

「『黨主立憲』嗎?既『黨主』何有『憲』?即便有,也是『偽憲』;拿著毛澤東玩剩下的把戲,馮勝平不惜賤作陰面的形象上書,可悲!」 

馮勝平(視頻截圖)

馮勝平 王滬寧

合影

(網絡圖片 馮勝平發布)

王滬寧(取自網路)

十揭馮勝平

網絡

徐文立:胜平先生——你,是?!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5/0117/501432.html

http://45.35.61.42/hero/201903/xuwl/5_1.shtml

徐文立:胜平先生意欲何

http://45.35.61.42/hero/201903/xuwl/4_1.shtml

————–

胜平致近平信是制、造美国史 

作者:国平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comments/20161014/726926.html

钟国平:胜平的“革命使人落”是赤裸裸的维稳之作

https://groups.google.com/g/lihlii/c/AWEZebjZf90/m/JCyrYByCBwAJ

————–

附件:

钟国平: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comments/20161014/726926.html

钟国平:胜平致近平总記的第二封信” 

http://www.wailaike.net/news-1145000-0.html 

钟国平:裸奔的胜平《致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

https://www.cdp1998.org/file/2014090901.htm

钟国平:用篡改美国合法化毛东(反)革命集团的

https://www.cdp1998.org/file/2014090302.htm

钟国平:宪政之争就是政的合法性之争

https://www.cdp1998.org/file/2015021801.htm

Monday, March 28, 2022——刘刚揭批冯胜平的链接:

军涛胜平、何透露重大案情:晓宁另类谋杀进进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22/03/blog-post_28.html 

推文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508538713952948233

2023-06-19 01:42:01(馮勝平再次挑釁在前,我(徐文立)應對在後)馮勝平為何要在4小時冗長的視頻3:19-30處前後點名徐文立並暗諷為「不真的人」?!回答!

文革中的《九級浪》|周六八點

徐文立:胜平先生——你,是?!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5/0117/501432.html

附件

1,25年前美国作者瑟夫·布达《在保护北京的间》(刊登于《高情治概》(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附中文翻件)

2,小参考总第515期(1999.08.19)发表的——

“全美学自联安全工作”1990年《全美学自联于中共特务入民运行破坏活动的告》

——————————————————————

胜平先生:你,是?!

——看25年前美国刊上的《在保护北京的间》及《全美学自联于中共特务入民运行破坏活动的

告》

徐文立

(2015年1月12日)

海外特务的故事,的不是普通人,而是在自由境下,几斗米而享受不、挑离间、毁他人的长舌趣。

在公布25年前美国作者瑟夫·布达《在保护北京的间》(刊登于《高情治概》(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的道及1990年《全美学自联于中共特务入民运行破坏活动的告》,不是想故意地揭露一个可能的“特务”,而是于信口雌黄党入“狂境”,破坏民运至今,而且有一个可以拿出的实容!同,也是了解一些发生在『1989六四』期间幕后的故事。

在发表的二篇道告胜平就“最可能是特务”的人!是真是假,者自有判。扯胡平先生等等人,那是胜平先生了掩自己的身份而吧?是了“洗白”自己,华丽身成“学者”、“家”,乃至“国”吧?

样的人有什么格“把民运人士概括四类”,有什么格借“扣帽子”的打手方式去攻、揶揄民运和中国人?而且,胜平先生所的“三民”、“四类”反反复复地,越越得意,越狂,自以无人痛斥,如“定”了!和我有真正接触和共事的人都知道,我不但坦言、多次发文,表示不主在民运部抓特务,因:(1)民主是个放的体系,公而透明,任何人都有参与;(2)民运力和人力去做抓特务件事;(3)民运有处置和惩特务的力;(4)在部抓特务的果,只会了自己,得意了手。然,民运部高度警惕可能的特务是必然的、也是必的。至于特务有有那么多,我不敢确切地论断。如果中国各地各界各(甚至包括监狱、港澳台及海外)的各“情报员(他是拿酬的,不是自干五)”都算“特务”,那么,有几千万,我也会相信。

胜平先生以“旅美学者”的身份近平“皇帝”的公信我读过

不巧他遇到了钟国平!真是“既生瑜何生亮”?!

看清了他有任何学和政治的信,夸夸其,吊袋而已,让许多好心人猛醒,他从可能的“国”的宝座上跌落了下!

正如春秋冬月2所:“钟国平——他以利的刀笔下了胜平先生的画皮”。“我一主贴将他的点全照登出,希望看到胜平先生的自我护,不我估计冯胜平先生的辩论会是非常白的。”

至今,人们没有看到胜平先生此的白。

颇为感触的是,一副“悲天人、通情达理、如学子”样子的“学者”居然会造言、故事,居然会弄各个史人物的文章和著述。先生再以他人名义自己的护,人已经无法相信了。共党的核心是一群流氓子,这话一点也没错

先生的“三万”,唯一值得“肯定”的是他“忠党国”的拳拳之心和盼铁成钢的情。可惜个“共党、中共国”,已经行就木,只有他类人不样看,自以中共“风景好”呢!认为唯有中共才能救中国,近平裁好得很呢!认为中国有了中共必、必垮呢!认为中国然民主不得呢!放肆地认为中国人除了“民、刁民”,就是“暴民”呢!大党都不敢明先生在海外替他们说!那么,他是什么色不是昭然若揭了?!

一句: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治理成食品有毒、用水有毒、空气都有毒,它能不行就木?你胜平,不甘小平、近平,狂要“胜平”;一旦他明白你是用捏造的美国、英国史,在“忽悠”他,你的“忠党国”就可能一不值、甚至大祸临头了!

我一直以,不告公众我什么认为“他最可能是特务”。可是,胜平先生2014年12月29日发表的《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信——兼答民运中衷抓特务的人》,真是非逼我走一步,公布二份料!

至于其他人是否是特务,只要料充足,各人都会有自己的判,需得着先生种人像中共那样居高下地教如何从“政治立的表象背后”去判他人真实身份?你有格分类?你有格教我们吗?你格,你只有任务,不是我猜的,而是根据二篇道判的。你若认为这道不充分,那么你自己找点什么其他的借口,不要拉其他人来垫背。

如果你是在25年前被揭露了可能的身份,不表明你今天就个身份了。特务是生的工作和“荣”,特工不是临时工。

至于个大千世界,他人怎么活着原本不你的事,尤其在自由的世界。然而你怎么活着却有人心,不是我,是你的卓越的身份引起媒体的兴趣。然而,你去嘲弄普通的民运人士怎么活着,只能明你眼小、人小!任何人不读书、不经商、不打工而能活着的就一定是民运?你有人类具有的逻辑能力?再者,民运人士怎么活着需要你去婆地指指点点?他人做什么需要你过问吗?我不是小人,但你一个六十一的男人用婆的手法民运人士和中国人指指点点,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先生的哲理“拿破就必要有拿破的胸怀”实在高,是否可以同样地民运人士必要有民运人士的气概?”是否可以照样地中共可以接受的公信必要有中共的背景”呢?我应当恭喜你,你献给习近平的三封“万言”,能够自由地发表在国网站而不被删除;你向“皇帝”言的“实施1982宪法即是宪政”的思想看起近平提的“依法治国”有着高度的“共”;如果你不想“国”,我不敢相信中国,如你般以“前(“中共定的反革命织”)中国民联的核心成”“海外学者”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谏”“苦近平,踏上了几十年未敢涉足的台去推你的“党主立宪”!

民运是中共党史的最后一章?告你不要只懂中共党史不懂中国民主史,民运起源于共还没出生的年代,包括在海外,而且只要中国不民主,它会不下去,它的起源和中共有一毛钱关系,它的束同样不由中共定性、预测是人民自由利的要求决定的。反抗文明的人只会恐吓和说谎,但一套,不要拿到人面前炫耀。中共类,若与民运有什么联系的,那就是以民运名窃国并自立“正统”,然后打追求利与自由的民运人士及民运事业。你民主制度的攻击让我理解了你的立:中共政成“正统”,所以民运不能再搞了,必跪在皇帝前“进谏”,如同各朝各代那样。——就是你的论断“中共的运动史束于民运”的真实照。

中共制不,民主运动不竭!

至于先生的致我和我的朋友的公信的容,不起,你自己去欣吧。特务最敏感于他人谈论特务,而且只有他会“号入座”。但些不重要,胡平先生的“几条烟”和“见好就收”在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

————————————

附件1-2

——————————

附件1-1

在保护北京的间

作者:瑟夫·布

(翻件)

http://www.larouchepub.com/eiw/public/1990/eirv17n21-19900518/eirv17n21-19900518_073-whos_protecting_beijings_spies.pdf

已经有布什(老布什——注)政府可能在美国的土地上中国间活动提供保护。根据最近披露的消息,一个在去年成功控制了《中国之春》集团的中国人是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派出的透性谍报工作人。《中国之春》一直是全美最重要的反小平的中国学生织。但该组织在被胜平(被指中国间)掌控之后发生了极大的方向性的变化。在华盛的一个双间公室工作,公室是前国务院情长官兼CIA副局长雷·克恩的。克恩是治·布什的长达几十年的最信得的情使人可以得出样一个结论所涉入的中国谍报战是得到白宫许可的。

针对冯一指控集中在一系列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的部文件上,些文件据道是被泄露反北京政的反派手中,抑或是被他偷出去的,然后以私方式送出中国大些文件,加上相据,都实了:他们当时正集中力量当时了几个星期的中国学生运动问题

其中一份文件1989年4月,标题为展总”。份文件到了中国派美国的旨在破坏中国学生织的间活动。文件详细描述了胜平在“透”《中国之春》的活动中所担任的角色。文件以及他的“任务小”(是国家安全部呼)在当时的目就是一个州一个州地接管在美国的织,而和他的任务小的工作使得个目有望实,而文件说当时这个工作正在行中。,在反小平政织中,真正的反者正在被孤立。其他的文件描述了和他的助手的另一个日常工作,即定期向上级领导汇报在美国的中国学生运动袖的消息。

《中国之春》由王炳章博士于1982年创办,是美国第一个反北京政的学生织。它在织美国的中国学生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在1987年春的中共中央第12届常委会上,小平口指王炳章博士。指控王妄带领中国走向本主义的道路”(个就是在1986年底到1987年1月间发生的学运后所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注)。

北京——很可能有它在华盛的盟友——很焦。而且,中国本土上的学生也变得越越激。《中国之春》的平面印刷志那是通的方式入到大的,志加了中国学生的激程度,也是中共官方在那以后一直的。

发动

在1989年1月8日,和他的15名支持者在《中国之春》行委员内部发起攻王和所有的创办者全部除出去。,原本是普林斯大学一个默默无的学生,此立即进驻华盛,在克恩的一个两间房的公室里面工作,公室位于K大街。担任《中国之春》负责人后的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起指控王炳章污款的大模行动。王被迫建立一个新织——中国民主党,但局面不如从前,加上当时正处于天安门大屠前夕。1989年6月30日,北京任市长希同,发表讲话天安门大屠护。他在讲话中特点名指控王博士和他的中国民主党“煽动学生”并“趁动之际直接插手”。

接管北京之春不久后,和他的同伴始修正他们对中共政发出的反声音,使得批变得非常温和。同,雷·克建了一个新的刊物,《中国及亚太通》,任命冯为编委会成。通那个委会,交往了一系列现职的和已经退休的美国情机构人

事实明,克对冯的“投”非常有用。在北京1989年6月的大屠事件发生不久,克恩随即拽着参加在华盛的一个又一个的者招待会,以在会上“解”所发生的事情,也“解治·布什总统的行,布什总统当时的行为导致整个社会斥背叛了被屠的中国学生的胆小鬼,并激起国际社会的慨。

恩与一起建了一个新的织,叫做“中国团会”。个新织表面上宣要作中国学生运动和美国情之间的桥梁。然我不知道以此身份与哪些人见面,但是克恩的密同僚,具有亚洲情治背景的前CIA局长威廉·柯尔比和前五角大机构长官理查德·斯蒂威尔将军必然包括其中。

由于有了样的系,《中国之春》发言人所采取的路线会变成那样也就不足奇了:他们说什么北京学生“做得太”以及“应该过协商”等等之类的其实是白的路线。而且就在发生天安门大屠之后不久,冯开始指·拉切(登本文的创办人——注)以及《高情治概》(就是登本文的志——注)的“极端主义”,并扣之以“子”的大帽子。,也是白度。柯恩自己也曾指责过·拉切是中国学生面前的“魔鬼”。

本文刊登于《高情治概》(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

英文原文接——

http://www.larouchepub.com/eiw/public/1990/eirv17n21-19900518/eirv17n21-19900518_073-whos_protecting_beijings_spies.pdf

注:“王被迫建立一个新织——中国民主党”,有可能叫中国自由民主党。

——————————————————————————

附件1-2

在保护北京的间

作者:瑟夫·布

(英文原件)

Click here for Full Issue of EIR Volume17, Number21, May18,1990

http://www.larouchepub.com/eiw/public/1990/eirv17n21-19900518/eirv17n21-19900518_073-whos_protecting_beijings_spies.pdf

Who’s protecting Beijing’s spies?

by Joseph Brewda

Evidence has emerged that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may be protecting mainland Chinese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on U.s. territory. According to recent revelations, a Chinese national who seized control of the China Spring group last year is a penetration ag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China Spring had been the most important U.S.-based Chinese student organization opposed to the Deng Xiaoping regime. Its policy changed dramatically after Feng Shengping-the alleged P.R.C. operative-took charge. Feng works out of the Washington office of former State Department intelligence chief and CIA deputy director Ray Cline. Cline is a decades-long trusted operative for George Bush. This has led some to conclude that the P.R.C. intelligence coup involving Feng was approved by the White House.

Accusations against Feng center around a series of Minis- try of State Security internal documents which had reportedly been leaked to, or stolen by, opponents of the Beijing regime and smuggled out of the mainland. The documents, and sup- porting evidence, have been making the rounds of the Chi- nese student movement over recent weeks.

One document, dated April1989 and entitled”Summary of Progress,” deals with P.R.C. intelligence oper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directed against Chinese student organizations. The document details Feng Shengping’s role in”infiltrating” China Spring. It notes that a state-by-state takeover of the U.S. organization, made possible by Feng and what the min- istry refers to as his”task force,” was then in progress. It reports that actual opponents of the Deng regime within the organization were being isolated. Other documents report on Feng and his associates’ role in regularly funneling informa- tion to their superiors relating to Chinese student movement lead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China Spring was formed in1982 by Dr. Wang Bing- zhang, as the first U.S.-based student organization opposed to the Beijing regime. Its organizing among the Chinese student community in the U.S. proved to be quite successful. In the spring of1987, Deng Xiaoping himself denounced Dr. Wang in his speech before a plenary session of the12th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In that speech, Deng accused Wang of trying to”lead China on the road to capitalism.”

Beijing-and possibly its allies in Washington-was worried. Meanwhile, students in China itself were also be- coming increasingly radicalized. China Spring literature smuggled onto the mainland became instrumental in that growing radicalization, as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since stated.

Feng launches a preemptive coupHowever, on Jan.8,1989, Feng and15 of his supportersran a coup within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China Spring, and expelled Wang and all of the organization’s founders. Feng, who had been an obscure member based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omptly moved to Washington, D.C. to work out of Cline’s two-room office on K Street. Feng’s first action as head of China Spring was to initiate civil action against Wang for allegedly pilfering funds. Wang was forced to establish a new organization, the Chinese Democratic Party, in greatly reduced circumstances-and as the revolutionary events in Tiananmen Square approached. On June30,1989, the mayor of Beijing, Chen Xitong, delivered a speech justi- fying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in which he specifi- cally denounced Dr. Wang and his Chinese Democratic Party for”inciting students” and having had”a direct hand in the turmoil.”

Shortly after taking over China Spring, Feng and his associates began modifying their opposition to the P.R.C. regime to that of mild criticism. At the same time, Ray Cline formed a new publication, China and Pacific Rim Letter, and placed Feng on its editorial board. There, Feng joined a number of active and retired U.S. intelligence agents.

Cline’s”investment” in Feng proved to be handy. Imme- diately following the June1989 massacre in Beijing, Cline dragged Feng from one Washington press conference to an- other, in order to”explain” what had happened, and also to”explain” the behavior of President George Bush, whose cowardly betrayal of the massacred Chinese students was then provoking international outrage.

Cline then worked with Feng to form a new organization known as the China Solidarity Committee. The stated pur- pose of this new organization was to serve as a liaison be- tween the Chinese student movement and the U.S. intelli- gence community. While it is unclear whom Feng is meeting with, Cline’s close associates with Asian intelligence back- grounds include former CIA director William Colby and for- mer Pentagon intelligence chief Gen. Richard Stilwell.

Given such connections, it is not surprising what the line adopted by China Spring spokesmen has become. The Beijing students”went too far” and”should have negotiat- ed,” they say. This is the White House line. It was also shortly after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that Feng began denouncing Lyndon LaRouche and EIR for”extremism” and for being”crooks.” This is also a White House line. Cline, for his part, has taken to denouncing LaRouche before Chinese students as the”devil.”

EIR May18,1990©1990 EIR News Servi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strictly prohibited.

——————————————————————————

附件2

1990年全美学自联于中共特务入民运行破坏活动的

小参考总第515期(1999.08.19)道各种受中共查禁的言和新

http://www.bignews.org/990819.txt

全美学自联于中共特务入民运行破坏活动的

90(4)1

送:

全美学自联总部,理事会,委会,救援委

中西部学自联常务理事会

全加学自联总部

全澳学自联总部

抄送:

中国民主阵线理事会,委会

中国民联联委会,委会

中国自由民主党联

香港全支联常务委

主席,付(副)主席,各委

现将们调查到的有中共派遣特工入民运行破坏活动的部分情况,向学自联和各主要民运告如下:

为维护其裁统治,中共反动派历来敌视海外民运织。国安部把民运织的透破坏,列其海外特务工作的重点,以实中共特务总管石“有划派入,分步骤导控”的目

“八九”民运期间,中共暴政受到国民主运动的巨大冲,中共裁者陷入极端孤立的境地。但作为当时海外主要民运织的中国民联,因遭到中共特务的重破坏而分裂,陷于瘫痪,除发表几个声明外,无法在斗争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六四”以后,中共民主运动的血腥镇震憾了全世界,大多有良心的中国人从次大屠中擦亮了眼睛,看清了中共反人民的本,也醒了相多的中共党的良知,不少国安部的特工人目睹集团的法西斯暴行后痛心疾首,或自动停止活动,或倒戈起义,站到人民一边。由于中共的法西斯面目的暴露,我的国大下工作和国外反间工作行得相当顺利。

但必指出,少死心塌地中共效忠到底的特务,了实其罪目的仍在猖狂活动。令人痛心的是救援国人士子明、军涛的行动,由于特务密报连络暗号和行动路线致使二十多位杰出民运人士被捕,参加救援工作的同志几乎被一网打。中共头子得意地:“是近年外配合得最漂亮的一仗”,并令嘉得力特务分子。

在全美中国学生学者大会期间负责大会的联、接待和安全保工作。因特务破坏了王军涛子明等同志救援工作,全美学自联授组对中共特工混入民运行破坏活动展深入的查。我根据掌握到的国安部的有关档案,在大量人、物据的基上我行了多渠道的核实查已查明:

房志(丁楚)是出军涛救援工作的罪魁之一,房志和更早混中国民联的中共国安部成员冯胜平(余)一起策划和行了一系列的分裂中国民联和破坏民主运动的活动。

丁楚真名房志,北京大学国际业,出国遵照国安部的指示,护照上使用房西苑的名字。

丁楚在一九八零年北京大学国际业就读时,曾与王军涛、胡平等参与自由选举,在中共秋后算力下,丁北大自由选举情向中联部作了详细交待,得到中联部赏识业后即被分配到广东省港澳公室(原隶属中局的特务机构)工作,备受重用。

一九八六年丁楚出国留学,接受中共国安部潜入中国民联作特务工作的条件,履行了加入特务织的手,接受特工训练赴北京接受指示,于一九八六年底持F-1签证入美(按定国家干部持J-1签证,才准出国,国安部使其特工人长期潜伏美国,不受J-1回国两年的限制,八五年后,大多特工持F-1赴美)。

丁出国后,即向国安部美头目长春到,打入民联后,丁根据国安部的指示,参与策划分裂民联的活动,使民联陷于瘫痪。丁被任命民联总干事和中国之春志的主,一手掌握了民联的织、务和宣,长期向中共提供情,其中包括中春志投稿人的真名实姓、原稿复印件及民联织情况和民联秘密成表。在中共追捕王军涛子明的行动中,丁楚钻进救援织,取联暗号和联系方法,通国安部特务织,定向中共大使组书记琪(国安部美特务头目)告王、出走路线及有关线索,直接致王、两人被捕和国大下救援织的破坏,使民主运动蒙受无法弥补的失。

另一入民联核心的中共特工胜平(余),一九八二年复旦大学国际业。余出国前正式加入中联部,并履行入党手。余入美国的任务是向美国政府透,民联成立后奉命打入民联,随向中共提供民联及留学生的情。他曾度回国向中共情部门联系,一九八六年底和一九八七年初,国发生大模学潮,余受中共急召火速程回国汇报留学生动

曾配合中共在美的其他特务行活动,国安部副处长干部以国某机构美代表赴美活动,余曾配合他行搜集情

与丁楚一起,按照国安部的指示,极策划和从事分裂民联的活动,余极力向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透,最近余丛试图钻入美国国会筹办的中国民主与人基金会做行干事,由于特务身份暴露,被美方然拒

以上丁楚、余两人问题的每一细节都有充足的据,在此公布部分材料。

(一),我国安部内线协助,查到房志胜平两人正式加入中共特务织—国家安全部,其中有房志胜平的正式号登表格。

(二),我由国家安全部内线,查到房志报给国安部的中国之春志投稿人的有关书料(包括投稿人真实姓名和背景材料,以及投稿人的原稿考贝件)、民联织活动的告其中有民联秘密成的名和正式登表格等料。

(三),由国安部内线提供的机密文件,见简报1989(8)16号、文件清楚示国安部通其特务行分裂民联的罪活动,控制了民联的核心及部动作,达到了中共特务机关对民联制的“有划派入,分步骤导控”的目

(四),国安部内线X提供材料:丁楚(房志)和余(胜平),在美国的领导原是中共美大使长春,后琪。丁、余二人美后,先后到到,是国安部的一个小头目,公身分是教育处的党组书记,具体负责特务工作。丁向杨报,有人问杨:“他什么要到使向你到?”答:“天知,地知,我知,有必要知道。”

(五),国安部内线Z揭发:丁楚一直向国安部告民联情况,他是经一个中间人向上的。而余自跑到大使馆汇报。国安部民联和中春的情况记录得很详细,每发生一件事,国安部立即知道,长春此得意洋洋地:“中国之春的一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底下。”

(六),国安部内线K揭发:八九年四月间的一个晚上,余去使长春汇报,因为时间太晚,留余在使馆过夜,教育处的一秘王祖荣与不合,就质问杨:“干叫一个民运分子在使馆过夜?”此,王祖荣向北京的上司打了小告,说杨与民运分子勾搭。杨说:“胜平是中联部正式外派人,王想陷害我。”事情到了叙大使那里,向王交了底,才把事情平了。

(七),国安部内线D揭发:在一次教育处会上,王祖荣发牢骚说:“丁楚、余有什么了不起,长春把他们当宝贝,就知道往上爬。”长春和王祖荣矛盾,知道丁楚、余真实身分的人就多了。

(八),国安部内线H揭发:最近民联总部从纽约搬到华盛丛办公室,是国安部的幕后主使,他早就策划件事了,因事先有通知王祖荣,事后,王很不高兴,言:“我就是要不地提余和丁楚,提他的身分,他也得我管,看你安全部尊不尊重我。”

(九),国安部内线L揭发:王军涛子明被捕后,某:“多了丁楚”。丁楚随与王军涛联系,王军涛很相信丁楚。因此中共掌握王、线索,一直等到最后一刻一下子抓了他,也抓了港支联的策中共来说,丁楚真是立了大功。事后国安部指示丁楚,有人王、是怎么被捕的,你就是王军涛的一位助手出的。(注:王军涛被捕后,丁向外面解释说,王军涛是被他的助手费远的。)

(十),国安部内线J揭发:八八年下半年,中共侨主任廖晖来纽约,丁楚参加了廖的座会,丁故作姿提了几个问题要与政府对话,有人此大丁楚,国安部的头目:“个人不要了,人家去在里面作不容易。”

(十一),国安部内线M揭发:“国安部要我视某校的民联分子,告我几个人的名几个人中春投稿的拷贝件我看了,些拷贝件是丁楚提供的,有一个留学生参加民联才一个星期,他周的同学都不知道,但国安部却知道了。”

(十二),国安部内线A揭发:“民联除王炳章之后,召四大之前,我接到国安部指示,要在留学生中间多丁楚的好丁楚个的能干,点温和,实际,目的是要使丁楚出任民联要

(十三),国安部内线N揭发:中共国安部官部介丁楚的情况时说:“丁楚有,但关键时是能配合。安全部在民联放了不少人,最起作用的要算丁楚,我们对民联的情况非常清楚,大部份靠丁楚。”

(十四),民联秘密成Y.J.揭发:一次,我的一个同学突然跑来问我:“你怎么参加中春了?领馆都知道了。”我大吃一惊,因我的同学都不知道我参加了中春,他接着:“昨晚我在一个中国同学家聊天,聊到民联和中春,一个在座的同学,中共领馆对中春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个学校的Y.J.就是中春的。他用Y.J.的笔名中春投稿,都知道了。”我想一下,中春知道我的真名的,只有两三个人,而知道我的Y.J.笔名的,就只有丁楚一人,无他人,因此我得丁楚有问题

(十五),中共高干子弟H.W.揭发:房志(丁楚)1980年在北大参与学生兢极,事后听有秋后算,他很害怕,托人向中共求情,在一位高干子弟的安排下,中联部派人与房志联系,那房志在北大国际系,业务部和中联部管,中联部的人找房:“你可以个材料,详细说明北大选举的情况,再认识认识,我可以帮你疏通。”房照了,上面认为这份材料得不,有很多情,上面很意,房因此有挨整,后很受重用。

(十六),民运人士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等揭发:去年七月二十八日,丁楚某某某,我已和王军涛联系上了,派人送军涛两万美金。

丁又某某某,我与王军涛子明随都有联系,我经常通。十月份,王军涛子明被捕后,丁突然改口否上述讲话。丁还对某某某,我已查清,王军涛是王的助手费远(经改所副所长)出的。在另一合,丁又王的被捕,是因香港方面有问题,但香港方面的人:“我参加十次,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一定有国安部特务卧底。”

(十七),国安部内线Q揭发:去年七月,丁楚通一个中间人,向大使的国安部负责人王琪定军涛子明等的逃亡路线、王被捕后,上透露:“捕王、是海外配合最漂亮一仗,相都立了功,房志立了大功。”

(十八),国安部内线K揭发:”胜平我很熟,我前后脚美,我都属于中共情系统外派早的一批成,我在西部,他在美东,他曾跟我说过:“我种工作很够剌激。”听使领导说过胜平是个很能干的人,他原的任务是,业后打入美国的政治圈。但不知后他怎么跑到民运织中去了。我们俩曾共同策划一些事,如织人以色列去秘密访问,就是我一起搞的。”

(十九),国安部内线T揭发:“胜平然是AGENT(间),他和我同校同一业,比我高一年复旦国际国安部管(以前是中部和中联部管),大部份复旦国际业生被送出国前,都要履行手,我还没有见一个不履行手就可以出国的。

(二十),留学生某某某揭发:“我美之前,我母我,胜平参加了中联部,正式工作人。并且入了党,那傲地跑到我家,向我妈妈,他要到美国去了,参加了中联部,并入了党,那是一九八二年的事。”

(二十一),中共官S揭发:八六、八七两年,某某某以体改所美代表的身分美活动,他赴美前曾被春旺(中共国安部长)召见,任命国安部的副处长干部,赴美从事活动。某某某他每次去美国都是先住在胜平家里,他在美国的活动,很多是胜平帮助安排的,他合作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州TULSA市举办了一次吸引美国商人前往中国大讨论会。

以上是我已经查的部分事实,因涉及保护事人的原因,有些重要材料有列入。

上述材料清楚实中共特务入民联核心之后所起的重破坏作用。我须认识中共是有长期特务统治经的法西斯政党,我与中共特务织的斗争,是争民主反制的一条重要战线。我不可生气十足,被中共特务的装打扮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被中共特工所散布的谬论误导,把复的斗争看得太简单了。

(在适候,我们将发出第二批材料。揭发材料中的有关证人,必要可向有部门作。)

附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情况简报

(1989)(8)10号

略:简报了国安人邵华强反水事件,通了国安人道()控下“有效地引了中国民联四大”,孤立王炳章,最作出决议开除王炳章出民联的程。

全美学自联安全工作

王晾(字)

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胜平先生意欲何

——答胜平《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信》

徐文立

(2014年12月29日)

胜平先生一反“著名”的“三封万言”,对习近平先生的“含情脉脉”;以故事、造言的《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信》向我徐文立“兴师问罪”。人不禁要问冯胜平先生“意欲何”?

胜平先生《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信》,2009年11月26日初稿,2014年12月26日修改,2014年12月29日借他人之手发表;一篇文章整整准备了5年,才在在公发表。人不禁要问冯胜平先生“意欲何”?

我的确是在退休之后,却是不提醒朋友:海外民运中弥漫着“失主义、取消主义、替代略、争’国’、准备被招安之五大邪风,甚嚣尘上。”希望大家保持高度警惕。

我的确是在接到国学者钟国平先生《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评冯胜平先生《致近平先生的一封信》等三封信后,不将这三封信各位朋友。因为这三封信特点出了胜平先生“顶层”是:“通篡改美国史而造出的’华盛革命集团’理论试图为‘取消民主运动’、‘归顺权势集团’、‘建立[党主立宪]的假民主宪政’等各种舆论,提供所需要的‘史源头’及‘理’。假以民运人士加美国学者身份、深民情的万言尤其是加上一些‘故作尖锐状局批判’,极容易者信任,其鼓吹的‘假民主宪政’和作真民主宪政和真实史,引导读者主动放自由与民主的念头与行动。

胜平先生’人民应该给这个党一个机会’,如果你‘凭什么’,那么就是他的答案:——

既然崇拜美国的宪政民主,那么我以30年’美国家和美国学者身份’告:美国的民主宪政是由‘华盛革命集团’通过结合‘普世价值’与美国‘特色’搞的‘党主立宪’而的,所以你们应该归顺‘中共革命集团’,等他们结合‘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搞一‘党主立宪’,之后中国就民主了,你老实呆着,等到那一天就行。既然‘华盛革命集团’打天下坐天下到今天,那么,如果你要学美国,就意味着等待‘中共革命集团’,他会听取和采我的‘言’而效法‘华盛革命集团’,你等着就是了!

一段杜撰、捏造的美国宪政等到的是‘中共党主’的‘帝王梦’,其实就是‘假宪政梦’。” 

样一,不但让冯胜平先生在民运朋友和民众中中失了起的学和政治信,恐怕也让习近平先生察到了胜平先生在“忽悠”他!

样一,就明白了,什么:“胜平先生一反著名的“三封万言”,对习近平先生的“含情脉脉”;以故事、造言的《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信》向我徐文立“兴师问罪”了?

胜平先生《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信》,2009年11月26日初稿,2014年12月26日修改,2014年12月29日借他人之手发表;一篇文章整整准备了5年,才在在公发表了。

胜平先生,用我多什么

附《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评冯胜平先生《致近平先生的一封信》等三封信。胜平先生的致近平先生的言信,恐怕就不我再发表了吧?至于,世人皆知的胜平先生年如何攻击诽谤王炳章先生的往事,也就不必由我重提了吧? 

朋友再看看附件中的钟国平先生的评论,恐怕什么都明白了

馮勝平致習近平信是維護專制、編造美國歷史 

作者∶鍾國平

(2016年10月14日)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zh-tw/comments/20161014/726926.html

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華盛頓革命集團」

——評馮勝平先生《致習近平先生的一封信》(修正版)

鍾國平

(小注∶此文發表之後,承蒙一些專家批評,現做了一些小的修改重新發表,請諒!)

馮勝平先生在《致習近平先生的一封信》中主張「黨內民主,以法治國∶讓少數人先民主起來」,他以美國實現民主化的「歷史」為藍本,試圖說明「從一黨為大的黨內民主出發」可以達成全社會的民主。

他的「美國藍本」說,當年美國就是以「華盛頓革命集團」為核心開始搞「黨主立憲」,從而發展到了今天。這位號稱三十年前到美國讀書時就通讀了《美國制憲會議筆記》巨著的「學者」馮勝平先生,以學者和專業人士的身份提出了「華盛頓革命集團」的說法,筆者搜遍所有的英文學術與非學術資料,沒有找到任何一個此種說法的學術出處,而文中對美國歷史的篡改與歪曲,更是隨處可見。筆者將之集中分析于以下五個要點中∶

一、馮先生說∶「美國建國初期,也是一黨——華盛頓革命集團——獨大,沒有與其它政治勢力分享政權┅┅沒有與被趕到英倫三島的保守派共同制憲,也沒有與國內自由派托馬斯·潘恩和亨利·帕特里克分享政權。(華盛頓的)朋友麥迪遜忠實地記錄了制憲會議的全過程。」

事實上根本不存在一個「華盛頓革命集團」。1774年,富蘭克林召集13個殖民地秘密組成大陸議會並召開第一屆會議,1775年的第二屆會議任命華盛頓為總司令,因為在所有議員中他最有作戰經驗,指揮過不超過1200人的軍隊。任命華盛頓更是出於政治上的妥協∶非常多的議員厭惡北方殖民地的那種反抗精神,而華盛頓是弗吉尼亞州的農場主,而且具有領導能力、作戰經驗,富有貴族精神,家境富裕。因此他的背景讓每個議員都覺得滿意。獨立戰爭勝利后,他解散部隊,辭去一切職務,回老家經營農場去了,直到1787年再次被選為弗吉尼亞州的費城會議代表。

費城會議代表都是各州指派的專業人士,原定70名代表,實際到會55名代表,平均年齡42歲。富蘭克林被尊為議長(「patriarch」);華盛頓為會議主席,就是主持人,自己不參与發表意見;威廉·傑克遜被選為秘書長,做會議記錄,但他的筆記太簡略,而麥迪遜的筆記並非由代表們指定,但內容詳細,最終成為歷史文件留下來,與華盛頓無關。52名代表曾在殖民地政府或州政府任過職,一半以上是律師,75%曾經當過大陸議會或邦聯議會的議員,29名參加過獨立戰爭。這些人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而戰,沒有任何人以華盛頓個人為中心形成過「華盛頓革命集團」!

美國史料記載∶傑出人物中有人未參加制憲會議,原因如下∶托馬斯·傑斐遜在法國任大使,他在給在英國任大使的約翰·亞當斯的信中表示對這次會議的支持;帕特里克·亨利(這才是此人的姓名的正確順序,大學者連人名都沒搞清楚)拒絕參加費城會議,他說他聞到了「專制」的味道;其他的如約翰·漢考克生病;另有未入選者是因為選民認為他們不適合和平時代的國家管理。馮先生提及的托馬斯·潘恩是1775年才移民到美國的,雖然寫的膾炙人口的小冊子《常識》銷量極大,1777年卻因密通法國而後遭到邦聯政府解職,1787年他已經去了倫敦,加入最終於1789年爆發的法國大革命。┅┅所有這些原因都與華盛頓無關!

二、馮先生說∶「美國的憲法是人制訂的。具體地說,是戰勝了英國殖民者的華盛頓革命集團制訂的,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也是由這一集團執行的。」

真實情況是∶費城制憲會議既不是華盛頓提出的,也不是他擔當實際領袖,更不是他參与意見的∶1786年5月,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平克尼在馬里蘭州的安納波利斯召開的安納波利斯會議上向邦聯議會請求召開修改邦聯條例的會議,得到6個州的強烈支持,通過了一項議案,呼籲所有州在1787年5月相聚于費城以討論如何在「大公約」下改善邦聯條例。這就是費城會議的來歷。所有代表都是由各州依照他們的法律推舉出來的,制憲會議上代表們尊富蘭克林而不是華盛頓為議長(「patriarch」),也就是說制憲是在富蘭克林領導下完成的,馮先生很誇張地說的「富蘭克林一錘定音」之類的酸倒一整排牙齒的話恰好印證了富蘭克林而不是華盛頓在會議中的領袖地位,也說明了沒有一個「華盛頓革命集團」在制定美國憲法!

史料記載,華盛頓沒有搞助選活動,也不因為當選總統而興奮,他的太太還因華盛頓的當選而不高興。但因為初任總統責任重大,他更是全國最富有的人之一(這一點很重要,因為當年的總統薪俸低,卸任后沒有收入,若沒有強大的財富做後盾,卸任后的生活質量會大受影響),加上他的威望高,所有州都投票給他。華盛頓是美國歷史上唯一全票當選的總統和唯一無黨派總統,約翰·亞當斯票數第二,為副總統,亞歷山大·漢密爾頓被任命為財政部長,托馬斯·傑斐遜為國務卿,埃德蒙·蘭德夫為司法部長,這樣的內閣成員從能力和從資歷上看,哪一個不是最佳人選?哪一個與所謂的「華盛頓革命集團」有關係?哪個「其他政治勢力」,如果還存在的話,比這些人更加稱職?居然說沒與「托馬斯·潘恩」分享政權,請問馮先生知道他連大學都沒讀過,在英國是一個破產的小業主,於1774年底到的美國,1777年任外交部長期間,因與法國秘密談判的醜聞被揭露而於1779年被從邦聯議會開除的經歷嗎?還有帕特里克·亨利,他是律師也曾擔任弗吉尼亞州州長,但他是反對憲法的「反聯邦主義者」的代表人物。根據美國憲法,所有人就職必須宣誓捍衛憲法,馮學者認為他合適入職內閣嗎?還有什麽人,請拉個清單!

關於政黨問題。第一屆總統任期中,華盛頓就因為兩黨之爭感到頭疼,已經擬定了不再連任的告別信,但是考慮到正在與法國、西班牙等國進行領土方面的外交談判,以及國內形勢不穩定,各界仍然強烈要求華盛頓繼續擔任一屆總統,兩個對立黨派的創始人漢密爾頓和托馬斯這時居然也聯手要求華盛頓繼續擔任一屆總統,這樣華盛頓沒有發表這封告別信,勉強繼續擔任一屆總統。然而兩個黨派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華盛頓自己年事已高,對政黨之爭感到困頓,毅然決定必須辭任第三屆,讓其他人擔當此職。華盛頓修改了幾年前寫的告別信,于大選前兩個月在報紙上公布,很快轉載於全國100多家報紙和其他媒體。這樣華盛頓擔任了兩屆總統。

「華盛頓致美國人民的告別詞」已成為美國重要的歷史文件,至今每年華盛頓總統誕辰那天上午參議院都指定議員朗讀。在信中,華盛頓特意提到他反對政黨政治,他寫道,「我已經告訴過你們這個國家處於政黨之爭的危險中,尤其是以地區為界限來分黨立派的危險。現在讓我以更全面的角度,以最鄭重的態度告誡你們全面警惕黨派問題的惡劣影響。不幸的是,這種派性與我們的本性是不可分割的,並紮根於人類思想里最強烈的慾望之中。它以各種(即隱性和非正式的——筆者)形式存在於所有政府中,但多少還能受到抑制、控制或約束,而在顯性的形式下(即公開的政黨形式——筆者),派性問題特別明顯且確實是政府最危險的敵人。」

三、馮先生說∶「美國第一次總統選舉,390萬人中,只有不到20%的人有選舉權。沒有選舉權的人包括女人(50%),2/5的黑人(10%),不納稅的窮人和反對過革命的人(20%)。」

實際上,1787年舉行的聯邦制憲會議就把投票資格交由各州決定。選舉人口的確定在當時依據以下法律∶

根據從英國普通法演變而來的州法律,婦女婚後沒有財產,財產屬於丈夫。因此當時人們認為由丈夫代表全家投票是恰當的。

關於黑奴,南方代表要求算人頭以增加南方州的人口基數從而獲得較多議席;北方要求不算,因為黑奴是市場上購買的,屬於財產,應該徵收財產稅提高政府收入,而且算人頭會虛增人口基數,不公平。最後妥協為∶每個黑奴按3/5的人頭算人口,在憲法中屬於「所有其他人」。

投票權需要年滿21歲的男性公民,但參加叛亂或其它犯罪而被剝奪權利的人除外。

至今美國憲法仍不保證是公民就必然有投票權,投票權依然由各州法律決定。例如現在,多數在外國和海外屬地出生的美國公民、未在選舉機構登記的、緩刑期的、假釋的、在監獄服刑的以及被判重罪的美國公民,和18歲以下美國公民不能投票。

四、馮先生說∶「華盛頓革命集團完成了從革命黨向執政黨的過渡,自我分裂成聯邦黨和反聯邦黨」。「這不是君主立憲,也不是民主立憲,而是典型的『黨主立憲』」。

這完全不符合歷史事實。當年邦聯議會授權代表們修改邦聯條例,由於整個會議對外保密,當會議結果是一部美國憲法而不是邦聯條例修改案的時候,整個公眾社會一片驚愕!於是社會立即分裂為贊成的和反對的兩大陣營,贊成者被稱為聯邦主義者,反對者稱為反聯邦主義者——不是「政黨」。反聯邦主義者擔心一個強大的國家政府會侵害他們的個人自由及權利。漢密爾頓、麥迪遜和傑伊三位費城會議代表撰寫了一系列文章向公眾解釋憲法,消除反聯邦主義者的擔憂。這些文章被統稱為《聯邦主義者》文集。

根據美國史料記載,在第一屆政府產生以前,美國根本沒有政黨,不存在「黨主立憲」,美國歷史上第一個政黨——聯邦黨是在1791年成立的,由財政部長漢密爾頓發起,主要是銀行家與企業家,第二年,國務卿托馬斯·傑斐遜組建了民主共和黨與之抗衡。雖然華盛頓總統同情聯邦黨,但是他始終在兩黨中間保持中立。也就是說,兩黨成立根本不是從任何一個黨分裂出來的。事實上從聯邦政府剛產生,內閣的兩位部長就對憲法理解發生了分歧。

五、馮先生說∶「美國國父們的傑出貢獻在於把權力制衡的原則(普世價值)和美國現實(美國特色)有機地統一在一起,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第一部以三權分立為基礎的國家機器。制憲會議代表要決定的第一個問題是總統的人數和權力,富蘭克林一錘定音;爭論的另一個焦點是議會的許可權,代表們終於在富蘭克林的另一句名言上達成共識。」

這完全是捏造。在200多年前的18世紀,全世界根本沒有普世價值這個概念,更不存在與美國特色結合的問題。

而且,制憲會議爭論的第一個問題是議會結構而不是總統的人數和權力。當時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平克尼拿出一個方案,沒有被採納,埃德蒙·蘭德夫代表弗吉尼亞州拿出麥迪遜的方案,該方案對人口眾多的大州有利,人口少的州反對此方案,於是新澤西州的威廉·彼得遜拿出一個替代方案,但是大州又反對,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也拿出一個方案,由於和英國太相像而被放棄,於是在弗吉尼亞與新澤西州方案之間產生了劇烈的爭論,導致會議處於停頓狀態。最後不是富蘭克林一錘定音而是康涅狄格州代表羅傑·謝爾曼提出合併兩個方案,國會由上院(二樓)與下院(一樓)組成,上院按每州兩名代表,下院按照每個州的人口比例。這就是著名的「謝爾曼大妥協」。隨著這一大妥協的達成,會議也較順利地就行政權問題達成了協議,為了避免一個機構獨掌權力(像英國議會那樣),美國憲法給予總統較大的權力∶包括官員任命(含法官)、否決法案,三軍統帥等。同時就商業也達成妥協∶所有涉稅法案只能由下院提出。

後記∶

通過篡改美國歷史而編造出來的 「華盛頓革命集團」理論試圖為「取消民主運動」、「歸順權勢集團」、「建立『黨主立憲』的假民主憲政」等各種輿論造勢,提供所需要的「歷史源頭」及「理論基礎」。假以民運人士加美國學者身份、深諳民情的萬言書尤其是加上一些「故作尖銳狀的時局批判」,極容易騙取讀者信任,將其鼓吹的「假民主憲政」和虛假歷史當作真民主憲政和真實歷史,引導讀者主動放棄自由與民主的念頭與行動。

馮勝平先生說「人民應該再給這個黨一個機會」,如果你問「憑什麽」,那麽這就是他的答案∶——

你們既然崇拜美國的憲政民主,那麽我以30年「美國歷史專家和美國學者身份」告訴你們∶美國的民主憲政是由「華盛頓革命集團」通過結合「普世價值」與美國「特色」搞的「黨主立憲」而來的,所以你們應該歸順「中共革命集團」,等他們結合「普世價值和中國特色」,搞一場「黨主立憲」,之後中國就民主了,你們老實呆著,等到那一天就行。既然「華盛頓革命集團」打天下坐天下到今天,那麽,如果你們要學習美國,就意味著等待「中共革命集團」,他們會聽取和採納我的「諫言」而效法「華盛頓革命集團」,你們等著就是了!

一段杜撰、捏造的美國憲政歷史讓人們等到的將是「中共黨主」的「帝王夢」,其實就是「假憲政夢」。

2014年8月27日最後定稿

(編者注∶作者為國內學者)

胜平致近平总书记的第二封信”

2014-08-11    源:钟国平博客  

http://www.wailaike.net/news-1145000-0.html

从整体容上看,先生封信完整叙述了中共主下的“宪政民主”划和宪政民主改革的路线图。在封信中,冯劝谏习近平“主动展以宪政民主核心的政治改革”,而“政治改革的核心就是‘在共党的领导下’实宪政民主”。若将这两句合在一起,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打起宪政的旗行(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 先生认为既然既得利益集团和自由派都不会支持近平的“强国梦”,但都会支持“搞宪政”,那么与其打不如因,用先生的话说“与其鞠躬幕,花,把矛盾留下一代,不如开创历史,推行宪政。”

先生所的“宪政民主”是什么概念?然文章并未定义,但在信中已经提出,1、“要实宪政,务之急是落实法律的尊威”,也就是,“党可以在法之上,但它必以法治国”,而不能“置自己定的法律条文而不”。2、要实施民主就是从“党民主选举始:“先在若干城市设立政治特,做民主选举的模拟实”,然后在即退位的候,“实行党民主选举”。“在可控的情况下,由地方出党代会代表,党代会代表出中央委,再由中央委员选出总书记。”另外,他用“史事例”引述宪政改革成功的“宝典”—-可控性(也就是强政治),就是:整个宪政改革必由大在握的铁腕人物主,路径则是:“顶层,强制推行”。

总之,先生所倡的“宪政民主”是以“强铁腕”前提的、由皇帝领导的、党在法之上的“依法治国”和皇交接程中的“党内选举”。所依之法是中共自己的宪法,所指的民主是“党民主”。皇交接的具体步是:在“可控”情况下,以“党民主”方式逐级选举“党的代表”、“中央委”、最终选出“总书记”。话说先生注的并非宪政民主,而是心在皇上坐龙椅十年之后,如何选择一位以“总书记名的非血的新帝,也就是十年后的新皇上接班的问题(看似特见)!了安大众,种皇上接班策略以“宪政民主”的外衣出,以避免既得利益者和自由派皇上所提的“强国梦”的不

先生皇帝的接班问题归为“宪政民主”问题,我希望澄清几个基本概念,以便者真正认识宪政民主与皇帝接班之间的差

1、宪政民主是否能接受“党比法大”?先生强中国目前“有宪法无宪政”,认为党比法大不是问题,有宪法却不遵守才是问题。然而,宪政民主的必然特征就是“人人平等、法律至上”,个平等包括任何党派与任何个人的平等。若党大于法,那么社会就不是人人平等了,也就从定义上不属于宪政民主社会了。在美国,政府行政机构为权力机构,而且通常为执政党指,加上非常有,但是在法律面前,它的地位与被它起的哪怕是一个非法移民的地位都是相同的。是因宪政民主社会不接受人人不平等,然也更不接受“党比法大”,否则执政党为违宪而下台。2、什么是法制?在中国大说简单和通俗一点,就是:“刀”下之治。先生所的“依法治国”实际上是法制而不是法治,其渊源最早自古代法家思想:统治者先设定一个法律,他自己不受法律的制,但其他人都必遵守法律,然而在一个管理失控、腐败堕落的皇权专制体制下,原本皇上不受法律制的律条演变成整个阶层均不受法律制的实际操作。于是史上有强在皇上的撑腰下,朝廷行整(改革),于是“改革”几乎成步”的代名就是先生所形容的“法律的尊威”,但是以悲的“改革者”多,例如商鞅变法以自己被五马分尸而处死。不过冯并未提及强推行法制者多以失的事实。

3、遵守法律是否等同于“法治”?先生描述 “中国人重情,美国人法;中国人事托系,美国人有事找律”。先生认为这“体了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也由此衍生出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人治和法治。”但不是人治与法治的差,而是不同社会在日常生活中的法律面的问题,也就是“法制”的问题。那么,真正意义上的法治与人治的区别是什么?法治是“法律王,一切个人、党派、机构、力拥有者,一律处于法律之下,任何个人和机构不得置于法律之上”。人治是什么?简单说,就是“王就是法律”!详细说,就是法律服从于统治者的意志,也就是以“法制”工具的“帝王高于一切(含法律)”的体制。所以,所遵守法律是法制的问题,不是法治的问题

4、强是通向民主宪政的必由之路先生“掌控力是改革成功的前提”,“史上凡成功改革,如俾斯麦、彼得大帝和经国的改革,无一不是大在握的铁腕人物”。从史背景看,彼得大帝是18世的人物,那个候即使非改革者也照样得强,否会被赶下台去性命保,然而在那个代,即使强人物也照样有改革的失者,如拿破;俾斯麦19世的人物,然号“铁血”首相,但是在他之上的国王才是真正拥有实的国家元首,他晚年就因与新国王不合而被迫辞职然不像商鞅变法,但也是以改革失而告,而且他的改革并不与民主宪政有。只有经国的例子与民主宪政有,然而经国改革在1987年末,当时处于国际孤立地位,且世界格局正发生巨大改变,从1980年起,多国家始走向民主化,根据Cheibub, Gandhi, and Vreeland (2010)的统,二战刚结,民主国家有34个,1980年民主国家已上升到54个,并从此入民主型高峰,到1988年台民主化的候,民主国家已经达到66个,而2008年民主国家已经达到118个。就是经国民主型的国际背景。台利用民主化打破被大孤立,以解决台在国际上失合法地位的问题。也就是,台型成功的根本原因不是因为蒋经国的强,而是因国际和国合条件促成的,他已经要去世了,根本不存在强权问题。5、最后必提到一点,于作者到的民、刁民和暴民的“三民主义”问题是站在制极位置和立人民的极大的侮辱和蔑视。事实上是,在史的任何候,人民都是人民,但人民的地位不同,例如在制集权时代,人民实际上是一个人民本身感到羞辱的词汇,然而在民主宪政代,人民是一个每个人感到傲的词汇,正如美国政府自“我人民”而不是“我政府”。任何一个真正主宪政民主的人都绝对不会以如此蔑的口吻呼自己,呼人民只能明作者自己自己置于“人民”阶层之外,或者自己置于皇上的“士”或更加重要的位置上。然而作者住:在皇上心里,一切他治下的人,都是他的私有财产,不是人!

参考文献:

Cheibub, José Antonio; Gandhi, Jennifer and Vreeland, James Raymond. (2010). “Democracy and Dictatorship Revisited.” Public Choice, vol. 143, no. 2-1, pp. 67-101. 

裸奔的胜平《致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

——评冯胜平的“党主立宪”即“行中国《1982宪法》”

钟国平

胜平先生(下”)近日再次以“万言”向近平表忠心:“宪政之路”就是实行“六十条”(即的三中全会《决定》);“宪政就是格按照《82宪法》治国”。非常直接,他:中国的“立宪,只可能是‘党主立宪’,……,行的是中国‘1982宪法’。”不如此,冯还以最直白的方式攻“民主”,他,“民主不能制;它往往只是制的另一种形式。在古典政治学意义上,民主是最坏的一种政治制度。亞理士多德视民主暴民政治,成两千年西方政治学主流。”在光天化日之下又生造言了:首先,的“宪政”就是行某一部宪法,但即使在亚里士多德的代,宪政也有如此简单。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根本“民主是最坏的一种政治制度”!更何况我凭借常也能知道“民主就是暴民政治”的所根本不是西方政治学的主流,西方政治学主流是建立在社会契上的宪政民主,与暴民政治有着天壤之

2013年2月发表的第一封信与第二封信里,我们还能看到披着民主宪政外衣的假“宪政”和假“民主”,而封信直接掉外衣裸奔了。有兴趣的者可以随笔者回一下两封信:在第一封信中,《党民主,以法治国:人先民主起》,过编造一个“华盛革命集团”提出“党主立宪”的假宪政,他解释说中共可以“效仿”,即以近平核心,搞中共“党主立宪”,但他仍试图假宪政的目是:“从一党大的党民主出发”,达成全社会的民主。的第二封信在字面上尚未民主作洪水猛加以否定和攻级选举“党的代表”、“中央委”、最终选出“总书记”的方法搞所的“党民主”,以求皇交接程的平性,使得一代、二代、……世世代代持江山。

那么,何以能够公地攻民主、推假宪政的呢?

次,又玩上了假学。他:亚里士多德的《政府到共和制异化后变成民主制,是“多數人的制(TYRANY OF THE MAJORITY)。”并苏格拉底的例子“民主就是暴民政治”。

然而,一小段就有六处之多的言陷阱:

1)《政府》不是亚里士多德的,而是英国哲学家翰·洛克的,篇文章倡的就是主在民的民主社会。文章,政府的合法性建立在与人民立的社会契而不是神或家族的威基之上,政府若反社会契或不建立社会契,人民就有推翻它。民主思想深深地影响了美国和法国的大革命。

2)亚里士多德的是《政治学》。真实的容是:它那个代存在的政治制度分三大类,三大类中,运作成功的政治制度以位于今突尼斯的君主制、位于斯巴达的族制和位于雅典的宪政制代表。与些同类但已经被异化了的政治制度分别为:暴君制、寡头制与民主制。《政治学》第四卷指出:在运作不成功的制度中,民主制是政治社会害最的一种”!亚里士多德提出:所有六种形式中,宪政制是最好的制度。他价制度好坏的准是:好的制度护所有人的利益,而坏的制度仅维护一部分人的利益。

3)再次通移花接木推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叫“多數人的制(TYRANY OF THE MAJORITY)”。其术语是“多人暴政”,英文拼写为“Tyranny of the Majority”(再次拼写错误)。“多人暴政”(或的“暴民政治”并非由亚里士多德在两千年前提出,而是由美国的翰‧亚斯(Adams, J. 1788)首次提出。亚克斯‧德‧托克尔(Tocqueville, A. d,1835)出版的著作《美国的民主》引用了该术语,并被广泛接受;翰‧斯尔特‧米尔(Mill, J. S,1859)发表的《自由》又引述了托克尔的术语,使之真正流行起

4)苏格拉底的例子并不能印“民主是暴民政治”。他的被处死后人憾,但是柏拉在著名的作品《对话》中,苏格拉底拒逃离监狱避免一死,因认为就算他被不公正地定罪与判刑,但作一个公民,他要留在雅典以护法律的威,因判与判决符合法律程序。

5)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其目就是以法律础维护全体公民的利与利益,如果不考所有人生而平等个条件的与亚里士多德所的六种制度中最好的“宪政制度”有相通性,而亚里士多德所的由“宪政制度”异化“民主制”的候,政治制度便成为维护社会中一部分人的利益的工具。种制度即使号“宪政”,它仍是翰‧亚斯所的“多人暴政”。

6)借助《政治学》中的民主制否定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而混淆“民主制度”与“多人暴政”两个概念。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与亚里士多德代的最好的制度“宪政制”有很大差:亚里士多德认为宪政制只适合“有财产的男性自由人”。他在《政治学》中,奴隶要么是天生的,要么由统治者(君主或会等)按照法律剥夺自由而成奴隶的,因此专横儿童要有威;妻子要服与拉。而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认为人一律生而平等,不分民族、种族、地位、性富,而且任何人或政府都不可剥夺这种平等的利。保障所有人的平等利,避免以假“宪政”借口、以法律工具打人,代民主社会建立了以社会契约为的宪政体系。

冯举出几个例子民主人暴政,包括苏格拉底被处死、法国大革命的血腥、希特勒的裁与种族灭绝政策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由于苏格拉底的案件已经分析,在此笔者分析其他几个例子如下:多人暴政总是在表面上披着民主的外衣,故意人混淆民主与多人暴政的概念。实际上,多人暴政所保护的“多人”的利,不是真正的多人的利,而是披上民主外衣的“以多依据”的假多,它实际上以法律甚至宪法的名义威人、剥夺体制外的人的平等利。例如在信仰方面,力机构以多“票”由,马列主义、国主义确立官方信仰,从而以“合法”的外衣排及打体制外不服从的平民,指控他们为异端、邪教或反马列主义者、害国家利益的国者,强行改造宗教教、强拆教堂、甚至逮捕入的法国大革命是在民主制度下,因为议会的无能与低效而遭到毁坏,那以后发生了暴政与动粹德国是在民主制度被希特勒操而遭到毁坏后,变成暴政的史悲;中国文革是毛了保住皇位自毁法律造成的制度性失,但在法律被毁之前,毛政也不是民主政,所以根本不上民主制度被毁坏的问题。总之,些国家的悲都发生在有民主制度或民主制度遭到毁坏的候,因此并非民主体制本身的特征,而只能明民主制度的重要。冯将人暴政定性为现代民主制度的特征加以攻完全不符合史事实。

下面分析代民主制度如何针对人暴政的问题进行防范,以此明多人暴政并非代民主制度的特征:首次人暴政问题采取防范措施的史事件是美国1787年的城制宪会。制宪代表会模式和问题发生异常烈的争甚至使会陷入多日停是因如果按照人口比例表决,那么人口多的州有可能害到人口少的州的利益。然而如果按照每州票相等的原则来投票,那么人口少的州就会制人口多的州的意见。也就是,任何一种方案都可能致多人暴政。最代表们终于达成以下协议来应对可能发生的问题:1)派以否决(设置两个并行的会,一个以人口做基的众院,一个按每州两票的参院,任何法案若在任何一个会遭否决,就不能成法律);2)立法、司法及法(行政)力分,使之相互立,以防止滥权;3)予总统否决与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法律的复核及解释权;4)将权利法案以最高威的入宪法,禁止一切其他条文或法律与之冲突。就是代民主制度的程。

再看如何在第三封信中推他的假宪政:于“宪政就是行1982宪法”的点,他不述其合理性与合法性,而是直接跳到结论:实施“1982宪法”就是宪政。什么省掉论证过程?因为这有任何理依据或实根据(他的例子都是错误的),所以也无法论证。那么他怎样让读者相信他呢?就是再次利用耀着“学者”光的派头,以“直言各种危机和社会弊病”的“胆量”,去分析“行1982宪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他:强反腐使得既得利益集团失去安全感,于是在婪与恐惧的双重刺激下,强烈希望有一部法律以能保的安全,用话说是实施1982宪法的“实基”。封信不再提“人民应该党一个机会”了,不再需要看人民的力量和听人民的声音了,他甚至认为,“除了平等,国人自由也有一种先天的恐惧”,国人“三日无君而惶惶然”。也就是国人是实施宪政的障碍,理解,那等于是,只有既得利益集团才是实施1982宪法的关键的支持力量,而且他认为既得利益集团对习近平实施宪政的支持才是至重要的。

然而可行性分析,无是否成立,都不能替代述“什么实施1982年宪法就是宪政”,更不能以此论证“实施1982宪法就等于是实施宪政”样一个。他之所以用偷梁柱的方法左右而言他,回避述他自己提出的命,是因,无从公共知识还业知角度看,他宪政的定义与涵的解背了“宪政”的真实定义与涵,他的宪法根本不是宪法,而是宪法,他的宪政根本不是宪政,而是“暴君政”。然而从客效果看,他貌似在利用歪曲和生造的方法使者接受他容,误认为他的述不是言而是自于公共知业知

除上述问题外,笔者要澄清冯关于“英国三百年前”的那场历史事件的错误叙述。冯说“通宪政,英国族放一部分公,保留一部分特取了财产和人身的安全”。指的然是1688年发生在英国的光荣革命,然而所引述的史却是篡改构故事套用到他解的中国现状之上,与真实史事实完全不符:这场革命起因于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他因信仰马天主教而酷迫害清教徒,并布信仰自由的法令要求英国除因信仰而拒绝罗马天主教信徒担任政府公的法令,同国王还亲法国并害了英国在易中的利益,些引起,此,清教徒丽二世的王地位因詹姆斯二世得子而化泡影,于是们请玛丽二世与他的荷丈夫威廉三世国王回英国统治,最后政变成功,詹姆斯二世身流亡法国。1689年,威廉三世与丽二世署了会拟定的“利法案”,联合登基成英国的新国君,英国从此成君主立宪制国家。在史中,放弃权取安全的是英国王室而不是英国族,英国君主从此失去绝对权力,会从此掌握英国政

限于篇幅,笔者最后简单公共知业知的“宪政”的概念,以便者根据真正的宪政知自行判“行1982中国宪法”是否是宪政,以及中国是否具备合法性:

到宪法,就必提到前面所的英国哲学家翰‧洛克的《政府》。是一篇于社会契的理。洛克明确反神授,主生命、自由、财产是人类不可剥夺的天。他认为,在自然状态下人是完全自由的,但是在束的情况下,强者可以自由地侵犯弱者,如劫掠,强奸,谋杀等,因此,人需要出一个社会管理的代理机构,就是政府,社会中的自然人就是公民。政府的使命是保护每个个人的利、并使其他人的同等利得到尊重。然而政府只有得到人民的同意和授才是合法。如此,宪法成政府与公民之间立的社会契。由于社会契的目的是了人民的福祉,因此,于法律或政治构中出的失,公民可以通过选举或其他手段,甚至暴力改变它。个社会契极大地鼓了美国及法国的大革命,同时为英国的光荣革命做了强有力的护。美国的《立宣言》、法国的《人及公民政治利宣言》都是以个理论为形成的。美国是人类史上第一个制定以护每个公民自由与目地的宪法的国家,而在此基上形成的政府和各种其他法律制度,就是宪政。我可以看到代意义上的宪政与亚里士多德描述的宪政是完全不同的。而种宪政与描述的“行1982中国宪法”就相距更了。正如在他的信中所,1982宪法,不有四个样的剥夺公民自由利的最高条款或基条款,而且他直言:“在‘82宪法’中,有三分立,有司法立,军队国家化,也有最高领导人的民主选举。”因此,以“行82宪法可以使得中共政很安全”理由“力荐”权执行“82宪法”,他“学美国的三分立,中国学不起。一定要学,只能是天下大”。也就是,他的宪政不是宪政,而是保政府不倒台的统治中国人民的策略。他振振有“美国有照搬英国大宪章,因此中国也不必照搬美国”,以此支持他自己所的“党主立宪”。

到此,相信者能够自己判:中国政府有有与公民过约翰‧洛克所描述的社会契?65年中共所掌的力可曾得到以社会契论为的公民授?中共政可曾公民的自由与利?…… 在此笔者想对冯先生:如果您建不要搞代意义上的宪政,因害怕和担心中共失去政,您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何必以攻民主的方式来为制极统治”披上宪政的外衣?何必枉言“国人自由与平等有着先天的恐惧”?何必护中共制极统治而“中国不能学美国的三分立”?

最后作,笔者要告诉冯“学者”:中国人不需要一个假的“党主立宪”,而需要一个您从不会提起的“公民立宪”。您美国是所的“华盛革命集团”制定的宪法,那么,笔者凭借真正的而不是假冒的业知您:美国是人类史上第一个以“公民立宪”建立政的国家!中国也会如此,史的发展趋势,它或许来得很,但是一定能够到,由不得持政而不手段的您或中共

参考文献:

Adams, John (1788). A Defense of the Constitutions of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ol. 3 (London: 1788), p. 291

Mill, John Stuart (1859). On Liberty (2 ed.). John W.Parker & Son., (London:1859), p6

Tocqueville, Alexis de (1835). 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 (Democracy in America, English translation printed at New York, 1838.), Vol. 1, Saunders and Otley, (London:1835)

用篡改美国合法化毛东(反)革命集团的

——回《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

钟国平

惊愕于王希哲先生(下“王”)的篇文章,表面上看用一个又一个的有力反问来质疑与批署名钟国平的文章《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 ——评冯胜平先生「致近平先生的一封信」》,而实际上展的却是用史常史故事以及用机械类比等逻辑错误堆砌起的胡言乱语泼妇骂街。在笔者按照王的行文序分八点逐一解析,最后分析王先生的“集团类比法”全文作

  1. 一.王,“有‘华盛革命集团’,200余年至今立于英国的美国,是天上掉下的!” 

在此,笔者要请问王,何以认为“国家立的唯一途是必有一个’xxx革命集团’?”史上,马帝国代最强盛的法克王国自公元六世起,在日耳曼人影响下,国王死后,统一的国家分成几个小的王国传给国王的儿子;20世初挪威从瑞典立,冰从丹麦立,二以后不少国家的立,1993年斯洛伐克的立,前苏联解体后联体国家的立,……,些均未经历战争,有“革命集团”。史不是靠“反”的文学修辞问的,是人类用实践写的。史不能推演,因此,拜托不要跟着文老史!

  1. 二.王,“有‘华盛革命集团’,以华盛顿为代表的那个史上的反英革命袖群体也就是不存在的;号‘联邦党人’的那个集团及其文集,也就是不存在的”。

言,有了“华盛所代表的那个革命群体”,才有“联邦党人”那个集团和他的文集,那只能明言者的史知乏。首先,联邦党的成立是在宪法被确、华盛选为总统以后的事,联邦党的成立比宪法出台晚4年的间;其次,那个文集不叫“联邦党人”文集,因时没有政党,那的文集有两套,一套叫“联邦主义者”文集,另一套叫“反联邦主义者”文集。两个立的文集均由社会分化出的两种点的代表人物的,两大阵营的代表人物都是美国国父,而制定宪法的程中,华盛顿没有发表意见。那么请问是不是意味着“华盛革命集团”在还没有形成,就已经分裂成了立的“联邦主义者”和“反联邦主义者”两大阵营了呢?既然还没有形成一个“华盛革命集团”,整个社会就分成了两大阵营。那么如何又有一个“华盛革命集团”呢?

  1. 三.王接着,“联邦党人立和解至今的美国宪法,也就是不存在的。”

然而史上联邦党不仅没立宪法,更加有“解宪法”,因1787年制定宪法的候,还没有联邦党,联邦党成立于4年后;另外,王先生怎么美国样基本的“法治”常都不知道:解宪法的属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而联邦党却是由当时政部长亚山大‧汉密尔顿创建,由银行家与企业家成的,和法官与司法力分支系,所以联邦党根本就可能“解宪法”,作银行家和企业家,他有兴趣解宪法,他角逐的位是行政分支的总统,并非首席大法官,而总统若试图宪法,那就是宪,是要下台的。史上除了第二位总统是联邦党人以外,有任何一个总统是联邦党人,不如此,联邦党仅仅29年间就解散了,请问哪里有一个政党解宪法至今?

  1. 四.王认为,若有“华盛革命集团”,那么“以华盛命名的那个美国的首都也就是不存在的,高入云的华盛顿纪念碑也是不存在的…..”。

凭借“以华盛命名的首都与以华盛命名的念碑”反过来推理出“华盛革命集团”的存在,是明逻辑错误,因以人名命名城市或建筑物很常见,但是并不代表被命名的人就是一个集团的袖,命名的事物与被命名的人之间不存在样的必然联系。史不可以胡联系,更不可以用“反式推理”“推”出!若要明你的点,拿出料与文献。用推或用“反句”的修辞绝对不能业知,而只能示言者的无知与缺乏逻辑能力。

  1. 五.王再次反,“今天,被美国人尊号‘国父’的,不是‘华盛革命集团’,是什么”。

事实是:美国国父中,既有成联邦化的联邦主义者,也有反联邦化的反联邦主义者。不在宪法尚未通候形成了“立和分裂”的两大阵营,甚至在城会程中就已经有三位代表因反联邦化而退出会些人也是美国国父,但也同是反联邦主义者,他的“反联邦主义者”文集不同样是美国史上的重要文件,而且美国的《人法案》就是因反联邦主义者宪法提出疑以后在两年之加上去的。因此就您所问题,我回答:美国国父由“联邦主义者”和“反联邦主义者”构成,他不属于一个“被您个人臆想出的‘华盛革命集团’。” 

  1. 六.王以“然,打天下坐天下”,表示“华盛革命集团”的理解和的“打天下坐天下的阴谋目的”表示同情。

在中国,打天下坐天下是几千年不变的史,它指的是“以血缘为”的统治承方式。在王的文章中,他试图将这个原始野的弱肉强食世界中发生的作“普世的象”强加到美国的史中。究竟能否如王所愿,“打天下坐天下” 变成所的“律”强加到美国的承方式上呢?然不能,因中美史是根本不同的,不因的不尊重而可以任意篡改和任意定性。我过权力的特征分析就可以明白,什么美国的承不会因织一个“华盛革命集团”而被他“扔‘毛东革命集团’的筐里面去”。

中国的史:某个家族打了天下,那么个国家或朝代的“皇位就由个家族的后代承”,叫家天下;而在一党政的下,是“政党的第一代人几乎都死了,然后第二代人接班,世世代代接下去”,叫“党天下”。法的背后就是“力的私有化”。力的私有化带给社会的是:滥权;政治不公不透明;力交接酷而血腥。

比美国史:自于民,在法律控制之下,它属于“公力”。它带给社会的是:法律范下的公(即力由“公”民选举,且相互制衡,否定“王即是法”);政治公透明,力更替合法而平

再从能力上比:打天下坐天下者,一般低能而跋扈(基于特),如近平,可以凭借一篇被学“漏洞百出的”经济学文,在吃马列的博的“指”下,拿到一个法学博士学位,而文却不敢公发表(按国定,博士学位得者必有三篇公发表的文),种博士只能是力影响下得的;比一比美国225年的44位总统,除7位将军和5位副总统任者外,其余的32位总统中,23位或法律学者;1989年至今,除小布什哈佛大学MBA外,其余、哈佛法学博士。即使7位将军中也有两位是西点业,两位;5位副总统任总统中,4位或法律学者。

那么,中共什么做起了表面文章?然是要掩盖“打天下坐天下”的原始野落后的承方式,尤其在被文明社会包的情况下,是中共政者必需的“皇帝新衣”!于是乎,居然有王样的“民运老前”力造美国美化种野血腥的承模式!也着实令人扼腕!

  1. 七.王连续执政的总统和‘国父’华盛,汉密尔,亚确从正式什么‘党’,他甚至反多党政治,持由他那个集团统一政,主多党,和事实拉出了民主党的是华盛革命集团的另一派杰佛逊们……”。

憾的是王基本事实都搞明白:美国的前五位总统被尊国父,其中,华盛顿没建民主党,他是唯一的无党派总统,亚斯是唯一的联邦党总统,其余三位总统都是民主共和党成;也就是,除华盛政党政治之外,其余的四位要么是党派的始人,如托马斯‧杰斐(民主共和党),要么是党的重要参与和织者,如詹姆斯‧麦迪四位中有人反多党政治,按照王的准就是“华盛遗训没人听”,那何以判“华盛革命集团”延200多年呢?

而王所的“拉出了民主党的是华盛革命集团的另一派杰佛逊们……”根本就和史不符:杰斐建立的是民主共和党,与民主党相差万里之!在国会上多民主共和党人自“共和党人”,因此个党派在当时也叫“共和党”,怎么居然:杰斐逊说成是民主党的建人! 

  1. 八.王“‘学’上,也确实在正式的织上从不存在什么‘联邦党’,也就不存在织统一的‘华盛革命集团’……”。

在《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中,笔者了不存在“华盛革命集团”,未曾说过不存在个概念的原因是“因不存在‘联邦党’。”笔者仅仅述事实,那就是:在学上完全有“华盛革命集团”个概念,公众之中也个概念,那既然个概念,既非公共知,又非业知,笔者怎么可能探究“什么个概念”的问题呢?需要找到“什么个概念”的是王本人,因是您而不是公众和者提出的个概念。话说个“因……,因此……”的命是您自己硬加到钟国平的文章里去的,然后您自己反自己的,“自自演”或者“自”一段辩论,和原作者系。

便一下什么笔者在《美国史上从未有“华盛革命集团”》中提到“在学有‘华盛革命集团’个概念”:1、文章的先生,自是30多年前就研究美国史与宪政的学者,因此必重视学概念;2、公的知源有两个,一个是公共知,即被所有人中的大多数认同的信息,另一个是业知即学,是被学界一直研究与使用的信息(就是上有生命力的信息)。由于“华盛革命集团”个概念,既被所有人中的大多数认同,因而不算公共知;又被学界提及,更不用生命力问题了,因而不算业知。充其量“华盛革命集团”不是一个个人的见解而已。

通常都知道要“尊重知”,但这绝不是指“尊重个人见解”。“个人见解”包装成公共知业知试图强加受众的行,要么是欺,要么是愚蠢。

文章到最后,王露了自己的意:那就是,企用一个实的“毛东革命集团”去对应一个构的“华盛革命集团”,以便用“华盛革命集团美国的还摆在那里”暗示“毛东革命集团中国的还摆在那里”是合理的。

但是,政与民主是完全立的政治体制——源于学和生活常

退一万步,即使者被强求接受“存在着一个的所华盛集团”的绝对不能推出王的第二个,那就是:“因‘毛东革命集团’是制集团,所以‘华盛革命集团’必定也是制集团,因此‘毛东革命集团’的制是可以被接受的,是合理的。”

事实上:无王多么希望以反逻辑的方式甚至是泼妇骂街的方式去推演他鼓吹的结论,“毛东革命集团的制与裁”都是不合法的,因东革命集团,其实是‘反革命集团’,既有在政前经公民立宪,也有以公民确立的宪法依据选举,更力更替的和平与秩序。些在美国200多年前就已经有的特征,“毛东(反)革命集团”一个也不具备。

王所提出的问题的特点,集合起就是:反逻辑、篡改史、造故事、不尊重知以及泼妇骂街的无知与蛮横,最就是要强行让读者相信“‘毛东(反)革命集团’的制和裁是合法的”。王就是以样的方式在客上帮助和护了中共的制统治,并支持了所的“党主立宪”。有此理!

钟国平:宪政之争就是政的合法性之争

近平在登基初始主动及宪政与中国梦,果2013年元旦“南方周末”准备刊登元旦贺辞《中国梦 宪政梦》,中共突然对这篇文章行封,从此始打击关于宪政的讨论,直到在甚至提出“三个决不允”以禁止讨论宪政改革和一切“西方思想”。两年,抓捕的异人士、律及通表达最温和的意见人士超胡温政十年的总和,而我都清楚,胡温代的言自由已经在维稳政策下年倒退了。

宪政讨论的大背景是什么?是中共的重腐和“一党制”引起社会的强烈不。每年光是“群体事件”(中共词汇)多达几十万起,甚至更多。而所法人”打死平民事件屡屡发生,几乎有任何肇事者法律任,因打死人是在“法”,也就是法是踏人与生命尊的合法藉口,剥夺公民生命无需上法院等待判决那么繁了,中共的法律成非法暴政的保护中共来说,正如「六四」大屠事件发生后,杆子消了人民的声音一样,所有宪政讨论的声音也必消失。然而,想制就事事的声音容易,想制民间的不和腹却很。因此,有关习近平的任何话题都可能为质疑中共政合法性的火索。

近平于登基初始为显示姿的宪政及中国梦话题样直接激活了社会宪政的公开讨论,实际上它是社会疑中共政合法性的程。什么?因宪政是民主政府的合法性志。有宪政的政府可以存在,但不是民主政府,也就是,声自己是民主政府而不实施宪政的政就是;靠杆子持而不是靠宪政持的政就是,与民主政府是根本立和水火不容的。中共清楚地知道,宪政问题继续讨论下去,中共政的非法性彻底暴露,中国大陆现在是民主国家的被彻底揭穿,因中共从未取得民主政的合法性。

那麽在真正的民主共和体制下,政府是如何取得合法性的呢?

首先是政府必与全体公民立社会契,也就是一个政与全体社会立的协议协议的名字叫「宪法」,容包括社会授予政府哪些力,力用保护公民的哪些利,力如何在不同部门之间行切割,以及政府的生与届的法律程序。最重要的是,政府力与公民利之间的界线在哪里,也就是政府力的边界线在哪里。

其次,宪法的制定是在正式的新政成立以前,由临时政府或管政府织全社会选举代表制定,些代表叫制宪会代表,不是官,在宪法得到全社会可后(全社会的可是必的法律程序),个制宪会议将取消,制宪代表完成使命、各自回家。那么以后要修改宪法条款呢?从法理上样的程序需要再走一遍,但由于政府已经生,实际程序可能会化。

第三步,协议,即宪法,通后交予全国人民表决批准。样才选举产生正式的政府,临时政府或管政府解散。政府所有官选举后,均要宣示效忠宪法,而不再是效忠任何政党、政府和个人。样,一个合法的政府就算生出了。

视中国大陆这个号共和国的政有合法性:

首先,在中国有一部被称为宪法的法律,但是部宪法不是政府与人民之间签订协议,因它不是由人民选举的制宪会代表制定的,按民主宪政的定义,制宪会代表不是力部门的官,民主政府的官在宪法确立后生。如中国的人大代表或政代表都是力部门的官,他制定宪法。部中共法律、或曰宪法是中共临时政府自己主持和自己立的,其本就是某些号学者的人所苦心推的「党主立宪」,在种非法程序下生的宪法是宪法,样的政

其次,从容上看,部法律也不具备协议的功能:它有设定力边界,也有切割力(注:力分工或政府分部门不算力切割,因的意思是由人民出,当选者直接向人民负责而不是向其他力部门负责),更有任何力机构的负责人直接或间接由人民选举产生。与此相反地,部法律人民关进了中共力大厦的子:部法律定任何人不得反中国共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还规国是公民的义务,并定不履行义务者剥夺权利。

一部宪法原本是要定政府不能做的事情,但中国大的宪法却反过来规定公民不得做的事情,使得公民利被法律剥夺,所的第35条和保护人的条款形同设。哪里是公民限制政府力的协议分明就是架人民的身契!样的法律居然也被称为宪法,其实根本就是「反宪法」!

最后,由于中共建政以至今都协议(或授予政府合法性的宪法),因此个政府从1949年至今都仍然是临时性的政,不是合法的民主政

一个连执协议有的政,根本无从将执协议即宪法交由人民批准,那么,政党怎么具备合法性呢?

从以上三点看,中共政临时,根本未曾取得合法性。一点中共比我平民更加清楚,从中共篡政以前的中共党——新华社的报纸文章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尤其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大屠」之后,个政党保住政开枪、公向人民宣的事实已经清楚地告白天下,中国共党是一个未经人民授的非法政的政党。

然在高与暴力统治之下和在不间的洗运动中,中国人民未能正式公地挑战这政党合法地位,但是在人民心中或明或暗地已經了解和认识政党不是非法政,而且自从「八九六四」以完全是架全体人民和篡政窃国。

近平登基之就非常清楚中共的地位,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希望通表演得人民的同情及可,却是越表演越砸当习近平提出宪政及中国梦之后,宪政话题讨论陡然升温,然后以“南方周末事件”起点,宪政研被官方打。但如此强烈的人民的意志哪里那么容易就被打下去呢?所以,中共始终压不下去。

于是有人出来开始“引导舆论”了:兜售“党主立宪”的假宪政。先是无中生有地編造美国有一个“华盛革命集团”,他就是实行的“党主立宪”,那个制定宪法的五十五位国父就是“华盛革命集团”的人,有如“毛东集团”一般,都是华盛的跟班。但是,生造史的人却不會提到:美国的制宪会是在联邦政府成立前制定的,部宪法得到了全美所有各州的确,然后才有了联邦政府的。个合法成立的政府取代了之前有政府的功能的“邦联政府”。年的“邦联政府”就是一个各州的联络协调机构,类似今天的盟一样,各州好似各个立国家一样。所以,无你如何抹黑美国的史以及美国政府,美国联邦政府从始运作的第一天就是合法的民主政府,是按照全国批准生效的宪法生的。中共有者可以自行判

“党主立宪”做背,有人“打天下坐天下”是天经地义,是任何政存在的基还举出例子明哪个民主国家的政府也都是如此。果真是如此?先看看个俗,原的完整表述应该叫作“打天下者坐天下”。是什麽意思?就是用暴力得到了“天下”,个“天下”就是他的。再简单吧?但是,背后有一含意,那就是“天下”永是“私有”的而不是如民主社会那样国家是所有公民的。“坐”天下,就是“统治”个国家,也就是说权力是私力而不是公力。而民主社会的政府力,已经是常了吧?话说,民主政府不是在“统治”而是根据宪法“服务”个国家。“统治”与“服务”的差似乎太抽象,不容易分。那麽,仍然回到宪法的最原本的定义,“服务”的意思就是力由民掌握,被的人只能按照宪法的定得到被授的那部分力,而且人民可以将权力收回(通重新选举劾)——才是公力的含义,才是真正的属人民!因为权力由人民予,也由人民收回。

再看中国式的“坐”天下:第一、“天子”或“皇帝”的力从就是暴力角逐中的胜者掌握的,根本与人民系。在角逐力之后,家是,天下就是他家的。力未曾在人民手上,更体在人民根本选择利,人民就是不折不扣的被“统治”者。也就是“党主立宪”做背的“打天下者坐天下”其实就是指:规则不是基于一切属人民的公力制度,而是基于“杆子”或者暴力护的私力制度。第二、正因如此,“打天下者坐天下”的江山永都只能靠暴力来维持。就是中共在自己制定的法律中所的,“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暴力工具”。第三、”坐天下者”决不会允一个可能淘汰自己统治地位的选举制度的存在,與宪政体制下政者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相反,中共在宪法中确定中国共永久唯一的法定政党。种明反宪政的基本条款已经告白天下:中共不会搞宪政,力只能属于中共家拥有,不会由全体人民去选择请问如此赤裸裸地将权力私有化的政党是一个民主宪政制度下的政党?不!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反宪政制度的、与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绝对对立的裁政党。

当权力而不是公力的候,任何注脚都无法改变制和反民主政权这一事实。那就不要再羞答答地拿什么“民主”和“宪政”遮羞布了!民主政的合法性是由具体的法律和法定程序确的,不是皇帝的新衣。

总之一句:宪政之争毫无疑問地就是政者的合法性之争。才是中共最害怕的话题

胜平的“革命使人落”是赤裸裸的维稳之作

钟国平

胜平先生(下”)一改去两年向近平公开进谏的风格,以“革命使人落”为标题专为“咱老百姓”撰了一篇万言,苦口婆心地表达了反对将党赶下台的立。与我普通老百姓的点不同,我通常了解到情况是,在民运圈制政的路点有两种,两个不同点之间也持地在争,即暴力革命和非暴力民间反抗运动。而我通常特别将走暴力推翻政的道路叫作革命,以区别广运动、非暴力不合作等等非暴力运动,或借用其他国家的经称为色革命”、“天鹅绒革命”和“茉莉花革命”。而冯则将暴力革命、色革命以及最温和的天鹅绒革命等统统归为革命,因如何,最果都是推翻话说冯认为,凡是以束中国共党统治目的的任何手段,都是革命。因而,标题“革命使人落”的真实意思就是“推翻中共的统治使人落”。

然文章的阅读对象变了,但是与前三封致近平的公信相比,其思路、点、甚至言都有变,并且有多重复的和一脉相承的表述。的前三篇文章,笔者分撰文指出其造假史故事、篡改文献容和以个人知而非真实的公共知识为对谎造的假的定性,并特别针对其第三篇文章指出,一改前两篇避免攻和否定民主的风格,直接赤裸裸地表示反民主的立,并以冠李戴和直接篡改容的方式自古以西方学者定“民主是最坏的制度”。我当时将这种公民主制度的言论称“裸奔”,因人士不会如此憎恨和排斥民主制度,制制度,是异人士与普通沉默的中国人的最大区别,也是异人士之所以人士的原因。

然而一篇新作更是直接突破了“裸奔”的境界,公地站到了“护中国共党统治”的立上,不重复地使用中共的气和言,批外的民运人士、维权维权群体,更是直接地表达了胜平自己护中共政点。至此,他已经表明了自己作中共维稳的重要手的身份,从根本上离了“异人士”种身份了。 

正因如此,篇直接他“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但在逻辑上却是“站得住脚”的。既然如此,本文先列一番所表达的“政治上”的立,以客公正地理解文的本意,然后分析一下在逻辑上,其表述的政治立究竟能否站得住脚。全文的目的就是要从实上懂得所表达的真实的政治立究竟是什么。得徐文立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回应冯胜平先生的一封花了5年间才完成的致徐文立先生的公信,他的标题就是:“胜平先生,你,是?”,而今天,先生以篇新作自己回答了徐文立先生去年提出的问题:他确确实实是那个

列出了十点理由来评价他目前形的看法,以最后得出他的全文结论,在此笔者将内容按照其在的逻辑综五点,以便逻辑分析:

1、“动”的土壤已经形成

冯开篇即表示:中国已经形成“动”的土壤,词汇在中共官方上一次的公使用是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发表的“四二六社”,当时中共官媒形容学生愿是一“动”而不是国运动。个社都清楚是李的。然而在天安门大屠之后,中共逐渐将之前的“动”、“反革命暴”去掉了,代之以“1989年春夏之交的一风波”。李竟然发表回忆录,以推卸其1989年学生运动的歪曲定性和血腥镇任。

次看到冯对中国形的“定性”用,猛然我回想起了一个凶极舞着拳头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谴责学生运动并誓言派军队武力镇学生运动的李。我普通“百姓”或可能使用“革命”一词来形容我的抗争和民主运动,但是根本不会想到用“动样的词汇来描述因我的抗争而引发的局,而且更不会自己追求的事业毒地形容“动”。 

2、所推翻中共统治的理由根本不存在,所提之理由是言 

在第一个要点中就指出革命的目的有两种:改变制度的革命和改朝代的革命,而由于中国史上的革命全都是后一种,即,改朝代并继续专制统治,就是他所形容的“取而代”。因此,他推定中国未若出革命(即以任何方式推翻中共政),那只可能是“取而代”而不可能是“改变制度”。冯认为革命者的目的就是实行新的制,即,“与其你裁,不如我裁”

什么革命是根本有理由的呢?他的解是:年晚清既然已经承要搞“君主立宪”,那么,如果不被推翻的,清朝始就走上改变制度的道路了。在种情况下,中山他凭什么持二次革命、推翻清帝国呢?中山要求宪政,而宪政都始了,有什么理由革命?据此,论说,既然已经宣布改制,而革命者仍不放革命,持推翻统治者,那么,他自然不是了改变制度,而是了自己统治中国,也就是“取而代”之就意味着,所的改变制度其实是革命者的言。以此类推,在中共已经承“依法治国”,正在走向“党主立宪”的宪政道路了,你又凭什么要推翻中国共党的统治?那自然也是言,目的不是要“取而代”,自己上台搞裁。

冯说他的逻辑没问题,但是以古喻今然看起很有哲理很高深,但的以古喻今在逻辑上却是不成立的,因他所引述的史事件与他推的未事件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系——我今天发生了某件事与史上某个刻发生了某件事之间有必然的联系,除非你能史上的某件事直接致了今天的某个事件的发生。例如,史上胡耀邦的下台,致他被认为早逝,从而引起学生公悼念,最后引发学生运动。就是史事件与今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若事件之间样的系而胡联系、强制类推史于未逻辑上就是犯了机械类比的错误是基本的逻辑错误

3、若中共的统治被推翻,后果很重:中国陷入长期大模流血冲突与混

以“革命是嗜血的动物”为标题设想了中共被推翻后,不被革命的人会命,大量的革命者也会遭到血洗清算。他法国大革命初期的各阶层力量轮流夺权以及伯斯庇尔主的“恐怖统治”与中国、俄斯的共夺权后的大戮相提并认为革命都会致革命者被血洗的命运。

然而事实是,民主革命的多国家在实民主化之后并未发生大模的反革命者、或革命者的清算,而法国大革命初期持两年的“恐怖统治”期仍处于法国民主化未成功的段。如英国、美国实民主化之后有如同法国那样的血洗清算。而于法国而言,“恐怖统治”虽仅两年不到的间,而且以“叛国罪”处死的17000人在当时震惊了整个法国与洲。这场罗伯斯庇尔主的“恐怖统治”以伯斯庇尔本人被为结局,自那以后,所有的政,无怎样轮替都不再出现这种以意与立不同而处死公民的恐怖统治运动。伯斯庇尔墓碑上的文字表达的是整个法国他的批判和否定,从此民主国家不再有“恐怖统治”。才是真正民主国家的程。法国的史特例所有民主国家汲取了教,今天,民主国家的政都被禁止主任何意和确某个意态为正统,样保护了公民的自由利而防止了政府滥权导致的史悲

因此,笔者的点是:中国若实了民主化,很想象会出法国那种以“叛国罪”由的反革命者、或革命者的清洗运动。更想象会出现冯文提到的制暴政的俄共和中共搞的几千万人被戮的大清洗运动。

故意法国大革命初期的一段特例拿出与俄共、中共的部大清算相比,好像任何革命都会反革命者、或革命者的大清洗。而各国民主化的程中,只有那一段是特例。与此同冯将苏东坡革命的平和形容民主化程中的特例,“苏东共党政,几乎都建于一夜之间;一夜之间消失,自在情理之中”。自然是法国大革命史中的特例作普遍性,而苏东变后的平和篡改特例的史的卑劣手法。

冯将民主化初期发生的小概率事件与共党的人的史混淆,人的印象就是:凡革命就会反革命者、或革命者在胜利之后被大清洗的局。因此可以推,中国民主化之后也会有新的反革命者、或革命者的大清洗。 

一步理解法国大革命初期即1792-1793年间的恐怖统治,笔者短介一下当时的背景:当时的法国处于洲君主制政的包之中,然英国已经民主化,但是英法之间的敌对关系并未因民主化而消失。因此,法国政界当时外交困的形一度出非常复力更替程,同时还须应对对争。在种情况下,伯斯庇尔上台政。他的极大的不安全感致了利用国家公民酷的大屠,他自己称为“恐怖统治”。两年间共17000名法国公民被处死,之后他被推翻并被处死,公民发起的以叛国罪名的大屠运动宣告束。

史告,民主化革命与制政权夺取政史是完全不同的。血腥清洗的是裁政的普遍做法,而非民主政的普遍做法。种混淆概念和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能够如在文章头所的“在逻辑上立得住”

4、所民运其实只是以民主推翻中共政的借口,无异于

接下的第三至第九点,以巨大的篇幅,从各个角度论证革命者其实就是子,欺普通的“百姓”。下面笔者逐条分析程: 

第三点冯认为革命者以民主幌子行欺,根本不是要改变制度。理由是:英国、美国的民主革命是以自由、立、宪政,他提出的是“不自由毋宁死”,而中国人“只会”,因中国人立性,不要自由,用他的话说,中国人革命“从不是了自由『……』无是毛左是民斗,都不想个制度,而更想束自己的政。”

我承,中国民运人士多不是从追求作个体的自由立出发而从事民主运动,更多地是考“民族、国家步”,是缺少民主制度的理解以及受到民族主义国主义等愚民教育影响所致。然而将这象形容“上下愚”的欺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冯根本无法明革命者在主试图“欺”任何人。文中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明民运人士的目的是欺大众。他无法提供来证实自己的判断时,那么他就是在贴标签、扣帽子,不仅逻辑上因缺乏论证而不成立,实中也得十分卑鄙。 

文的第四点“革命使人落”,应为全文的看点,因为标题就是取自点。那么,一判又是什么意思呢?冯认为以改朝代而非改变制度的虚伪表演,目前正披着“维稳维权的外衣”紧张行着。在里,冯说,老一民运限于“办办杂志”、做一做“思想启蒙”的工作。新一民运却“有底线”,他在国内时,“只是维权”,而不是要推翻政里提醒一下:冯来说,只要不是以推翻政权为目的,即不是革命——笔者注)。但是後们陆续流亡美国,得“一个比一个极端。”(此处然是形容推翻中共政的公与行了)。一段可以理解,会更加清晰明确:国的异人士表面上不是要革命或者不是要推翻中共政,而在逃离中国之后,个个都成的革命者,或者以推翻中共政权为的革命者。按照法,些人比老一人士更“有底线”,而里“底线”就是指他们说谎,在国内时隐藏了他的真实意。那么些人是呢?指出,是“体制外的死磕派和和体制的通吃派”。体制外的死磕派又是在文章中其实已经指出了,与政府死磕的就是那些维权下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压维权维权人士的候,的新文字出台,形容些“死磕派”是在“借维权”的行动而“沽名钓誉”、“造惑众”、“死磕局”。我想的是,些定性用与中共的一模一样,而且面全世界各律团体、人机构以及各国政府正在中共打压维权的行动行强烈谴责候,居然“正大光明、光明正大”地站到了中共政一边,所用的词汇让人感好像在新华社的社。而他给这些死磕派扣的帽子仍然是有任何实例明其结论逻辑上能行得通

他的逻辑是:《史的先声》记载了中共夺权后要搞民主的承,但是最终没兑现。而死磕派,他认为“也会样”,他认为,人“百炼成渣”,所以,坐牢的人出了会更加制暴虐。

各位者自己判,上述逻辑是否成立,种机械类比的逻辑错误再次上演。两个截然不同的况硬被他扯到一起,认为二者具有相似性。如果二者具有相似性,那么是不是死磕派律也会如中共那样真的军队在国与中共一拼生死呢?他自己此又行了否定,他死磕派在要用他人的人头祭民主大旗,他自己是不会回国的。笔者不禁想什么在里二者又有了相似性呢?是哪门子逻辑? 

接下以“以卵石”的所道理来说明,凭借民间力量与强大的政府抗只会使“千万人死于非命”。他认为,既得利益集团会“放自身利益”,从而达到“人类社会得以慢而定的步”的目的。在此笔者提出两点:1、即使在民众抗政府的候,中共的统治不是使得8700万平民死于非命?那么死于非命的原因究竟是“推翻政府的抗争”,制统治的暴政呢?2、为证明既得利益集团会放自身利益,出两个实例。一个是华盛顿遗孀主动放所有奴隶,算是主动放了自身利益。然而,华盛顿遗孀是个人是处于统治地位的“既得利益集团”呢?个例子与的“道理”有何联?的第二个例子,中共四中全会确立“依法治国”的政策,就是“主动放既得利益”的表。在此笔者更要:政府非法架、捕、秘密押、恐吓事人、拘押不相的未成年人、剥夺其受教育的利、拘押无辜的81的老人、拒绝给予被拘押人士以必要的医救助等等等等。所有些都是在近平提倡“依法治国”两年之后的今天发生的事情。那么是否明政府,作既得利益集团“放了他的既得利益了”呢?下一个问题就是:“以卵石”能够用比喻民间反抗暴政的运动或革命?若是“以卵石”,那么局必定是以抗争者失而告先生又在何处论证了中国人民抗击专制暴政必定以失而告了呢?论证结论符合哪一种逻辑了? 

文的第六点在的革命者根本搞不了民主,因是刁民,他改不了制度,那么些刁民具体指呢?冯说,“是目前国内维权和海外民运的主力”。也就是国维权人士和海外民运人士。在一点上,逻辑是:中国努力了三千年都有能够做到,所以他们这些刁民也做不到。请问:三千年的史能够明未也只能持续吗个在逻辑上的问题与前面所的一样不通,不再述。 

文在第七点提出的点与之前写给习近平的公信完全一样,就是“有法治的民主是灾”,在里,冯将民主与宪政离,民主形容成与法治不相联的制度,然而,代民主制度永是靠法治保障的,今天的民主社会同也是法治社会,而不是人治的社会,今天的民主法治制度用法律术语来说叫“宪政民主制度”。冯说“民主实际上是人治”。然史上,人治的民主只存在于古希腊代。那么的“有法治的民主”与中国人今天所追求的常常被简称的“民主”的宪政民主有什么联?古希腊那种民主是我今天追求的民主?既然不是,那么,用古希腊的民主否定今天的宪政民主,又是什么逻辑?如果一个判句的主有弄清楚的,后面的任何述能够成立? 

另外,特意强“任何主义都是危险的”。笔者重地提出,搞“主义”的是中国共党。所“主义”,用政治学术语来说,就是“意”,是用理系列述的某种哲学思想或理。然而,不了懂,自由宪政民主不是主义,不是意,而是普世价值,也就是,是普世接受的价值。价值与“主义”是两事。同,在前面已经及,任何民主政府,了避免再次发生伯斯庇尔利用公力以“叛国罪”名倡导爱国主义滥杀无辜的史重演,也了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已经悉否定任何意(即,主义)拿政治上的准意在只有制政府才会强制性地灌输意。因此,所强的“危险的主义”与中国民主事业根本就是联的。什么要在里提及呢?其实就是不敢再提作普世价值的自由、宪政和民主,不再自由、宪政和民主而斗,中共的色帝国就能够永不变色了,如近平2014年12月视察南京军区关时,所指望的:“要把源利用好、把统发好、把色基因承好”。

文的第八与第九点都采用了同一逻辑,就是直接贴标签有任何实例或据去明。第八点,精英(即革命者)与官一样,都是腐的受益者,所以他联合官“反反腐”。论断可以明看出,凡是近平政官,都是官,都腐。言下之意,好像是近平政权没有打的都不是官,都不腐一样。他些人是有良知、投身腐的人。他冯说,他是“教者、医生、律”。者是否能得,近平政要打的“新黑五类”不就是些人?只不少了一块“访民”。在第九点示自己好像是“异人士”一样,述了毛的多邪的行,尤其是他的斗争哲学。然而其目的并非是批判毛,而是要,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毛东』”,意思就是,每个人都是制的物,永改不了。样的有任何根据的指,笔者认为仅逻辑上站不住脚,而且示出他自己的共党的思模式,即,以贴标签代替论证

最后一点,再次重复了致近平的第三封信的主认为“党主立宪”才是中国的出路,而个“党主立宪”不是美国的宪政,而是指政府自地自我限制自己的力,并保护公民的私。然而提出政府自我限制力的前提条件是:保政府不瘫痪,首先,从政治学上,君主立宪是指“君主为虚位的国家元首”的宪政制度,而提出的“党主立宪”是否指“中共为虚位的国家元首”的宪政制度呢?如果是,那么个党主是否应当全部退出政治力体系,成为虚位的政党呢?如果是,那么“政府不瘫痪”就不会成中共需要注的问题,因中共不再具有管理国家的实了。其次,如果的“党主立宪”指的是中共宪法中所的“持中国共党的领导”的,那么,样的政府不就是裁政府?与民主宪政、与立宪又有何干呢?既然如此,点不就是二元悖了?逻辑矛盾使人无法理解的“党主立宪”究竟是要民主法治是要裁。样的逻辑健全

5、结论:只有按照中共在的“依法治国”和共领导,百姓才能有自由

一段作为结语,其容实在有点滑稽。指出,维权维权运动使得中国的自由空间更小,不如不要抗争,样自由会多一点。那么,中共统治66年,有什么候,中国有自由了?有自由的情况下,谈论自由的多少不是很荒诞吗冯说,若真有几百万人上街,“必再次看到坦克”。自然是指1989年的民主运动以六四大屠史而束。不样的论断,除了能够恐吓百姓、也恐吓革命者,照样是有任何根据有任何论证来支持的。事实上,今天或以后的中国局与1989年已经非常不同,无是政治、经济、意、官民系、领导人的威信与号召力等等,是国际局、国际系和地政治,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迁。有任何述,直接,坦克会再次上街,根本就是缺乏逻辑的妄

至此,笔者就的每个行了复述与分析,但是却有发现冯所宣的“政治不正确,但逻辑上能得通”的自我价。反而,笔者却找到了徐文立先生去年所提问题胜平先生,你,是?”的准答案。最后,笔者建所有者及胜平先生本人再也不要自己是“异人士”了,你与中国共党之间有任何“异”存在,“得”、间或“失”算不上“异”;装的“异”就更不是什么“异”了。先生的把戏该了。

推特佳評

非常邪的角色

高瑜

@gaoyu200812

馮勝平是很好的朋友,他的政治觀念從“黨主立憲”改“趙家人立憲”,我都不同意。他把“趙家人立憲與清王朝、英國、美國、日本等囯作比較,認這些國家都是”趙家人立憲”,這有基本概念的混亂,喬木發明的”趙家人“衹能指在馬列主義理念上建立的共產專制政權,與他列舉的皇族有本質的區別。(1)

馮先生要明他的“趙家人立憲”衹能與前蘇聯政權和金家王朝作比較,但是戈爾巴喬夫解散蘇共前蘇聯政權瓦解后,至今仍舊實現不了真正立憲,仍舊是專制政權。

“趙家人”代表的共產政權,不但是所有資本主義的敵人,也是所有王朝的敵人,只能做“假朋友”,“趙家人’要走的道路,就是現在的”中國模式“,與資本主義建立的人類文明秩序格格不入。馮先生所言中國當前首要的是”統一“,是為中共政權69年要統一臺灣張目,與民主、憲政背道而馳。(3)

********

一針見血!

Freeman

@Freeman48171576

·

2018年10月27日

胜平是几近公的共匪特务。其角色门设计为:在有潜力的异人士落,以古道热肠的面目出,在经济上对该人士施以一定援手,以在长达到控制影响的目的,是非常邪的角色。

@isawamaho

@jbkk988

@kuriko_c

 @zhangli63745952 @ericxunzhang 

@gaoyu200812

zhiguo

@zhiguo9612

·

2018年10月27日

家人立的宪是他远执政的宪!永远剥削老百姓的宪!一切和个有矛盾的都要消个老不知道是真憨是假憨!与虎皮不懂

Solon Chang

@solonch

·

2018年10月27日

胜平的党主立宪非常荒。英国、日本有几千万王室成,东印度公司、三菱公司也有皇支部。老百姓一个王室还养得起,君主也可以比超然,所以能立宪。在中国,共透到各个胞,遍地党支部,个镇委书记都如同皇上一般。这还能“立宪”?荒谬绝伦

刘刚揭批胜平

刚刚看到明网的个视,是由王军涛胜平、聿文、何频谈进进之死。个视透露出多重要信息。

胜平透露的重要信息:

【1】“念胡耀邦紫阳基金会”主活动,李进进胜平要。特提出黎明等人美国参加李进进组织的活动事,黎明的差旅就是胜平出

【2】胜平进进在很多年以前就同何,李进进让冯胜平去劝说能重于好。何立即打断冯胜平,不透露细节

胜平的那次黎明美参加的活动应该是指我多次发文揭露的次会

纽约大腕茶叙22:小要学小,民运大佬纷纷纳降!附50多大佬受降照片!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10/blog-post_7.html

里暴露出李进进胜平、何三人之间的系:

【1】李进进举办让冯胜平出胜平何就如此爽快地掏表明次会多个人掏,从而掩盖从中国国安出。而些能够分散出的人,应该就是受到中共的指令才肯出,再由中共分些人汇钱,从而掩盖“胡基金会真正金主。

【2】王军涛同何及李进进系都比胜平更加密。李进进同何发生龃龉何要找胜平从中解,而不是找王军涛来调节

表明胜平、何、李进进都是属于一个神秘织,胜平在那甚至可能是何的上

——————————

Monday, March 28, 2022

刘刚揭批接:

军涛胜平、何透露重大案情:晓宁另类谋杀进进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22/03/blog-post_28.html 

推文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508538713952948233

*********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