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6 6 月, 2024

刘刚:陈赓儿子透露总参三部的家法之一是阉割去势(Wednesday, June 8, 2022)

-

Wednesday, June 8, 2022

陈赓儿子透露总参三部的家法之一是阉割去势

原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22/06/blog-post_8.html

推文链接:https://twitter.com/LiuGang8964/status/1534569961464680448

1. 中共建政后,特科转为总参三部

我是从2009年就开始揭露总参三部是中共势力最大的间谍系统,有百万之众。很多人都说我瞎掰,非要说中共军队的间谍系统是总参二部。大多数人都不赞中共特科后来转为总参三部的说法。

需要注意的是,总参三部名义上是总参下属的二级部,但并不归总参管理。就如同是军统局虽然是国防部二厅下面的一个局,但并不归二厅管辖,甚至是国防部也无权干涉军统局的行动。

另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总参三部的那些穿军装的人员,也并不是总参三部的真正管理人员,大多都是一些可以公开露面的军队情报官,而总参三部真正的间谍人员未必就穿军装,也未必就归总参三部直接管理。总参三部的穿军装有军衔的人,也只是总参三部的一个小的分支,总参三部的主要人员是被派遣到党政军机关担任秘书、副官、司机等等服务人员,以便监视党政军高官,更有相当多的人进入各种电讯企业担任从事技术工作,或是被派往国外卧底潜伏。

20220529唐师曾:原市局法宣处长刘蔚,拜会陈知建

上面是唐师曾的视频。估计这个唐师曾是看到了我揭露总参三部的文章,才去设法向陈赓的儿子陈知建核实中国特科最后的去向。陈知建当然也是中共特科的重要成员。陈知建在这个视频中证实了我的说法。

陈知建亲口说,中国特科在中共夺取政权后全部转成总参三部,而且是挂着总参三部的名称,进入各行各业。文革时,有人挨整,还要找陈赓等中国特科的人去证明他们的间谍身份。

2. 总参三部的家法之一是阉割去势

陈知建还说了,中国特科的人一旦叛变,不是被锄奸,就是被劁了,也就是阉割、去势、净身,我们在本文暂且称为劁猪。

如此惩罚,哪个加入总参三部的人敢于叛变啊?

陈知建在这个视频里首次暴露了中共特科对叛徒的惩罚手段之一是“劁猪”。这是中共的正规宣传中从未报道的。中共特科在对叛徒实行劁猪惩罚时,完全可以是一刀毙命将其就地正法,但为何会处以“劁猪”惩罚啊?

这一定是特科的家法中明文规定了对叛徒的惩罚包括“劁猪”这一款。也应该包括“割舌头”、切手指、剁脚、挖眼睛、砍大腿、杀头、活埋等等惩罚。有了这些家法,才能确保那些加入了特科的人绝对不敢轻易叛变投敌。

于是,我们就能够理解王有才、吴仁华、李进进、陈兴宇这些人为何宁可被杀手杀死,也绝不敢叛变投诚美国,因为他们宁可杀头也不愿意被劁了成为太监!

了解了总参三部的这些家法,我们可以重新思考张晓宁行刺李进进的时候为何会带两把刀。一把刀是用来斩首的,另一把刀是用来阉割去势的。估计李进进是自己选择了宁愿被切割大动脉,而不愿意被切掉命根子。

人类历史上,还有哪个黑帮的家法会象总参三部这样使用宫刑、劁猪吗?

3. 唐老鸭视频观后感

看了这两集唐师曾的视频,感觉到这位唐老鸭的视频非常真诚,但一生活得非常压抑。就象一辈子生活在皇宫里的一个老太监,知道很多皇宫内幕,皇宫内斗、酷刑,但他就是不能说,他是向往自由、特别渴望言论自由的人,他特想告诉人们他一生中所见到的黑暗、邪恶,过去在皇宫里不能对人说,如今逃出了皇宫,逃进深山老林,他可以自由地发视频了,可他还不能自由地讲述他一生中的所见所闻,因为,他随时可以被总参三部的人追踪IP,随时可以被断网。

他所要讲述的就是:总参三部无所不在,陈知建们随时可以将你给劁了!

他唯一能狗倾诉衷肠的对象就是自己的那条狗,只有那条狗才是可以让人信任的。

他即便是离群索居,他也不敢去痛骂那些在他眼里看来就是畜生的一群特务。他只能指桑骂槐,赞美眼前的那只狗还会“举一反三”,会懂得一点起码的逻辑,还不用被主人拴上狗链。而那些总参三部豢养的狗特务们就是连狗的头脑都没有,连狗的自由都没有。

他骂人不带脏字,但是,他是连背后骂皇帝都不能,只能是指桑骂槐。这是一种何等的恐怖,连对空气呼喊的言论自由都无法享受。

陈赓的儿子陈知建在说到对叛徒实行阉割时,非常轻松地说:“就是劁了,还说得那么文雅干嘛。”

陈知建对他父辈们经常将人的生殖器给割下来的兽行,毫无谴责之意,反倒是感到无限自豪,他会毫不迟疑地象他父辈一样地去割下他人的生殖器!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畜生啊!

唐老鸭了解很多总参三部的内幕。他所揭示的总参三部的内幕都是点到为止,还常常借用那条狗来透露总参三部的秘密。但不知唐老鸭是否也是总参三部的成员,如果是,唐老鸭没准也有一天会被去势。

我是不了解总参三部的内幕,我只是凭着分析,就揭示出总参三部发展100年所能干出的种种恶行。

陈知建说,总参三部有严格的纪律,很多事都只能带进棺材,永远不会对外人说起。

周恩来走了,带走一些秘密。邓妈妈走了,又带走一些秘密。

陈赓一次路过锦州,说这地方他曾经来过。家人都不信。陈赓不小心说北满特科就是在这地方成立的。

成立北满特科这么大的事,那是陈赓不小心说漏嘴才透露出的。

顾顺章叛变后,周恩来亲自带领特科红队对顾顺章一家老少13口就地活埋,再用水泥浇筑。这是当年的上海新闻媒体挖掘出来的。否则的话,特科的这种恶行永远都不会被世人知晓。

特科在过去的100年中干下多少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将永远都是一个谜。

唐老鸭讲株连九族,自嘲说他没老婆,只能被株连七族。

这是暗示顾顺章一家被诛杀九族。

4. 叶选平的三千子弟兵

还有人说什么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平是总参二部头子,手中握有卧底海外的三千子弟兵。叶选平能够说出他手下握有三千子弟兵,就证明他根本不懂得中国特科的运作规则。就连中共特科的头子周恩来、陈赓、李克农也不敢说他们掌握三千子弟兵啊。特科都是单线联系,哪个人都不可能联络三千子弟兵。

任何一个特科的头子都不敢将三千手下轻易地转让给其他任何人,否则的话,这个人一定会被中共特科追杀,其三千子弟兵也会被中共特科全部给“劁”了。

叶选平所谓的三千子弟兵,无非是叶选平在掌管总参二部的时候,利用手中特权,招募了一些中共太子党成为驻外武官,并利用二部的某些民营公司,将中共太子党成员、二奶三奶招募了并派往海外住进二奶村。这些人大多都没有受过正规的间谍训练,也都不屑于从事危险的间谍工作,没有任何战斗力。

居然还有人问,中国人为什么要当间谍这种问题。

在中国当间谍,完全就是获得一种额外的特权,可以杀人越货,可以升官发财,可以很轻松地就当上影视明星、作家、诗人、民运领袖,可以轻易地出国,所有赚钱的生意毫不影响,工作、事业、生意、爱情只会更加顺利,哪个中国人会拒绝这种天上掉馅饼的机会?

说说总参三部和二部的区别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1/blog-post_49.html

5. 总参三部在大学生中招募间谍的模式

20210529唐师曾:北大俄语系88级,最后一届留苏(上)

上面的视频也是凤姐有话说推荐给我看的。

唐师曾的这个视频是揭露中共总参三部在大学里的一种招募方式。

这一期实际上是揭露总参三部在学校招募青少年的程序。父母知道哪些语种会有总参三部招募的名额,才削尖了脑袋让子女去报考稀有语种。

可见,中国人报考大学时,最最渴望的是进入总参三部的预科班。

北京语言学院的半年培训,属于总参三部的间谍训练。

1981年,我的几位同学考取了李政道创立的CUSPEA赴美国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的机会,在出国前也都是被送到北京语言学院集中训练,同视频里的这位去俄罗斯留学的女士所讲述的训练基本一致,受训练期间经常是游山玩水,一边进行爱国主义训练,一边进行求生训练。

我认识几位北大东语系的几位女同学,乌尔都语专业,就是巴基斯坦的语言。北大同学一见到学习乌尔都语的,谈恋爱都没人敢要,因为知道他们将来会被派遣去巴基斯坦卧底,谁要跟她们去巴基斯坦啊。

那几个女生在大三时就被派去巴基斯坦。我才知道她们是在进大学时就被总参三部或是外交部选拔为间谍了。

那几个女生被派到巴基斯坦之前也是被送到语言学院进行间谍训练。

到巴基斯坦后,生活发生极大的变化。我熟悉的一位女学生,给家里频繁来信,要钱,要各种食品。家里人原以为当了间谍就终身有保障了.后来才发现,她在国外吸毒,让家里人十分担心。其实,她是经受不住间谍生活的压力,精神濒临崩溃。

6. 总参三部间谍的真实故事

不妨讲述我在中学时的发小成为总参间谍的故事。

为了掩盖其真身,就叫他小鱼吧。

小鱼比我高一级,我俩都是学校的斑长,经常一道开会,回家后也经常一道玩耍。

那年月,我们学生大概有一半时间是被强制劳动,变相劳改。大概是1974年,我们学校的学生去治理辽河,就是拿着铁锹在辽河里挖沙子。我那天刚巧生病,没去。

结果那天比我低一年级的一个学生在河流里挖出了一个炮弹,一群学生都跟着抢,都争着说自己才是这个宝贝的首席发现者。大家争得没办法,最后决定将这个宝贝给分成几份,让那些发现者都能拥有一块。于是就用铁锹拍,铁镐刨,还用石头砸。结果是炮弹爆炸了。当场炸死了13个学生娃。

我家楼下的关小弟被炸得浑身是沙子,浑身上下都成了麻子。

我们班团支书的妹妹被炸成了豁嘴,就是兔唇,从此就愁嫁不出去,说是兔唇会遗传。

小鱼的弟弟不幸牺牲了。算是烈士,但不享受任何烈士待遇。

最后确认我们治理辽河的那个地方是当地驻军的一个靶场,打靶后有很多哑炮弹。当地驻军对这次事故有很大责任。

驻军给儿童团就义的小烈士的家属每家赔偿了200元人民币,其它的补偿就是允许烈士家属有一人去部队当兵。这他妈的共匪,将人家孩子炸死了,给予补偿的办法就是从烈士家里在抓一人当壮丁。

小鱼于是弃学当兵了。那年他应该是15岁。

当兵后,他在伙房当下手。司务长拿他当孩子疼爱。77年,部队又有了选送工农兵上大学的机会,司务长在团首长分配名额的时候,一把夺过一个名额,就送给了小鱼。小鱼如愿以偿进入空军工程学院,主修英语。

学完英语后,小鱼就被分配到总参三部。驻扎在沈阳东陵的山上。我去拜访过他。他们那里一大群象小鱼一样的大学毕业生,相互间都叫干事。他们每天就是带着耳机收听各种无线电波,各国电台。本来这些事用几台录音机就全部录下来了,可总参三部就是非要用活人监听各国的电波,这得使用多少象小鱼这样的总参高级“干事”啊。

我问小鱼:你们每天就这样监听电波,烦不烦啊?

他说:这就是训练,训练人的意志。过了这一关,才能被派往国外。

象他们这种正规的总参军官,一般不会被派往西方国家。他们最最理想的目标是被派往哈萨克斯坦这类国家驻军。总参三部在这些西亚国家有师一级的驻军,主要是用于卫星监控之类。

去这些国家驻军也都是苦差事,但这是升迁的必要捷径。

他出国驻军后,回国成为某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大校军衔,实际上是相当于军统特务一样地去监视空军飞行员可能的叛逃行为。

到了大校这一级别,如果不是太子党,在部队基本上就是没有上升空间了。转业到地方,那还是属于总参三部。一日加入总参三部,这一辈子就都属于总参三部了。

从这例子可见,总参三部并不是一般军队兵种的常规建制,那是一个相当于黑社会同一个看不见的深层政府的混合怪胎。

刘刚

2022年6月8日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