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 4 月, 2024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秘书长刘世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世遵:本不愿说,又不得不说——与吕洪来先生小谈

    一, 我与洪来先生有一面之交。两月前,洪来先生失踪,嫂夫人打来电话告知,我很着急。

    二,洪来先生多次对组建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有非议,我们入狱前,就有辽宁的朋友不满地同我谈及此事,说吕先生做事鲁莽。十年后,又常见到吕先生谈及此时,对此,我认为非常不妥,本不愿多说,但看到吕先生答建国先生的种种谬说,让我不得不说。

    三,先不说成立京津党部正确与否,洪来先生是在不恰当的时间,用不恰当的方式,提出了一个自以为是的错误观点。假如你的意见是在組党的会议上提出,用同大家商讨的方式,哪怕是与大家激烈争吵,那么,我不仅不会反对你,相反,我会敬佩你的直率,有主见;或者,你与当事人私下交流也可,但你不是,你是在组建党部已成事实,你在警方那里关了几天以后,用公开的方式,提出你的意见。也许你会说,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但这只能说我们组党的环境差,或者说我们的工作没有做的更好,但这不能掩盖你在不恰当的时间,用不恰当的方式,提出了一个自以为是的错误观点。

    洪来先生,你知道吗,党的形象关乎党的生命,为了维护刚刚诞生的党的团结和统一,为了维护党的形象,许多人不计个人得失,冒着入狱的危险做事。在法庭上,明明知道与检察官的唇枪舌剑没有意义,可能还要加刑,但很多中国民主党人做到了义正词严。这是为了维护党的形象和尊严。我记得杭州民主党人朱虞夫先生在得知京津党部成立后说:“只能搭台,不拆台。”这既是一种责任感,也体现了一种人格魅力。而你呢?!

    假如你在警方那里关了几天出来以后,不是公开指责,而是建设性地引导党走向更健康的轨道,我认为你吕先生就有领袖之才,但事实上,与此相反,你不是!

    四,十年前,由于政治环境等客观原因,中国民主党人不能系统地交流,统一观点,有主张以筹备的方式渐进前行的,有主张在有一定响应后,直接成立党部。前者更多考虑用温和的方式,慢慢来。我认为,这种观点也许能够成立,但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规模极小,不发展。比如一个人或几个人,宣布筹备一个政党,然而,这样的党是党吗,它有意义吗?其实,一旦它有了一定的影响,有了一定的规模,那么,即使它不叫党,叫什么“功”,当局也是不能容忍的。难道这还需要论述吗?!而你恰恰没有认清这样简单的事实。

    而组建京津党部正是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完成的,当浙江首起,各省市纷纷响应,有所发展后,当局的镇压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同样的牺牲,与其筹备,不如一步到位。

    洪来先生,你知道,在你编辑的笔谈中,有一篇我写的文章,不主张組党,主张建准组织,有实无形,但一旦形势有变,我决然冒着入狱的风险参与組党,我认为,这就是“要搭台,不拆台”,这就是团队精神,大局观。

    五,目前来看,无论筹备也好,直接建党也罢,都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民主、尊严和幸福。两种观点,各有考量,只是对当局的认识上有差异,而不存在根本分歧。它是在中国政治环境下的特殊产物。时至今日,已没有过多追究的必要,而应把握当前,着眼未来。

    关于此事,我仅此而已。

    2009,1,5

   刘世遵[lszdalian@hotmail.com]

   中国大连011-86-411-87329255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