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八年前的一隻打火機——雙十字星旗誕生記

-

徐文立先生發起旗幟設計動員

遠去的歲月帶著印痕悄悄離別,人屆古稀,無不感慨“白髮催年老,青陽逼歲除”,陪伴老人們的是回憶,不時打開往事之門。

認識徐文立先生有些年頭了,雖還未曾謀面。徐先生有不凡的簡歷,1978年中國民主牆運動以及1998年中國民主黨的創建者和組織者之一,曾被兩次判處共28年徒刑,實際坐牢達16年之久。1993年和2002年先後獲克林頓政府和小布希政府以及民主國家與國際輿論的特別營救,2002年12月24日流亡美國,2003年5月26日在布朗大學工作期間被布朗大學授予榮譽博士稱號。1999年曾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目前是布朗大學沃森國際研究院榮休資深研究員、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榮譽主席。

胸懷宏志的徐先生和他的幾位民主黨同仁早年就已經關注民主黨旗幟的設計。在2009年12月,徐先生特地提出設計旗幟的事。2010年元旦剛過,徐先生念茲在茲,發起旗幟設計動員,也兩次對我說過這個事。

我願意試試,不過,我沒經過美術方面的學習,只是從小喜歡亂畫而已,家裡的長輩早年說起我小時候就喜歡在牆上亂塗,在兒時身高範圍內的一排牆面都被我“破壞”。上學後,雖曾在後來經過努力考入過一間美術學府,由於學校“遠”在另一個城市(杭州),因年少思家,人生首度離家一人在外很不習慣,呆了沒多少天,就吵著要退學,硬逃回家。之後,悔之晚矣。如此無知無志,羞愧不已。因此,我無美術底子,僅剩一點野生的“喜歡”而已。當然,徐先生說的旗幟,可以試試的。

我對徐先生說,我不懂電腦製圖,如果到時要畫個什麼圖,怎麼弄?怎麼發送?徐先生告訴我,“可以去買個掃瞄儀,掃瞄圖樣後用附件發出。”於是,一天去市區,我特地去伯克街那邊一家辦公用品商店,先瞭解一下掃瞄儀和使用方法。1月18日,我返回那個店買了一台佳能LiDE200掃瞄儀放著備用。

一隻難忘的打火機

那年的1月23日,我在發給徐先生的郵件中聊聊近況和一些打算,其中也提起會思考旗幟,還對徐先生說,我不懂電腦製圖,到時是否可先繪於紙?如果無法以電腦途徑表達,是否使用郵寄?不過,到時拿什麼東西畫?水彩顏料?油畫顏料?都不對啊。所以,不懂電腦製圖很不方便。

當年,我住在墨爾本西部一個叫“Sunshine”地區的陽街,是通過當地一家名叫道格拉斯的住房中介公司租的私房。往東南方向大約十分鐘步行距離的地方,在格蘭加拉路和格雷戈裡街交會處匯聚有一些商店,平時買東西會去這裡,從市中心回來也會經過這裡。

那天,街上行人稀少,我走在格蘭加拉路,在郵局邊上一間老外的煙草店買了一包煙斗絲出來,此時,北半球的中國和美國是冬天,這裡南半球則是夏季,暖風裡隱約裹著桉樹葉的香氣緩緩吹來,我看見路邊有個椅子,就想坐下息息,抽幾口,嘗嘗煙絲的味道。我取出煙斗,打開煙絲,取些煙絲壓入,然後摸出打火機,但卻“嚓嚓嚓嚓”幾次都點不起來,哦!原來氣沒有了!不過,卻發現打火機閃出的藍白色火星非常的精神!忽然想起旗幟!可以用兩個十字型的星星代表“雙十”啊!腦海裡浮現藍底白星、藍紅上下各半的旗幟。(藍紅各半在感觀上比較舒展。並不一定要像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那樣的藍色在一個角上僅占旗面四分之一)那怎麼弄呢?想想,只有將白色、藍色、紅色的紙,用剪刀剪。對!

有了這個想法,我立即起身,走到格蘭加拉路81號的日用雜貨店,這是一家來自北京的一對青年夫婦開的日用雜貨店,也是這裡唯一的一家華人店。男的在外忙乎,女的每天守著商店,出售來自中國的各種日雜用品,為周圍居民服務。我在當地居住,日子一長也就認識了,這位女士名叫李潔,很懂經濟,那個CPI(消費者物價指數)術語也是從她那裡聽到和弄懂的。

我一進門就問:“小李,你店裡有沒有紅色和藍色的紙頭?”“紅的藍的紙頭?有的。”她說。接著,小李就領我進入一排超市式的貨架,在文具用品處,指著說,“紅的藍的,這樣的,好用嗎?你派什麼用場?”“我設計一個圖樣,用剪刀剪。白紙頭有,紅的藍的沒有。不過,這紅藍顏色太淡了!”我說。她說“就這種顏色了,其他沒有了。”“算了,要的要的,買去再說。”我說。這樣,我就買了一藍一紅兩張紙,心想,顏色淡就淡,做個示意總可以。

回到住處,把藍色和紅色紙以及白紙放在桌上,我找出小剪刀,先剪兩小片白紙,疊在一起,因為這樣剪出來兩顆星大小一樣。為了對稱,先後把白紙橫向對摺和縱向對摺,分別小心翼翼的剪出左右方向和上下方向的星體光芒。為感觀合理,與長方形旗面呼應,將兩顆星的外側光芒向旗尾方向舒展。

輕輕的把星體攤平,然後小心的把兩顆星體以恰當位置斜向互聯,中間用很小一點細微膠水粘住,然後將星體背面同樣以細微膠水點粘在藍色紙的左上角準確位置。

先掃瞄了一張全藍色背景的雙十字星旗幟圖樣。

然後,將紅色紙貼在藍色紙的下部,即旗面的藍色和紅色上下各占一半,好了,掃瞄!

接著,我寫了說明,從電子郵箱發出了掃瞄的圖樣。

我告訴徐先生,因為我目前只有這種紅藍色紙,顏色淡,所以只能是個示意,請徐先生找個懂電腦製圖的幫忙以標準藍和紅準確表達出來,徐先生說,會請在美國的王林邑女士幫忙用電腦表達出來,我說,兩顆白色十字星的位置和比例準確很重要,然後,以標準紅藍背景襯托。

徐先生考慮事情十分周全,說“可以多幾個背景,然後聽聽大家的看法。”變動一下背景色很方便,王女士用電腦增加了幾個不同紅藍色度的背景,但大家都一致認為還是標準的紅藍色背景好,即原始構思,這也說明人的觀感常會自然趨同。

聯邦廣場的最終圖樣

徐先生處事中規中矩,考慮十分周到,平時對其他人的文章,也總是很尊重作者,所以,在最後,對於旗幟,徐先生特地問我:“是否還有什麼要說的或需要調正的?”還說:“正好林邑在。”

不知是否因為這個過程下來,不小心星體被移動了?我感覺星體位置不準確,所以打電話告訴徐先生,請王林邑女士把星體往旗杆方向移動。那天,我在聯邦廣場,廣場無高樓,信號好,我坐在廣場的台階上,打開筆記本電腦。我用手機電話連接著徐先生他們,很有趣,有點像“遠程操作”,我請徐先生告訴王女士,需要把星體往旗杆方向移動,王女士把星體移動後,我看第一次移動的位置不夠,所以不得不請徐先生麻煩她再次把星體往旗杆方向稍為移動,在第二次移動後,基本到位了,然後,我告訴徐先生:“好了,就這樣!”

非常感激嫻熟操作電腦的王林邑女士的幫助,在她的協助下才完成了 表達。

至此,旗幟圖樣敲定。 最後,徐先生說他將把旗幟的最終圖樣發送給總部和各處。

旗幟寓意及使用

早在1997年11月29日,徐先生就提出「結束一黨專制,建立第三共和,重塑憲政民主,保障人權自由」的政治綱領。2007年6月4日,徐先生提議的“追隨辛亥革命諸先賢開創的亞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憲國大確立的第二共和,勵志建設自由富裕、人權平等、憲政民主的中國第三共和。”綱領在中國民主黨一大通過並以“中國第三共和宣言”面世。2010年1月,時任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主席的徐文立先生發起旗幟設計動員。同年2月,“雙十字星”方案被採納。嗣後,該旗在“辛亥革命百年,歐洲取聖火萬里行”中使用並確定為“走向共和薪火相傳紀念辛亥革命100週年,共和聖火全球接力活動”組委會會旗。

2011年6月6日經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第二次代表大會批準確定為中國民主黨黨旗。

“雙十字星”旗的旗面上部為藍色,下部為紅色, 上部鄰近旗杆方向鑲有白色雙十字星圖案。旗幟的寓意:

一、雙十字 —— 象徵1911年10月10日的辛亥革命、一雙開闢中華民主新天地的利劍、一對比翼高飛的和平鴿;

二、白色的十字星光芒——象徵著希望;

三、青天紅地——象徵傳承中華民國之魂、亞洲第一共和憲政法統,勵志建設自由均富、人權平等、憲政民主的第三共和。

四、藍色象徵光明、永恆、自由、民主,中華民族精神高若青天闊比大海;

五、紅色象徵神州大地、華夏血脈、意志、力量、烈火、活力、勝利、歡慶和喜悅。

飛英 2018年7月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