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了解蔣公信仰必讀的一篇文章

-

了解蔣公信仰必讀的一篇文章

*******

行在蔣公心靈的幽徑裡

2016年1月26日

    在開放 蔣公日記之前,我對於 蔣公的認知,也只不過是教科書上的描述;日常報章雜誌、廣播、電視新聞上的膚淺報導;每年重大節日慶典上,向民眾發表演說、揮手致意、呼喊口號的領袖。當我進入胡佛,擔負起日記開放的工作時,才漸漸地開始認識他,體驗他一生的心路歷程。

    日記開放之後的吸引力與震憾力,立刻吸引了國際史界的注意,來查閱日記的國際史學專業人士中,剛開始所提的問題大多類似:日記真是 蔣公自己寫的嗎?是寫給別人看的?還是實事記載?…….,但很少人問起他的信仰與精神層面的問題。 蔣公在日記裡深刻地描述自己的心境、感受,似乎不是他們查閱的重點;直到他遷台之後的那部分日記開放後,閱讀他日記的人,才開始真正關註到他心靈層面的狀態。每個學者都想知道他是如何面對那樣驚心動魄的速變?他是如何面對忘記自己鞠躬盡瘁、出生入死救國救民、肝腦塗地的盡忠職守的叛民們?他是如何可以置身小島而怡然度日?他是如何能堅持,處變不驚地建設台灣,保民衛國?

    日記在我眼前,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展現;雖然他老人家一生的成長、經歷、轉折、沈浮、功成、衰敗……, 點點滴滴無時不讓我這晚輩,汗顏愧淚,但往往也不盡理解。在為開放而審閱日記的工作過程中,最難得是如何了解他行事的動機與抉擇;可慰的是在我身邊有幾位曾經與他有過“零距離”生活過的人,在我閱讀日記時的許多疑惑,常因他們的解說及回想,能迎刃而解地順暢續讀,尤其對 蔣公信仰方面的了解,使得我能跨過時空的阻隔,真實體驗 蔣公基督教信仰的成長過程與信仰生活。

    在日記裡,我看到一位在篤信佛教的母親教養下長大的孩子,如何盡孝聽命的順服母訓,如何在私塾認真領受孔孟、陽明心學的啟蒙教育,知必求甚解,並堅守所學而行之的人。在遇到一位受西方教育成長的女士面前,他的視野改變了,他深厚的東方文化傳統接受極大的挑戰。當他為了那位心儀的女士,跨海渡洋地到了日本,向宋老夫人求親的時候,他謹慎地回應了老夫人的要求,願意學習另一種信仰,而沒有貿然接受。

    在1930年2月21日的日記裡他寫到:「余意以救世之旨信耶穌,則可;而必以舊約中之禮教令人迷信則不可也。」數日之後的日記裡記載:「晨到上海藹見岳母病態頗重,其精神遠不如上年,心甚憂悶,老人愛婿等於愛子。先慈既棄養,但願岳母長壽,故受洗禮之心益切,以償老人之願,使其心安,病痊也。下午,請江川牧師在岳母家,余受洗禮,岳母精神頓佳,心為之慰」。蔣公出於孝心,感恩的接受洗禮,從此開始了他一生信仰的操練與祝福。

    在每次的危難中, 蔣公永遠是謙卑安靜的在 神面前,祈求 祂的幫助。在日記中屢屢可見,不論是抗日,或被動的內戰裏,他總是日夜跪禱,從不終止每日靈修的課程,期盼從與 神的接近及 祂的話語中得到啟示與鼓勵。

    於是,我每次到紐約,都會和孔令儀大姐談到日記裡記載的一些細節及請教她我在日記裡的一些疑惑;尤其很想知道 蔣公是如何變成一位敬虔的基督徒?

    令儀提及在上海她家裡每週有查經班及聚會, 蔣公要嘛因公不來,來了一定認真的聆聽學習,尤其喜歡和她的母親探討聖經真理,最早提及與「大姐」談論信仰的記載,是在1931年的日記裡有許多他和靄齡大姐的研討,繼之,也有許多日記裡陸續提及靄齡大姐的內容。令儀也提到許多感動 蔣公的見證。後來我也在 蔣夫人的著作「必勝」的書內看到一些類似的見證。令儀大姐述說如下:

    「1927年在他們結婚後不久,蔣夫人陪同 蔣公到訪前線視察部隊。她開始在當地興辦社會福利組織事業和孤兒院,旨在減輕平民遭受的苦難。其中一次活動中,她經歷的一件事讓她堅信了禱告的力量。她告訴我,她和蔣委員長在城裏的某個房子裏過夜,而軍隊在大河對岸紮營休息。他們呆在這棟大樓底層的某個房間裏。大樓與室內花園之間是一排帶有窗簾的落地法式玻璃門。半夜裏,一陣輕微的敲門聲把他們驚醒了。蔣委員長打開了花園門,其中一個警衛對他說:『我不想驚醒所有人,先來向您報告:石友三的部隊在河對岸叛變了』。蔣夫人說他們意識到遇上了大麻煩。他們身邊僅有二、三十名警衛,他們或許能指望規模很小的市政警察效忠,但這也不足以抵抗對岸的軍隊。此外,他們正等著外甥孔令侃一早乘船抵達,蔣夫人非常擔心他在途中被反叛軍隊抓起來。在蔣委員長出門去跟他的助手商量事宜之前,蔣委員長和蔣夫人跪在床前禱告。當蔣委員長離開房間後,蔣夫人拿起電話,要求話務員接通她在上海的母親。由於她不確定是否有人在竊聽電話,她知道要把話說得非常隱晦:『媽媽,我不能詳細敘述細節,但確實出事了,我希望你能為我們禱告』。她母親回答道『我會祈禱的,稍後回電話給你。』

    過了一會兒,祖母回電話說:『女兒,我不知道你的具體問題是什麼?但是我通過禱告感到發自內心的平安,希望能與你分享這些經文: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裏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築壘攻城’。』( 列王紀下第19章32-34節)。當然這些是先知以賽亞告訴希西家的話,當亞述入侵猶大地之時,希西家向耶和華求救的記載。清晨消息傳來,反叛的部隊沒有過河,而是去了另一個方向;蔣夫人的外甥孔令侃也安然無恙。」

    另一讓 蔣公感動至深的見證是在1936年震驚國內外的西安事變中發生的,記載如下:「在1936年底發生的西安事件中,蔣委員長被叛軍扣留、南京政府正在討論轟炸叛軍時,宋美齡決定在他哥哥宋子文博士的陪同下赴西安談判。她明白她的出現將使政府內更多的好戰分子難以實施轟炸西安的計劃。她寫道:『當他的警衛把我帶到他面前(指蔣委員長),他就像看見幽靈般錯愕不已。他從驚訝中緩過神來,他給我看了當天早上他在聖經中讀到的一段經文: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 耶利米書第31章22節)』,在 蔣公日記裡也有記載自己見夫人冒萬險入虎穴,共赴危難,遂感動悲咽,不可言狀。」

    我在日記裡看到 蔣公遷台之後,在官邸每日靈修的記載,也感覺到他老人家在信仰的用心追求,使得他對 神的知識與見識上,日日長進。我好奇地問我先生,在他到官邸與 蔣公及夫人同住的時候,他們是如何在信仰上帶領他們?他說:「1955年是他第一次到台灣,他和哥哥住在官邸和夫人鄰近的一間臥室裡,我們因為時差,頭幾天,都會起得很早, 蔣公也起得很早,我們就去問候他。我們每天都看到他坐在陽台上,眺望遠處,或在禱告、或在默想;他有時會站起來背誦或吟唱唐詩;然後他就會去吃早餐,有人會唸報紙給他聽;如果沒有訪客,我和哥哥都會不時到他辦公室,看他處理公文或寫日記。每天我們都會和夫人在一起大聲輪流禱告, 蔣公偶爾也會加入我們的禱告。夫人花很多時間陪我們,我們除了玩耍、下棋、讀書以外,夫人還和我們一起讀『一千零一夜』裡的故事,每次提到『上帝』,都要同聲說:『滿有恩典和憐憫的』。在下午禱告會之前,我們會輪流朗讀夫人最喜歡的書《活在偉大的時刻》,這書是一位牧師在二戰最黑暗的那段時間裡寫的,書中講到基督徒在面臨國家大災難時侯,如何保持樂觀和盼望。我和哥哥回到美國,還每週在禱告的時間閱讀這本書」。

    蔣公除了在日記裡毫無遮掩的向 神傾吐自己的感受,不論是悲傷、痛苦、灰心、絕望,挫敗或感恩(在日記中,很少看到他快樂的記載,除了和 蔣夫人在一起的時間,即到了台灣之後,也就是他信仰成熟,懂得交托,學習順服之後),最後都靠著信心,順服地把主權交到 上帝手中,靜候由 神的聖靈來教導、引導他。在日記中,有許多戰時傷痛等候的記載:

    1938  9月1日  星期四 立法保護婦孺

    每念人民受戰禍之烈與婦孺受敵軍蹂躪之酷,不禁腸斷心裂。戰時完結時,應對婦孺與災民定一特別永久法律令以愛護之而對於刻刮人民之貪汙尤應嚴密防制也。

    9月3日 星期六

    每見民眾之臉色與婦孺之苦痛不堪言狀。此謂動心忍心之實情非此不得而知也。吾妻昨以收容一個難童似為其一日工作最大之收獲。可知難童孤獨無依者之如何苦痛也。惟有於戰後報答而已。

    9月8日 星期四

    對敵國易,敵友邦難,受人接濟被人輕侮,此種苦痛若不能大忍,則決不當此重任也。

    10月16日 星期日

    途中見第九師官兵之疲勞情形,不禁想起前線將士精疲力竭之憂,人民憔悴將士苦痛,情何以堪。 上帝有靈拯我軍民救我國家必在此時矣。

    10月19日 星期三

    深夜初醒,想及前方將士之凍餓,晝夜晴雨皆不得一時休養,苦痛悽慘,無以為懷矣。

    11月13日 

    樂耶悲耶成耶敗耶,世事茫茫無以自解,惟賴此一片耿耿之赤誠,為國為民,毫無他意。和於其間差可自慰耳。而且信奉天父一神之心益堅矣。

    11月19日 星期六

    吾人要在道德範圍中發現真理。惟有在信仰上增加力量,再由信仰上加上希望使之熱度加高,最後信仰變成實驗,實驗變成經驗,經驗變成智誠。如此信仰即成事實。

    8月24日 上週反省錄

    此次敵機襲渝大轟炸之狂烈與其驅逐機之來襲擊,當為最大之患難與最後之試煉乎,否則吾民恐不能再受矣。如此急難此心反較平時更安更定,時時能運用腦力多方設法以期打破此困難,自信無時不以民災為念,救災為務,每禱 上帝願犧牲我個人一切以擔負我民族與同胞一切罪惡,以救吾民也。

    1947 自反錄

    ……得長春危機之報以後,每夜子醜之間起床禱告約半小時左右,至年終,並無一夕之間斷,於是每日禱告;除朝課、晚課之外,午未之間與子醜又各增加禱告一次。自覺對 天父、對基督皆專誠無怠。故時勢雖艱危萬分,而心神安定如常。以存亡成敗皆託付 上帝,一由 上帝之意志成就也!此或為修道進步之一證乎。

    1937 8月27日

    求主賜吾以恒心,使吾永不失望;賜吾以毅力,使吾永不灰心;賜吾以正大光明之懷抱,使吾人不受任何事物之威脅與誘引。

    1935 11月10日

    至今信道覓篤,生死安危存亡所哀皆由上帝所創造,惟有信仰帝命,盡我人力未有不為上帝所愛護也。

      在他許多戰事的抉擇裡,他有時為了堅持人道與信仰的原則,而不惜在戰術上讓步,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1948年的日記裡記載:「上午與叔銘屢通電話,研究化學彈應否使用?有人絕對反對,故不能決斷。禮拜如常,正午,決放棄使用化學彈。」相信他在內戰中的被動,內心深處的煎熬與痛苦,不是外人所能知道與體諒的。尤其他對人民在戰爭中流離失所疾苦的慘狀,傷慟得幾近心首欲裂;鑒而期許下一代兒孫要有孝心,勿忘父、祖之輩在逃難之時的保命恩情。

    1940 5月29日

    下代應知今日其父母提孩避難之苦痛困迫,為空前所未有之親恩。又應知今日抗戰忍痛,復興民族之艱險,亦為前史所未有。故為家為國,更應特盡忠孝之道,庶不愧為中華之子孫也。

    我除了敬佩 蔣公本著信仰,行事真誠,堅持忍辱負重的毅力與愛民、愛國的情懷,也讓我想起 蔣公後來在1951年 耶穌受難證道中的一段提示:「我們如果真的相信 耶穌,必須實踐 祂的教訓。」,所以,蔣公強調主張「信仰與行動合一」,也真的行出來,活出基督徒堅守愛 神、愛人的誡命並知行合一的生活方式,我們也可從他每日寫日記的習慣看出他的嚴謹自持的見證。

    他雖常年歷經患難,蔣公仍不忘感謝 神所賜的恩典。他常以 神的話鼓勵自守正道,並在證道上的嚴謹態度,也讓人欽佩,在他1959年3月27日的日記中提及:「證道未明十字架,心覺不安。昨夜子初醒後,感覺證道文中真理是什麽一段中,未能提起 耶穌在十字架上,不惜犧牲的仁愛、信義、忠勇的精神,就是 上帝真理最具體的表現甚為不安,幾乎不能安眠,反覆三小時之久。」

    自從蔣公到台灣以後,他學習如何尊 上帝為大,謙卑順服 上帝的安排,自此在他的日記裡常有「讚美 耶穌」,「但願 上帝的旨意成就」,及許多的感恩與讚美,常在日記裡寫到:

    1950 2月17日

    實感慈悲 天父在我重大失敗之餘,尚賜我如此優美之台灣容身其間。且使我能從容預備復興工作,能不頌讚跪拜感激莫名乎。

    1953 6月20日

    雖忙碌如常,但環境美麗甚覺自得,在此失敗代罪之時,尚有如此優良生活予我以從容整理與預備之時間,更感 天父代我之厚恩大德,但有心謝不置而已。

    1955 11月1日

    在大陸失敗之後,竟能得此,若非 天父宏恩,豈能再有今日乎?惟望一切榮耀歸於 天父而已。

    蔣公曾說:我們人生所應該徹底研究明白的就是三個問題:第一是宇宙的真理,第二是生命的意義,第三是人生當行的道路。他在日記裡對信仰的探索,提及:

    「世事都在矛盾中消磨,人心都在迷亂裡過去,若不深信 上帝在冥冥中主持,指導,就不知人生在世為什麼?有何終極的目的,究走那條道路?吾們惟有憑著此信心與愛心,懇求 上帝指引,尋得應循的路徑。更靠著天國博愛的希望,將自己托付於 上帝,領導吾向正大光明的目標邁進。」

    「世事在矛盾、複雜、迷亂之中鬥爭,最後結果必得到簡單的解決。此解決的法則,必遵循有秩序,有條理的軌道,而且是一定不變的自然之理;這就是真理。吾人只要向著這個真理邁進,雖遭遇矛盾、迷亂、種種的苦痛、險惡。終能發現此真理而達到目的。此真理即由我 上帝在自然中所主持之天命也。」

    「 上帝是主宰宇宙惟一之 神亦就是統一宇宙,在我人生背後之『力』與『意』也。此『力』與『意』之表現即謂之『天道』;而此力與意必循有條理、有秩序之道路與方向,順序漸進,即謂之天道。而此方向與道路必以仁愛與真美為標準,中和與道義為目的,此乃宇宙精神之所在,是亦 上帝本性之表現。即謂之『天性』也。

    吾人即由此天性之所生,亦即上帝賦予我人人所有之本性也。只要不違反此天性而能勿忘、勿助、順序漸進,乃得把握真理。克服一切矛盾,是即『替天行道』。此即主宰宇宙之聖者也。所謂真理者,即解決萬事一切矛盾現象之法則,亦必遵循有秩序、有條理之軌道,而且是一定不變的自然之理也。」

    「心 神寬和實為人生之至樂,然此非 神通於天,能與 上帝感應者,不能得其中之真趣也。」 

    蔣公一生在世,為 上帝做了美好的見證,雖在晚年病痛中,仍不忘黨國重責,在他83歲的日記裡,仍有如此堅忍的毅力,讓人看了不忍淚下的一段自勵的話:「盼望的信心今年困難重,尤其聯合國代表權問題,人人以為憂,在余反以為只要我能以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耶穌因那擺在前面路程喜樂就輕看了那羞恥,忍辱那十字架的苦難,而且我的苦難尚不致如此,只要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積極進行就行了。」 

    他的一生雖如行在荒漠之中,但基督教信仰卻給他帶來甘霖的甜美與安慰。是的,他相信宇宙間有一種力量,絕不是人們所能及的,那就是 上帝的力量。我相信:「那美好的仗,他已打過了;當跑的路,他已跑盡了;所信的道,他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 主到了那日要賜給他的。」阿們!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