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 3 月, 2024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四大」「清党再出发」(2)

-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清党答疑之二》

   ——本次接受采访答疑的三位中国民主党领导人分别为:中国民主党创党领袖徐文立、中国民主党创党领袖王有才、中国民主党创党党员(现任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宁先华

   记者:我有印象,就在纽约地面上最多的时候有超过十个民主党存在,甚至一些纯粹为了赚移民钱实际上和民主党没任何关系的个人团体都打着民主党旗号。在我的概念里,中国民主党是成立于中国大陆的一个流亡政党,美国的法律部门并不具备对这个政党在美的组织正统性判别权,那么三位觉得需要怎样清党?怎样才算是清党成功?能成功吗?

   徐:中国民主党1998年在中国建立的时候,京津党部和后来的党部和委员会及联合总部鉴于中国没有「政党法」,中国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从来没有注册过的政党组织。所以我们理直气壮地以宣告的方式——「正式成立」而成立。

   美国并没有设置来自其它国家的流亡组织进行所谓「政党注册」的法律机构。海外民运曾经发生过一些人在美国成立了一个所谓的「中国流亡政府」,但美国没有一个司法机构会承认一个在美国的流亡政府和组织的合法性。

   美国和西方政府在法律上无权裁定谁不是中国民主党人,并不代表他们不会认定哪些人是中国民主党人、哪些人是中国民主党的领导人。比如说,现在接受采访的我们三人,就是被美国政府认可的中国民主党创党党员和最高级别领导人;其中我、还有王有才先生以及目前依然被中共关押的秦永敏先生被美国政府认定为中国民主党创党领袖。既然有了认可对象,当然也就有了确认正统性的原则,我们发起「清党」自然也就有依据。

   特别我们「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能够得到美国议长南希·佩洛西女士强烈地肯定、认可、祝贺,那是例外又例外!

   当然,「清党」的成功不是任何人承认、不承认能够解决的问题,包括我(徐文立)和王有才的承认或者不承认。关键在于新的领导班子能不能「自清」,我们必须清清白白的做人做事,党的领导干部必须注重私德,绝对不能和实质代表中共利益的人勾勾搭搭、拉拉扯扯。只有我们的新团队坚持积极对中共开火,才算清党初步成功。

   人类历史一再表明,政治组织内部并不是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好好劝说、内部批评与自我批评就能够解决的。当组织内部出现路线性错误、出现领导级别人员变质就只有毫不犹豫地把败类清除出去。至于被清除对象,他们以后因为触犯了美国和西方法律而受到法办则是他们自身的问题,无损我们中国民主党的尊严。在美国和西方,我们没有任何执法权;我们唯一的权力就是管好我们自己,道不同不相与谋而已。

   另外,这次我们「清党」的对象是个别领导干部,和一般党员无涉。在经过一个重新登记的过程后会恢复正常运作秩序,甚至包括真诚悔过的曾被清除的党员都可以回归。我们这次并没有点名任何人是「清党」对象,是极为宽容、仁至义尽的内部清理;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的大门是向所有人敞开的。

   王:是的,首先我是支持徐文立和宁先华主席这次全面「清党」工作。我们「清党」的依据就是社会的承认,「清党」的成功标准也是社会承认,这也是今天我和徐文立先生要站在一起的原因:我们站在一起,就是明确表示对全联总「清党」工作的支持。因为宁先华先生在国内的经历特别是他在国内辽宁因为参与领导中国民主党而坐牢,我是非常相信先华先生的初衷,对中国民主党的现实和未来有相同的感知。所以非常支持先华先生和一些支持者做这个在中国民主党发展史上重大的事件的。

   宁:徐文立先生和王有才先生已经给大家介绍了关于「清党」的依据以及成功的标准了,我来介绍一下具体的「清党」行动,即我们要清除哪些人。我在竞选新一届全联总主席的时候说过有四种人非常在意中国民主党的领导人地位:一是中共,它们企图占据这个位置去直接掌控海外民运,它们是最热切希望占有这个位置的人。二是认为占据这个位置可以和中共做交易,准备出卖民运、维权人士谋取私利的人。三是想占据这个位置去做移民生意、骗捐的谋取私利的人。还有第四种,就是不允许前三种人占据这个位置去玷污中国民主党、玷污海外民运的人。

   这次发起「清党」的我们就是第四种人,即不允许任何人去玷污中国民主党的人;那么我们清党的目标也就很明确了,前三种人即共产党特务、占据位置出卖中国民主党换取个人利益的、占据位置去做移民生意的谋取个人利益的。

   我也看到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在互联网上散布各种谣言去蛊惑、煽动不知就里的热心党员,企图污化、阻挠我们的「清党」。他们注定要失败,因为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我们已经向社会证明了到底是哪一群人在坚持和中共独裁政权对抗;对比之下也向大众展示了一旦一个民运团体被尸位素餐者甚至是中共渗透代言者掌控是多可怕的事情。作为一个有政治诉求的政治组织,中国民主党必须坚持反对中共独裁暴政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以政党的名义公开开会旅游聚餐、背后吃移民的人血馒头。我们要对得起在国内为了组党、为了推动国内民主进程而坐牢的斗士们。我们相信谁是海外民运真正反共的力量,谁在利用中国民主党的名义敛财诈骗,旁观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们一定会「清党」成功,因为我们将获得社会的最终认可。

   (未完待续)

(2019/12/20 发表)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