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2 6 月, 2024

中共的嚴重腐败早已存在只是被掩盖得很好

-

 中共的嚴重腐早已存在只是被掩盖得很好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3/06/blog-post_25.html

(2023年6月25日)

徐文立 於 2023年6月24日 週六 上午1:25寫道:

实际上中共的腐早已存在(早期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向忠發,「吃喝嫖賭什麼都干」);在一定程度上,腐的普遍性和重性并不亚于在的腐,只是被掩盖得很好,普通人不了解而已。

畢文有二例,我也另舉二例。——徐文立

非改革放造成 是统常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experts-on-nothing-can-stop-ccp-s-systematic-corruption-20230508-/7083347.html

中国民主党始人之一、布朗大学退休高研究徐文立指出,很多人误认为中共有那么腐,腐主要是从上个世八十年代改革放以后才出的。他然改革放之后,官员们贪腐的机会和数额增加了。但是实际上中共的腐早已存在,在一定程度上,腐的普遍性和重性并不亚于在的腐,只是被掩盖得很好,普通人不了解而已。徐文立在1978-1979年北京“西民主墙”运动期间主“四·五坛”的合作伙伴樸的父亲吕骥曾经担任中国音会会长。一次吕骥在延安见毛东的情形。

徐文立:“当时东见到他(吕骥)以后也有跟他什么废话,也什么,就把他自己的抽屉打,里头都是人参。然后拿出一、两根,()‘去补补身子吧’。也就是,毛个抽屉里头都是人参。你可以想象所谓当年他们艰斗的那个根据地和那个年代,他就富裕到个程度,而且毛东的《毛选辑》出版的版权让他成中国首富,可是老百姓知道?”

徐文立还讲了一个身经历过的事。他在长春上学的候有一个好朋友,父是吉林省军区政委。上个世60年代大荒餓死無數人的期,同学父到北京会,同学同行,住在解放西直門总参部的招待所。

徐文立:“有一天我到他那个招待所去见面。我去了以后他父很高兴地:今天你多了一个客人,我可以多一个菜和多一瓶茅台。哈哈你看,我一个当时还不到20的年小孩子去见我的朋友,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父高兴的候可以加一个菜,可以再加一瓶茅台。所以是中国老百姓长间不了解的,它你屏蔽得非常密。”

*****

督官全民 何通方式处理?中共督官的相关规定,管涉及到9000万人的永久政党,甚至也涉及到非党官,但有些定和文件常常以党文件的形式下发,有甚至只下发到某一级别的官,例如“”等等。从上个世80年代始,一直有人要求领导干部公开财产

1994年召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财产法》正式列入立法划,但是根本无法入立法程序。1995年4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布了《于党政机关县(处)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定》,但是中国百姓根本无法了解他的情况。种操作方法既无透明度,也不符合代治理的法制原

徐文立认为种国家事务党务化的原因主要是了便于中共统治。

徐文立:“党做一些什么定,他几个人一就算了。要成一个代社会的行政管理的法,你至少要走一些必要的程序。像近平和毛样的法盲或者是党的力高于一切的样的人来说,嫌麻

徐文立,中共不要自己了算,而且经常朝令夕改,于是党务化处理国事就成了共领导人的最佳途

徐文立:“就是所了算,其实就是毛了算,就是近平了算。形容中国共党行事方式有一个很生动的比喻,叫黑箱操作。就是典型的黑箱操作。”

徐文立认为,中共的腐是制度性腐,制度不变,腐无法杜

徐文立:“中国共党,从它建党以,它就是一个裁的党,排斥一切政治力量的党,特是他建立政之后更是样做。样做就把自己置于舆论监督,有真正的民众督,有反派和反党的督,样的三无督的一个政党,你他能不腐败吗?”

ruxie bi 於 2023年6月23日 週五 下午7:58寫道:

谢谢

徐文立于2023年6月23日周五 13:01道:

   中 国 大 

   徐文立

   (2010年1月18日)

https://xuwenli2018.blogspot.com/2020/07/2010118.html

http://45.35.61.42/hero/201001/zgmzdlhzb/3_1.shtml

(摘錄)

……

请诸心地注意以下几点中国大社会的基本事实和变迁:  

   (一) 今的中共,早已是变了性的中共;变性中共,能有什么前途? 

   1921年由苏俄一手助的原本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中国共党早已寿。(後來「共產國際」大量經費的給予,早已讓中共最高層腐敗不已了。)

   中共的变性始于1949年之前,更充分的据是学者奎松先生研究发:1950年4月,中共政府“出台了一个《中央行政人资标准(草案)》,定党政人最高一的工收入可以是最低一的28.33倍”,比至今仍然是二等公民的中国大农民的收入在年就至少高出50倍。可是,1949年之前,那个被中共得狗血头的“腐政府”——中华国民政府“1946年布的准,除总统和五院院长等任官外,文官共分37个级别,最高一的收入是最低一收入的14.5倍。”那个被中共得更“无地自容”的西方国家政府“除极少国家外,英、法、德等国的,包括行政长官在,最高最低工差,均在8-10倍左右,美国、日本差距大,也只有20倍。而且,它差距之大,多半只是总统或首相个人的工资较高,有会高出下一行政主管一倍以上。”可知,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官高低之间的收入差距,多半小于所的“新中国”官的收入差距。

   看看些硬碰硬的据,最尬的恐怕是那些的毛派信徒。

   结论是肯定的:中国实社会的不公平、不公道,始作俑者恰恰是毛东。

   三年的内战,作死了主要是中国农民千万以上,国共双方都有罪,国民党是造者,共是造罪者;1959年到1961年三年史无前例的大荒,中共作死了又主要是中国农民几千万,造罪者是极主义的共产专制,成罪者是“赤色皇帝”毛东;1957年反右和1966年至1976年文革十年,毛东更是把中华民族良心的脊梁打、把中华民族知源的根脉切

   1978年之后,小平领导的中共的变性程只是更加露骨,了走出经济困境,中共“打‘左’灯向‘右’”,可公民拥有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不再高“万之源”——私有制,实却了所主义的理;中共一发而不可收,官商勾1949年之后第二次侵吞全民富,中共权贵了最卑劣的私有者——高度垄断的“权贵私有集团”,今日中国的“一党制”就是靠高度垄断权贵私有集团在支撑。

   所以,在的中共是完完全全地变了性的中共,“中国私有权贵党”,最妥帖。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今的中国,怎会容忍极少人聚合的权贵私有集团长期作威作福呢?那么,实“中国私有权贵党”的中共会有前途?变了性的中共能会有前途? 

   古道:名不正言不。不正不即是死途。此其一。

……

ruxie bi 於 2023年6月22日 週四 上午11:48寫道:

闲话中国共党走向腐程     (作家 纽约

立中文笔会秘子立在拙作架北京市公安局后面有个很有意思的留言,引起了我的回与思考。

代8以上的高干部,大都家风凛;高干部自己家孩子的管束和惩,往往比老百姓家还严厉两个例子:

8高干胡的第二个儿子胡州,一听名字就知道他是1948年州解放生的;州不,从小蛋,也就是打个架,什么的坏事;

文革前胡却通王震把州送到新疆生建设兵团干农活,一子就不是读书人而是动者了。看看吧,文革前高干走后门是把孩子送去干体力动,那个候体是很大的,

高干真的算是老百姓的表率。

第二个例子,共党处理少民族问题有个机构,国务院民族事务管理委会;文革前有个7高干扎西旺徐,他是个西藏人,长征跟着红军闹革命;他有个儿子扎西,我都管他叫小扎西;他也是一个打架的家伙,被老扎西送到的温泉附近的北京市工学校,那里的学生都是流氓小偷,那里的老都是彪形大汉;果小扎西真的变成了流氓,也就是老扎西毁了小扎西一子。

请杨子立君做一个科学实你拿一个最喜的苹果放在桌子,每天看看它欣它但是不做任何事情;一天去,一个星期去,一个月去,肉眼可见其慢慢失去了芬芳,失去了水分,变成了一个苹果;你再不理它,它就就变成苹果,引了无数苍蝇和害虫。就是中国共党走向腐程;1949年的中国共党是一个光荣大正确的苹果,在它变成了一个臭不可苹果!因中国人民有把它放在冰箱里保有把它制成罐头以便长期保持其优点,几十年下成今天个样子!

说说干群系的演变;上世50年代,我候如果迷了路,只要跟陌生的叔叔阿姨我爸妈妈都是党,老百姓就会像电影里那些老保护八路军伤员那样护你,把你送回家;如果了今天,老百姓一听是共的孩子,马上就会把你往井里扔,而且绝对会挑一口最深的井!

1967年冬天,首都老红卫兵合唱团演借口念十月革命50周年,演出卡秋莎等等苏联列宁斯大林期的革命歌曲,是在护国寺影院;我和一帮西山北京军区的野小子去了,我去晚了,剧场自行车存车处了存不下了;有个野小子那就存老家吧。他随便敲一户居民院子,道明原委,人家一听是西山解放的孩子了,很高兴地答了;散已经很晚了,人家一直候着。就很像革命争年代下的民鱼水情,年不是有掩护八路的堡户嘛。在老百姓党恨之入骨,干群系也是慢慢化的。

1996年,我的父母第二次来纽约两个一有犯政治错误经济错误生活错误的赤胆忠心的老共今共党比1948年的国民党更腐息不已;我害怕他革命信仰破影响身体健康,就算了算了,发牢了,反正你轻时不跟着共党走也有出路。他们说:不,初如果我不跟共党走,的出路。

就是知分子干部和那个工农干部的根本区别。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