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 4 月, 2024

中共新一代太子党何去何从?

-

中共新一代太子党何去何从?

https://www.voachinese.com/a/xi-jinping-and-china-s-new-generation-of-red-princelings-20230523/7105368.html

徐文立2004年在美國之音

美國之音

2023年5月23日 22:02

华盛顿 — 

中国的“红二代”、“官二代”一直是人们乐此不疲的话题,也是人们对中共执政不满的要点之一。中共二十大和中国人大第十四届全国代表大会的结果显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基本上已经将与他同辈的中国红二代排除出中国的最高决策层和省部级领导层,这对现在和将来出现的新一代“红二代”意味着什么呢?最近网上流传出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参加商务活动的消息。照片显示陕西省委书记和省长在没有官职的习远平两侧陪伴。这使“红二代”又成为人们的话题。

尽管“红二代”已经被习近平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他在地方上主政时的旧部,然而有关专家认为,在中共的体制下,新一代主政官员还会有下一代,他们也势必像过去一样,借助父母的权力为自己谋利益,还可能成为接班的新的红二代。

……

新“红二代”必定贪腐 但未必效忠习近

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布朗大学退休高级研究员徐文立指出,在一党专政的构架之下,贪腐根本无法避免,但是新的红二代在政治上未必会忠于习近平。

徐文立说:“普遍的规律是,贪腐的问题是来自于权力。绝对的权力一定会造成绝对的贪腐,这个规律是铁的规律,是任何一个政党组织都躲避不了的。新的红二代,他们现在提拔起来,习家军的二代也会出现。对这些二代会不会完全也跟他的父辈一样忠实于习近平,或者是本身也不完全一定就是忠实于习近平,说老实话。”

徐文立表示,只要有人群,一定会有不同看法和不同意见,这是避免不了的。习家军的二代未必忠于习近平。即使是习家军本身也未必真正忠于习,说不定就有潜在的死敌。

徐文立说:“这种分化和这种趋向是必然的,没有永远的铁板一块。不要说红二代,习家军都不会是铁板一块,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意见,异议的力量,甚至潜在的死敌,都是会自然发生的。”

新一代“红二代”的新特点

新的“红二代”或者“官二代”、“太子党”,他们和老的“红二代”会有什么不同吗?

徐文立说:“那会有很大的不同。很大的不同在于什么?这些人大部分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人,或者是受那个影响比较深的这些人。就是自己要做自己的主,别人不可剥夺这种自由和替代做自己的主。这是什么的成果?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解放了劳动力的成果。整个社会向一个正常社会变迁的结果。”

徐文立认为,中国社会的基础,不管是政治基础还是经济基础,都已经朝向一个正常社会位移了,朝向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位移了。目前中国社会基础的变化同清朝末年相仿。清王朝的覆灭就是由于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基础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时出现了’洋务运动’,整个社会基础发生变化,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出现了一些自由经济萌芽,建造了铁路,发行了铁路股票,而且购买股票的不只是商贾,甚至平摊到老百姓身上,使铁路关系到千家万户,所以才发生“保路运动”那么大规模的民众抗议。如果没有“保路运动”,就不会有后来的“武昌起义”和辛亥革命,也就不可能有清王朝专制政权的覆亡。

徐文立说:“中国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历史的老人绝对跟中国共产党不客气,已经把中国社会的这个基础性的东西已经位移了。一些自由民主人权的观念就随着自由经济进入中国,也就更加稳固了。因为自由民主人权的这个观念不是当代的问题,是从清朝末年就有的。”

徐文立指出,即使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有关自由民主的书籍也并没有完全从图书馆清除掉,人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这种书。

徐文立说:“只要你是认真的学习的人,你是可以看到自由民主人权这些东西,包括改革开放之后,引入了自由经济之后,自由民主人权的观念不是建立在人们的想象当中,而是来自于自由经济的社会实践当中。也就是说,自由民主的观念,个人要做自己的主张,要决定自己命运的这样子的一些说法。”

徐文立表示,从中国现在的一些电影、电视剧里也可以看到,许多现实题材的作品,甚至根本不接提共产党、社会主义,而是讲基本的人性、人权和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

徐文立说:“中国已经发生根本性的位移。共产党的倒台,专制社会的倒台在瞬间,甚至是早晚的事情,所以他们挡也挡不住。甚至他(习近平),就像他挡不住他的女儿,习近平挡不住他女儿一定要到美国来上学,一定要到哈佛这个趋势是一样的。我倒不是说他的女儿会有怎么样的进步,我只是说这种能够深入到他们这种独裁者家庭当中的一些健康、好的因素都是存在的。”

习近平目前连接班人都没有选定,他是否会想到现在在任官员的下一代呢?

徐文立说:“我想现在还他还没到那个时候。毛泽东也是到了晚年了,到了后期了,他才会那么警觉,怕改变颜色。所谓改变颜色,不是真正的改变共产党的颜色,不要把毛泽东说的太高尚。毛泽东关心的就只是他死了以后不要被别人否定。”

他认为,习近平的年龄可能还没到顾及他身后的事情。同时他认为习近平并不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

FOLLOW US

0FansLike
3,912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

Related Stories

font-family: ar-weibeib5, sans-serif;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700;